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假期,原昔除了热爱学习某运动之外,就是去虚拟网上练习。到了开学前一天早上,原昔起得很早,绷着脸在厨房里转来转去。

    罗小楼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他已经好几次差点原昔被绊倒了,125也被原昔赶到了客厅角落里不敢冒头,最后罗小楼终于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原昔一愣,停了下来,沉默了两秒,说道:“吃完早饭,我们出去一趟。”

    “今天有什么事吗?”罗小楼惊讶,他们俩很少出门,几乎集训之后的假期都窝在家里。

    罗小楼是因为以前太累,彻底放松一把。原昔的目的更是不言而明,只要他想做某事了,不论当时他们在说什么,他都能绕到学习上,然后得逞。

    “没事就不能出门?”原昔不高兴地说道,说完发现罗小楼没有再跟他争辩,只是开始煎蛋的时候,原昔又偷偷地瞄了罗小楼一眼,耳朵动了动。

    昨天从虚拟网上回来的时候,偶然听到身边一对情侣在为约会不满意争吵。原昔才忽然发现,他和罗小楼现在已经进入了类似他父母的相处模式,而且没有任何障碍。

    本来原昔是万分满意的,只想等着找到合适的时间,就把小奴隶带回家给父母看。

    但是就算是父母,他们婚前也是约会什么的样样都不缺——原昔忽然开始担心起他们以后的生活,万一因为这点小事,没有父母那么美满幸福,岂不是亏大了?

    于是原昔想了一个晚上,甚至没有做他最爱的运动,半夜还用通讯仪骚扰了堂弟半个晚上,才在堂弟的帮助下制定出今天的计划——那就是一次满意的约会。

    吃完饭,罗小楼拿出原昔外出穿的衣服,自己也换好了衣服,从换衣间走出来的时候,罗小楼目瞪口呆地看着给自己穿好浅绿色t恤的125,居然还挺合身,不禁开始大笑起来。

    125战战兢兢地看了罗小楼身后一眼,发现没人才指责道:“有什么好笑的?这就是以前你小时候的衣服!别指望我会还给你,等等——难道你打算让我独守空闺吗?”

    衣服果然125收集起来的,只是没有想到居然还是他的。

    罗小楼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摸着125的大头,说道:“没有,我本来就打算带你一起出门。”他心情好到没有纠正125的用词问题。

    出门的时候,原昔看到扒在罗小楼腿边的125皱了皱眉,但是最终没有说什么。只是在悬浮车上的时候,将125扔到了后面。

    初次跟着两位主人出门游玩的125表现出了极高的兴致,“啊,是露天派对,我们一定是去那里对吗?嘿,动物园,我们要不要进去——”

    原昔转头看了罗小楼一眼,警告道:“如果你不想办法让它闭嘴,我马上把它扔出窗外。”

    罗小楼和125立刻往窗外看了一眼,现在大概距离地面两百五十米左右,地面的各种东西都只是个小小的影子,如果摔下去……

    罗小楼回头笑着说道:“我觉得乱扔垃圾是不好的习惯。”

    125用爪子捂住自己的嘴,敢怒不敢言地看着前面的两位主人。

    十五分钟后,原昔将悬浮车停在了一个空中停车场上,旁边是座相当巨大的建筑。罗小楼从车里下来,发现不少人对着原昔异常拉风的悬浮车惊叹。

    在圣米罗学院里,大多数学生都是有权有势的世家子弟,并不太明显,到了外面,罗小楼才后知后觉地想到原昔大概身份也不一般。只是离家出走这么久,他家里怎么还没人来把这家伙接回去?

    当然,罗小楼这么想并不是希望原昔离开。除去最开始那段时间,原昔并不难相处,罗小楼现在已经拿他当家人看待。至于两人现在的关系,罗小楼仔细考虑过,如果原昔不离开他,这样过下去也不错。

    如果原昔会离开,他大概找个地方专心当自己的机甲制造师。偶尔从新闻上看一眼已经功成名就的原昔,追忆两人在一起的日子——真是狗血的虐恋情深的剧码,他一定是被125传染了。

    不过,原昔带他来这种地方做什么?罗小楼莫名其妙地跟着原昔进了大门。

    原昔刷过通讯仪,门口的机器人报道:“三位,a等票。”

    翘着尾巴的125受宠若惊地看了原昔一眼,那个暴君居然肯给它买票!

    罗小楼则好奇地四下打量着,这大概是一所功能相当齐全的休闲会馆,各种球类运动,练习场地,空中电影院,高级游乐园等休闲项目应有尽有。

    原昔带着罗小楼往里走去,他们去的地方是药浴温泉区。

    罗小楼终于明白了原昔的目的,大概是想趁着最后一天,出来散散心。

    两人外带一只霸王龙型宠物到了换衣间,125很有自觉地将t恤脱下来,拿了块小白毛巾围在身上。

    而罗小楼搭理好的时候,原昔却愣愣地站在门口,上下瞄着罗小楼露出来的白白净净的身体,脸色开始变黑,同时后悔为什么选这种地方。小奴隶的身体什么的,还是自己看就行了。

    “走啊,难得来一次。”罗小楼催促道。

    原昔瞪了他一眼,转身往外走去。

    越往外走,原昔的脸色越难看,妈的,这些人都看着老子这边到底是什么意思!

    两个人找了个没什么人的角落坐了下来,原昔将罗小楼往里面推搡了几下,不悦地说道:“就知道招蜂引蝶,太不自觉了,往里坐。”

    罗小楼不是很高兴地又往里蹭了蹭,嘟囔道:“你不觉得那些人看的是你?”说着羡慕地看了一眼原昔的身体,这样的脸和身体,到底是谁在招蜂引蝶啊!

    原昔一愣,侧眼看了看,脸色终于缓和下来,闭着眼开始泡温泉。过了一会儿,原昔慢慢地靠了过来,将头搭在罗小楼白/皙的肩上,从这个角度看下去,美景一览无余。

    毫无所觉的罗小楼舒服地叹了口气,快睡着的时候,忽然听到原昔低声说道:“渴了。”

    罗小楼皱了皱眉,睁开眼,正要起身,原昔盯着罗小楼胸前的粉红色,而热气蒸腾下,罗小楼脸上也带了红晕,比平时更加勾人,原昔左看右看不放心,脸色不大好看地说道:“你坐着,我去。”

    罗小楼继续歪头睡了,125坐在浅水区,几个年纪不大的小孩不时拽拽它的大尾巴,它简直要炸毛了。

    中午的时候,两人舒服地从温泉区出来,去吃自助餐。

    罗小楼端着盘子回来的时候,远远看见几个外校的学生正围着原昔说着什么。

    走到桌旁,罗小楼听到带头的那位年轻人说道:“我真的只是单纯地仰慕你,希望你能在实战场上指点一二。”

    罗小楼打量了那年轻人两眼,那人几乎和西瑞尔一样漂亮,但是罗小楼却觉得这个人看起来有些不舒服。他暗暗惊讶,自己的审美观不会被125影响吧,只要带有兽类基因的都是最漂亮之类的……

    罗小楼不动声色地将食物放下,那些人看了罗小楼一眼,就又看向原昔。

    “我没空。”原昔忽然说道,然后拿过罗小楼端来的食物,摆出一副他准备进餐闲杂人等可以滚了的姿态。

    那美人无奈,只能说道:“那好,您有事要忙的话,我改天再向您请教。只是,难得遇上,我可以请您吃个饭吗?”

    原昔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我说了没空。”

    周围的人脸上全是一片尴尬之色,有个人似乎气不过想说什么,被带头的年轻人拦住。

    那美人继续有礼貌地说道:“打扰了,有机会再见。”

    说完才带着一群学生走了。

    罗小楼皱眉看了看走远的人,又看了满不在乎的原昔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下午,原昔带着罗小楼坐在浮空椅上听歌剧。而这项被堂弟说最浪漫,最适合约会的事,到了中途的时候,原昔发现罗小楼和125已经开始呼呼大睡了。

    他满脸黑线地看着罗小楼的脸,这次约会果然还是太失败了……

    罗小楼却完全不这么觉得,回去的路上,他很有精神地和原昔说着:“最后那个歌剧真不错,沙发非常软和舒服,在空中慢慢飘着太有感觉了。药浴和午餐其实也不错,以后有机会我们可以再来。”

    原昔开着车没有搭理罗小楼,嘴角却弯了起来。

    第二天,假期结束,圣米罗学院正式开学。

    罗小楼和原昔的校园生活开始了,开学第一天,并没有什么课。虽然不是学生入学的学期,但是学校依然布置得非常隆重。听说,圣米罗学院要请一位著名大师过来演讲,到时候,两个系的全部学生都要参加。

    上午十点整,学校的几位副校长和各年级主任亲自在大门口迎接,几辆黑色的车子缓缓驶近,在圣米罗学院门口停下。

    有人下来恭敬地打开车门,最先出来的是个黑发年轻人,穿着圣米罗学院的校服,正是凌叙,随后下来的是个面无表情的老头。

    那老头对凌叙客气地说道:“多谢凌少爷接送老头子一趟。”

    凌叙笑了笑,说道:“严大师客气了,刚好顺路。”

    这时候,一位副校长上前一步,对着严大师恭敬地弯腰行礼,说道:“老师,难得您抽空过来。”

    严大师脸上表情有些缓和,说道:“最近刚好忙完了一个项目,有空就过来了。”

    几位教务主任也笑着迎了上来,说道:“严大师,欢迎您来圣米罗学院。”

    严大师点了点头,顶着一张严肃的脸和众人寒暄着。

    沈原从后面一辆车下来,微笑着向凌叙打了招呼,跟在严大师身后往里走去。

    严大师被让进了高级会议室,几位副校长和主任陪着他说话,不大工夫,圣米罗学院校长奥斯顿笑眯眯地走了进来。众所周知,机甲制造大师严大师和奥斯顿校长相交颇深。

    严大师从座位上起身,两位老朋友互相拥抱了一下。

    校长大笑着说道:“几次请你都不肯来,严大师架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再过几年,我也请不动你喽。”

    严大师看了校长一眼,哼了一声,说道:“不敢,我再忙,有您奥斯顿校长一句话,不也推了所有的工作赶过来了吗。倒是您这位大忙人,现在已经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了。”

    几位副校长和主任已经习惯了这两位好友见面互相讽刺的习惯,当下都微笑不语。

    随后,奥斯顿校长和严大师说起最近学校的学生,那位身为严大师徒弟的副校长才开口道:“说起这个,我们校长已经是逢人必夸了,今年我们学校机甲系招进来三名s级天才生。”

    一位高年级主任感叹着:“好学生都被老王这一届赶上了,实在是令人遗憾。”

    一年级的王主任心里得意,嘴上却谦虚道:“最近新生好苗子实在不少,不过,特例也还是有的。就说机甲制造系的一个新生,成绩奇差,居然还是托了关系进来的贫困生,开学当天公然跑到我办公室去闹,为了学校的名声,最后我还是收下了这名学生。到现在,他学费还没缴清,给学校打了欠条,这不是,他欠条还在我这。”

    几位主任纷纷凑过来看,就连副校长们对这位特殊的差生都有几分好奇。

    说道这里,王主任想起严大师是位机甲制造师,他的弟子有些是从圣米罗学院选出去的,例如他们的副校长。而严大师身后的沈原,被凯恩机甲研究部的部长看中,当年也曾经是圣米罗学院的天才生。

    他起了推荐良才的心思,笑眯眯地说道:“说起来,我们现在机甲制造系一年级的天才生也非常难得,那孩子叫杨柯,会后可以叫来给大师看看。”若是杨柯真能得严大师青眼,想必日后也会感念他的推荐。

    这名字一出,沈原立刻皱了皱眉,严大师看了王主任一眼,说道:“让王主任费心,我刚刚新收了个小徒弟。”

    说着,转头对沈原道:“既然来了,叫我徒弟过来打个下手。”

    这话一出,连奥斯顿校长都有些惊讶,“老严,你又收了徒弟?”

    严大师得意地扬了扬眉,说道:“嫡传弟子,也是关门弟子,说起来,他也是从你们学校机甲制造系选出来的。”

    副校长也愣住了,严大师已经十来年没收过徒弟了,而且,嫡传关门弟子,就表示这是严大师最后一个弟子了,真正有机会学到严大师所有手艺的弟子。副校长不禁动容,说道:“师傅,这位小师弟的名字是?”

    “罗小楼。”严大师干脆地说道,这时候,沈原已经打开通讯仪联系罗小楼了。

    一年级的王主任脸色顿时一变,他手里捏着的欠条,底下的名字正是罗小楼,两个人同名同姓的概率有多大?

    王主任擦擦没有几根发丝的头顶,抱着几分侥幸问道:“您的徒弟可是一班的学生?”

    严大师侧眼看向沈原,沈原立刻说道:“似乎不是,我只听他略微提过一次,似乎是十班的学生。”

    奥斯顿校长来了兴趣,打趣道:“还真是难得,你居然能挑中我们学校十班的学生。”

    王主任的脸色彻底变了,其他几位主任和副校长也有人察觉,一位副校长悄悄对王主任使了个眼色,王主任将手里的欠条收了,同时尴尬地笑了几声,说了句失陪,往外走去。

    严大师护短是出了名的,他现在要马上跟缴费办公室联系,立刻免了罗小楼的全部学费。

    完全不知道自己受这么多人关注的罗小楼,现在正在缴费办公室里。

    他将五万崭新的联邦币递给窗口的老师,笑着说道:“老师,我来缴半年前欠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