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一群人面面相觑。

    “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我们要报警!你这是绑架!”胖女人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她刚刚被顾雨从手术台拉下来就恼火万分了,这会儿居然又出意外!

    “我父母在哪里?你把他们弄到哪里了?请你把他们放出来,我会完成你的要求的,你能先放人吗?”一个女人哽咽着喊道。

    “我知道,我知道,天呐!这是无限恐怖啊,我们发了,我们居然能被选中!我、我一定要兑换吸血鬼血统!还有修真功法!”一个挑染着黄色头发的小青年居然哈哈大笑起来,那表情就像是捡到了一座没人知道可以据为己有的金矿。

    有几个人像看蛇精病一样默默看了那个小青年一眼,包括几个外国人。

    谢弘昊四人都是军人,虽然现在是便衣,但是这并不会降低他们的能力。他们都没有说话,一直保持着警惕,观察着周围,查看说话人可能在的地方。

    顾雨边皱眉听着,边抚摸着衣服下的云昭。

    云昭身上凉得要命,他什么都没说,但是顾雨心里却传来云昭反复的低语:我、我讨厌这里,我们得离开,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这里太讨厌了!

    听着云昭不断重复的心声,顾雨也无奈了,他对云昭低声说道,“是,我们当然要离开,你冷静下来,”

    “我们现在离开好吗?”云昭虚弱地发出咝咝的叫声。

    “我们当然可以马上离开,但是,我们离开这座医院,你能好受一点吗?你也听到他说的了,我们闯进了另外一个空间,只要在这个空间之内,你都会有这种感觉。出去会让我们更加没有头绪,所以,想要早点离开,不如直接面对它,我们还能多打探到一些消息。”

    顾雨衣服里原本不安地来回转圈的云昭忽然一动不动了,顾雨猜测他大概察觉到自己的弱势,感到无法接受了。

    顾雨只得装作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小声说道,“这空间对你的压制是什么程度,我感觉如果给我机会的话,一年,或者八个月,我能冲破空间对我自身的束缚。”也就是说如果空间的束缚力不突然增强,一年之后,他就可以动用灵力了。

    过了一会儿,才传来云昭恢复了冷静的声音,“七天。”

    顾雨半天没说话,他好想把云昭拎出来打一顿!

    只有七天,他到底怕什么呀,不过,想想,七天和一年的差距,顾雨又有点不太开心。

    等等,七天,这个空间给他们的期限也是七天,那么,这个时间是不是因为云昭的存在?

    如果没有出现云昭这种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破空间束缚的人,是不是这个空间会将他们无限期地困在这里?

    是的,一定会的。

    这一刻,顾雨忽然无比庆幸,这次云昭陪着他过来了。不然,就算他一年之后出去,家里人也会急死了。

    这时候,一个斯文中年人忽然说道,“你将我们带到这里肯定有什么目的吧,不如我们谈谈,如果你的要求不太过分,我们都可以接受。”

    那个声音又出现了,“目的?”接着是一阵比胖女人还要刺耳得多的大笑声,随着笑声远去,大厅消失了,整栋医院都消失了。

    这声音让所有的人都难受到了极点,胖女人一副要晕倒的表情,她旁边两个小伙子为了不让她压到自己不得不扶住了她,两人还悄声交换了下意见,“希望她以后知道自己发出那种声音让人多么难以接受。”

    另外一个耸了耸肩,“她要是能发现就好了。”

    显然第二个人要有先见之明,胖女人好点之后,一把推开两人,拉起自己的行李箱就走,她愤怒地喊着要去警察局,接着招了辆出租车离开了。

    其他人都默默留了下来,他们原本是不相信刚刚那个声音的,但是,从一栋医院大楼里直接出现在闹市区,这本身就说明事情不同寻常。

    大楼,病房,医生和护士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剩下的有四十多个人,比大厅里看到的还多一些,都拎着自己的行李一脸茫然无措地站在原地。

    这是个非常热闹的广场,阳光,喷泉,草地,手拉手的情侣,拿着糖果的小女孩,后面笑容满面的家长,都给他们一种刚刚的一切只是个梦的错觉。

    不过,顾雨注意到,这地方,中国人和外国人都有,文字也是。他紧紧拉着顾淳的手,这里当然不是地球,因为那种压抑的感觉始终没有消失。

    “那么,我想大家都是f09航班上的,我们商量一下接下来怎么办吧。”刚刚的斯文中年人说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钟唐。”

    “您,您是汉唐集团的那个钟唐?”中年人一介绍完,另外几个衣着光鲜的男人惊讶地问道。

    钟唐顾雨不认识,但是他还是知道华国首屈一指的企业汉唐集团的,没想到这家大集团的老板居然和他们一趟班机。

    其余的人或者争先恐后的和钟唐介绍,或者在暗暗庆幸,出事的时候有这样一位大企业家,国家总不会不管他们的。

    谢弘昊走到顾雨身边,边点燃一支烟边问道,“你们也去e国了?”说着,还看了顾雨旁边的顾淳一眼。

    顾雨无奈道,“我爸爸去那边有事,我跟着过去玩了一趟,因为开学,我和弟弟先回家了,结果,竟然遇到了这种事,你们呢?”

    “我们是……任务。”谢弘昊没有细说,顾雨也不问了。

    谢弘昊身边的老高和文冰之前都见过,文冰是那个三区的女队长,现在已经剪成了短发,虽然是便装,依然是一身飒爽英姿。

    谢弘昊为顾雨介绍那个高大沉默的男军人,“这是二区的沈军。”

    沈军在交易会上见过顾雨揍人,知道这小子年纪虽然轻,但是很不一般,对顾雨客气的打了招呼。

    不管如何,在这种地方,谢弘昊四人和顾雨,见到对方的时候心里都稍微安稳了些。

    众人谈论的时候,已经有人考虑要不要像那个中年胖女人一样,先离开这里了。

    但是,大多数人犹豫之后,都选择了留下来。

    正在这时候,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他们旁边,那个胖女人又拖着那个大箱子,见鬼一般奔了过来。

    “这,这里不对劲,这见鬼的地方,居然叫狸猫市!”

    一个二十五六的年轻女子点了点头,“多谢你带回来的消息,幸亏不叫浣熊市。”

    几个小年轻都喷笑出声,没有看过那部经典丧尸影片的人们则茫然起来。

    如果之前还有怀疑的话,那么,现在彻底绝了大家的希望,这里,确实不是地球上任何一个城市。

    那个声音的话,说不定是真的。

    而这里的人显然不是飞机上所有的人,那些亲人不见的人又惊又惧,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们先找个地方,好好研究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吧。”钟唐说道。

    大家都同意了,现在谁也不敢提离开的事了。

    “这位女士,你到了警察局了吗?”钟唐问那个胖女人。

    胖女人见钟唐卓衣着仪表均不凡,也客气道,“到了,我说要报警,遭遇了劫机和恐吓,但是……他们不相信我。”事实上,那里的警察以为她脑子有毛病,她吵不过他们只得离开了。

    “我都说啦,这一定是真的,我们遇到了千载难逢的无限恐怖试炼,这是主神挑选的我们,我们只要好好完成任务就好了。”之前的黄头发青年说道。

    他见大家都没说话,过去那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子身边,说道,“你知道浣熊市,恐怖片没少看吧?我叫方宁,你呢?”

    女子笑了笑,“挺喜欢惊悚片的,我叫艾映蓝。”

    “你觉得我说的对吗?”方宁不死心,又问道。

    “或许。”艾映蓝也说不好,但是她并不希望这是真的,毕竟,就算有那些奖励,那些逆天的血统和功法,让他们去经历那些恐怖场景,也未必能活得下来。

    他们一行人太多,最后找了个公园的僻静处,有些人经手不住这种打击,已经不顾形象地席地而坐了。

    “首先,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们得考虑刚刚那个人说的话,就是,如果他说的是真的,我们得想办法离开这座……狸猫市。”钟唐说道。

    “附议,因为,我们今天经历的很多事情,都不能用常理来判断。不过,经过今天夜晚,也就知道到底是真是假了。”有人说道。

    “离开这座城市的话,我们需要交通工具,由刚刚那位女士乘坐出租来看,我们的钱在这里是可以使用的。但是身份证还不能确定,所以,我们得寻找交通工具,顺便打听消息。”钟唐继续说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租车吧,这样能保证速度。”一个戴眼镜的年轻男人说道。

    “还要买地图,一些食物。”另外一个人说道。

    艾映蓝拿出纸笔,开始认真记录。

    方天则开始考虑,如果这是无限恐怖的世界,是不是收集一些珠宝之类的东西,在这里应该不算犯罪吧。他是来e国打工的,虽然从小家庭普通,但是,那些有逆天气运的人,哪个不是从小人物开始的呢。

    而现在,对他来说,就是个转机。等到他可以出去的时候,这些东西就可以带回家里,让父母也扬眉吐气一把。

    “其次,解决了交通工具之后,我们还得考虑另外一点,如果我们白天没有成功离开这座城市,我们得为晚上做一些准备。”钟唐继续说道,“至于如何准备,大家有什么建议吗?”

    无论是中年人,还是年轻人,都不得不承认,钟唐的考虑是有道理的。

    一个中年大婶犹犹豫豫地说道,“我,我信佛,如果可以,我想找找,这城市里有没有寺庙,去求几道符。”

    没有人嘲笑她,甚至有些人也心动了。

    “我要去教堂,去忏悔,顺便找一些十字架。”一位金发女士说道,她脖子里已经挂着一个十字架了,看来她还是觉得不太保险。

    金发女人旁边是几个外国人,这座飞往华国的飞机上,也有七八个外国人。

    谢弘昊则说道,“除了信仰之外,我建议大家准备一些野外求生工具,毕竟之后会遇到什么,谁也说不准。”

    钟唐看了过来,见到谢弘昊几人,随即眼睛一亮,说道,“有道理,那么,这些求生工具,你有什么建议吗?”

    随后,经过讨论,大家选定了手电筒,蛋白棒,巧克力,水净化装置,急救箱,打火机,刀,金属帽,望远镜,帐篷,睡袋等工具。当然,钟唐没忘记提醒几位女士换一些比较容易运动的衣服和鞋子。

    过程中,谢弘昊凑到顾雨耳朵,说道,“那个高个子的查尔斯,不是特种兵就是雇佣兵。”

    顾雨看过去的时候,那个白人男子敏锐地扫视过来,和顾雨对视两秒,冲他笑了笑。

    除了这两点,那些亲人不见的人还要求,要寻找飞机,这一点也被加了进来。

    最后,钟唐点了人数,还让每个人都留下了电话,“一共四十五个人,我们尽量不要单独行动,那么,购买好野外装备,租车,或者其它事情之后,大家两个小时后来这里集合。”

    其实钟唐本打算让这些人集体采购来着,但是即便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刻,也有人为钱计较,他就没有多说。

    顾雨带着顾淳,谢弘昊四人,本来打算一起行动的,之前被顾雨救了的女护士和李明承也带着女朋友过来了。

    一直坐在不远处的艾映蓝也拒绝了方天要求组队的提议,走了过来。

    谢弘昊等人没有反对,大家一起找了便利店,按照人头购买了地图,每人又买了些食物和水。

    接着是租车,令人庆幸的是,租车行接过他们的身份证之后,并没有说不能用,几人交完押金,就可以取车了。

    谢弘昊让顾雨带着顾淳跟他们一辆车,押金是谢弘昊自己拿的。

    因为这边六个人已经是极限了,那位小护士和艾映蓝只能和李明承一起租了,不过李明承显然是个富二代,他自己付了押金和租车钱,如果不是这地方只能待七天,他甚至打算买一辆。

    小护士和艾映蓝见李明承不收她们的押金,将每天的钱各付了四分之一给李明承。李明承的女朋友俏皮甜美,紧紧依偎在李明承身边,这会儿说道,“其实没有必要给呀,这种时候,大家就应该互相帮助,明承也不差这点钱。”

    李明承立刻笑了起来,对小护士说道,“就是,要不是你,顾雨还不会回来帮我。而且,我车上有三位美女,高兴还来不及呢。”

    不过,小护士见艾映蓝坚持,自己也没收回租金。

    之后,几人开车去了野外用品店,由谢弘昊挑选物品,每人一份,顾雨将自己和顾淳的拿了过来刷卡付了。

    随后,谢弘昊看着顾雨笑道,“顾雨,听你的,你说,我们要不要去寺庙和教堂。”

    顾雨心中一动,他们速度还算快的,现在只过去了一个小时,“还有时间,我们去一趟吧。”

    随后,沈军和文冰下车,其余几人去了寺庙。

    顾雨看了那些护身符和开过光的玉佛,手串,最后,勉强挑出来三个带着淡淡白光的,递给了谢弘昊。

    谢弘昊点点头,去结账了。李明承则一口气挑了七八个,也结账去了。

    顾雨没有拦着李明承,个人有个人的缘法,也许他应在破财免灾上了呢。

    顾雨没说什么,李明承的女友却笑着说道,“明承哥,这种迷信的东西,真的有用嘛!”

    一时间,屋里所有人,包括谢弘昊,那些香客,寺庙工作人员和一个和尚都看了这边一眼。

    李明承拍了女友一下,冲顾雨说道,带着歉意说道,“明熙有点没心没肺,但是她只是有口无心,你别跟她一般见识。”他不担心别人的看法,但是东西是顾雨让买的,他怕顾雨这个救命恩人多想。

    顾雨笑了笑,没说话,小胖子顾淳立刻翻了个白眼,说道,“阿姨你别戴不就行了。”

    明熙转向顾淳,甜甜地说道,“小朋友,你应该叫我姐姐呐,大姐姐还上大学呢。”

    她这话一出,艾映蓝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

    顾淳吊起小眼睛,问道,“阿姨,你读得是本科吗?”

    明熙撅了撅嘴,“都说叫姐姐了,当然是本科。”

    “刚刚你身份证上显示都二十六了,你怎么还没毕业呀,阿姨,你是不是留级了。”

    明熙脸色顿时涨得通红,她最不愿意让人提的就是这个了,因为小学学习不好,留了两级。她对李明承说的也是家庭条件不好,上学比较晚。

    李明承过来为女友解了围,但是,明熙一直红着眼圈,埋在李明承怀里。

    最后,只能让艾映蓝来开车。

    他们又去了最近的天主教堂,顾雨捡着能用的挑了几个十字架和两本圣经,这次,连李明承几人也人手一个了,只有明熙,赌气不肯用。

    顾雨自己拿了一本圣经和一个十字架,将谢弘昊之前送给自己的那串檀香手串戴到了顾淳身上。

    相比较而言,那串檀香手串算是白光最强的。

    顾雨还将自己雕刻的玉牌给顾淳戴在脖子上了,又递给谢弘昊四个。

    云昭和二号虽然觉得自己也该有份,但是想到自己强悍的本体,就都不吱声了。

    半路上,沈军上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看,他说道,“我们查到的消息,这个狸猫市没有机场,离开这座城市的火车和客车七天之内,无法买到票,而且,混上车的可能,几乎为零。”

    文冰接着说道,“他们这里的网络和我们那里没法连接上,电话也是。我们现在的手机虽然彼此之间可以联系,但是没法联系外面。”

    老高张了张嘴,只能说道,“我们的手机现在还能互相联系,已经非常不错了。”

    他们回去的时候,已经不少人回来了。

    有的人租的一般的车,有的人则租的好车。那位英俊的b国男子,就和同伴租的性能最好的。

    现在已经将近中午,钟唐主张立刻出发,在车上吃午饭。

    出发之前,他们先观察了地图。

    地图上有三条公路通往城市之外,一条往东,一条往西,还有一条是西南方向。

    这城市北面临水,南面看地图是山和断崖,这样就排除了两个方向。

    “我建议,我们分三批,然后随时保持联系,看看这三条路到底哪条能出去。”谢弘昊说道。

    那位b国人和m国的特种兵查尔斯也附议,钟唐考虑之后,也同意了。

    最后,顾雨和谢弘昊几人往东,b国人亚瑟则往西,钟唐带人往西南方向。

    七八位外国人都选择了亚瑟的队伍,顾雨这边,除了他们十个人之外,又跟来一辆车,车上也是四个人,四个人都是年轻人,三男一女,那位方宁也在其中。

    大部分人,则选择跟着看起来特别靠谱的钟唐。

    谢弘昊开车,旁边的沈军帮忙看着导航,其余人则抽空吃饭。

    顾雨这个时候才发现,除了兴致不高的二号和全身冰凉的云昭,顾淳也没有什么食欲,而且紧紧挨着自己坐着。

    看来小胖子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其实还是害怕的。

    顾雨摸了摸顾淳的头发,对他说道,“别担心,我们会出去的。”

    这样,三只才强打起精神,将顾雨打包的午饭吃光了。

    事实上,顾雨还打包了晚饭和宵夜,他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今天没能离开,他可不认为这个空间能好心到给他们留出吃晚饭的时间。

    吃饱之后,云昭往外面看了几眼,更加心烦,转头问顾雨:“你好点了吗?”他有注意到顾雨之前的头晕。

    “好多了,而且忙起来,就忽略了。”顾雨小声说道。

    “……我要的饺子给我打包了吗?”云昭又问道。

    顾雨:“忘了谁的也不敢忘了你的。”这么害怕还不忘惦记着吃。

    吃过饭之后,沈军换了谢弘昊,老高则时不时和后面两辆车以及其它方向的人联系,确认大家都还好。

    一个半小时后,他们已经开出了市区,旁边是郊区的房屋,最后,连郊区的建筑也渐渐看不到了。

    更令人奇怪的时候,之前路上还能见到车,不知不自觉,他们前后左右竟然没有任何车辆了。

    “还没离开吗?”再次接到电话的时候,小护士忐忑不安地问道。

    “没有,也许快了吧。”老高安慰道。

    三点半的时候,周围出现了淡淡的白雾,沈军不自觉地降低了速度。虽然心急如焚,但是没有人催促他。

    到四点的时候,大家都开始紧张了,就算这座城市再大,车行驶了这么久,也该到边界了吧。

    四点半的时候,谢弘昊换了沈军,中途休息了五分钟。

    后面的人也下车活动了活动,方天那车里的一个小男生脸色苍白,出来吐了。

    因为离顾雨比较近,顾雨问道,“你没事吧?”

    小男生特别没精神,他只是喃喃说了一句,“我,我怕蛇。”

    顾雨一愣,云昭一直在他衣服里,应该没人发现啊。

    方宁则大大咧咧地说道,“你不是买了不少硫磺和蛇药吗!怕什么啊,你这心理素质不行啊。”

    听说他买了不少硫磺,顾雨笑了笑,怕云昭不舒服,转身离他远了些。

    回了车上,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他捏着云昭的嘴巴,让他张开,看了看他的牙。

    数了半天之后,顾雨小声问道,“你怎么这么多颗牙?”

    云昭之前乖乖让他看,以为顾雨想检查他刷牙没有,这会听到顾雨居然在好奇这个,不禁恼了,“你管我!你还有三十颗呢!”

    二号:玛德,这俩人是故意说给我听让我嫉妒吗……

    之后,再次上路,在五点半的时候,文冰忽然说道,“我们应该是失败了。”

    车上没人说话,大家心里都这么觉得,他们只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了。

    不是这该死的城市太大,就是他们迷路了。

    而另外两队,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

    五点五十的时候,文冰又说话了,“之前,我一直观察外面,有雾也不是特别清楚,但是刚刚的一个路牌,我可以肯定,我们经过了一次了。”

    车内诡异的安静下来,鬼打墙吗……

    五点五十五的时候,前方出现了建筑的影子,有人开始惊喜,“有人了,我们可以打听一下道路。”

    但是,渐渐靠近,众人却毛骨悚然起来,熟悉的建筑,熟悉的路标。

    路标上写着,狸猫市。

    而这个时候,车上的闹钟响了,六点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