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昔很熟悉罗小楼的身体,所以他自诩的生米煮成熟饭其实也不算太失败,没有过多久,罗小楼的身体就软了下来,没有力气挣扎了。

    原昔满意了,抬头看罗小楼湿润漆黑的眼睛,然后低下头亲吻罗小楼的嘴唇,然后慢慢移到一旁舔他的耳朵。

    罗小楼恍惚中,觉得很痒,这家伙这准备化身成猫为他洗脸吗,还有,今天的步骤错了吧,不是每次舒服之后才会有晚安吻吗。而且,这种粗暴急切的亲吻让他略微感到不安……

    罗小楼忍不住悄悄往旁边躲了躲,原昔发现了,不悦地瞪了他一眼,用力咬住罗小楼的耳朵。

    罗小楼忍不住叫出声来,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怪怪的,忙脸色通红地用力忍住。

    原昔的手已经从罗小楼身上摸到了两腿中间,熟稔地抚摸着罗小楼的欲/望。

    罗小楼很没骨气地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了,他舒服地催促原昔:“快……快一点。”

    原昔气恼地看着享受中的小奴隶,这、这根本比电子本里的人还——淫/荡,这样下去,他根本坚持不了整套前戏!

    罗小楼迷糊中感到硬硬的东西抵在他大腿上,然后——罗小楼几乎惊跳起来,原昔让他舒服无比的手指正、正往令人尴尬的地方探进去。

    “喂!你,你在……干什么!”罗小楼忍不住叫了起来,但是因为正在做的事情而带了万分撩人的欲/望气息。

    “唔,别太心急,马上,会让你舒服的。”原昔不耐烦地压住罗小楼因为不安而开始挣扎的身体,事实上,要不是上面说第一次不能太匆忙,他早就控制不住了。

    他都这么体谅他了,罗小楼还在那边引/诱他,实在太不懂事了!

    罗小楼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关键不是心急不心急吧!谁要跟你滚床单啊,混蛋!

    这时候,原昔的手指已经慢慢增加到三个,与此同时,罗小楼觉得自己身体里面慢慢火热起来。他努力喘着气,语气不稳地问道:“……什么,你用了什么东西……啊……”

    “阿西给的,听他说是独门秘方,这种时候,你非要这么迫不及待吗!”原昔的语气也越来越急促,他用力捏了一把罗小楼的臀/部,然后压抑而傲慢地吩咐:“趴在床上,把腰挺起来。”

    什么?!罗小楼脸色已经红到发紫,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傲娇猫星人怎么被人控制一次就、就这么重口味啊,他不想要摆出那种羞/耻的姿势啊混蛋!当然关键不是姿势问题……

    原昔瞪着脸色通红,几乎快要缩成一团的罗小楼,恼怒地抱怨道:“你什么都不会,居然还敢不听话!”

    到底是谁不会啊!好、好吧,这种情况下,还是装作不会吧……

    “真拿你没办法,算了。”

    罗小楼听到原昔这句话提起的心才放下来,心里感叹着这是怎样一场闹剧啊,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但是想爬起来时候,罗小楼又一阵僵硬,妈的,阿西这是见鬼的独门秘方!

    就在这时候,一只有力的手臂忽然将他抱了起来,帮助他起身,然后往——往原昔身上放下去。

    罗小楼的两腿正好跨在原昔两侧,原昔看着他,恶狠狠地说道:“现在你满意了吧,自己坐下来。”

    我我不是很满意!已经越来越重口了好吗!

    看着罗小楼一副震惊且不知所措的样子,原昔嘟囔了几声,拍了拍罗小楼的腿,将罗小楼无力的身体慢慢压下来。

    罗小楼的身体瞬间紧/绷起来,大口地喘气,湿润的眼睛看着原昔,哆嗦着说道:“很,很疼啊……”

    “等会儿,你就会哭着求我了……”说着,原昔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动了,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天呐,原来这才是生米煮成熟饭,罗小楼居然一点也不知道,幸亏他学会了,这感觉真是无与伦比得美妙!

    ……

    罗小楼趴在床上,呜咽着哀求道:“够……够了。”这已经比互相帮助超过太多了!而且你这是打算做多久!

    “叫主人。”原昔喘着粗气,居高临下地命令道。

    罗小楼咬了咬牙,为了得到解脱,没有骨气地小声叫道:“主、主人……够了……”但是,紧接着一阵入骨的酥/麻让罗小楼不能自制地呻/吟出声。

    原昔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小奴隶,心里似乎觉得不够,想了想理所当然地要求道:“叫我名字,快点。”

    随着原昔的话和威胁一般的动作,罗小楼倒吸了口气,立刻叫道:“原昔,嗯,昔……”

    那一瞬间,原昔的热/烫似乎更粗/大了,他重重地动作着,气喘嘘嘘地说道:“乖,时间还早,你本来就是该满足主人的……”

    看着天色微白的窗户,罗小楼欲哭无泪,这难道还叫早?!

    “我们可以后天再回去。”原昔霸道地说道。

    难道你还准备婚礼之后再回去?罗小楼心里边抱怨着,在原昔的动作下,却颤抖着边再也控制不住叫声……

    罗小楼醒过来的时候,立刻感觉到了身体的抗议,全身酸软无力,而导致他如此的人堂而皇之地将头埋在他肩上,睡得正香。

    罗小楼忍不住叹气,他就知道,老是互相帮助一定会出事的,他一会就要和原昔声明,他们要分床睡!说实话,他并不讨厌原昔,就算两人做了这种荒唐事——他甚至是拿他当家人的,但是,在这样下去,罗小楼揉着腰看了看天色,太耽误事了!打死他也不承认快/感太多了也会觉得承受不起!

    而且,到底是谁教会原昔那种让人脸红的姿势的!

    正在这时候,125在罗小楼耳边沮丧地说道,“不是我,真不是我,这简直就是对我最大的侮辱——要知道,我为原昔准备了一百零八个姿势的!现在明显他只学会了五种,而且完全不够标准和全面……啊,你要做什么?!”

    125在罗小楼捏住它的瞬间努力挣扎出来,往旁边躲去,然后滑过已经红肿的小咪咪。

    罗小楼抽了口气,手指颤颤巍巍地继续伸向125,那明显该被好好教训一顿的家伙终于不敢再动弹了,看来它已经有觉悟了。

    “难道我没有喂饱你吗?大早上的你这是准备做什么?”原昔懒洋洋地说道,罗小楼只觉得脖子里被热气喷到的地方又热又痒。

    做什么?罗小楼浑身一僵,呆呆地往下看,他的手指正在他自己胸/部摸索着,看起来确实是——

    “我实在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淫/荡,你这磨人的小妖精,昨天缠了我整整一个晚上,唔,简直太会勾人了……”原昔哼了一声,理直气壮地指责着罗小楼。

    那还真是对不起啊!居然强迫您当了一晚上按摩/棒……

    然而,在罗小楼气愤脸红着要把手移开的时候,原昔却一把握住了罗小楼的手,一起在他胸前摸索着,话锋一转,说道:“既然已经到这个时间了,如果你实在想要的话,我们——”

    “嘿,想想亚特斯吧,现在已经早上九点了!我们再不出现,他一定会被架在火上烤的!”罗小楼满脸通红地往外推原昔,再说,谁想要啊!再这样下去,一定会纵/欲而亡的!

    原昔不是很情愿地看了罗小楼一眼,在看到他满身印记的时候,又满意起来,捞过罗小楼往屋子后面的浴室去了。

    这间新房还真是利用得彻底啊,罗小楼边感叹着边从浴室里出来,现在只希望亚特斯还完好无损。

    “你到底是怎么醒过来的?”罗小楼问道。

    原昔边扶着罗小楼往外走,边疑惑地说道:“被你咬了一口,但是我受到的精神控制必须用精神力解开。而且当时确实有精神力的波动,虽然并不是很强大。”说到这里,原昔转头看向罗小楼,打量着,“你现在已经感悟到精神力了?”

    罗小楼先是一惊,然后很快镇定下来,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是这样,我在制作那些能量盒的时候确实感受到过一种怪异的东西,原来那就是严大师说的精神力,看来我可以去请严大师指点了。”

    原昔看了罗小楼两秒,嘴角忍不住弯了起来。他的小奴隶为了他,居然这么努力地成长,实在是太让人感动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糊弄过去的罗小楼完全没有注意原昔的表情,担心地问道。

    “回去,他们已经没有人能制住我了。”原昔高傲地说道。

    罗小楼几乎是被原昔夹着回到了部族里面的,然后遇到了匆匆忙忙赶来的一群人。

    阿西走在最前面,心里泪流满面,他也很无辜很苦逼的好吧!他已经尽量拖延时间了,希望原昔大人已经和他的好朋友实验完毕了……

    在看到原昔的时候,那群人顿时惊喜起来,他们都忽略了被原昔拎在手里的罗小楼,拥过来,说道:“原昔大人,终于找到您了。”

    “我们快去准备吧,婚礼快要开始了。”

    原昔看了一眼依旧不是很精神的罗小楼,抬头看着那群人,冷冷地说道:“没有婚礼了。”

    一阵静默后,人们大惊失色地问道:“为什么?”

    原昔耳朵有些泛红,又看了被夹着的人一眼:“在这里,这种时候举行婚礼,我怕委屈他。”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lin995000022,,月纯,2288620(x2),liuhui35606qd,oxy134256languang1202的地雷。

    谢谢viiiiick,seishu的手榴弹。

    谢谢cassycao,,s753jia的火箭炮。

    谢谢留言和支持正版的所有姑娘和基友们。

    今天没有太晚,而且本来打算和谐拉灯的犹大,看了留言——╮(╯_╰)╭

    还是炖了,虽然不会写肉,好吧,虽然短小,但是锁了也不心疼,明早见。

    还要去准备明早更新的人最苦逼了……

    --

    原昔很熟悉罗小楼的身体,所以他自诩的生米煮成熟饭其实也不算太失败,没有过多久,罗小楼的身体就软了下来,没有力气挣扎了。

    原昔满意了,抬头看罗小楼湿润漆黑的眼睛,然后低下头亲吻罗小楼的嘴唇,然后慢慢移到一旁舔他的耳朵。

    罗小楼恍惚中,觉得很痒,这家伙这准备化身成猫为他洗脸吗,还有,今天的步骤错了吧,不是每次舒服之后才会有晚安吻吗。而且,这种粗暴急切的亲吻让他略微感到不安……

    罗小楼忍不住悄悄往旁边躲了躲,原昔发现了,不悦地瞪了他一眼,用力咬住罗小楼的耳朵。

    罗小楼忍不住叫出声来,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怪怪的,忙脸色通红地用力忍住。

    原昔的手已经从罗小楼身上摸到了两腿中间,熟稔地抚摸着罗小楼的欲/望。

    罗小楼很没骨气地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了,他舒服地催促原昔:“快……快一点。”

    原昔气恼地看着享受中的小奴隶,这、这根本比电子本里的人还——淫/荡,这样下去,他根本坚持不了整套前戏!

    罗小楼迷糊中感到硬硬的东西抵在他大腿上,然后——罗小楼几乎惊跳起来,原昔让他舒服无比的手指正、正往令人尴尬的地方探进去。

    “喂!你,你在……干什么!”罗小楼忍不住叫了起来,但是因为正在做的事情而带了万分撩人的欲/望气息。

    “唔,别太心急,马上,会让你舒服的。”原昔不耐烦地压住罗小楼因为不安而开始挣扎的身体,事实上,要不是上面说第一次不能太匆忙,他早就控制不住了。

    他都这么体谅他了,罗小楼还在那边引/诱他,实在太不懂事了!

    罗小楼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关键不是心急不心急吧!谁要跟你滚床单啊,混蛋!

    这时候,原昔的手指已经慢慢增加到三个,与此同时,罗小楼觉得自己身体里面慢慢火热起来。他努力喘着气,语气不稳地问道:“……什么,你用了什么东西……啊……”

    “阿西给的,听他说是独门秘方,这种时候,你非要这么迫不及待吗!”原昔的语气也越来越急促,他用力捏了一把罗小楼的臀/部,然后压抑而傲慢地吩咐:“趴在床上,把腰挺起来。”

    什么?!罗小楼脸色已经红到发紫,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傲娇猫星人怎么被人控制一次就、就这么重口味啊,他不想要摆出那种羞/耻的姿势啊混蛋!当然关键不是姿势问题……

    原昔瞪着脸色通红,几乎快要缩成一团的罗小楼,恼怒地抱怨道:“你什么都不会,居然还敢不听话!”

    到底是谁不会啊!好、好吧,这种情况下,还是装作不会吧……

    “真拿你没办法,算了。”

    罗小楼听到原昔这句话提起的心才放下来,心里感叹着这是怎样一场闹剧啊,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但是想爬起来时候,罗小楼又一阵僵硬,妈的,阿西这是见鬼的独门秘方!

    就在这时候,一只有力的手臂忽然将他抱了起来,帮助他起身,然后往——往原昔身上放下去。

    罗小楼的两腿正好跨在原昔两侧,原昔看着他,恶狠狠地说道:“现在你满意了吧,自己坐下来。”

    我我不是很满意!已经越来越重口了好吗!

    看着罗小楼一副震惊且不知所措的样子,原昔嘟囔了几声,拍了拍罗小楼的腿,将罗小楼无力的身体慢慢压下来。

    罗小楼的身体瞬间紧/绷起来,大口地喘气,湿润的眼睛看着原昔,哆嗦着说道:“很,很疼啊……”

    “等会儿,你就会哭着求我了……”说着,原昔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动了,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天呐,原来这才是生米煮成熟饭,罗小楼居然一点也不知道,幸亏他学会了,这感觉真是无与伦比得美妙!

    ……

    罗小楼趴在床上,呜咽着哀求道:“够……够了。”这已经比互相帮助超过太多了!而且你这是打算做多久!

    “叫主人。”原昔喘着粗气,居高临下地命令道。

    罗小楼咬了咬牙,为了得到解脱,没有骨气地小声叫道:“主、主人……够了……”但是,紧接着一阵入骨的酥/麻让罗小楼不能自制地呻/吟出声。

    原昔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小奴隶,心里似乎觉得不够,想了想理所当然地要求道:“叫我名字,快点。”

    随着原昔的话和威胁一般的动作,罗小楼倒吸了口气,立刻叫道:“原昔,嗯,昔……”

    那一瞬间,原昔的热/烫似乎更粗/大了,他重重地动作着,气喘嘘嘘地说道:“乖,时间还早,你本来就是该满足主人的……”

    看着天色微白的窗户,罗小楼欲哭无泪,这难道还叫早?!

    “我们可以后天再回去。”原昔霸道地说道。

    难道你还准备婚礼之后再回去?罗小楼心里边抱怨着,在原昔的动作下,却颤抖着边再也控制不住叫声……

    罗小楼醒过来的时候,立刻感觉到了身体的抗议,全身酸软无力,而导致他如此的人堂而皇之地将头埋在他肩上,睡得正香。

    罗小楼忍不住叹气,他就知道,老是互相帮助一定会出事的,他一会就要和原昔声明,他们要分床睡!说实话,他并不讨厌原昔,就算两人做了这种荒唐事——他甚至是拿他当家人的,但是,在这样下去,罗小楼揉着腰看了看天色,太耽误事了!打死他也不承认快/感太多了也会觉得承受不起!

    而且,到底是谁教会原昔那种让人脸红的姿势的!

    正在这时候,125在罗小楼耳边沮丧地说道,“不是我,真不是我,这简直就是对我最大的侮辱——要知道,我为原昔准备了一百零八个姿势的!现在明显他只学会了五种,而且完全不够标准和全面……啊,你要做什么?!”

    125在罗小楼捏住它的瞬间努力挣扎出来,往旁边躲去,然后滑过已经红肿的小咪咪。

    罗小楼抽了口气,手指颤颤巍巍地继续伸向125,那明显该被好好教训一顿的家伙终于不敢再动弹了,看来它已经有觉悟了。

    “难道我没有喂饱你吗?大早上的你这是准备做什么?”原昔懒洋洋地说道,罗小楼只觉得脖子里被热气喷到的地方又热又痒。

    做什么?罗小楼浑身一僵,呆呆地往下看,他的手指正在他自己胸/部摸索着,看起来确实是——

    “我实在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淫/荡,你这磨人的小妖精,昨天缠了我整整一个晚上,唔,简直太会勾人了……”原昔哼了一声,理直气壮地指责着罗小楼。

    那还真是对不起啊!居然强迫您当了一晚上按摩/棒……

    然而,在罗小楼气愤脸红着要把手移开的时候,原昔却一把握住了罗小楼的手,一起在他胸前摸索着,话锋一转,说道:“既然已经到这个时间了,如果你实在想要的话,我们——”

    “嘿,想想亚特斯吧,现在已经早上九点了!我们再不出现,他一定会被架在火上烤的!”罗小楼满脸通红地往外推原昔,再说,谁想要啊!再这样下去,一定会纵/欲而亡的!

    原昔不是很情愿地看了罗小楼一眼,在看到他满身印记的时候,又满意起来,捞过罗小楼往屋子后面的浴室去了。

    这间新房还真是利用得彻底啊,罗小楼边感叹着边从浴室里出来,现在只希望亚特斯还完好无损。

    “你到底是怎么醒过来的?”罗小楼问道。

    原昔边扶着罗小楼往外走,边疑惑地说道:“被你咬了一口,但是我受到的精神控制必须用精神力解开。而且当时确实有精神力的波动,虽然并不是很强大。”说到这里,原昔转头看向罗小楼,打量着,“你现在已经感悟到精神力了?”

    罗小楼先是一惊,然后很快镇定下来,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是这样,我在制作那些能量盒的时候确实感受到过一种怪异的东西,原来那就是严大师说的精神力,看来我可以去请严大师指点了。”

    原昔看了罗小楼两秒,嘴角忍不住弯了起来。他的小奴隶为了他,居然这么努力地成长,实在是太让人感动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糊弄过去的罗小楼完全没有注意原昔的表情,担心地问道。

    “回去,他们已经没有人能制住我了。”原昔高傲地说道。

    罗小楼几乎是被原昔夹着回到了部族里面的,然后遇到了匆匆忙忙赶来的一群人。

    阿西走在最前面,心里泪流满面,他也很无辜很苦逼的好吧!他已经尽量拖延时间了,希望原昔大人已经和他的好朋友实验完毕了……

    在看到原昔的时候,那群人顿时惊喜起来,他们都忽略了被原昔拎在手里的罗小楼,拥过来,说道:“原昔大人,终于找到您了。”

    “我们快去准备吧,婚礼快要开始了。”

    原昔看了一眼依旧不是很精神的罗小楼,抬头看着那群人,冷冷地说道:“没有婚礼了。”

    一阵静默后,人们大惊失色地问道:“为什么?”

    原昔耳朵有些泛红,又看了被夹着的人一眼:“在这里,这种时候举行婚礼,我怕委屈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