一千年过去了,就算是ssss基因的原昔也已经成为一个老人——即便如此,他依然是罗小楼眼中最俊美帅气的人。

    他的王位早就传给了原昱,而他们的另外两个孩子,都过的幸福美满。

    这一刻,洒满阳光的房间里只有他和罗小楼。

    所有的人都被原昔关在了外面,他不容许任何人进来。

    原昔看着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罗小楼,慢慢跪在了厚厚的地毯上,已经在胸口存在了千年之久的刻痕正散发着灼热,仿佛能灼伤皮肤。

    但是他已经感觉不到了,有一种更深刻深沉的疼痛蔓延了他的整个身心。

    罗小楼终于离开他了,再也不醒来,再也不会睁开眼对着他微笑,再也不会端上最合他口味的饭菜,再也不会在他生病的时候纵容他的任性,再也不会亲吻他,跟他说,我爱你。

    可是,这一辈子,罗小楼大概都觉得自己没有听到这句话,他那么爱撒娇,为什么不再多追问几句呢?

    每一次生日,每一次送给他的礼物,每一个精美小巧的蛋糕上,都伴随有那句他最爱听的甜蜜的话,作为爱人,就是上了年纪,罗小楼也曾经趴在他身上,向他表白。

    但是原昔,从来没有一次看着罗小楼的双眼郑重说过。

    年轻的时候赌气不肯在他面前说——更多的是不好意思,上了年纪,更说不出口,玩笑地问一句被他拒绝之后,罗小楼也从来不会继续逼迫他。

    但是,他从来想不到,罗小楼竟然就这样离开他。

    明明,昨天罗小楼还在睡前亲吻他,告诉他会一直陪着他。

    契约的纹路越来越烫,原昔站了起来,将罗小楼往床里移了移,然后躺在了他身边。

    这一刻,原昔无比感谢契约的力量。

    等着我,就算是死,我们也会一起。

    敲门声响起,原昔缓缓睁开眼睛,忽然,他翻身坐起,首先发现身边并没有罗小楼,他也不是睡在他熟悉的床上。

    而且,有什么东西很不对劲。

    很快,门上弹出一个光屏,一个侍女的头像忧心忡忡的脸出现在屏幕上,“殿下,您还好吗,已经到了训练时间了。”

    原昔吃了一惊,训练?自从他十岁以后,他就再也不曾让别人喊他起床参加训练了。原昔这才看出来,这是他十岁之前住的房间。

    原昔疑惑地照了镜子,很快吃了一惊,那明明是他小时候的脸,最多有六七岁。

    迅速换了衣服,打开门,熟悉的侍女,熟悉的院子,父母和更小的堂弟原诺。

    “原昔,怎么总是在走神,你不舒服吗?”坐在原烈旁边的凤迦陵关心地看着他。

    原昔呆了两秒,略显僵硬地说道,“没事,我很好,母亲。”时间不对,难道,之前的一切都是做梦吗?他没有长大,没有遇到罗小楼,没有经过那些战争……

    不,不是,那些绝对不是假的,而且他的心仿佛还没有从之前的疼痛中缓过来,胸口还有熟悉的灼烫感,那是契约启动时的感觉。

    原烈看了儿子一眼,“明天起你要开始上学了,你的训练留到傍晚和周末,中午的时候,侍卫长会带几个孩子给你挑选,他们将陪你一起上学和训练,也是以后你的侍从,更重要的,他们会是你的伙伴。”

    凤迦陵含笑看着这边,小原诺则是一脸羡慕,他还有等两年才会有自己的侍从。

    原昔顿了一下,很快点了点头,他恍惚记起,在他上学之前,确实有这么一幕,他当时挑中的是罗德和夏佐,也是以后他最忠实的副官和朋友。

    一个上午的训练之后,原昔从训练室走出来,提高的速度和优异的成绩让指导老师惊喜,接着,小原诺也大汗淋漓地跑出了训练室。

    他兴高采烈地凑过来,说道,“哥哥,一会儿你就可以选人了,真好,我帮着你挑!”

    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话,原昔递给他一块毛巾,然后转头看向门口。

    侍卫长带着微笑,领着几个孩子走了进来。

    原诺的眼睛亮晶晶的,小声说道,“哥哥,第三个,第三个,穿白衣服的那个。”

    原昔已经完全肯定,他应该是重生了,一切和之前一模一样。

    侍卫长走到近前,对着两位小殿下行了礼,然后说道,“殿下,您可以挑选您的侍从了。”

    几个小孩一字排开,带着紧张和兴奋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被王子殿下选中,对于这些孩子来说,是最好的肯定和无上的荣耀。

    原昔不动声色地从第一个孩子看起,他甚至记得罗德和夏佐的衣着和次序,一切都符合他的记忆。

    那么,他可以重新遇到罗小楼,然后照顾他,和他在一起。在这一刻,原昔一直痛苦和沉闷的情绪才消失了,他的心仿佛重新活过来一样,他甚至开始迫不及待地希望和罗小楼相遇。

    原昔照旧选出了夏佐和罗德,罗德没见过世面地当时就红了眼圈,恨不得马上跪在地上宣誓效忠。而夏佐虽然应对得体,但是亮晶晶的双眼显示出他在强忍着激动。

    原昔扫了剩下的孩子们一眼,在他们无比失落的目光中,说道,“齐叔叔,我选好了,那么——”

    原昔的话戛然而止,眼睛落在了最后一个孩子身上。

    那是一个黑发黑眼的男孩,漆黑的眼睛正兴致勃勃地看着这边,和其他几个垂头丧气或者面露焦急的孩子成了鲜明对比。

    更让原昔在意的是,那熟悉的五官和感觉,虽然比记忆中心底那个人稚嫩了许多,但是原昔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侍卫长笑着说道,“好的,殿下既然选好了,我就带其他人下去了。”

    “等等!”原昔忽然急促地喊道,然后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朝最后那个小孩走去。

    在所有人疑惑的目光中,原昔脸色难看地一把抓住了那个小孩的衣领,将他拽到了自己身边,声音嘶哑地问道,“你是,你——你叫什么名字?”

    脚尖几乎被拎离地面的黑发小孩吃惊和无措地看着原昔,大概因为姿势不太舒服微微皱起眉,“罗小楼,我的名字是罗小楼,我是——”

    “好了,再加上他。”原昔打断了罗小楼的话,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一次,他居然这么早就遇到了罗小楼。

    如果他没有记错,这个时候的罗小楼并不是他的爱人,他爱的那个人还在四千多年之前。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提前把罗小楼放在身边,然后,等待他的到来。

    黑发小孩略微吃惊,而且,尽管回答了名字,他的衣领还是被身边这个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但是已经颇有气势的孩子抓在手里。

    侍卫长虽然觉得三个人未免多了点,但是还是爽快地为三个孩子办好了相关手续。

    而作为王子殿下的侍从,被挑选出来的三个人是要住到王宫里的。

    罗德和夏佐要先回去,他们有一天的时间去同家长告别,而罗小楼则呆呆地站在原昔身边,似乎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原昔挑剔地打量着他,然后在罗小楼看向他的时候,说了一句,“你以后就跟着我,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乱跑,听明白了吗?”

    现在养大罗小楼的金夫人并不疼爱罗小楼,后来甚至还做出了更过分的事,原昔并不希望罗小楼再和金夫人有什么联系。

    罗小楼看了他好一会儿,在原昔要发脾气之前才不太情愿地说道,“……好。”

    有点惊讶罗小楼没有要求回家,侍卫长说道,“那么,我先带他去安排房间。”

    原昔皱了皱眉,在罗小楼被拉着走过他身边的时候,想说什么,却又抿紧了嘴角。

    等人走出去,原昔才点开通讯仪,说道,“罗管家吗,是我,嗯,你帮我安排一件事。”

    当天晚上,指针慢慢滑动,已经到了夜里十一点半。

    王宫走廊上,虽然还亮着柔和的淡黄色灯光,但是已经很少有人走动了。除了值夜的侍从半个小时巡回一趟。

    当侍从们再一次走过之后不久,一扇门无声地开了。又过了几秒,一个小脑袋才从门后探出头来。

    他用围巾包住头脸,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才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把房间里装饰用的匕首。

    在走廊转角处,小孩停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探头往外看去。

    非常凑巧的是,转角外边传来微微的响动,而他再躲已经来不及了。在他往后缩的时候,一个家务型机器人走过了转角,它闪着蓝光的眼睛扫了贴在墙上的小孩一眼,在小孩眼睛越瞪越大的时候,冲他行了个礼,然后走了过去。

    小孩松了口气,他的脚都在抖了。

    “幸好。”

    “不是人吗?”

    “当然,不然就被发现了——啊!”

    小孩受到惊吓,手里的匕首慌慌张张地挡在了身前,脸上的围巾却没顾得上,掉了下来,露出罗小楼惊慌的脸。

    原昔站在罗小楼身后,高出半个头的优势,让他居高临下地瞪着这个半夜打算偷偷逃跑的家伙。

    罗小楼呆了片刻,才小声说道,“殿、殿下,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我,我饿了,想去拿点吃点——”

    原昔斜着眼睛扫了一眼罗小楼手里的匕首,在心里讽刺道,这得有多白痴才会撒这种谎,他难得以为我会相信吗。

    “我不管你想干什么,跟我回去。”原昔沉声说道。

    罗小楼站着没动,原昔扬了扬眉,握住罗小楼的手腕,拖着他往回走。罗小楼的那点抵抗,和早就开始特训的原昔比起来,简直像没有一样。

    “我不要……”罗小楼绝望地小声说道,因为没有希望逃离,他似乎有点崩溃,“我不要在这里,我要回家……”

    原昔拎着罗小楼回了房间,不过不是原来那间,而是隔壁,事实上,隔壁就是原昔的房间。

    看着这间明显更加华丽舒服的房间,罗小楼的心情一点也没有变好,开始在原昔手里折腾。

    一只手将罗小楼两手抓在身后,原昔皱眉看着罗小楼折腾了一会儿,才说道,“为什么想回家?”

    罗小楼一呆,然后抬头说道,“为什么不能回家,你没有权力把我关在这里,我,我可以告你。我弟弟,不,我爸爸一定会带我回去的,他不会放过你们的……”

    说到家人,罗小楼更着急了,脸上还带上了委屈。眼睛湿漉漉的,闪着一层水光,像是随时会哭一样。

    和爱人一模一样的小孩,这么小,这么可爱,这种让人想欺负的小模样让原昔看得眼睛都直了。

    所以过了好一会儿,原昔才察觉到罗小楼话里的不对劲。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原昔僵了一下,随即将罗小楼用力拖进怀里,才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爸爸是谁?你弟弟叫什么?”

    罗小楼偷偷看着原昔,发现他并不打算揍人,才说道,“我爸爸是罗成泽,弟弟是罗睿。你不放我走,我爸爸会报警的,罗睿也会来找你算账的!”

    这两个名字,分明就是罗小楼说过的,他之前的父亲和弟弟的名字。

    神啊,这一次,罗小楼居然在这个时候就出现了。

    原昔颤抖着手,紧紧抱住了罗小楼,将头埋在了小孩还非常稚嫩的肩膀上。也因为这种姿势,罗小楼看不到原昔发红的眼睛。

    在罗小楼因为难受开始挣扎的时候,他才控制住自己的声音,说道,“你还有没有出息,居然让你弟弟帮你打架。”

    又被抱住的罗小楼愣了片刻,开始推原昔,“谁说道,我,我也帮他打架的,而且,我很照顾他的。”

    “好,我知道,你是个好哥哥。”原昔的声线终于正常了,却还是不肯放开罗小楼。

    “那,你什么时候放我回去。”罗小楼追问。

    原昔略微放开罗小楼,看着他问道,“你现在多大了?”

    “六、六岁。”罗小楼瞪着他说道,然后尽量挺了挺小胸脯,让自己显得高一些。

    原昔的眼神越来越温柔,他抱了罗小楼一会儿,说道,“你折腾了这么久,是不是累了,我带你去洗个澡,先睡觉。”

    罗小楼其实特意坚持到十一点半,早就困了。之后又受了惊吓,这会儿被原昔一说,顿时觉得脑袋沉沉的。

    原昔现在的身体虽然也是六岁多,但是长期的训练之下,他比同样是六岁的罗小楼力气大多了,轻易地就抱起了罗小楼,往浴室走去。

    放好了洗澡水,给开始打瞌睡的罗小楼脱了衣服,将他抱到浴池里。

    被热水包裹住全身之后,罗小楼抬眼看了看原昔,到底是小孩子,对和自己同龄的小孩几乎没有什么戒心,他已经完全忘记原昔就是那个不放他离开的人了。

    而心理年龄有着一千多岁的原昔却总觉得自己还在梦中,这一定是上天送给他的礼物,将童年的罗小楼送到他身边。在经历了那种痛彻心扉的离别之后,还有什么比这个美好呢。

    他动作轻柔地给罗小楼洗澡,想来也好笑,以前总是罗小楼为他放洗澡水,给他擦背,现在完全反过来了。但是,他愿意,等着他的小爱人慢慢长大。

    第二天一早,罗小楼是在原昔床上醒来的。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被坐在床边的原昔吓了一跳。

    原昔脸上的表情稍微缓和,给他递过来一套衣服。甚至在罗小楼没注意的时候,帮他穿了起来。

    “……我要回家!”罗小楼忽然说道。

    原昔为他扣上最后一个扣子,才看向他认真地说道,“事实上,这正是我想和你说的。你先吃饭,然后我带你去……你家乡看看。”

    两人下楼到客厅的时候,仆人们似乎并不吃惊,他们微笑着向原昔问好,看向罗小楼的时候,也会给他一个笑容。

    罗小楼尽力坐上离原昔位置不远的高背椅,低头看着盘子中不太熟悉的早餐,略一犹豫,开始吃起来。

    吃了一半,罗小楼就停下手,专注地等待原昔。

    原昔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边吃边说道,“吃完,否者我不会带你去的。”

    罗小楼不太高兴地看了看他,还是拿起来手边的叉子。

    上次,原昔和老师请了假,在侍卫队长及一队士兵的保护下秘密登上了一艘小型战斗飞船。

    两天之后,原昔带着罗小楼来到了一颗星球面前。

    “这就是地球。”

    那一颗蔚蓝色的星球,在宇宙中看,仍然是美丽的。

    但是屏幕上传来的图片,却没有一个人了。

    “不,不,我不相信这是真的,爸爸他们不会丢下我自己搬家的。”罗小楼颤抖着声音说道。

    原昔不得已,带着他来到了亚洲东南部地区。

    “你看到了,没有一个人,只有一些古建筑,都属于被保护区域。事实上,很早这里就没人了。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想承认,现在距离你离开的时候,已经过去四千多年了,他们已经不在了。”

    罗小楼呆呆地看着,忽然蹲下大哭起来。

    原昔紧紧地抱住了他,心疼地说道,“别哭了,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在罗小楼看不到的角度,原昔的嘴角慢慢浮起一个古怪的笑意,现在,再也没有人可以把你从我身边带走了。

    从此之后,你的世界里,只有我一个。

    作者有话要说:好久不见,很想念大家。

    番外后来写了四个,编辑说我发一个,她们那边收录三个。

    台湾个人志编辑说,繁体八本书,很贵,得为那些付钱买的读者多留一些,这也很在理。

    后来我要求多发一个,在沈原和凌叙,和现在这个番外中,我选了这个……

    因为觉得没有这个番外,似乎机甲不完整。

    番外明天继续发

    犹大新文也发了,大家可以去看看,如果喜欢的别忘了收藏,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