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趴客厅沙发上,将头搁圆乎乎爪子上,它真生气了。[http://netbsp;   不、不就是好久没回来了吗!马文青那家伙见了面就惊讶地喊它胖子——不是小胖,不是豹子,是胖子!难道他有资格指责别人吗?!

    小胖用带着怨念眼神狠狠扫了一眼不远处正凑一起谈笑风生人们,陈玉,封寒,马文青,莲生,还有沈宣,要不是莲生笑眯眯地制止了它,它早就扑上去了——它有把握自己能好好教训马文青,它小时候,马文青就经常打不过它了!

    小胖开始怀念起几个月大时候经常踩马文青脸上情景。

    不只是小胖有怨念,马文青同样觉得万分郁闷,小陈玉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旁边那家伙怎么处处都来凑热闹。自从莲生看过他诸多糗事之后,马文青就看莲生相当不顺眼了。

    “封哥,你们真不准备复出了?你不知道你走了之后,我们下地都没有安全感了。哎,现队伍不好带啊。”

    沈宣看着那里感叹马文青,嘴角一抽,“现我们陈家除了我师父和师爷外,辈分高人为你保驾护航,你有什么没安全感……”

    封寒看了莲生一眼,眼光一闪,然后转头看向马文青,“我们都不会再下地了,陈玉现身体状况也不适合再下墓,不过,你们路过云南话,可以去看我们。”

    “那必须。”马文青拍胸脯保证着,“以后有机会去找封哥和小陈玉喝酒。听说封哥开店?嘿嘿,我有好东西话,也不发愁没地方处理了。自从小陈玉走了,我都没私房钱了。”马文青自己也清楚,想指望陈玉跟他一起下地已经不可能了,而且,经历过那件事人也绝对不想看到悲剧再次重演。

    陈玉能活着已经万幸中万幸,但是——封哥当年跟小陈玉都势不两立驾驶,怎么现他们已经毫无缔介你侬我侬了?这让他这个孤家寡人压力很大啊。

    中午,莲生将陈玉拉到了没人地方,笑着看了他很久,问道:“真没事了?”

    “嗯。”陈玉靠窗户边上。

    这两年,云南,沙漠,海底,雪山,镜水湖,转了一大圈然后又回到古墓,初目揭开冰山一角时候慢慢变了模样。

    一夜之间,真相揭开,他才是后那个坏人……他怕封寒知道真相,但是那时候已经根本停不下了。

    虽然根本没有前世记忆,但是证据摆那里,他没有办法否认,他就是伤害封寒人。

    痛苦到后,陈玉是做好了离开准备。结果——离开人很多,他却留了下来。

    “为了你计划,努力了那么久,你后还是放手了,也让所有人都解脱了。”莲生眯着眼看着窗外,脸上有释然,还有隐约寂寞,“可惜,当年那么多人,现只剩下了我们两个,哥,你满意吗?”

    陈玉猛地转头盯着莲生,震惊地几乎说不出话来,“你——你也是那时候留下来人?!”而且,哥又是什么意思?如果莲生是千年前人,难道他也中了赤丹毒?但是,为什么莲生没有和阿吉他们一起离开?

    “……我是你留下来后一步棋,不过,我并没有服食过赤丹,千年之前,我被你留了西藏山洞里,你利用山洞愿望让我陷入沉睡。”莲生脸上渐渐没了笑意,陈玉从那张面无表情脸上居然隐隐约约看出鱼凫模糊影子,“我是你当年小也宠爱兄弟。”

    陈玉目瞪口呆地看着莲生,有种毛骨悚然感觉。仿佛过去噩梦又扑面而来,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完结。

    “哥是设定让我等到你再次进来时候醒过来,不过后来,提前有人打扰了我沉眠。陈家现老祖宗,也就是你爷爷,为了破除那个诅咒,解救当年陈家当家人他兄弟进入了那个山洞。后他也没有找到办法,却阴差阳错把我救了回来。”

    “你居然是鱼凫兄弟……等等,我爷爷进入西藏山洞,你意思是那少是三十年前事?”陈玉怀疑地盯着莲生俊美年轻脸。

    “我并没有长生能力,只是山洞醒来之后后遗症,我也不知道这会持续多久,但是我外貌确实还是有些变化。所以,后来事,甚至你出生时候事,我都看得清清楚楚。当年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鱼凫——我想陈森也知道。”莲生说道。

    “不,不可能,那为什么……”为什么要养大他?陈玉干巴巴地说道。

    “当年鱼凫,虽然做了很多坏事,但是实是个让人恨不起来人,他太聪明了。”说到这里,鱼凫停顿了一下,“当年哥选中了陈森儿子,举行转生仪式之前,把七大家族人召集到古墓中,全部杀死。陈森察觉到鱼凫目,没有喝那杯酒,躲过一劫。后来他回家之后,发现自己儿子身上胎记,是准备杀死你。”

    陈玉愣愣地看着莲生,为这些突然知道真相喘不过气。

    “但是后来他没有下狠手,我们准备出手时候,你生母醒了过来,她——很喜欢你,甚至临死前还让陈森发誓不伤害你,事实上,陈森做到了。”莲生淡淡说道。

    陈玉一时百感交集,他模糊记忆中,陈森小时候对他非常好,会让他骑他脖子带他去开会,直到他懂事了,陈森就开始严厉起来,把他赶了出去,不让他接手陈家,让他发誓这辈子不下墓。

    现想来,没有哪一件不是为了他好。

    陈玉眼睛一阵酸涩,低下了头。

    “不只是他,阿吉,庄秋,罗蒲——你母亲,跟你身边时间长下属,都对你忠心耿耿。他们刚开始并不知道我存,一直暗处保护你。”

    陈玉愣了愣,阿吉他能理解,那个少年似乎后来才认出了他,一直毫无原因地对他掏心掏肺,但是庄秋和罗蒲?

    “他们想杀了我,母——罗蒲,大概是恨我。”陈玉有些失落,二十多年感情,虽然一直没有说出来,陈母确实是他心里血淋淋伤口。

    “你是指镜水湖通道里?不,庄秋和罗蒲特意引你们去镜水湖,然后又设计引来黑衣人,因为那个你前世部署多地方,你才容易回到自己身体里,他们只是希望你点觉醒过来。除了越和那个人,没有人背叛你。或许这才是令人讽刺。”莲生脸上浮现出自嘲笑。

    “那个人……”陈玉眉头一皱,他总觉得自己知道是谁。

    “他这里。”莲生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照片,递给了陈玉,那是镜水湖底壁画。

    陈玉一眼看到了鱼凫背后影子,身体一颤,头开始疼了起来,似乎有什么呼之欲出。

    “不过,你放心,他已经被我困住了,你为自己修建陵寝里面。我只希望,再也没有他重见天日机会。”莲生说道,“其实,你能醒过来,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你身体是鱼凫第四次转生,或许哥当年就知道了,他身体里面,有两个灵魂。但是那次转生阴差阳错,你和那个人分开了。听你和马文青讲过经历,你镜水湖底已经经历了一次转生,是第五次,那个人转生到了那个女人身上,是第六次。而你能再次醒过来,才是奇迹。唔,或许当年你们分开那次转生出了问题。”

    “你意思是我是多重人格?”陈玉艰难地说道。

    “谁知道?也许是双重人格,也许那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人一直跟你身上。”莲生讽刺地笑了笑,“也许你后一次转生只不过是为了设计离开他。”

    一楼闭目养神封寒耳朵动了动,微笑起来,原来,他那次破坏鱼凫转生还出现了这样结果。命运真是奇迹,他陈玉,居然是他本人为自己弄出来。鱼凫是不是双重人格并不重要,他能肯定,小时候他当鱼凫是他唯一朋友,但是这辈子遇见陈玉才是他真正要那个人。

    也许当他从水晶棺材中睁开眼那一瞬间,他就已经知道了。

    陈玉盯着莲生,说不出话,几千年时间,太多曲折悲伤事,死了这么多人,全都是因为他一个人而起。

    “对不起。”陈玉忽然说道,虽然面无表情,但是抬头一瞬间,隐约就是千年前鱼凫站了莲生面前。

    莲生用不可思议眼光盯了他很久,然后忽然大笑起来,“这是我后一次和鱼凫说话,哥,没有什么对不起,当年人,除了越,大概没有人恨你。”

    “而且,你已经不是当年鱼凫了。但是,这件事并不没有彻底结束,那个封闭空间,还有东西想着回来。所以,你跟封寒身边也好。不论如何,我不希望上次事重演。”莲生笑着说道。

    莲生从门口看着一楼大厅,陈森带着沈宣书房和陈家人聚会,年底了,手下人来汇报总结。

    封寒悠闲地靠沙发上,而马文青正四处追逐着豹子,小胖一反常态发挥出与它体型不太符合速度,一溜烟地跑上了二楼。

    后,只要都活着,就好。

    紧接着,门被撞了开来,小胖嗅了嗅,终于发现窗口陈玉,含泪扑过来。马文青那个混蛋,居然越来越猥琐了!

    “喂,小陈玉,你这只豹子到底公母?”马文青大嗓门从楼梯传了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我居然又开始番外了,事实上,我希望月底前弄好所有番外,然后定制……

    我会量,TAT。

    好久不见,犹大想念陪盗墓一起走过姑娘们——

    ----

    小胖趴客厅沙发上,将头搁圆乎乎爪子上,它真生气了。

    不、不就是好久没回来了吗!马文青那家伙见了面就惊讶地喊它胖子——不是小胖,不是豹子,是胖子!难道他有资格指责别人吗?!

    小胖用带着怨念眼神狠狠扫了一眼不远处正凑一起谈笑风生人们,陈玉,封寒,马文青,莲生,还有沈宣,要不是莲生笑眯眯地制止了它,它早就扑上去了——它有把握自己能好好教训马文青,它小时候,马文青就经常打不过它了!

    小胖开始怀念起几个月大时候经常踩马文青脸上情景。

    不只是小胖有怨念,马文青同样觉得万分郁闷,小陈玉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旁边那家伙怎么处处都来凑热闹。自从莲生看过他诸多糗事之后,马文青就看莲生相当不顺眼了。

    “封哥,你们真不准备复出了?你不知道你走了之后,我们下地都没有安全感了。哎,现队伍不好带啊。”

    沈宣看着那里感叹马文青,嘴角一抽,“现我们陈家除了我师父和师爷外,辈分高人为你保驾护航,你有什么没安全感……”

    封寒看了莲生一眼,眼光一闪,然后转头看向马文青,“我们都不会再下地了,陈玉现身体状况也不适合再下墓,不过,你们路过云南话,可以去看我们。”

    “那必须。”马文青拍胸脯保证着,“以后有机会去找封哥和小陈玉喝酒。听说封哥开店?嘿嘿,我有好东西话,也不发愁没地方处理了。自从小陈玉走了,我都没私房钱了。”马文青自己也清楚,想指望陈玉跟他一起下地已经不可能了,而且,经历过那件事人也绝对不想看到悲剧再次重演。

    陈玉能活着已经万幸中万幸,但是——封哥当年跟小陈玉都势不两立驾驶,怎么现他们已经毫无缔介你侬我侬了?这让他这个孤家寡人压力很大啊。

    中午,莲生将陈玉拉到了没人地方,笑着看了他很久,问道:“真没事了?”

    “嗯。”陈玉靠窗户边上。

    这两年,云南,沙漠,海底,雪山,镜水湖,转了一大圈然后又回到古墓,初目揭开冰山一角时候慢慢变了模样。

    一夜之间,真相揭开,他才是后那个坏人……他怕封寒知道真相,但是那时候已经根本停不下了。

    虽然根本没有前世记忆,但是证据摆那里,他没有办法否认,他就是伤害封寒人。

    痛苦到后,陈玉是做好了离开准备。结果——离开人很多,他却留了下来。

    “为了你计划,努力了那么久,你后还是放手了,也让所有人都解脱了。”莲生眯着眼看着窗外,脸上有释然,还有隐约寂寞,“可惜,当年那么多人,现只剩下了我们两个,哥,你满意吗?”

    陈玉猛地转头盯着莲生,震惊地几乎说不出话来,“你——你也是那时候留下来人?!”而且,哥又是什么意思?如果莲生是千年前人,难道他也中了赤丹毒?但是,为什么莲生没有和阿吉他们一起离开?

    “……我是你留下来后一步棋,不过,我并没有服食过赤丹,千年之前,我被你留了西藏山洞里,你利用山洞愿望让我陷入沉睡。”莲生脸上渐渐没了笑意,陈玉从那张面无表情脸上居然隐隐约约看出鱼凫模糊影子,“我是你当年小也宠爱兄弟。”

    陈玉目瞪口呆地看着莲生,有种毛骨悚然感觉。仿佛过去噩梦又扑面而来,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完结。

    “哥是设定让我等到你再次进来时候醒过来,不过后来,提前有人打扰了我沉眠。陈家现老祖宗,也就是你爷爷,为了破除那个诅咒,解救当年陈家当家人他兄弟进入了那个山洞。后他也没有找到办法,却阴差阳错把我救了回来。”

    “你居然是鱼凫兄弟……等等,我爷爷进入西藏山洞,你意思是那少是三十年前事?”陈玉怀疑地盯着莲生俊美年轻脸。

    “我并没有长生能力,只是山洞醒来之后后遗症,我也不知道这会持续多久,但是我外貌确实还是有些变化。所以,后来事,甚至你出生时候事,我都看得清清楚楚。当年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鱼凫——我想陈森也知道。”莲生说道。

    “不,不可能,那为什么……”为什么要养大他?陈玉干巴巴地说道。

    “当年鱼凫,虽然做了很多坏事,但是实是个让人恨不起来人,他太聪明了。”说到这里,鱼凫停顿了一下,“当年哥选中了陈森儿子,举行转生仪式之前,把七大家族人召集到古墓中,全部杀死。陈森察觉到鱼凫目,没有喝那杯酒,躲过一劫。后来他回家之后,发现自己儿子身上胎记,是准备杀死你。”

    陈玉愣愣地看着莲生,为这些突然知道真相喘不过气。

    “但是后来他没有下狠手,我们准备出手时候,你生母醒了过来,她——很喜欢你,甚至临死前还让陈森发誓不伤害你,事实上,陈森做到了。”莲生淡淡说道。

    陈玉一时百感交集,他模糊记忆中,陈森小时候对他非常好,会让他骑他脖子带他去开会,直到他懂事了,陈森就开始严厉起来,把他赶了出去,不让他接手陈家,让他发誓这辈子不下墓。

    现想来,没有哪一件不是为了他好。

    陈玉眼睛一阵酸涩,低下了头。

    “不只是他,阿吉,庄秋,罗蒲——你母亲,跟你身边时间长下属,都对你忠心耿耿。他们刚开始并不知道我存,一直暗处保护你。”

    陈玉愣了愣,阿吉他能理解,那个少年似乎后来才认出了他,一直毫无原因地对他掏心掏肺,但是庄秋和罗蒲?

    “他们想杀了我,母——罗蒲,大概是恨我。”陈玉有些失落,二十多年感情,虽然一直没有说出来,陈母确实是他心里血淋淋伤口。

    “你是指镜水湖通道里?不,庄秋和罗蒲特意引你们去镜水湖,然后又设计引来黑衣人,因为那个你前世部署多地方,你才容易回到自己身体里,他们只是希望你点觉醒过来。除了越和那个人,没有人背叛你。或许这才是令人讽刺。”莲生脸上浮现出自嘲笑。

    “那个人……”陈玉眉头一皱,他总觉得自己知道是谁。

    “他这里。”莲生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照片,递给了陈玉,那是镜水湖底壁画。

    陈玉一眼看到了鱼凫背后影子,身体一颤,头开始疼了起来,似乎有什么呼之欲出。

    “不过,你放心,他已经被我困住了,你为自己修建陵寝里面。我只希望,再也没有他重见天日机会。”莲生说道,“其实,你能醒过来,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你身体是鱼凫第四次转生,或许哥当年就知道了,他身体里面,有两个灵魂。但是那次转生阴差阳错,你和那个人分开了。听你和马文青讲过经历,你镜水湖底已经经历了一次转生,是第五次,那个人转生到了那个女人身上,是第六次。而你能再次醒过来,才是奇迹。唔,或许当年你们分开那次转生出了问题。”

    “你意思是我是多重人格?”陈玉艰难地说道。

    “谁知道?也许是双重人格,也许那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人一直跟你身上。”莲生讽刺地笑了笑,“也许你后一次转生只不过是为了设计离开他。”

    一楼闭目养神封寒耳朵动了动,微笑起来,原来,他那次破坏鱼凫转生还出现了这样结果。命运真是奇迹,他陈玉,居然是他本人为自己弄出来。鱼凫是不是双重人格并不重要,他能肯定,小时候他当鱼凫是他唯一朋友,但是这辈子遇见陈玉才是他真正要那个人。

    也许当他从水晶棺材中睁开眼那一瞬间,他就已经知道了。

    陈玉盯着莲生,说不出话,几千年时间,太多曲折悲伤事,死了这么多人,全都是因为他一个人而起。

    “对不起。”陈玉忽然说道,虽然面无表情,但是抬头一瞬间,隐约就是千年前鱼凫站了莲生面前。

    莲生用不可思议眼光盯了他很久,然后忽然大笑起来,“这是我后一次和鱼凫说话,哥,没有什么对不起,当年人,除了越,大概没有人恨你。”

    “而且,你已经不是当年鱼凫了。但是,这件事并不没有彻底结束,那个封闭空间,还有东西想着回来。所以,你跟封寒身边也好。不论如何,我不希望上次事重演。”莲生笑着说道。

    莲生从门口看着一楼大厅,陈森带着沈宣书房和陈家人聚会,年底了,手下人来汇报总结。

    封寒悠闲地靠沙发上,而马文青正四处追逐着豹子,小胖一反常态发挥出与它体型不太符合速度,一溜烟地跑上了二楼。

    后,只要都活着,就好。

    紧接着,门被撞了开来,小胖嗅了嗅,终于发现窗口陈玉,含泪扑过来。马文青那个混蛋,居然越来越猥琐了!

    “喂,小陈玉,你这只豹子到底公母?”马文青大嗓门从楼梯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