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呆呆地看着他原本抛向远处岩壁上绳索,现已经被上方落下来黑影撞离了原定轨道,然后不顾主人意愿比陈玉往下落去,一点也不准备发挥自己功用。

    这么危急情况下,陈玉却没来得及做出任何自救反应。因为下一秒,陈玉用一副受到严重惊吓表情看着跟着他跳下来封寒,别问他为什么能看清楚那是封寒,他就是看到。

    谁能告诉他现是一副什么戏码?他从没打算自杀,没想过和封寒一起殉情。这一点也不浪漫,确切说陈玉觉得相当坑爹。

    难道这就是奋斗了那么久,死了那么多人后狗血结局?

    就算——就算封寒想杀那个时候,他也没希望封寒死啊……

    不,不对,陈玉终于反应过来,他根本不可能疾速地下落过程中看清楚封寒脸,不可能像现这样悠闲地分出精神想东想西。

    陈玉发现他下落速度相当缓慢,同时后脖领子被勒得非常难受。

    陈玉扭头看向一旁封寒,这种似曾相识感觉,让他想起很久之前,沙漠里往外逃跑时候,就是他吊绳子下面,封寒上面拎着他爬上悬崖。

    再往上看,陈玉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好一会儿发不出任何声音。封寒根本没有借助任何东西,就那么浮空中,将他拎手里。两人就像神话传说中仙人一样,凌波微步,虚空而下。

    陈玉忽然想到镜水湖底,鱼凫墓中那幅画,帝王眼中看着是漂浮空中彩带,那些远古时期画到底带了浓厚神话色彩,许多东西都不是真实存。

    但是现封寒确实无视了重力,跳将近百米悬崖就像自己后院散步一样,封寒——真是神仙?老天,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啊,好吧,如果真是这样,他当年得罪是神仙,他到底会有什么报应?

    随即,陈玉苦中作乐地想到,当年沙漠里,韩晓晨断崖边上隔断绳索其实对封寒来说不值一提……

    又往下看了一眼,陈玉嘴角抽了抽,没有任何犹豫地抱住了他身旁大彩带腰。

    四脚青偷偷从陈玉衣服里探了探头,然后感动地眯起眼,这一定是两位家长打算和好征兆!他们早该如此了,长此以往,它和那头白痴豹子会心里不健康!

    落地时候,陈玉万分不舍却迅速地松开手,后退到安全距离。

    同时抽空扫了四周一眼,陈玉发现他们处一个非常大平台上,中间有块三人高巨大石块,坑坑洼洼,相当丑陋,明显经历了太多岁月洗礼。

    平台四周有五座石兽雕像,相貌古朴庄严,足有十来米,围成一圈,像巨人一般俯视着他们。

    而平台石面上,有许多亮亮圆点嵌石头里面,每个亮点有鸭蛋大小,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打量完后陈玉心里一震,这就是镜水湖鱼凫卧室后一幅画里画地方,看来后一幅画就是他们举行仪式场景。

    然后陈玉收回视线,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这几天唯一一次近距离接触封寒。犹豫要不要对刚才救命之恩说谢谢,同时惊诧地发现封寒居然救了他这个死敌。

    封寒正冷冷地盯着他,怀里甚至还抱着他原来尸体。

    陈玉张了张嘴,喉咙发干,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实不敢激怒封寒,尤其是封寒实力比他想象还要变态情况下。

    正这时候,陈玉脚下石头忽然动了一下,同时伴随着啪嗒一声什么裂开响声。

    “什么东西?”太过突然,陈玉吓跳到了一边,然后下意识地抬眼看向封寒。

    封寒并没有回答陈玉问题,却忽然问道:“鱼凫,也是陈玉?”

    “——算是吧。”陈玉又不着痕迹地退了一步,才回答道。他现身体是鱼凫,而且他确实也是陈玉,根据那些证据,鱼凫应该就是陈玉。只不过他只有陈玉记忆,没有定点鱼凫记忆。陈玉琢磨着趁洛清没有下来,先解释几句,“老实说,我也没弄清楚,其实我一点也没有以前——”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陈玉张口结舌地看着怒气冲冲地质问他封寒,困难地回想着,难道封寒曾经给过他解释机会吗?难道他看起来很喜欢自虐?

    正这时候,周围噼啪响声多了,陈玉终于发现是那些亮点上都有了裂痕,“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陈玉忽然觉得浑身毛骨悚然,他感到必须采取什么措施,阻止这些东西——

    “要出来了。”封寒看着地面,喃喃说道。

    “什么出来,出来会怎么样?”陈玉焦急地问道。

    “这里人都会变成那种样子。”封寒抬眼看着平台下面。

    陈玉探头一看,倒吸了口冷气,刚刚没注意到,平台下面,密密麻麻地围着不少人,却都是石像,只不过这些石像表情异常生动,而且都非常痛苦,那种痛苦像是从石头雕琢成眼睛里喷发了出来。

    变成石头?不管怎么样,陈玉清楚这些东西是千万不能出来,忙接着问道:“怎么阻止?”

    封寒似乎刚意识到问话陈玉,脸色顿时阴郁起来,完全不打算搭理陈玉。

    “我们要不要等会儿再翻旧账?!你先告诉我怎么阻止它们——”陈玉急了。

    封寒猛地停住了脚步,杀气腾腾地看着陈玉,终于说道:“启动仪式。”说完转身往亮点破坏严重地方走去。

    启动仪式?陈玉忽然想到怀里石头,忙掏了出来,手里石头已经热到烫手程度。可是这东西要怎么用?陈玉正打算招呼封寒,他肩膀上四脚青忽然动了,它蹿到陈玉手里叼起一块石头就往高大雕像头顶爬去,后似乎是将石头嵌了雕像额头。

    衡量了一下高度,陈玉果断地决定把这任务交给四脚青料理,虽然封寒也能做到,但是陈玉决不愿意指使正看他相当不顺眼封寒。

    跟四脚青保证完成任务就把背包里后一块牛肉奖励给它以后,四脚青动作似乎加欢了。

    又一次迈着四只小短腿跑回来,四脚青扒陈玉胳膊上,观察了一番剩下两块,将那块大挑走了。

    陈玉发现石块安放顺序似乎也是固定,如果真让他自己去放,绝对会出问题。

    当四脚青把后一块石头放上去时候,陈玉松了口气,然后和四脚青一起抬头带着邀功目光向封寒看去。

    但是,陈玉和四脚青表情就变成了震惊慌乱。

    封寒正将黄金匕首扎进一个亮点里面,但是随着后一块石头被安置好,那些石头相继发出强光,而且那些光束都落了封寒身上。

    封寒一顿,随即抬起头往四周看去,明白发生了什么之后,他看向陈玉,带着愤怒到极点表情,一把揪住陈玉领子,将他拽了过去。

    “你——你怎么了?这是干什么?”陈玉颤抖着抢先问道,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看封寒模样,就知道某些不能转圜事已经发生了。

    “你终于又一次成功地把我困住了,鱼凫。”封寒咬牙切齿地说着,同时手里黄金匕首出现了陈玉脖子旁边。

    陈玉呆呆地看着封寒,有一会儿觉得心里疼得透不过气来。这是第一次,封寒直接称呼他鱼凫,仿佛陈玉这个人完全不存。

    冰冷匕首紧紧贴着他脖子,陈玉不能判断那把锋利匕首是不是已经割开了他皮肉,他只是深深吸了口气,等到自己彻底冷静下来,抬头看向封寒眼睛。

    他还不能死,有些事只能他去做。洛清和庄老大都一直想方设法让他启动仪式,虽然一个是逆向,一个是继续原来仪式。

    虽然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过,但是陈玉知道,他们举动足以说明那个仪式只能经过他手去启动。

    封寒眼睛一直是漆黑,隐隐透出金色,带着一种纯粹高傲,偶尔还能看到深藏其中温情。但是现,那双眼睛里只有刻骨寒意。

    陈玉看着封寒眼睛,缓缓地苦涩地说道:“封寒,放开我,我还不能死,至少让我把仪式启动了。”

    封寒看着他,眼睛里恨意渐渐被迷茫和空洞取代。

    封寒张了张嘴,后什么都没说,但是一直用力掐着陈玉脖子手指渐渐松开了。他重抱起放脚边陈玉尸体,低头看着,不再看旁边陈玉本人一眼。

    陈玉离开时候,似乎听到一句话:反正你想要东西,已经全部都有了,你想要什么,就都拿走算了,这么漫长时间,我已经累了……

    作者有话要说:对不起,到后了,进展慢了。

    还有两章就完结了,也了。后也许会有些番外。

    这章后,封寒其实误会陈玉了,能看出来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