乃保老爹看着远方,大笑着说道:“这回我是真正放下了,老弟还记不记得,你说过如果我不听你劝告,这次坚持下去话,就不可能再上来。【虾米文学xiaienxe]看到没,老哥虽然九死一生,命却大得很。”

    喇嘛笑眯眯地摇头:“你能上来自然好,不过老哥这次能回来全靠了一个变数。”

    乃保老爹将烟杆递到嘴边,吸了一口,眼里有着深思:“你这一说又像那么回事,要不是墓里面遇到那个年轻人,我当时还真是凶多吉少。遇到他之后,那东西似乎追得不那么紧了,看来你说变数就是他了。这次匆匆忙忙,连话也没说几句,再遇到,一定要想办法报答他救命之恩。”

    喇嘛依然微笑,只是叹道:“可惜,他身体已经到了油灯枯地步,能不能再遇到仍然是个变数。”

    乃保瞪眼:“又是变数?老弟啊,你这半吊子喇嘛到底有没有准?”

    喇嘛没有说话,黄狗却呜呜叫唤了起来。

    被当做变数陈玉正将连帽衫兜头上,往车站里面走。他身后沈轻不放心地问道:“你真不去医院看看?”

    陈玉脸色苍白,脚步却飞:“看什么?我现不是好好?”陈玉打定主意,真要检查,也要等事情解决之后再去。不紧跟后面,他不可能再找到庄老大和封寒他们要去地方。

    好除了上次吐血,再也没有别不适症状。

    沈轻瞄了他一眼,也不说话了。

    然而事情却远远不是陈玉想得那么简单,虽然感觉不出病痛,但是从上了火车之后,陈玉就开始昏睡。而且昏睡时间一次比一次长,甚至到了如果沈轻不叫他,陈玉就醒不了地步。

    沈轻虽然没有再劝他,陈玉心里不安却越来越重,后来,如果身边没人,陈玉就不敢合眼了。他怕他睡着了,再也醒不过来。

    四脚青用头蹭蹭陈玉,然后从他衣服下面钻了进去。

    陈玉吸了口气,将四脚青拽了出来,咬牙切齿地低声数落:“我靠,你知不知道现你多大,这么长一条有多凉?吃东西全背包里,别往我身上翻了。还有,你给我控制着点,不然一会儿到墓里没食物了,我们就吃烤龙肉。”

    四脚青浑身一抖,黄眼睛无辜地看着陈玉,低低地委屈地叫唤了一声,慢慢往背包里爬去。

    沈轻坐陈玉对面,张大了眼,问道:“刚刚那是什么?”

    陈玉动了动嘴,后说道:“我家——宠物。”

    皱着眉看了陈玉背包好一会儿,沈轻评价着:“好难看。”

    陈玉背包立刻动了起来,无奈拉链被陈玉紧紧攥手里,里面抗议失败。

    陈玉再次从混沌中醒过来,他们已经下了火车,坐上了汽车。

    陈玉揉了揉眼,摸了摸四脚青还,放心了,看着外面皱眉问道:“这是去哪?”

    沈轻从窗边扭过头,淡淡说道:“你醒了?我们去贡山。”

    陈玉张大了嘴,猛地起身去看外面,青山绿水,都透着一股隐隐熟悉。云南,云南清朝墓,陈玉下第一个墓。

    这条路正是上次去清朝墓时走过,当时是教授带队,他还是学生。然后他们遇到怪蛇,他和马文青走错路去了一个古怪大墓。

    这两年来所有事,都是从那时候开始。

    原来终点居然这里,起点即是终点。

    仪式举行地方,很有可能就那个大墓附近,或者那个青龙祭坛上。

    陈玉又想起了那天夜里,那些傈僳族人要把他当祭品献给仙人——其实说就是封寒。现想起来,幸亏封寒赏脸,把他给收下了,不然当时他就得到祭坛里面和那只鬼蛊相亲相爱了。

    想到那血红眼睛和丑陋模样,陈玉狠狠地打了个寒战。

    到了地方之后,陈玉瞄到前面那群人远去身影,转身对沈轻说道:“行,就到这里就可以了。下面路我大概认识了,你已经完成了他——嘱托。兄弟,麻烦你了。”

    沈轻看了他一会儿,说道:“我还能再送你一段时间,反正近没有什么事。”

    陈玉看着远处,心不焉地说道:“还是算了,下面下地活儿你也帮不上我。而且,这么久了,你家那位恐怕要从欧洲追过来了——”

    “我倒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他赶来之前,我们完全有时间查查你,关于你那一堆诡异事,我早就怀疑了。”沈轻眯起眼,阴森森地说道。

    陈玉终于发现他无意间一句话,已经有了引火烧身效果,呛了一下,急忙说道:“不,不用了,现时间这么紧,主要是我没什么时间了——你看他们都走得没影了。改天我回去跟你详细交代,陈玉就跟我提起过你偷了那人一幅画,别真没跟我说过,真——”

    沈轻面色不善地盯了陈玉一会儿,哼了一声,转身往回走,他还要赶上回去车。走了几步之后,沈轻忽然转过头,别有深意地说道:“你给我感觉,很熟悉。”

    陈玉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沈轻却没有等他回答,自顾自地转身走了。

    等沈轻上了车,陈玉也转身往山上走去,已经走过一遍,就算和封寒等人稍微有些距离他也不会迷路。只是想到那只熊,陈玉又觉得有些不安全,后他混了一队上山收山货商人中间。

    好这次走了半天,陈玉精神一直都不错,也没出现眩晕吐血等症状。万一真这里出事,可再也没人帮他了。

    到了傍晚,商人们停下来休息,陈玉确定封寒和庄老大人就前面不远处之后,也随着停了下来。

    商人们很热情,邀请陈玉坐到火堆边上,然后兴致很高地说起各自要收货物,进山时候遇到奇事等等。【虾米文学xiaienxenetbsp;   陈玉默默地吃了几口干粮,然后将背包拉链打开,让四脚青透气,顺便将牛肉,香肠等一堆食物喂进四脚青胃里。而稍微长大四脚青丝毫不觉得自己饭量大增,吃完之后,就默默地盯着陈玉背包里白酒。

    那是沈轻给陈玉买回来,让他夜里凉时候喝。

    陈玉眉毛跳了跳,低声警告:“想都别想,你牛奶碗里,你今天吃得够多了,如果你敢醉成一条死蛇,别想我带你上去。”

    四脚青听了陈玉话,眨巴眨巴眼,乖乖从背包里探出半个身子,低头将地上碗里牛奶舔干净,然后又慢慢缩回背包里。

    因为自始至终没有露出来它四只脚,乍一看,别人还真以为陈玉养了条蛇。

    周围人顿时来了兴致,从陈玉耳朵蛇议论到这附近出没树蟒,而对面那个人无意间发现了帽衫下面陈玉脸,立刻震惊了,呆呆地看着陈玉。

    陈玉皱了皱眉,起身周围溜达了一圈。等他回来,商人们已经决定休息了,他们明天要起个大早,留下了守夜人,其他人开始打地铺。

    陈玉发现他回来之后,那些人对他客气了,主动把离火堆近地方留给了他。

    夜里山上冷,陈玉道了谢,就打开睡袋躺下了。不过他没敢睡,将四脚青拎进睡袋里,逗着它玩。四脚青好脾气地从陈玉身上钻来钻去,躲着陈玉打扰它睡觉手。

    到了后半夜,陈玉终于支持不住睡着了。

    第二天,陈玉是被那些商人叫醒。陈玉眯眼一看,天色已经隐隐亮了,忙从睡袋里钻出来。

    简单洗漱之后,陈玉立刻往前面赶去,悲剧地发现,封寒和庄老大他们走得早。不远处只有很多人停留过痕迹,而人早就没了影子。

    陈玉有些着急,一上午低头赶路,几乎没说什么话,眼看到了当年傈僳族父女住村子,却依然没有封寒他们影子。

    商人们却要和陈玉分道扬镳了,他们过来问陈玉需要不需要什么帮助,陈玉摇了摇头,觉得这些商人真是异常热情。

    等他们失望地转身走了,远处传来议论声,陈玉听了嘴角抽了抽。这些商人居然会认为他是女扮男妆,上山来寻情郎。

    靠,一群大老爷们,要不要这么浪漫。

    陈玉郁闷着,走进了那个村子。当年,教授带他们出来时候,这里已经没有人住了。但是,现这里炊烟袅袅,明明就是有人样子。

    陈玉疑惑着进村,发现村里上了年纪人看到他都跟见到鬼一样,先是吃惊地张大嘴,然后转身往后跑去。

    陈玉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这里人上次就把他迷晕了,绑到祭坛那里,现不得不小心提防。

    结果还没等陈玉离开,一个老人带着不少村民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陈玉眼尖,当下认出来那就是当年傈僳族老汉,带他们进山谷,然后又把他绑去当祭品人。

    老人站前面,看着陈玉,欲言又止。

    陈玉脸色阴沉,正准备开口,他怀里四脚青也许被闷着了,忽然探出了脑袋,几步蹿上陈玉肩膀。陈玉带着警告看了四脚青一眼,再抬头,却发现老人缓缓跪了下来。

    陈玉一愣,老人已经说到:“主人,这么多年,您终于回来了。”

    相较于陈玉目瞪口呆,四脚青却迅速下了地,迈着它那小短腿趾高气扬地走向村里,然后陈玉自然而然地跟了后面。

    老人和其余人也站起身,神色恭敬万分地走陈玉和四脚青身后。

    四脚青走进村中间高一座房子,进去之后,陈玉才发现,那是一座庙。

    然后里面却没有供着神佛,神龛上是一只张牙舞爪青龙。

    陈玉被让到了上座,看到那些人又要下跪,陈玉抬了抬手。

    然后不少人低着头退出了这间屋子,只有老人和他儿女留了下来。

    老人先诚惶诚恐地开口了:“主人,按照您交代,村里人每年都会按时献祭。只有前年,我们把带着您提过玉佩人献祭出去,那个人终于醒了,我们才停止了仪式。”

    陈玉不说话,老人就一直往下说。听老人意思,这个部落里所有人都是鱼凫安排这里,世世代代守着那个墓,等候鱼凫命令。

    陈玉脸上面无表情,心里却郁闷死了,他真是自己下个套自己钻。

    郁闷是,现他还有陪着他们演这种荒诞戏码,陈玉瞄了三人一眼,发现他们似乎很怕自己这张脸,居然全部满头大汗,愣了愣,然后语气平淡地问道:“今天村里有没有外人来过?”

    老人忙说道:“没有。”

    难道他走错了?

    陈玉猛地站了起来,看到那三个人吓得一抖之后,调整了一下语气说道:“现让——阿顺带我去墓里,那个人醒过来墓里。”

    老人忙扯了一下儿子,阿顺应了,黎玛向她爹使眼色表示也想去,老人瞪了她一眼,小姑娘什么话也不敢说了。

    陈玉拎过四脚青,带着阿顺正要出门,老人忽然说道:“主人,我和这里子民会一直等着您召唤。”

    陈玉停住脚,头也没回,说道:“阿顺回来之后,你们就过自己日子吧。从今以后,没有使命,没有召唤了,我也不会再回来了。”

    老人一惊,张了张嘴,陈玉又说道:“我说话从不收回来,以后,无论是谁,就算是我本人也一样,都没有命令你们权利。”

    老人带着女儿跪了地上,看着儿子和那个人越来越远身影,泪流满面。

    作者有话要说:我来了,到结局。。速度变慢,请大家原谅,好也不会太久了。

    -------------

    乃保老爹看着远方,大笑着说道:“这回我是真正放下了,老弟还记不记得,你说过如果我不听你劝告,这次坚持下去话,就不可能再上来。看到没,老哥虽然九死一生,命却大得很。”

    喇嘛笑眯眯地摇头:“你能上来自然好,不过老哥这次能回来全靠了一个变数。”

    乃保老爹将烟杆递到嘴边,吸了一口,眼里有着深思:“你这一说又像那么回事,要不是墓里面遇到那个年轻人,我当时还真是凶多吉少。遇到他之后,那东西似乎追得不那么紧了,看来你说变数就是他了。这次匆匆忙忙,连话也没说几句,再遇到,一定要想办法报答他救命之恩。”

    喇嘛依然微笑,只是叹道:“可惜,他身体已经到了油灯枯地步,能不能再遇到仍然是个变数。”

    乃保瞪眼:“又是变数?老弟啊,你这半吊子喇嘛到底有没有准?”

    喇嘛没有说话,黄狗却呜呜叫唤了起来。

    被当做变数陈玉正将连帽衫兜头上,往车站里面走。他身后沈轻不放心地问道:“你真不去医院看看?”

    陈玉脸色苍白,脚步却飞:“看什么?我现不是好好?”陈玉打定主意,真要检查,也要等事情解决之后再去。不紧跟后面,他不可能再找到庄老大和封寒他们要去地方。

    好除了上次吐血,再也没有别不适症状。

    沈轻瞄了他一眼,也不说话了。

    然而事情却远远不是陈玉想得那么简单,虽然感觉不出病痛,但是从上了火车之后,陈玉就开始昏睡。而且昏睡时间一次比一次长,甚至到了如果沈轻不叫他,陈玉就醒不了地步。

    沈轻虽然没有再劝他,陈玉心里不安却越来越重,后来,如果身边没人,陈玉就不敢合眼了。他怕他睡着了,再也醒不过来。

    四脚青用头蹭蹭陈玉,然后从他衣服下面钻了进去。

    陈玉吸了口气,将四脚青拽了出来,咬牙切齿地低声数落:“我靠,你知不知道现你多大,这么长一条有多凉?吃东西全背包里,别往我身上翻了。还有,你给我控制着点,不然一会儿到墓里没食物了,我们就吃烤龙肉。”

    四脚青浑身一抖,黄眼睛无辜地看着陈玉,低低地委屈地叫唤了一声,慢慢往背包里爬去。

    沈轻坐陈玉对面,张大了眼,问道:“刚刚那是什么?”

    陈玉动了动嘴,后说道:“我家——宠物。”

    皱着眉看了陈玉背包好一会儿,沈轻评价着:“好难看。”

    陈玉背包立刻动了起来,无奈拉链被陈玉紧紧攥手里,里面抗议失败。

    陈玉再次从混沌中醒过来,他们已经下了火车,坐上了汽车。

    陈玉揉了揉眼,摸了摸四脚青还,放心了,看着外面皱眉问道:“这是去哪?”

    沈轻从窗边扭过头,淡淡说道:“你醒了?我们去贡山。”

    陈玉张大了嘴,猛地起身去看外面,青山绿水,都透着一股隐隐熟悉。云南,云南清朝墓,陈玉下第一个墓。

    这条路正是上次去清朝墓时走过,当时是教授带队,他还是学生。然后他们遇到怪蛇,他和马文青走错路去了一个古怪大墓。

    这两年来所有事,都是从那时候开始。

    原来终点居然这里,起点即是终点。

    仪式举行地方,很有可能就那个大墓附近,或者那个青龙祭坛上。

    陈玉又想起了那天夜里,那些傈僳族人要把他当祭品献给仙人——其实说就是封寒。现想起来,幸亏封寒赏脸,把他给收下了,不然当时他就得到祭坛里面和那只鬼蛊相亲相爱了。

    想到那血红眼睛和丑陋模样,陈玉狠狠地打了个寒战。

    到了地方之后,陈玉瞄到前面那群人远去身影,转身对沈轻说道:“行,就到这里就可以了。下面路我大概认识了,你已经完成了他——嘱托。兄弟,麻烦你了。”

    沈轻看了他一会儿,说道:“我还能再送你一段时间,反正近没有什么事。”

    陈玉看着远处,心不焉地说道:“还是算了,下面下地活儿你也帮不上我。而且,这么久了,你家那位恐怕要从欧洲追过来了——”

    “我倒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他赶来之前,我们完全有时间查查你,关于你那一堆诡异事,我早就怀疑了。”沈轻眯起眼,阴森森地说道。

    陈玉终于发现他无意间一句话,已经有了引火烧身效果,呛了一下,急忙说道:“不,不用了,现时间这么紧,主要是我没什么时间了——你看他们都走得没影了。改天我回去跟你详细交代,陈玉就跟我提起过你偷了那人一幅画,别真没跟我说过,真——”

    沈轻面色不善地盯了陈玉一会儿,哼了一声,转身往回走,他还要赶上回去车。走了几步之后,沈轻忽然转过头,别有深意地说道:“你给我感觉,很熟悉。”

    陈玉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沈轻却没有等他回答,自顾自地转身走了。

    等沈轻上了车,陈玉也转身往山上走去,已经走过一遍,就算和封寒等人稍微有些距离他也不会迷路。只是想到那只熊,陈玉又觉得有些不安全,后他混了一队上山收山货商人中间。

    好这次走了半天,陈玉精神一直都不错,也没出现眩晕吐血等症状。万一真这里出事,可再也没人帮他了。

    到了傍晚,商人们停下来休息,陈玉确定封寒和庄老大人就前面不远处之后,也随着停了下来。

    商人们很热情,邀请陈玉坐到火堆边上,然后兴致很高地说起各自要收货物,进山时候遇到奇事等等。

    陈玉默默地吃了几口干粮,然后将背包拉链打开,让四脚青透气,顺便将牛肉,香肠等一堆食物喂进四脚青胃里。而稍微长大四脚青丝毫不觉得自己饭量大增,吃完之后,就默默地盯着陈玉背包里白酒。

    那是沈轻给陈玉买回来,让他夜里凉时候喝。

    陈玉眉毛跳了跳,低声警告:“想都别想,你牛奶碗里,你今天吃得够多了,如果你敢醉成一条死蛇,别想我带你上去。”

    四脚青听了陈玉话,眨巴眨巴眼,乖乖从背包里探出半个身子,低头将地上碗里牛奶舔干净,然后又慢慢缩回背包里。

    因为自始至终没有露出来它四只脚,乍一看,别人还真以为陈玉养了条蛇。

    周围人顿时来了兴致,从陈玉耳朵蛇议论到这附近出没树蟒,而对面那个人无意间发现了帽衫下面陈玉脸,立刻震惊了,呆呆地看着陈玉。

    陈玉皱了皱眉,起身周围溜达了一圈。等他回来,商人们已经决定休息了,他们明天要起个大早,留下了守夜人,其他人开始打地铺。

    陈玉发现他回来之后,那些人对他客气了,主动把离火堆近地方留给了他。

    夜里山上冷,陈玉道了谢,就打开睡袋躺下了。不过他没敢睡,将四脚青拎进睡袋里,逗着它玩。四脚青好脾气地从陈玉身上钻来钻去,躲着陈玉打扰它睡觉手。

    到了后半夜,陈玉终于支持不住睡着了。

    第二天,陈玉是被那些商人叫醒。陈玉眯眼一看,天色已经隐隐亮了,忙从睡袋里钻出来。

    简单洗漱之后,陈玉立刻往前面赶去,悲剧地发现,封寒和庄老大他们走得早。不远处只有很多人停留过痕迹,而人早就没了影子。

    陈玉有些着急,一上午低头赶路,几乎没说什么话,眼看到了当年傈僳族父女住村子,却依然没有封寒他们影子。

    商人们却要和陈玉分道扬镳了,他们过来问陈玉需要不需要什么帮助,陈玉摇了摇头,觉得这些商人真是异常热情。

    等他们失望地转身走了,远处传来议论声,陈玉听了嘴角抽了抽。这些商人居然会认为他是女扮男妆,上山来寻情郎。

    靠,一群大老爷们,要不要这么浪漫。

    陈玉郁闷着,走进了那个村子。当年,教授带他们出来时候,这里已经没有人住了。但是,现这里炊烟袅袅,明明就是有人样子。

    陈玉疑惑着进村,发现村里上了年纪人看到他都跟见到鬼一样,先是吃惊地张大嘴,然后转身往后跑去。

    陈玉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这里人上次就把他迷晕了,绑到祭坛那里,现不得不小心提防。

    结果还没等陈玉离开,一个老人带着不少村民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陈玉眼尖,当下认出来那就是当年傈僳族老汉,带他们进山谷,然后又把他绑去当祭品人。

    老人站前面,看着陈玉,欲言又止。

    陈玉脸色阴沉,正准备开口,他怀里四脚青也许被闷着了,忽然探出了脑袋,几步蹿上陈玉肩膀。陈玉带着警告看了四脚青一眼,再抬头,却发现老人缓缓跪了下来。

    陈玉一愣,老人已经说到:“主人,这么多年,您终于回来了。”

    相较于陈玉目瞪口呆,四脚青却迅速下了地,迈着它那小短腿趾高气扬地走向村里,然后陈玉自然而然地跟了后面。

    老人和其余人也站起身,神色恭敬万分地走陈玉和四脚青身后。

    四脚青走进村中间高一座房子,进去之后,陈玉才发现,那是一座庙。

    然后里面却没有供着神佛,神龛上是一只张牙舞爪青龙。

    陈玉被让到了上座,看到那些人又要下跪,陈玉抬了抬手。

    然后不少人低着头退出了这间屋子,只有老人和他儿女留了下来。

    老人先诚惶诚恐地开口了:“主人,按照您交代,村里人每年都会按时献祭。只有前年,我们把带着您提过玉佩人献祭出去,那个人终于醒了,我们才停止了仪式。”

    陈玉不说话,老人就一直往下说。听老人意思,这个部落里所有人都是鱼凫安排这里,世世代代守着那个墓,等候鱼凫命令。

    陈玉脸上面无表情,心里却郁闷死了,他真是自己下个套自己钻。

    郁闷是,现他还有陪着他们演这种荒诞戏码,陈玉瞄了三人一眼,发现他们似乎很怕自己这张脸,居然全部满头大汗,愣了愣,然后语气平淡地问道:“今天村里有没有外人来过?”

    老人忙说道:“没有。”

    难道他走错了?

    陈玉猛地站了起来,看到那三个人吓得一抖之后,调整了一下语气说道:“现让——阿顺带我去墓里,那个人醒过来墓里。”

    老人忙扯了一下儿子,阿顺应了,黎玛向她爹使眼色表示也想去,老人瞪了她一眼,小姑娘什么话也不敢说了。

    陈玉拎过四脚青,带着阿顺正要出门,老人忽然说道:“主人,我和这里子民会一直等着您召唤。”

    陈玉停住脚,头也没回,说道:“阿顺回来之后,你们就过自己日子吧。从今以后,没有使命,没有召唤了,我也不会再回来了。”

    老人一惊,张了张嘴,陈玉又说道:“我说话从不收回来,以后,无论是谁,就算是我本人也一样,都没有命令你们权利。”

    老人带着女儿跪了地上,看着儿子和那个人越来越远身影,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