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往正中间巨大石块走去,到了近前,伸手开始擦拭正对着胸口处一块较为平整地方,浮土被擦掉后,出现了一个不太大长方形凹槽。【 ]

    陈玉慢慢从胸口拿出那块从他胎记里挖出来玉,将玉小心地放进凹槽里面,透明玉开始改变颜色,变成泛着光灰蓝,而凹槽四周石块开始碎裂,露出里面描绘着黑色怪异文字金属。

    陈玉眯着眼看了一会儿,伸手按住玉开始往右旋转,随着玉转动,他手指和玉接触地方,开始不断滴下鲜血。

    但是陈玉动作不仅没有慢下来,反而越来越。石块内部发出沉闷且巨大响声,然后是巨大齿轮转动声音,那声音从中间石块一直链接到五座雕像底下。

    然而,这么嘈杂响声中,陈玉却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一声叹息,那声音低低,陈玉却觉得他灵魂都开始颤抖,停下来,必须停下来,不然,会后悔……

    陈玉眼睛眨了眨,终于发现从他走向中间石块开始,身体就像是被另外一个人接管了一样,所有动作都不开始受他控制。

    他根本不知道怎么举行仪式,也根本不该知道玉应该放哪里,没打算弄明白之前就转动那块玉……

    陈玉狠狠咬舌头上,钻心疼痛过后,他嘴里充满了血腥味。然后他颤颤巍巍用右手将自己不听话左手从玉上扯了下来,迅速转头往后看去。

    封寒居然没有看着怀里尸体,而是抬头看着他。

    但是陈玉看不清楚封寒表情,因为封寒周围布满了数不清细小光线,那些光并不是静止不动,而是慢慢扩散着,往五座雕像而去,雕像额头石头开始吸收那些光,亮到刺眼。

    就算看不清,陈玉却感觉到那双漆黑锋利眼睛黯淡了下来,甚至里面愤怒也没有了,只有微弱悲伤和失落,多是茫然。

    陈玉脑子里嗡一声,只觉得面前是他见过恐怖一幕,甚至比他死亡还可怕。

    “不……不,我没有想要继续仪式……”陈玉看着封寒喃喃说道,然后他右手用力握住了身侧匕首,让疼痛将身体无力感驱散,接着用力握住那块玉往左边旋转,匕首割开手心将玉彻底染成红色。【 ]

    他不应该再拿封寒任何东西,而是把封寒东西都还给他。他绝对不会让封寒消失,他一直是这么打算。

    直到玉再也转不动了,陈玉才僵硬着停了下来,再回头,发现封寒周围光消失了,才如释负重松了口气。

    封寒也回过神,皱起眉看着四周,然后朝陈玉喊道:“停下!过来!”

    转到左边之后,陈玉手垂了下来。

    玉忽然碎掉了,一直平静悬崖底下忽然起了一阵风,那些玉碎屑慢慢飘向了空旷平台上。然后空中慢慢移动,直到变成了一个画面。

    就如同电影一样,开头是一个黑衣少年独自出城,湖边遇到了虚弱却冰冷白衣少年。黑衣少年给白衣少年留下了食物和伤药,甚至接下来几天一直来看白衣少年。

    冷淡白衣少年终于开始正眼看黑衣少年,虽然说话极少,却也能看出不再拿黑衣少年当陌生人。

    日复一日,当黑衣少年又一次拉着白衣少年兴奋地说着家里琐事时候,白衣少年忽然说道:“鱼凫,我要回家了。”

    黑衣鱼凫惊讶地看着他,“那行,明天我还这里等你,说起来我一直不知道你住哪里。你回去和家里商量商量,到城里帮助我行吗?”

    白衣少年默默摇了摇头,说道:“那不可能,我回去就再也不会回来了。”看到黑衣少年震惊且不敢置信眼,白衣少年又加了一句:“太远了,就算我回来,你——也不会了。”

    “你家到底哪里?”鱼凫惊怒地问道。

    “另外一个地方——天上,很遥远星系,要走几十年。”封寒第一次给鱼凫讲起了他归属地方,他们寿命漫长到可怕,强大甚至有不能想象能力。

    鱼凫喃喃说道:“原来你是掉这里仙人。”

    后鱼凫静静地看着封寒说道:“等我登上皇位,你再离开,行吗?”

    封寒沉默着,却没有拒绝。

    又过了一年,封寒送给鱼凫一颗青色珠子,让鱼凫滴血珠子上,珠子裂开,一条青色四脚蛇钻了出来。它颤颤巍巍爬了出来,然后抱着鱼凫手指,呜呜叫唤着。

    鱼凫越来越多地问起封寒家乡事,知道封寒离开能量封印石头里时候,战争开始了,为了击败外敌,而且要证明鱼凫比两个兄长出彩,鱼凫向封寒借了一块石头。

    后,鱼凫如愿登基为帝,他走上王座那一刻,封寒来到了宫殿门口。

    后一个画面定格渐渐走进封寒身上,然后慢慢地那画面开始扭曲,然后分散开,渐渐组成一个人像。

    平地上陈玉和封寒惊讶地看着那个越来越清晰人像,那是陈玉现模样,鱼凫。

    那个虚无人看着两人中间,仿佛根本看不到两个人,他静静说道:“看来后我还是选择了逆转仪式……”

    “封寒,你这里,对吧。这是我封存这里一段记忆,记忆里只有我乐一段时光,就是和你一起那两年。后来——我骗走了你石头,想去天上,你和你仆人追杀下,却根本没有举行仪式机会。”

    “直到我没有时间再等下去了,神仙东西果然不能随便碰,长期拿着这五块石头身体开始出现问题,后来我只能利用那个传说中山洞要你心脏。利用你送我赤丹让我人获得长生,只是,你从没有告诉过我赤丹有毒……”

    “就算我和我人都得到了长久生命,和你们那些人总是不同地,总有一天会遭到反噬。只有去你离开那个神仙待地方,才能真正拥有长生。一千多年来,我却没有找到任何机会。只能选择转生仪式来彻底摆脱你,并且为了绊住你脚步,我控制了盗墓七大家族,安排好了转身后所有事,给你准备了经过特殊处理祭品。”

    “不过,现看来,果然都没有困住你。”鱼凫冷静说道,“这样也好,我终于可以解脱了。细想起来,我追求了这么多年长生和成仙,也许并不是我真正想要。因为和你反目后,我再也没有过那样乐时光。但是,自从我背叛欺骗你那一天开始,我就不能回头了。”

    说到这里,鱼凫忽然微微笑了起来:“封寒,你赢了。如果可以,放了跟着我那些人。还有,这几千年来,我一直欠你一句话……对不起。其实,我一直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初我,也许是你所说人类地,也许是其它东西。所以,封寒,临走前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转生仪式一个灵魂只能转生三次,但是陈玉身体其实是我转生第四次。小心,那个帮我举行仪式人说也许有两个——”

    然后画面开始消散,后归于虚无。

    平台上传来了脚步声,上面人终于下来了。

    看到底下两个人时候,洛清、凌云尤部长等人脸上露出了激动万分表情,而庄老大等人则脸色灰败,阿吉想跑过来,却被莲生死死抓住。

    “别过去,仪式启动,根本出不来,进不去。”

    五座石头雕像额头重出现光柱,不过这次却是对着封寒传递那种诡异光线。

    光线所过之处,岩石变成了粉末,巨大雕像开始坍塌。

    那些充满毁灭性光线瞬间填充了整个平台,陈玉身后石头开始大块大块往下掉。

    陈玉苦笑起来,他不是不想走,只是他知道他已经没法走了。穿过他身体光线太多了,血液都没有机会流出来就蒸发了空气中。

    原来结局不是可怕,却也远远不是他想要。

    因果报应,坏人结局也许有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是大多数都是恶有恶报,尘归尘,土归土。谁叫他真是那个该死鱼凫转生……

    陈玉一直看着封寒,完全无视了那些不断毁坏他身体光线,封寒也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后,陈玉说道:“封寒,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没想起前世事,即便那样我会选择继续仪式,会活下去。我到现也没有想起来,我很庆幸,这就是我,一直是陈玉。我唯一遗憾,是我居然忘记了前世你。”

    “封寒,就算你不懂感情,但是,我爱你……”

    封寒眼睛一动,眼前耀眼光线后一闪。

    雕像消散了,平台上那个人也灰飞烟灭了……

    封寒怔怔地看着前面,直到后一刻,他一举一动,他眼睛里感情,都无不像极了那个和他生活一起很长时间人,他一直都是陈玉。

    作者有话要说:咳,倒数第二章,再次强调,此文he。

    所以,大家不要冲动。

    实忍不住想要抱着作者跳悬崖站右边,坚决拥护作者站左边,中间留给主动申请催文小分队队长。作者小碎步奔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