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瑞尔?”罗小楼一惊,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当时西瑞尔说过,要在灾难来临之前尽力做好战斗准备和防御措施,而他现在居然出现在帝都,可见,异兽附属星球那边发生了非常严重的事情。

    他必须去见西瑞尔一趟,但是他现在这个身份,要怎么做才能在不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情况下见到非人类的西瑞尔?

    正在罗小楼发愁的时候,他正对着的电视屏幕上忽然报出一条消息:天冬拍卖行将于明天上午举行一次大型拍卖,虽然天冬只是帝都第二大拍卖行,但是近些年来,拍卖物品不乏一些高级能量盒,珍贵材料,机甲零件等等,就算机甲等级一直上不去,但是也吸引了不少人前来。

    罗小楼眼前一亮,立刻拿出纸笔,写了几行字,让125绑回白鸟腿上。直到白鸟飞的不见踪影,罗小楼才松了口气。

    而这时候,原昔也正好赤.裸着上身从浴室里走出来,罗小楼心虚之下,看了一眼之后立刻移开了视线。

    原昔边往这边走边看向床边,皱了眉头问,“我的衣服呢?”

    罗小楼这才发现他早上醒了光顾着着急,没给原昔准备今天穿的衣服。他眨了眨眼,从床上下来,到换衣间飞快地拿来原昔要穿的白色制服,然后头一次不用原昔催促,没有任何抱怨,就热情地帮原昔传好了衣服,然后笑眯眯地说道:“你今天忙吗?”

    “当然,你有什么事?”原昔抬头疑惑地问道。

    “啊,没有,那明天呢?”罗小楼继续问道,顺便殷勤地帮原昔抚平制服上并不存在的褶皱。

    “这一周,我都会很忙。”原昔理所当然地享受着罗小楼的服务,但是回话时的语气表明了他现在心情很好。

    “是这样,亲爱的,我明天想去参加天冬的拍卖会,想让你陪我去,我知道你很忙,你不来也没有关系的。”罗小楼低下头,将视线停留在原昔胸口的位置。

    原昔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摸了摸罗小楼的脸颊说道:“你自己去吧,会有人保护你,等我忙完了这一周,你想干什么我都陪你。”语气柔和得要命——如果管家先生听到一定会吃惊到晕倒的,昔殿下那不下于原烈陛下的火爆脾气居然能有这样温情的一面!

    罗小楼做出一副不太高兴但是又深明大义的理解表情,“那好,你忙吧,自己注意身体。”在原昔开门出去的时候,罗小楼还主动来了一个依依惜别的吻,虽然最后那个吻被原昔发展成了深吻,但是一点也不会影响到罗小楼接下来的计划。

    原昔保证会早回来之后离开了,125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原昔又一次印证了结了婚的男人智商直线下降,常机会被妻子玩弄迷惑在手心里的可能性。

    “搞定了,125,我明天要去见西瑞尔,看看他给我带了什么消息。在那之前,我打算再试一次你主人留下来的那个盒子。”罗小楼轻松地说道,做刚刚那些事,他已经没有任何愧疚心理了,事实上他做得得心应手。

    所以其他人都说原昔手段很可怕,他完全不觉的,他倒认为原昔的蛮不讲理和傲慢粗暴才是最让人郁闷的。

    125慢吞吞地拿出那个盒子,同时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好在机甲是不用结婚的,它永远也不会有被老婆捏着玩的时候。

    罗小楼没有注意到心理已经严重不健康的125,再一次用意识源力输入盒子,自从他恢复意识源力,他已经试过很多次的。但是无论他的意识源力出现多么明显的增长情况,他都没能打开。

    过了一会儿,罗小楼再次叹了口气,还是不行,算了,明天问问西瑞尔,也许他有什么好主意。

    剩下来的时间罗小楼打算去工作室继续制作机甲,他要开始制作六级机甲了。他当然不会在乎那个联邦王子的比赛,那丝毫没有值得注意的地方,他只是希望在战争爆发前,能为原昔制造出最好的机甲。

    那样,凭着原昔恐怖的基因等级,配上最好的机甲,原昔受伤的几率会变得非常小。

    这样想着,罗小楼开始处理六级的材料,好在他离开之前,高主管的材料都送到了。

    而在几千星里之外,一座豪华的宫殿内,月尚正坐在首座,慢慢晃着杯子里的酒。一身红色衣裙的苏兰坐在他旁边,正笑吟吟地斟酒。

    而瑜珀王子则坐在令人一侧,屋子里除了安静站着的侍女,居然还有两个人,这两人不安地站着,其中一个讨好地看着瑜珀王子说道:“王子殿下,罗小楼怎么比得上您呢,您这么高贵,制造水平也一定非常厉害——”

    苏兰嘴里的酒几乎要喷出去,而月尚嘴边依然带着微笑,眼里却是浓浓的讽刺和不屑。

    瑜珀侧头看向屋里的两个人,嘴角又动了动,这两人大概追求衣服品牌,却又不会搭配,整个人都显得不伦不类。

    他轻轻一笑,问道,“这位金泽先生,听说你们以前并未和罗小楼有过过多接触,怎么知道他的水平不如我?”

    屋子中站着的两个人赫然是曾经去王宫找过管家先生的金克和金泽,年纪小的金泽偷偷看了一眼首座的月尚,和面前的瑜珀,谦卑地笑道,“您一看就贵气惊人,那个——”

    他艰难地组织着语言,思考着怎样将贵气和能力组合在一起,在他眼里,出身好的人有那么多令人嫉妒的条件和比其他人更高的起点,那些底层的人当然不能相比。

    月尚摇了头手,说道:“你们下去吧,这两人会有人带你们在附近玩玩。”

    金克拉着金泽向大厅中的几个人行了个礼,告别之后却不肯走,只拿眼看着首座上的月尚,欲言又止。

    月尚挑起嘴角,“放心,费用我们会负责的。”

    听到这句,金克才和金泽离开了,脸上带着欣喜。

    “居然会这种亲戚,看来他也好不到哪里去。”瑜珀冷冷一笑,鄙视地说道。

    月尚哼了一声,“如果不是他们以后还有用,我才不留着这两个废物。”

    苏兰笑着凑了过来,“表哥,你是想给王子妃殿下送一份大礼?”

    此刻,被人念叨着送礼的罗小楼正兴冲冲地往天冬拍卖行而去,保护他的悬浮车密密麻麻地围在他周围。

    到了天冬之后,罗小楼推门下车,外人看来,这只是一个面目非常平凡的年轻人。为了他的安全着想,王宫里的化妆师帮他改变了模样,比罗小楼以前自己伪装的效果可好多了。

    罗小楼被人迎进去之后,在没人注意到的情况下,被带到了一出贵宾室。门开后,高主顾正微笑着等在那里,除了他旁边的侍女没有其他人。

    跟在罗小楼身后的人,进来检查了一遍就又退了出去,守在了门口。

    罗小楼看向高主管,高主管笑着说道:“殿下交代的事,我已经办好了。”

    罗小楼正在疑惑的时候,那个高挑的侍女忽然抬起头,看着罗小楼微笑起来。

    “西瑞尔!”罗小楼低呼道。

    西瑞尔点了点头,“是我,殿下。”

    高主管见此情景,非常有眼色地说道,“殿下,我去那扇门口,有事您就叫我,或者按这个按钮。”

    罗小楼点点头,在高主管出去之后,西瑞尔才坐下来,仔细看了罗小楼一会儿,说道:“殿下,你能安全回来实在太好了。”

    罗小楼犹豫了一下,将在灰洞的见闻讲了一遍,毕竟里面涉及到了125的主人。

    “那位殿下居然也在那里!”西瑞尔震惊地说道。

    “但是现在已经不在了,当年是怎么去的,就不知道了。但是据原澈说,是和人打斗的时候被带下去的。”罗小楼沉吟着说道。

    西瑞尔叹了口气,“希望那位殿下还活着,如果能得到他的消息,对现在的我们来说,就太好了。”

    罗小楼点了点头,一只真正的高级异兽,确实可以带领他们更强大,在这次将要爆发的战争中,也会起到巨大的作用。

    “西瑞尔,你这次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西瑞尔听到这句,脸色更严峻了,他左右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任何监听设备,才说道:“现在,兽类的边境已经开始出现入侵,智能低的兽类开始迁徙,形成兽潮。我觉得,也许那个第三方会先攻击我们。”

    “更严重的是,我们的武器对那些章鱼怪似乎不太起作用,而它们则很容易就能让我们的精神混乱。它们的身体也异常强悍,想杀极为困难。我想,照这样下去,兽类那边,就太危险了。”

    罗小楼也皱起眉,居然这么夸张?

    “所以,殿下,我们需要一些高级有用的武器。”西瑞尔焦急地说道,“还有能解决我们精神混乱的办法。”

    “那种章鱼怪我们见过,那时候完全不足为惧。现在难道出现了变化?”罗小楼疑惑道。

    西瑞尔听了这句话,谨慎地掏出一样东西,说道:“殿下,这是那些章鱼怪的身体组织,因为太过危险,我就带了一点。”

    罗小楼看着那在保存盒里依旧移动的肉块,一阵恶心,125已经说道,“给我吧,足够了。”

    “武器的话,等125研究之后,我再想想办法。”罗小楼说道。

    西瑞尔点头,深深吸了口气,更加郑重地看向罗小楼,说道,“殿下,我这次亲自过来,主要是为了一件更重要的事,兰达的封印那边,似乎有动静。您如果不想管,就尽快找到那位殿下,他一定会有办法的。”

    罗小楼呆了,兰达的封印又有动静?

    他为难地说道,“我也想尽快找到125的主人,但是现在,我连他留给我的盒子都打不开,我的意识源力完全不够。”

    “殿下,也许您可以试试借助其它办法增长您的意识源力。”西瑞尔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小腐一只,helgahy,小爱,蘑菇汤,晚小楼,ggnornor,云豆喵,toylor2011,的地雷。

    谢谢樱,zozozo,的手榴弹。

    谢谢正大光明,要命的jj姐不缺钱让姐登陆上来(=0=),的火箭炮。

    jj又抽了吗……更了好久才更新上来,没检查oml。错字会多,我等搬完家检查。

    谢谢所有留言和支持的姑娘和基友们。

    这两天是最忙的时候,希望这周能一切恢复正常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