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迷迷糊糊的大蛇从他胸前抬起头,一副没睡好都怪你吵醒我的不爽样子。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没睡好的是我吧!

    顾雨蛋疼地维持着语气的和缓,“你昨晚到底怎么了,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大蛇保持着面瘫脸不动,眼珠慢慢往左右转了转,然后语气平淡地回答:“噢,蜕皮了呀。”

    蜕皮了呀……卧槽,你为什么还是这么淡定的语气!等等!他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蜕、蜕皮?!

    噢!蛇是种需要蜕皮才能长大的物种……

    虽然确实不该大惊小怪——但是!就算是蜕皮,你这样理所当然的用我蹭了一晚上皮然后不认账的表情真的好吗!

    “你折腾得我一晚上没睡!”顾雨指责着面前水桶一般粗但是有着美丽玉白色细滑鳞片的蛇。

    “这下你该知道单纯和我睡觉的时候其实不错了吧,而且,你看,我手感比你好,论起来,还是我吃亏比较多。”云昭认真地辩解道。

    “什么叫你吃亏比较多,你这样——我都被你看光了!”顾雨气急败坏地说道,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了。从身上盘踞着的白蛇的缝隙里,就知道自己什么都没穿。

    白蛇看了他两眼,慢慢变成了人形,此刻正覆在顾雨身上。

    云昭挑剔地看了看身下,评价道:“你最大的优点,就是肤色比较白了。”

    顾雨:你有必要用这么认真的口气说吗!你其实是变相地把自己从头夸到脚吧……

    顾雨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完全没有办法以正常的思路吵下去,讨论谁更白吗?

    接着,云昭光着下了床,开始穿衣服。

    顾雨不顾长针眼的危险,仔细观察着云昭某个位置,很是学术地好奇道:“听说……你们蛇类不是那里有两个吗?”

    云昭提裤子的手停了一下,又若无其事地继续动作,“确实有两个,另外一个你看不见而已,你那么想看吗?”

    顾雨终于有点不好意思了,咽下很想看这句话,移开了视线。

    云昭又瞄了他一眼,竟然解释说道,“其实真正用的时候也就用一个。”

    真正用……

    顾雨大惊,“你是说你用过了?”

    云昭正在仔细地卷地上的白色蛇蜕,听到顾雨竟然如此直接问一只幼蟒这种问题——简直太不正经了——差点跳起来:“你,你在说什么啊?!我还没到发.情期。”说完,又觉得自己反应过度,僵了一会儿,装作不在乎地皱眉看向顾雨,“相信我,如果我用过了,你就不是一天睡不好了。”

    知道云昭还是处男蛇,同样没有任何经验的顾雨平衡了,并且假装听不懂地转移了话题,“你见过那位梦先生吗?他修为很高吗?”

    云昭将蛇蜕收入储物袋,才说道,“没有见过,昨天是他的童子过来传话的。”

    顾雨又好奇道,“那个,你蜕的皮还有用吗?每次都要好好收起来?”

    云昭又有些不自然,含含糊糊嗯了一声,他怎么告诉顾雨,是担心顾雨从他蜕的皮看出他的品种来呢——事实上,云昭想太多了。

    就他的体型,已经把没有多少见识的顾雨唬得妥妥的了。

    吃过早饭,顾雨一身外门弟子的蓝衣,跟在云昭身后,往太一峰一侧的玉华峰而去。

    那位梦先生就住在玉华峰,往来的内门弟子有的和云昭客气地打招呼,有的则面带倨傲之色,只是略点个头。

    顾雨还有另外一个发现,自从出了门,云昭掌门弟子的气势凭空出现了,白衣飞扬,俊美不凡,一路冷着个脸,连话都不肯多说了。

    玉华峰上种满花树,白色,粉色,相映成趣,甜香扑鼻。树丛间,不时见到碧玉蜂在花上流连飞舞。远处,养蜂弟子的小屋隐约可见。

    一路行来,真如到了神仙地界。

    到了山腰,就见到一座精致的宫殿。

    云昭对门前的小童点了个头,将手中帖子递了过去,“太一峰云昭,奉师长之命来拜见梦先生。”

    一个小童往里报信,不大工夫,就有另外一个伶俐的少年杂役过来,引着云昭往里走。

    顾雨跟在云昭身后,悄悄四下打量,庭院里灵树灵花,较之外面又有不同,连树下桌椅都是白玉雕成,处处精致华美。

    到了正厅中,一个白衣身影正端坐上方。

    顾雨没想到,云昭口中的梦先生竟然不是仙风道骨的老者,而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并且还是个美人。虽然一身白衣,却不同于太一宗的内门弟子服,飘逸出尘,上面隐隐有法阵云纹,已经算是法器。

    厅上美人眉眼精致,带着浅浅的笑意,令人如沐春风。

    梦先生见到云昭进门,嘴角弯了起来,看向云昭身后的顾雨的时候,刚巧收了笑意,半点不浪费表情在顾雨身上。

    云昭依旧冷着脸,行了礼,“见过梦先生。”

    梦先生弯起唇,“云昭不必客气,前几日听到掌门收了个天资绝顶的弟子,便想请你过来一见。”

    说着,请云昭坐了,又有杂役送来灵茶和灵果,摆在面前桌上。

    接下来,这位梦先生开始和云昭谈论修炼问题,因为他修为已经到了筑基初期,指点云昭自然不在话下,颇有些良师益友的意思。

    过了一会儿,梦先生含笑起身,请云昭往后面去观看传说中可以见到未来的灵器。

    到了后院,不时有兔子,小鹿等灵兽奔跑而过。

    梦先生笑着同云昭说道,“客居于此,平时也没有多少人来往,未免寂寞,我又偏爱这些乖巧灵兽,便养来解闷。”

    云昭目不斜视,还是一副板着脸的样子,只是点了点头,虽然让人挑不出失礼之处,却未免显得太不解风情。

    到了后面宫殿门口,顾雨还想跟进去,却被个童子拦住了。

    那童子瞥他一眼,说道,“主人带云师兄进去观看灵器,你在外面等就行了。”

    云昭回头看过来,眉毛一挑。

    梦先生已经说道,“让你的侍从且在这里等吧,你跟我来。”

    云昭知道顾雨是肯定进不来了,对着顾雨点头,让他安心。

    顾雨的小算盘落空,又不想看到守门童子注视他时满脸的优越感,便在周围转悠起来。

    一头小鹿见他是生人,也不害怕,还试着走近顾雨两步,顾雨忍不住发笑,从一株灵树上揪了些嫩枝叶喂它。

    小鹿伸着脖子够来吃,结果越吃越靠近顾雨,被顾雨猛地搂住了脖子。

    小鹿挣扎不开,哀哀叫起来。门口的童子对顾雨这种惹猫逗狗的行为翻了个白眼,却因为职责所在,不能跑过来拉开顾雨,且顾雨本身也没有太出格的动作。

    顾雨笑眯眯地搂着小鹿上下其手,二号也弯着脑袋轻轻啄小鹿耳朵。

    直到一人一鸟将小鹿欺负的大眼睛泪光闪闪,顾雨才摸了摸它的头,让它离开了。小鹿泪奔而去,下决心再也不相信陌生人了。

    顾雨正要往回走,却见到刚刚他揪树叶的树上,一条黑色小蛇盘绕其上,正直起身体,探着脑袋往屋里看。

    可能感受到了顾雨的视线,小黑蛇眼珠瞥了顾雨一眼,里面满满的鄙视。见顾雨看它,还吐出信子嘶嘶几下,大致翻译如下,“蠢货。”

    顾雨脚步一个不稳,他他一定是听错了!

    二号则唯恐天下不乱,在顾雨耳边悄悄说道,“傻蛋,他骂你。”

    顾雨“……也许它骂的是你。”

    二号:……

    小黑蛇又鄙视嫌恶地看了看树下两个,一扭身往上爬去。

    顾雨嘴巴抽动着回到门口的时候,云昭已经出来了。

    梦先生对云昭依然客气,但是顾雨却听出来,他不断探问着云昭看到了什么,期间还问起云昭的灵根。

    云昭本就比顾雨还要聪明,一路到了门口,竟然是一丝口风都没透。只说并不知道看见的是多久之后,不过模样,衣服似乎都没变,周围的人有好些不认识的。

    梦先生好脾气依然,在前厅门口停下,说道,“云昭,我其实与你年纪相差不大,以后可以常来我这里逛逛,共同探讨修炼心得,也可以互相增益启发。”

    出了玉华宫,顾雨也不在落后云昭一步了,忙赶上他,问道,“可是看到了那个宝贝?”

    云昭神色古怪地侧头看了顾雨一眼,嗯了一声。

    顾雨不禁感慨道,“难以想象,竟然真有宝物能看到未来,就算一生只有一次,若是知道自己以后的大机缘或者大劫难,也可以趋吉避凶,提前做些准备。”

    云昭又看了顾雨一眼,神色更加怪异,走得更快了。

    转眼已经到了玉华峰山脚,顾雨才悄悄问道,“已经离远了,说说,你都看到什么啦?”

    云昭转过身,绷着脸道,“没什么。”

    “你怎么这么小气?”顾雨不由抱怨道。

    不想,云昭竟恼羞成怒,“你有完没完,我,我的以后和你有什么关系!”

    顾雨不由有些发怔,云昭是很在乎面子的人,还没在外面冲他发过脾气呢。

    云昭一路速度极快地回了洞府,然后直接一个人扎进了卧室。

    顾雨在外面待了片刻,看天色到了做午饭的时候,想到昨天答应云昭要烙饼。转身往厨房走去,哎,算了,云昭已经兑现承诺了。自己进不去,也不能怪他。

    中午做点好吃的,希望他别生气了。话说回来,自己不过打听一下他的未来,云昭怎么这么大脾气啊。

    卧室内,云昭正靠在门上,顾雨就是想进都进不来。

    想到看到的情景,云昭慢慢满脸通红。他的未来其实看起来各方面都不错,比今日的玉华宫还要华美的宫室,修为也深不可测的样子,但、但是,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双修伴侣。

    想到看到的情景,那样白.皙诱人的身体,温柔乖顺的动作,充满依恋的眼神,没有长辈蛇族教导对这方面简直如一张白纸的云昭觉得脸上都要烧起来了。

    他他他的任务可能比想象中更重,云昭缓缓从某种幻想中清醒过来,垂下眼,眼中坚毅之色更浓,他以后算是有伴侣的人了。

    他一定要努力保护好他,给他最好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