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飞船的时候,罗小楼的不安更加明显,看到那一整排几乎望不到边的欢迎队伍,他甚至被阶梯绊了一下,走在不远处的原昔不得不回身扶住他,抱怨道:“你紧张什么,我又不会不要你。”

    罗小楼心里嘀咕,他才不会担心这一点,毕竟他有自信没有人像他一样对原昔这么好,这么容忍他,为他着想。但是——罗小楼迟疑地看着奇幻剧一样的阵仗,当着这样的原昔的父母求婚,他的父母亲真的会答应吗。把自己的宝贝儿子交给他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

    罗小楼又摸了摸胸口的125,这家伙自从进入帝都就一直在兴奋地发抖,靠它真的能抢亲成功?

    心里这么担忧着,罗小楼还是硬起头皮回答:“我这不是为了……负责么。”在某些方面来讲,罗小楼自认为是个很传统的男人。说到这里,他又担忧地看了一眼身旁脾气暴躁的俊美青年,如果养他的话,大概还有些困难,不过原昔赚钱似乎比他多多了……

    原昔身体僵了一下,但是这并不能控制他嘴角往上翘的弧度,他回头盯着罗小楼的眼睛,认真且带着得意的语气警告道:“唔,这是个好习惯。你以后只对我一个人负责就够了——虽然我也不会给你别的机会。”

    到了侍卫队跟前,原昔皱眉瞪了一眼全部偷偷打量罗小楼的侍卫们,拉开车门将纠结中的罗小楼塞了上去。他当然知道他选中的人是最好的,但是侍卫们那种痴迷的眼神还是让他相当不爽,他们什么时候这么无组织无纪律且没有形象了。

    无辜的侍卫们当然不知道王子殿下的想法,他们只是集体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殿下的恋人没有难看到不能见人嘛。

    要知道,为了前几天的那张照片,帝都悄悄掀起了新一轮的八卦热潮,几乎所有权贵们都在议论王子殿下的未婚妻。

    就连军部的小伙子们都开始心神不安,毕竟,原昔殿下是年轻一辈的偶像,是他们最爱戴的人。

    只有国王和王后陛下不动声色,没有表示同意,但是也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

    两人再次下车的时候,周围安静了许多,悬浮车停在了一座巨大城堡的里面,高高的拱顶,神秘的浮雕,都透着恢宏大气。

    罗小楼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一只绿色的恐龙就手忙脚乱地扒着罗小楼的腿爬到了他肩上,小声道:“老天,这是全联邦最安全但是对我们俩来说最危险的地方!怎、怎么办,我有些紧张……”

    “嗯。”

    125用爪子扯了扯罗小楼的衣领,低声叫道:“嗯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难道现在你不该安抚我鼓励我说会保护我吗?要知道作为一个合格的寄养人——”

    “都会保护他的机甲?”罗小楼忍不住反问道,老天,你是一只光脑,光脑!你根本不应该有紧张这种情绪!

    125立刻被噎得没声音了,罗小楼开始叹气,怪不得125的主人将它留下来守护那个古老的异兽基因。大概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受不了125的活泼,折腾以及它奇怪的爱好了。

    “不过,我也觉得这里不如我们自己家舒服自在,相信我们很快就回去了。”罗小楼小声安慰125,同时也安慰自己。

    “额,其实如果你能搞定原昔,让他不对我们发脾气,我不介意留下来……”125期期艾艾地说道,“这里比我们那个小窝大了一百倍不只!”

    “……”你妹,你住的才叫窝!

    原昔带着罗小楼走进华丽的城堡,刚踏上柔软的地毯,一个穿深色制服的斯文中年人已经迎了上来,“殿下,东西都已经按照您说的准备好了,欢迎舞会会在明天举行。另外,国王陛下和迦陵陛下请您和……这位先生晚上一起用餐。”

    说话期间,中年人已经不着痕迹地打量了罗小楼一遍。

    迦陵?原昔的母亲?这名字可真够怪异的。不过,和原昔这个稍嫌女气但是本人性格绝对暴躁到让人无话可说的名字来说,罗小楼觉得已经不足为奇了。

    原昔点了点头,说知道了,就带着罗小楼往楼上走去。迈上楼梯的一瞬间,罗小楼敏感地察觉到有人注视着他,不由回头看去。

    一身白色军部制服的月尚正站在远处的走廊上,边和管家说话边看向他。管家刚刚还严肃平静的脸上此刻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正恭敬地说着什么。

    罗小楼顿时想到原诺说的,月尚是被原昔的父母收养的,几乎当儿子媳妇养大的人,而且从小和原昔很是亲近。

    罗小楼耸了耸肩,抬头看了一眼拽着他胳膊的原昔,他可没有兴趣和月尚或者苏兰进行什么宅斗宫斗,好在这个基因等级高到恐怖、性格和基因完全成反比的家伙还有唯一一个优点,原昔从来不在感情上有丝毫拖泥带水的地方。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抢亲的时候,原昔会乖乖跟他离开,如果他父母坚决反对——

    罗小楼忧心忡忡地到了四楼原昔华丽夸张的房间内,忽然伸手拉住前面正脱外衣的原昔,然后在原昔疑惑的目光下,吻了上去。

    罗小楼敢发誓他绝对没有其它的意思,只是心里不安,思绪来不及控制自己的手臂而已!但是原昔也用不着反应这么大,这么热情呀。

    原昔只愣了两秒钟,立刻反客为主,将罗小楼压在门上,嘴唇带着无尽的炙热粗/暴地碾压啃/噬着被他困住的人。

    罗小楼的意志力坚持了两秒,就再也思考不下去,开始在极致的疯狂中中享受着。

    当罗小楼模糊间感到一个熟悉且坚硬的东西抵在他腿上的时候,原昔喘着粗气猛地推开了他,耳朵发红脸色难看地盯了罗小楼半天,最后低咒一声往浴池走去。

    “听着,你下次再这样不分场合不分时候地勾引我,我绝对一晚上都不让你睡,不管你怎么求我。”临关浴室门前,原昔还探出头愤愤地警告罗小楼。

    罗小楼在原昔碰的关上门之后才喃喃说道:“我不是很能保证我能控制得了你的反应。”虽然他有主动,但是,难道不该是不分场合发/情的人该承担主要责任吗?

    罗小楼在原昔洗完澡之后,才敢进浴室,等他收拾利落走出来的时候,原昔已经换好了衣服。

    看到罗小楼出来,原昔说道:“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处理点事,晚上我们过去和我父母用餐。如果有事,你可以直接联系我或者找刚刚的萧格。”最后,原昔又走过来轻柔地吻了罗小楼的额头一下,摆着一张凶巴巴的脸努力温和地说道:“相信我,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罗小楼点了点头,原昔离开了。

    虽然原昔不在他有点不安,但是周围也没有其他人,罗小楼稍微放松下来,他顺便联系了严大师,亚特斯,田力等人,原昔的模样一曝光,几乎熟悉的人都能认出原昔亲吻的是罗小楼。

    “未来的王子妃殿下,我实在没有想到原昔是认真的!”田力在那头夸张地叫着,“简直不敢想象,我是说原昔的身份还不算太吃惊,他本来就很有气势很出色,夸张的是他居然选了你——啊亲爱的,我没有其它意思你明白的。”

    “……我觉得不是很明白。”罗小楼咬牙切齿地说道,在田力反复强调一定帮他进军部的念叨中切断了通讯仪。

    罗小楼以为他会一直忐忑不安地等到傍晚时分,结果他很快睡着了,而且睡得很香。

    直到被敲门声吵醒,罗小楼换了衣服打开门,管家萧格正站在门口,恭敬地说道:“罗先生,国王陛下让我请您过去共进晚餐。”

    “原昔呢?”

    “王子殿下已经先过去了。”

    罗小楼跟着管家走了大约十几分钟,停在了一扇原木门前,在管家想要推门的时候,罗小楼忽然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先别动。

    管家惊讶地看了罗小楼一眼,随即疑惑地盯着那扇木门,不知道王子钟情的这位年轻人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爱好。

    这时候,屋里传来原昔不满的声音:“我当然想好了,我的决定将不会有任何改变,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抛下他不管。”

    “哦?我以前倒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情圣。不过,你才刚刚成年,对于感情的定义理解得还不够深刻,那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一个严厉冷淡的声音说道,“而且,你们认识才一年多,你怎么确定他就是你需要的人?当然,这确实是你第一次恋爱——多幼稚可爱的词,我们依然为你高兴,但是这也说明了你根本还没有比较过,还没有足够理由确定他就是最适合你的人。”

    “不,父亲,我很确定。”原昔烦躁地打断了那个声音,为自己的感情不被认同而恼怒不已,“我很清楚,我就是要他,这辈子,我只要他一个人就够了,他就是我选中的人。”

    屋里一阵尴尬的沉默,连门口的管家也开始冒冷汗,老天,他居然和未来的王子妃殿下一起听壁脚,这感觉实在算不上好。

    罗小楼很欣慰原昔这么坚定地向着他,他知道原昔有多么骄傲,能说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容易了。在罗小楼把手放在门上准备进去的时候,屋里又传来原昔的声音。

    “事实上,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很喜欢他。虽然那时候我不明白那种感觉是什么,只是不太想和他就这么分开。我假装恼火,跟去他家里,强迫他和我鉴定契约。”原昔别扭而暴躁地说道,“我本来打算如果没有感觉,会很快离开。但是,后来他帮我做饭,洗衣服,收拾家务,我们还每天晚上聊天,交流,或者上/床。你们不知道,不论哪种事情,我都觉得和他在一起都……都很美妙,那种感觉很幸福。”

    “后来他喜欢上了我,嗯,他渴望我们在一起。我——我,咳,毕竟和他在一起很舒服,而且他从头到脚,包括性格,都合我的胃口,我就同意了。”

    原昔快速解释完,最后理直气壮地总结道,“所以,我答应过的事,根本不可能反悔,我这一生都不会再选择其他人。而且,我们已经是血之契约,我们王族夫妻之间的最高级契约。”

    罗小楼目瞪口呆地站在门外,老天,原昔在说什么?他难道在听另外一个版本吗?他怎么一点都不觉得原昔的讲述有符合事实的地方!

    难道他有心甘情愿地帮原昔做饭洗衣服花自己的钱买菜买蛋糕吗?!难道他有先求原昔交往吗——就算是他先表白的,但是那都是在原昔拉着他滚过无数次床单之后了好不好!虽然他第一次知道原昔见面就喜欢他很高兴,但是,他有死皮赖脸地粘着原昔求他在一起吗?!

    还有那个该死的奴隶契约,什么时候变成夫妻契约了?

    罗小楼气愤极了,他正打算进去理论,却发现旁边的管家用一种慈祥的敬佩的关爱的视线盯着他看,和刚刚见面的时候的冷淡恭敬不同。就仿佛在看自己的后辈或者孩子。

    罗小楼知道那眼神是什么原因,因为他爱他们的王子爱到不行,老天——罗小楼呻/吟一声,难道原昔家的人都这么擅长脑补吗?

    罗小楼颤抖了一下,再也不想傻乎乎地站在门外,自己推开了餐厅的大门。

    屋里的人顿时都往这边看过来,原昔不敢置信地瞪了管家一眼,然后耳朵迅速变得通红,垂在身侧的手也紧紧攥起来。

    罗小楼先白了原昔一眼,就抬头往主位上看过去。

    左侧是个黑发蓝眼的男人,罗小楼在看到他的第一眼的时候,虽然那男人像个冰雕,罗小楼的心还是砰砰跳起来。

    那个男人很帅,但是,让罗小楼看呆了的主要原因是,那个男人几乎就是十几年后的原昔。更有气势,更威严强悍,也更有魅力。

    此刻,正用挑剔的目光冷冷地看着他。

    而这个男人身旁,则是一个黑发黑眼的男人,那双能让人着恋的眼睛和完美的唇形和原昔如出一辙。男人优雅地坐在那,正慢慢喝茶,很明显就能看出来,原昔集合了这两个人的优点。

    等等,这两个人都是男人,原昔的母亲呢?

    正在罗小楼观察那个黑发黑眼的男人的时候,他放下茶杯,微微一笑,对罗小楼说道:“你很好,过来坐。”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hemj511,安琪莉可.柯蕾特,回忆过去,吴小五,捂脸,夏叶,公西之叶,纯靛兮~,mixhugh,小醜j,礼音,花错,达达,eva,盼盼,浅因月汐,呆子鱼,阿紫马甲,嘻嘻哈哈,小爱的地雷。

    发现这次的地雷全换成了名字……

    谢谢所有留言和支持的姑娘和基友们。

    昨天看到有姑娘评论说我日更会给我画原昔的插图,就是上次那张萌图的作者tat,昨晚努力了很久,码了1000字,没好意思更上来,但是今天我稍微粗长了!而且更得不算太晚,嘿嘿。

    对手指,不知道能不能算两天的。

    我会继续努力的qaq

    另外,现在没有复制,有不能看到的姑娘请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