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猛地睁开眼,不舒服地喘着粗气,四脚青两只爪子抓住他头发,抬着头不断地用头蹭着他脸。

    姜扬无视了血池里那个怪物撕心裂肺惨叫声,走过来小心地问道:“您没事吧?”

    黑衣人用手扶住额头,痛苦地晃了晃脑袋,然后有气无力地说道:“没、我绝对没事。”

    虽然黑衣人语气笃定,姜扬还是十分担忧地看着他,他表现一点也不像没事样子。

    黑衣人边揉着眉心,边挥了挥手,他甚至没有转头去看血池里人,只是迅速地说道:“去杀了他。”

    姜扬瞬间明白了,是血池里那个家伙让主人这么不舒服,这种事,他还是很乐意为他分忧。

    姜扬走过去时候,黑衣人抬起眼,复杂地看着血池里面人,那个人也看着他,就算恶心到让人想吐,他眼睛还是很亮,然后血人冲着黑衣人吼着什么,却呜呜咽咽,根本听不清。

    不管我以前做了什么,不管你曾经做过什么,安息吧,陈玉心里叹到。

    黑衣人身体里,是陈玉。

    陈玉没有呼吸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被拎了起来,然后速地射到了黑衣人身上。天旋地转之后,他发现自己居然到了黑衣人身体里面。

    陈玉抚摸着四脚青,又看着它挂尾巴上镜子。如果他没猜错,他意识刚刚被那面镜子吸了进去,那里面一片汪洋,模糊不清,隐约间能看到个巨大蜿蜒盘踞身影。

    虽然只是一瞥,陈玉也猜到那是海底墓里青身体。这镜子大概可以聚集携带精神体,所以自己被青抓着回到了黑衣人身体里面。

    而现四脚青,大约就是海底墓青,借着真言镜和那颗玉石珠子跟着他们出了海底,难怪它表情这么熟悉,难怪它看到真言镜就不舍得撒手。

    难测是人心,曾经属下有多少背叛了他,只有这只被困海底上千年青,还是这么不离不弃。

    但是即便是自己回到了这个身体里面,还是没有鱼凫任何记忆。

    陈玉用手拍了拍肩膀上依旧乖巧宠物,向地上躺着自己尸体走去。

    看到那具尸体,陈玉只觉得,也许他真已经死了。这样,再也没有人会为难了。

    封寒,如果我欠你那么多,就让我死镜水墓里吧。希望你生命里,给你带来痛苦那个人,和你相处短暂那个人,随着时间流逝,都慢慢消失掉。

    而我会用另外这个身体,归还你所有东西。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你没有遇到过我。

    陈玉看着地上尸体良久,蹲□,然后将自己尸体上衣扒了。大概刚死不久,肌肉还没有僵硬,只是凉可怕。

    陈玉将尸体翻了过来,尸体背上,有个怪异胎记。陈玉用手摸了那个胎记一下,从自己背包里翻了匕首出来,然后划开了背上皮肤。

    陈玉脸上皱成了一团,就算尸体是没有感觉,他都觉得疼。如果他没有到鱼凫身体里面,真要这么取出钥匙,这罪也受大了。

    所以即便是坏事,也总会有好一面,陈玉自我安慰着。

    鲜血淋漓胎记里面,慢慢露出来一块硬东西,陈玉皱着眉将东西拿了出来,擦去上面血迹,里面莹润透亮,居然是块玉。

    原来钥匙是块玉,陈玉猛然惊悚了,陈森为什么给自己起名字叫陈玉?他会不会早就知道?想到这里,陈玉眼里又黯淡下来,按照他们说法,灵魂本来就是外人,现连自己身体都没有了,没有了陈森给血肉,他彻底不再是他儿子了。

    陈玉沉默了一会儿,将那块玉和自己原来东西都收拾起来。他决定将自己尸体送回去,这样别人都会以为陈玉,或者鱼凫已经死了,没人再找他麻烦,他要争取时间,还有些事必须去做。

    陈玉忽然想到这大厅里还有另外一个碍眼姜扬,而且他已经很久没出过声了,不由转身看去。

    陈玉停下了收拾东西手,大厅里依然安静,血池里人已经死了,姜扬晕倒池子边上。

    陈玉皱了皱眉,走了过去,他看到姜扬手里匕首插血人脑袋上,来这么一下,他不死都奇怪。

    但是,姜扬并没有受伤,他为什么晕倒了?

    陈玉迅速考虑了几秒,他已经能听到隐约声音,他没有多少时间了。陈玉决定赶把尸体送回去,至于那个姜扬,趁机甩开他好。自己不可能一直扮演那个他们熟悉黑衣人都不被发觉。

    陈玉抱着尸体回了地牢,他诧异于自己力气之大,居然很轻松地背上了所有东西,再拎上具尸体。

    看来他换了身体,如果不考虑带来地那些灾难性后果,还是有些福利。陈玉将尸体放回了地牢,地牢门对面墙壁上,隐约传来钻头钻动声音。

    陈玉一愣,瞬间明白了,他开始记忆并没有错。地牢门本来就是他左面,他出去那条路是他从来没有去过地方,所以看不到人。

    至于左边墙上没有任何机关,陈玉苦笑了一下,他思维果然狭隘了,这整间地牢就是个机关,它整体转动将门换到了右边。也许是那个越做,但是现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越目达成,‘他’已经死了。

    陈玉站着看了左边墙很久,封寒就那面墙后面。然后陈玉回到了门外面,墙壁外侧找了很久,找到了机关,将门关上,然后整间地牢开始缓缓移动。

    马文青正努力用那把堪称纤细钻头破开整面墙,他不知道那该死门去了哪里,而现封寒疯了一样,要他们把门打开,而且不能用炸药,因为陈玉里面。

    “封哥,你为什么觉得小陈玉出事了?昨晚我还过来看他,没发现什么异常啊。”马文青抽空问道。

    封寒铁青着脸,两眼一直瞪着那面墙,“陈玉出事了,我用我血他身体里面做了记号,如果他有事,我会第一个知道。”

    马文青奇怪地看了封寒一眼,但是没有多问。而跟封寒身后洛清,听到那句话后,脸色瞬间惨白。

    马文青并没有郁闷很久,他钻头像是触到了某个东西,然后墙壁开始缓慢移动起来,马文青连忙将钻头拔出来,站到一旁。

    所有人都看着这怪异动静,直到一扇石门露出来,墙壁停止了移动。

    “太好了!看来马爷我也能找到机关了,我得向小陈玉——”马文青兴奋声音忽然嘎然而之,门下面,正缓缓流出血迹。

    封寒没等别人打开机关,直接用力将门推开了,周围人甚至听到某些金属断裂沉闷声音。

    马文青打开了手电,然后所有人都愣那里。

    陈玉躺地上,手臂无力地放身侧,一动不动。屋里血腥味加浓重,人们很注意到血是从陈玉身下流淌到门边。

    虽然陈玉离门边不算远,但是这地上血也多到恐怖了。

    马文青心里涌起强烈愤怒和不安,谁对陈玉下手了?为什么这么大动静陈玉没有反应,他晕过去了?

    不,不是,陈玉胸膛甚至没有起伏。马文青脚步僵硬地走到陈玉身边,颤抖手探到他鼻子下面,良久才缩了回来。

    所有人都明白了,陈玉居然死了,但是他们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他不是普通人,他是陈家唯一儿子,他是古蜀王鱼凫,他怎么可能会死?

    阿吉看到陈玉尸体一瞬间,顿时泪流满面,挣扎着想要过来,却被庄老大死死拽住。

    莲生看了两人一眼,别人没有注意到时候,转身往通道深处走去。

    陈玉脸色无比苍白,却有种嚣张美丽,像是献给神祭品。

    封寒进来后就站了门口,周围冰冷简直像是有了实体一样,甚至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恐怖,没人敢靠近他。

    封寒死死地盯着地上陈玉,这是他祭品,他说要保护那个人。昨晚那样鲜活生命,现却这样无声无息地躺地上。

    就算他也是鱼凫,自己确实恨透了鱼凫,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了陈玉,从来没有。

    甚至昨天他向陈玉走过去时候,也不是为了杀他。之所以听从洛清劝说离开,是因为怕自己愤怒之下失去理智,做出让自己后悔事。

    是,他一直知道陈玉有疑点,但是他拒绝往下想,不管陈玉是什么人,只要自己身边,就不会让陈玉做出自己不能容忍事。

    封寒面无表情地慢慢走过去,单膝跪了下来,仿佛比死去陈玉还冰冷手指有些颤抖地抚上陈玉脸。

    这个人再也不能对他微笑,再也不能他威胁下委屈害怕,封寒忽然觉得心口那里很疼。

    他另外一只手往心脏那里摸去,那里传来有力跳动,却也疼得厉害。

    封寒还记得,西藏那个让他浑身不舒服山洞里,那个有着他不愿意面对回忆地方。

    陈玉站祭坛上,对着空气平淡地说道:让发生封寒身上事,回到起/点。

    然后他心脏回来了,当封寒从失忆中回忆起所有事时候,用手摸着心口愣神。只有他帮助别人,没有人帮过他,不是别人不想,而是没有人有那个能力帮他。

    这种陌生,心口诡异感觉是什么?感动?温暖?欢喜?那一刻,封寒脑海里回忆起网上词汇,都像,又都不像。

    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真好,这些是陈玉给他,而陈玉是他,只有陈玉,完完全全是属于他。

    自从陈玉成了他祭品,陈玉就让他体会到很多陌生感情。

    他害怕、无奈,也有委屈,陈玉是个很容易屈服人,尤其是自己面前,每次争吵结果,都是陈玉都乖乖地去做家务,煮饭,然后让自己上他床。

    他爱笑,并且心软,所以小胖和四脚青才会喜欢跟他亲近。

    封寒记得陈玉会做那种舒服事情时候亲吻他,会站平等角度关心他,会得意洋洋地说自己喜欢他。

    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陌生,但是封寒觉得自己喜欢并且享受这一切。这么多年,他没有像现这样觉得自己是活着,是有血有肉,他需要陈玉,离不开陈玉,是他。

    陈玉是从墓里面将他从长久而且令人绝望睡眠唤醒人,也许,从见到陈玉那一刻,陈玉对他来说,就是不同。

    至于胎记,或者黑皮日记本事,他不愿意问陈玉,也不打算知道,比起那些,他不愿意破坏他们生活。就算陈玉干家务时候总是唠叨,就算豹子成天客厅里不知疲倦地跑来跑去,就算四脚青一看到陈玉就智商全无只知道撒娇,这些,他都能容忍。

    他要把陈玉留身边,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只是,知道陈玉是鱼凫时候,他气疯了——他不能原谅鱼凫,永远不会原谅他。

    但是现,他永远失去了陈玉。心口这种陌生但是强烈到让他失控感觉是什么?比昨天知道陈玉是鱼凫还要强烈感觉。

    不论高兴,愉悦,或者难受,悲伤,那是只有陈玉才能让他体会感情。

    墙另外一面,陈玉一只手贴上墙壁,心里想道:封寒,这样结果,是不是我们都不需要再痛苦选择了?

    封寒默默地抱起了陈玉,离开了地牢,没有人跟过去,

    马文青一间没人屋里找到封寒时候,封寒已经给陈玉包扎了伤口,然后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仿佛等待陈玉醒来跟他打招呼,和他争吵,给他安排晚饭。或者跟他说,你别再欺负小胖了。

    马文青并不比封寒好受,陈玉跟他感情同样不是别人能比。

    马文青用力垂了墙壁一下,“封哥,不管杀了陈玉是谁,我都要给他报仇。”

    封寒眼依旧没有动,他手指浮陈玉没有生气脸上空,像是抚摸一样。

    后,封寒从怀里拿出一颗红色珠子,喂到了陈玉嘴里。

    马文青张大了嘴,喃喃说道:“封哥,我知道你难受,但是阿玉他真——”

    后面一个颤抖声音说道:“封,你不能那么做,他——他已经死了,你不能带他走。你也知道,这样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封寒抬头看了门边洛清一眼,洛清颤抖了一下,闭了嘴,转身离开了。

    马文青看着洛清背影眼里有着深思,他将陈玉给他两支手机拿出来,说道,“封哥,这是小陈玉留给你。当时——他就像是预感自己会出意外一样。都怪我,当时应该一直陪着他。”

    封寒将手机拿了过来,他先打开是陈玉自己手机,听完那段录音之后,面无表情地看了门外一眼,接着拉起陈玉一只手。

    马文青又打开另外一支手机,将那些图片按顺序打开。

    看到后一张时候,封寒看着楼上那个带着指环隐约身影,沉默了很久,说了一句话:“他不相信我。”

    作者有话要说:我没有失言,嘿嘿。并且也算是虐了封寒吧。

    ---------------

    黑衣人猛地睁开眼,不舒服地喘着粗气,四脚青两只爪子抓住他头发,抬着头不断地用头蹭着他脸。

    姜扬无视了血池里那个怪物撕心裂肺惨叫声,走过来小心地问道:“您没事吧?”

    黑衣人用手扶住额头,痛苦地晃了晃脑袋,然后有气无力地说道:“没、我绝对没事。”

    虽然黑衣人语气笃定,姜扬还是十分担忧地看着他,他表现一点也不像没事样子。

    黑衣人边揉着眉心,边挥了挥手,他甚至没有转头去看血池里人,只是迅速地说道:“去杀了他。”

    姜扬瞬间明白了,是血池里那个家伙让主人这么不舒服,这种事,他还是很乐意为他分忧。

    姜扬走过去时候,黑衣人抬起眼,复杂地看着血池里面人,那个人也看着他,就算恶心到让人想吐,他眼睛还是很亮,然后血人冲着黑衣人吼着什么,却呜呜咽咽,根本听不清。

    不管我以前做了什么,不管你曾经做过什么,安息吧,陈玉心里叹到。

    黑衣人身体里,是陈玉。

    陈玉没有呼吸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被拎了起来,然后速地射到了黑衣人身上。天旋地转之后,他发现自己居然到了黑衣人身体里面。

    陈玉抚摸着四脚青,又看着它挂尾巴上镜子。如果他没猜错,他意识刚刚被那面镜子吸了进去,那里面一片汪洋,模糊不清,隐约间能看到个巨大蜿蜒盘踞身影。

    虽然只是一瞥,陈玉也猜到那是海底墓里青身体。这镜子大概可以聚集携带精神体,所以自己被青抓着回到了黑衣人身体里面。

    而现四脚青,大约就是海底墓青,借着真言镜和那颗玉石珠子跟着他们出了海底,难怪它表情这么熟悉,难怪它看到真言镜就不舍得撒手。

    难测是人心,曾经属下有多少背叛了他,只有这只被困海底上千年青,还是这么不离不弃。

    但是即便是自己回到了这个身体里面,还是没有鱼凫任何记忆。

    陈玉用手拍了拍肩膀上依旧乖巧宠物,向地上躺着自己尸体走去。

    看到那具尸体,陈玉只觉得,也许他真已经死了。这样,再也没有人会为难了。

    封寒,如果我欠你那么多,就让我死镜水墓里吧。希望你生命里,给你带来痛苦那个人,和你相处短暂那个人,随着时间流逝,都慢慢消失掉。

    而我会用另外这个身体,归还你所有东西。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你没有遇到过我。

    陈玉看着地上尸体良久,蹲下身,然后将自己尸体上衣扒了。大概刚死不久,肌肉还没有僵硬,只是凉可怕。

    陈玉将尸体翻了过来,尸体背上,有个怪异胎记。陈玉用手摸了那个胎记一下,从自己背包里翻了匕首出来,然后划开了背上皮肤。

    陈玉脸上皱成了一团,就算尸体是没有感觉,他都觉得疼。如果他没有到鱼凫身体里面,真要这么取出钥匙,这罪也受大了。

    所以即便是坏事,也总会有好一面,陈玉自我安慰着。

    鲜血淋漓胎记里面,慢慢露出来一块硬东西,陈玉皱着眉将东西拿了出来,擦去上面血迹,里面莹润透亮,居然是块玉。

    原来钥匙是块玉,陈玉猛然惊悚了,陈森为什么给自己起名字叫陈玉?他会不会早就知道?想到这里,陈玉眼里又黯淡下来,按照他们说法,灵魂本来就是外人,现连自己身体都没有了,没有了陈森给血肉,他彻底不再是他儿子了。

    陈玉沉默了一会儿,将那块玉和自己原来东西都收拾起来。他决定将自己尸体送回去,这样别人都会以为陈玉,或者鱼凫已经死了,没人再找他麻烦,他要争取时间,还有些事必须去做。

    陈玉忽然想到这大厅里还有另外一个碍眼姜扬,而且他已经很久没出过声了,不由转身看去。

    陈玉停下了收拾东西手,大厅里依然安静,血池里人已经死了,姜扬晕倒池子边上。

    陈玉皱了皱眉,走了过去,他看到姜扬手里匕首插血人脑袋上,来这么一下,他不死都奇怪。

    但是,姜扬并没有受伤,他为什么晕倒了?

    陈玉迅速考虑了几秒,他已经能听到隐约声音,他没有多少时间了。陈玉决定赶把尸体送回去,至于那个姜扬,趁机甩开他好。自己不可能一直扮演那个他们熟悉黑衣人都不被发觉。

    陈玉抱着尸体回了地牢,他诧异于自己力气之大,居然很轻松地背上了所有东西,再拎上具尸体。

    看来他换了身体,如果不考虑带来地那些灾难性后果,还是有些福利。陈玉将尸体放回了地牢,地牢门对面墙壁上,隐约传来钻头钻动声音。

    陈玉一愣,瞬间明白了,他开始记忆并没有错。地牢门本来就是他左面,他出去那条路是他从来没有去过地方,所以看不到人。

    至于左边墙上没有任何机关,陈玉苦笑了一下,他思维果然狭隘了,这整间地牢就是个机关,它整体转动将门换到了右边。也许是那个越做,但是现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越目达成,‘他’已经死了。

    陈玉站着看了左边墙很久,封寒就那面墙后面。然后陈玉回到了门外面,墙壁外侧找了很久,找到了机关,将门关上,然后整间地牢开始缓缓移动。

    马文青正努力用那把堪称纤细钻头破开整面墙,他不知道那该死门去了哪里,而现封寒疯了一样,要他们把门打开,而且不能用炸药,因为陈玉里面。

    “封哥,你为什么觉得小陈玉出事了?昨晚我还过来看他,没发现什么异常啊。”马文青抽空问道。

    封寒铁青着脸,两眼一直瞪着那面墙,“陈玉出事了,我用我血他身体里面做了记号,如果他有事,我会第一个知道。”

    马文青奇怪地看了封寒一眼,但是没有多问。而跟封寒身后洛清,听到那句话后,脸色瞬间惨白。

    马文青并没有郁闷很久,他钻头像是触到了某个东西,然后墙壁开始缓慢移动起来,马文青连忙将钻头拔出来,站到一旁。

    所有人都看着这怪异动静,直到一扇石门露出来,墙壁停止了移动。

    “太好了!看来马爷我也能找到机关了,我得向小陈玉——”马文青兴奋声音忽然嘎然而之,门下面,正缓缓流出血迹。

    封寒没等别人打开机关,直接用力将门推开了,周围人甚至听到某些金属断裂沉闷声音。

    马文青打开了手电,然后所有人都愣那里。

    陈玉躺地上,手臂无力地放身侧,一动不动。屋里血腥味加浓重,人们很注意到血是从陈玉身下流淌到门边。

    虽然陈玉离门边不算远,但是这地上血也多到恐怖了。

    马文青心里涌起强烈愤怒和不安,谁对陈玉下手了?为什么这么大动静陈玉没有反应,他晕过去了?

    不,不是,陈玉胸膛甚至没有起伏。马文青脚步僵硬地走到陈玉身边,颤抖手探到他鼻子下面,良久才缩了回来。

    所有人都明白了,陈玉居然死了,但是他们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他不是普通人,他是陈家唯一儿子,他是古蜀王鱼凫,他怎么可能会死?

    阿吉看到陈玉尸体一瞬间,顿时泪流满面,挣扎着想要过来,却被庄老大死死拽住。

    莲生看了两人一眼,别人没有注意到时候,转身往通道深处走去。

    陈玉脸色无比苍白,却有种嚣张美丽,像是献给神祭品。

    封寒进来后就站了门口,周围冰冷简直像是有了实体一样,甚至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恐怖,没人敢靠近他。

    封寒死死地盯着地上陈玉,这是他祭品,他说要保护那个人。昨晚那样鲜活生命,现却这样无声无息地躺地上。

    就算他也是鱼凫,自己确实恨透了鱼凫,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了陈玉,从来没有。

    甚至昨天他向陈玉走过去时候,也不是为了杀他。之所以听从洛清劝说离开,是因为怕自己愤怒之下失去理智,做出让自己后悔事。

    是,他一直知道陈玉有疑点,但是他拒绝往下想,不管陈玉是什么人,只要自己身边,就不会让陈玉做出自己不能容忍事。

    封寒面无表情地慢慢走过去,单膝跪了下来,仿佛比死去陈玉还冰冷手指有些颤抖地抚上陈玉脸。

    这个人再也不能对他微笑,再也不能他威胁下委屈害怕,封寒忽然觉得心口那里很疼。

    他另外一只手往心脏那里摸去,那里传来有力跳动,却也疼得厉害。

    封寒还记得,西藏那个让他浑身不舒服山洞里,那个有着他不愿意面对回忆地方。

    陈玉站祭坛上,对着空气平淡地说道:让发生封寒身上事,回到起/点。

    然后他心脏回来了,当封寒从失忆中回忆起所有事时候,用手摸着心口愣神。只有他帮助别人,没有人帮过他,不是别人不想,而是没有人有那个能力帮他。

    这种陌生,心口诡异感觉是什么?感动?温暖?欢喜?那一刻,封寒脑海里回忆起网上词汇,都像,又都不像。

    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真好,这些是陈玉给他,而陈玉是他,只有陈玉,完完全全是属于他。

    自从陈玉成了他祭品,陈玉就让他体会到很多陌生感情。

    他害怕、无奈,也有委屈,陈玉是个很容易屈服人,尤其是自己面前,每次争吵结果,都是陈玉都乖乖地去做家务,煮饭,然后让自己上他床。

    他爱笑,并且心软,所以小胖和四脚青才会喜欢跟他亲近。

    封寒记得陈玉会做那种舒服事情时候亲吻他,会站平等角度关心他,会得意洋洋地说自己喜欢他。

    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陌生,但是封寒觉得自己喜欢并且享受这一切。这么多年,他没有像现这样觉得自己是活着,是有血有肉,他需要陈玉,离不开陈玉,是他。

    陈玉是从墓里面将他从长久而且令人绝望睡眠唤醒人,也许,从见到陈玉那一刻,陈玉对他来说,就是不同。

    至于胎记,或者黑皮日记本事,他不愿意问陈玉,也不打算知道,比起那些,他不愿意破坏他们生活。就算陈玉干家务时候总是唠叨,就算豹子成天客厅里不知疲倦地跑来跑去,就算四脚青一看到陈玉就智商全无只知道撒娇,这些,他都能容忍。

    他要把陈玉留身边,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只是,知道陈玉是鱼凫时候,他气疯了——他不能原谅鱼凫,永远不会原谅他。

    但是现,他永远失去了陈玉。心口这种陌生但是强烈到让他失控感觉是什么?比昨天知道陈玉是鱼凫还要强烈感觉。

    不论高兴,愉悦,或者难受,悲伤,那是只有陈玉才能让他体会感情。

    墙另外一面,陈玉一只手贴上墙壁,心里想道:封寒,这样结果,是不是我们都不需要再痛苦选择了?

    封寒默默地抱起了陈玉,离开了地牢,没有人跟过去,

    马文青一间没人屋里找到封寒时候,封寒已经给陈玉包扎了伤口,然后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仿佛等待陈玉醒来跟他打招呼,和他争吵,给他安排晚饭。或者跟他说,你别再欺负小胖了。

    马文青并不比封寒好受,陈玉跟他感情同样不是别人能比。

    马文青用力垂了墙壁一下,“封哥,不管杀了陈玉是谁,我都要给他报仇。”

    封寒眼依旧没有动,他手指浮陈玉没有生气脸上空,像是抚摸一样。

    后,封寒从怀里拿出一颗红色珠子,喂到了陈玉嘴里。

    马文青张大了嘴,喃喃说道:“封哥,我知道你难受,但是阿玉他真——”

    后面一个颤抖声音说道:“封,你不能那么做,他——他已经死了,你不能带他走。你也知道,这样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封寒抬头看了门边洛清一眼,洛清颤抖了一下,闭了嘴,转身离开了。

    马文青看着洛清背影眼里有着深思,他将陈玉给他两支手机拿出来,说道,“封哥,这是小陈玉留给你。当时——他就像是预感自己会出意外一样。都怪我,当时应该一直陪着他。”

    封寒将手机拿了过来,他先打开是陈玉自己手机,听完那段录音之后,面无表情地看了门外一眼,接着拉起陈玉一只手。

    马文青又打开另外一支手机,将那些图片按顺序打开。

    看到后一张时候,封寒看着楼上那个带着指环隐约身影,沉默了很久,说了一句话:“他不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