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躺柔软床上,全身都叫嚣着疲惫,身体和精神都是,但是他还是勉强提起精神问道:“要是万一,我是说万一,我做了对不起你事,当然,根本是无心,你会不会原谅我?”

    封寒垂头看着陈玉,半阖漆黑眼里深不可测,他慢慢俯□,凑到陈玉耳边,说道:“亲爱,如果对不起我人是你,我会亲自动手要回来。”

    陈玉猛地睁开眼,因为太过坚硬地面长时间地维持同一个姿势而有些腰腿酸软。他还地牢里,浑身都是粘腻冷汗,而且不停地喘着粗气,好一会才慢慢平静下来。

    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梦到以前自己问封寒话,也许那时候是想要个保证或者想证明自己对封寒来说算什么,当时他没有听到答案就睡过去了。现他却听得清清楚楚,或者说,他甚至不知道这是梦还是大脑深处记忆。

    难道封寒真早就知道了?

    陈玉用力攥紧了拳头,其实,就算到现他心里还是有一丝期望,宁愿自己还是相信着封寒。但是连马文青都知道来看看他,封寒为什么没有来?如果来了,他再难受,也会再试一次能不能跟封寒说明白。

    陈玉心沉了下去,以前那些明亮温暖感情像是全部消失了。

    封寒没有出现他生命里之前,他日子简单平凡。

    封寒出现之后,很早离开家他得到了心里一直暗暗期待感情,那时候,他偷偷惊喜着,总觉得自己很幸运,没有付出却得到了很珍贵东西。封寒大概永远也体会不了,自己是多么幸福,多么高兴。

    但是他没想到封寒离开时候,他什么都没有了,就连开始那种简单平淡心态,也找不到了。

    他觉得心里只剩下了黑暗,就像这阴暗漆黑地牢一样。

    阴暗漆黑——陈玉忽然睁大了眼,明白了为什么自从他醒来之后就一直盘旋心头不安,这里不应该是漆黑一片,地牢里有灯,而且是明珠照明,不会有燃料用这种可能。

    而尤部长和庄老大伙计同样不可能进来把明珠拿走,他们也用不着这么做。

    而且,陈玉感觉到外面异常安静,现应该是半夜,难道所有人都睡了?

    陈玉从摸索着从背包里拿出狼眼手电,想了想把枪放到了右边口袋里。

    手电亮起来时候,陈玉并没有感到安全,相反他心直往下沉。墙壁上灯不见了,地牢里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看不出来哪里还有没有被动过痕迹。随着陈玉手电筒扫过地牢每一处,陈玉心里怪异感觉越来越深。

    手电筒又一次扫过屋子里,后停了门口位置,地牢门,是虚掩着。

    陈玉愣那里,如果门开着,他依然听不到一点声音,那就有问题了。奇怪是,他觉得门方向不对,他睡着之前,模糊地记得左边是门,现门却右边。

    他醒来时候还保持着入睡前姿势,以至于现手脚还发麻,当然不可能睡着睡着地上滚了一圈。

    陈玉疑惑地站了起来,这如此静谧空间里,他不由自主地也放轻了动作,似乎怕惊扰到黑暗里某些未知东西。

    陈玉先走到左边墙壁处,用手敲了敲,又摸索了半天,不由怀疑起自己记忆,左边墙壁没有任何机关,也没有哪一块是中空。

    陈玉皱了眉又看了看左面墙壁,终离开了那里,来到门边。让陈玉吃了一惊是,外面居然也是一片漆黑,门口没有任何呼吸声,看守他人去了哪里?

    明明马文青进来时候,他能听到庄家伙计就聚拐弯不远处,封寒他们……想来也不会太远。

    可是现这一片死寂是怎么回事?陈玉心脏跳动得,背上冷汗不断冒出来,这诡异寂静太让人不安了。陈玉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考虑了两分钟,决定四处找找。

    这一次陈玉没有再顾忌,将枪拿了手上。

    当陈玉走完两条过道时候,刚才冷静已经全部消失了。没有人,任何地方都没有人。

    漆黑通道里,除了他,一个人都没有。

    就陈玉脑子一片空白时候,他手里狼眼手电闪了闪,光线慢慢地暗了下去,没电了。陈玉几乎要崩溃了,他手忙脚乱地换上了备用电池,通道里重亮起来时候,他才控制住双手颤抖。

    就算封寒他们再恨他,对他报复也不会是将他一个人丢这里,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走了五分钟之后,陈玉停了下来。黑暗总是令人恐惧,尤其是只有他一个时候。陈玉总觉得这么走下去,会遇到很恐怖事。

    他想走回去,但是,回关他地牢?陈玉苦笑,也是,那里他只要防备一扇门就行了,不像现,他要注意四面八方。

    陈玉原地坐下来,考虑接下来怎么办。他现找不到别人,而且似乎迷路了,他根本没找到那条青铜龙做通道。

    陈玉忽然想到,如果他这里出了事,还真他娘名正言顺,正好是他陵墓……

    就陈玉胡思乱想时候,寂静地宫殿深处忽然传来沉闷响声,就像是生硬金属互相撞击声音。

    陈玉一个激灵,那声音听起来很远地下,难道封寒他们去了那里?还是那里某种东西就要过来了?陈玉待不住了,起来战战兢兢地继续往前走。

    又转过一个弯,陈玉忽然停住了脚步。远处一个大厅里,灯火通明,一个隐约人影坐高台上座位上。

    陈玉僵了几秒,就关了手电,一步步走了过去,他知道那个人是谁,也知道那个人等他。就像宿命一样,陈玉踏上了白玉台阶。

    九级台阶之后,陈玉进入大厅。坐高处黑衣人优雅骄傲,精致五官简直叫人移不开眼。

    陈玉和他对视良久,然后看到站他身后一个年轻人。陈玉皱起眉,这个人很眼熟。

    年轻人却先笑着开了口,“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当年是我跟着爷爷去你学校宿舍找你帮忙,我是姜家姜扬,沙漠里我们也见过。”

    陈玉脸色变了变,他猛地看向那个年轻人,问道:“从开始,你们去找我,就是个阴谋对不对?”

    陈玉瞬间想起了很多事,那块玉佩,然后云南之行。傈僳族族人,绑架,祭祀,祭品……

    姜扬笑了笑,眯眼看着陈玉,然后说道:“你说不完全对,我去找你是为了将那块玉玦送给你,不过那并不是开始。”

    陈玉深吸了口气,看向黑衣人,很多问题涌上来,纠结了很久,后陈玉问道:“你——是鱼凫?”

    无论如何,陈玉潜意识里还是希望自己不是三千年前那个帝王。

    黑衣人忽然大笑起来,像是看透了陈玉心思,带着一种蔑视和幸灾乐祸,也许还有一些其他什么东西,一字一顿地说道:“不,你才是鱼凫。”

    陈玉眼睫毛颤抖着动了动,面无表情地站那,过了好一会儿,开口问道:“那么,你是谁?”

    黑衣人站了起来,往前走了几步,两级台阶之上俯视着陈玉,但是陈玉脸上平淡到看不出任何不悦或者难受,这又让黑衣人不满。

    他高傲地、讽刺意味十足地说道:“尊敬王,我是谁,你真想不起来了?那阿吉和庄秋你还记不记得?”

    陈玉沉默着,黑衣人果然知道所有事,他知道阿吉和庄老大都是追随过鱼凫人。

    黑衣人脸上忽然出现了极度难过和万分遗憾表情,“居然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太可惜了,太可惜了。我真想看到你知道我是谁时候表情,要知道,这一刻,我等了这么多年。”

    陈玉漆黑眼不动声色地看着黑衣人,说道:“为了你想看到表情,所以你会告诉我所有事。”

    黑衣人看着陈玉,又笑了起来,笑到后脸上变成了阴沉:“就算想不起来了,你还是没变。不过,你说没错,我都会告诉你。”

    “我,庄秋,阿吉,都是你手下。庄秋一直是你信任人,阿吉是你身边厉害人,而我,是你为封寒选出来祭品。”黑衣人淡淡一句话,让陈玉脸色立刻变了。

    黑衣人看到陈玉吃惊表情,冷笑一声,“没错,我才是你选出来祭品。斗了那么多年,你实躲不开封寒,于是想了个办法,转生到其他人身体里面。转生之前,你几乎设计好了所有事。”

    “比如你转生身体要有机会拿到你保存东西,比如为封寒找个祭品绊住他脚步,比如你真正想要东西,都放你放心地方。这一切都很完美,可惜你终究做错了一件事。”

    黑衣人走下台阶,用力抓住陈玉衣领,眼睛血红,周身全是戾气:“为什么,你会选我做他祭品?!”

    陈玉从来没有一个人眼里看到这种疯狂恨意,被吓了一跳,本能说道:“我不知道……”

    黑衣人用力捏住陈玉肩膀,陈玉疼得厉害,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玉觉得自己动不了了。

    黑衣人伸手摸向陈玉脸,一晃眼已经换了种表情,眼里只剩下万分迷恋和珍惜,连语调都充满了深情,“你知道吗,从小我就一直仰望着你,没有人比我虔诚,所以除了你主动选阿吉和庄秋,没有人能靠近你情况下,我会让你看到我,成为站你身边第三个人。没有人,甚至阿吉和庄秋也一样,能像我这样爱你。”

    冰冷手指陈玉脸上滑动,黑衣人甚至拉过陈玉头发着迷地亲吻,陈玉已经被这些内幕惊呆了,他意识到黑衣人动作时候想躲,却惊讶地发现他真动不了了!

    黑衣人继续说着,手也越来越用力,“可是我没有想到,后你会毫不犹豫地牺牲了我。你不知道那个时候我心里有多疼,我不乎我生命,可是我这么爱你,得到是什么?!你对我弃若敝履,我再也不能留你身边。”

    黑衣人又大笑起来,抓着陈玉衣领手指用力到发白,“那时候我就意识到,让我付出了全部鱼凫王,是天底下聪明却也冷血人。”

    “沙漠女王,为了你覆灭了她王国,放弃了永生机会,后长眠沙漠深处;封寒是你唯一一个朋友,后你拿了他东西,挖了他心,发现逃不开之后,还想害死他。”

    陈玉脸色惨白,嘴唇颤抖,他满脸绝望地看着黑衣人,问道:“我跟封寒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认识他,我对他做了什么事?”

    黑衣人看着陈玉眼里痛苦,却没有半分高兴,相反脸上阴沉了,他要是陈玉因为他痛苦,而不是其他人。

    “你们之间事,其他人知道并不多。有一天,你把封寒带回来,然后他就一直你身边。直到后来你准备夺皇位时候,封寒一直给你帮助。那也是你知道永生开始,甚至说成仙也不是枉言。于是借了他东西,你不打算还了,你得到了永生,你却还贪心地想要重要东西。”

    “只是封寒太厉害了,就算没有心,你和我们同样斗不过他,于是你只能选择转生。我成为祭品时候,你我身上动了手脚,如果我真成了封寒祭品,他就算不死,也再也不能威胁到你,成为真正行尸走肉。”

    真相背后,是另一个可怕真相。

    陈玉呆呆地看着门口方向,封寒这么——防备他,是不是,是不是有情可原。

    黑衣人手指玩弄着陈玉头发,凑到他近前,又带上了那种优雅微笑,说道:“可是我不甘心,怎么能我死了之后,我爱你和其他人一起离开。于是你进行转生仪式时候,我利用那个仪式,趁机到了你身体里面。然后开始布置一切,让你成了封寒祭品。怎么样,滋味好受吧?”

    黑衣人疯狂地笑了起来,他手上动作却依然那么温柔,“还不只如此,我不禁要取代你,得到你一直求长生,我还要给你准备了后一个惊喜。”

    说着,黑衣人挥了挥手,姜扬座椅后面墙壁上一按,后面墙壁缓缓升起,露出里面一个小厅。

    那一瞬间,陈玉鼻子一皱,险些吐出来,恶臭,血腥味扑鼻而来。

    黑衣人抱去不能动弹陈玉,慢慢走进了小厅。

    陈玉今天受到刺激太大,呆呆地看着小厅里情景,做不出任何反应。小厅里显眼是中间池子,那池子里全是血,隐约看到一个人里面缓缓动着。

    细看话,那是一个勉强称之为人东西,从头到脚,没有任何皮肤,恶心红色肌肉和血管空气中暴露着,眼睛部位加可怕。

    黑衣人笑了笑,着迷地看着陈玉,低下头陈玉耳边说道:“亲爱王,你肯定认不出来是不是?那就是我原来身体。如果我是祭品,那我和封寒大概都是这种结果。”

    “可惜是虽然你算无遗策,却算错了我,我有了自己势力,比如姜家,并且渗透到了你势力中去。换了祭品,还把你扯了进去。妙是你居然没有恢复记忆,还爱上了恨你人——相信我,封寒对你和我对你恨是一样深,他知道真相那个瞬间,那表情一定相当不错吧。他一定像我这样,恨不得亲手折磨你,了断你。”

    “但是错过了今晚,他再也没有机会了。我会让你转生到那个身体里面,让你体会一下我痛苦。虽然那时候我已经你这个身体里面,没有体会到,但是你会有机会,这是你欠我。要知道,养着这样一个血肉模糊没有任何思维身体有多难,我可是一直为你准备着。”黑衣人兴奋地说着,脸都有些发红。

    陈玉盯着血池里那个人,颤抖起来,黑衣人终于满意了,他笑了起来:“王,这次记住了,我是越,当你我身体里时候,你可以一直想念着我。你放心去吧,我会拿着你从封寒那里抢来所有东西,到你一直想去地方。你想害死他,我会帮你完成。你这个身体,我真是太满意了。”

    黑衣人说着将陈玉放到了血池边上,然后解开了陈玉衣服,象牙白胸膛露了出来。黑衣人俯□,眼里露出了极度热爱慕和极度悲伤,“再见了,我爱王。”

    说着一只手点了陈玉胸口,另外一只手扔了颗珠子打血池里人头部。

    陈玉瞪大了眼睛,眼里生机和光彩一点点黯淡下去,他双唇慢慢开阖着。

    黑衣人看了他一会,俯□去听。

    “……寒……封寒……”他还没有把封寒东西都还给他,还没有跟他说——

    黑衣人脸色顿时变得愤怒难看,高高站了起来,“你们是不该一起人。”

    陈玉慢慢地闭上了眼,黑衣人松了口气,正这时候,一个青色地东西疾地闪过,跳上了黑衣人肩膀。

    姜扬扬眉看着,发现那是一只青色四脚蛇,个头不小,爪子上还牢牢地抓着一面镜子。

    地上陈玉已经彻底断气了,于此同时,血池里人凄厉地惨呼起来。

    洛清正守夜,心里事太多,他睡不着,借着无烟炉微弱光,他一眨不眨地看着封寒俊美侧脸。

    突然,封寒睁开了眼,脸上是一种从来没见过表情。

    洛清一阵惊讶,刚想说什么,眼前已经没了封寒影子。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其实揭开了很多谜底,不知道大家怎么反应,我考虑买那种锅盖合适……

    离完结已经不远了,想起来忽然有些惆怅。

    另外,盗墓完结后,我会开文,请大家帮着收藏一下专栏:

    犹大专栏:<INPT TyPe=bttn VALe=烟圈 nClinet>

    -------------

    陈玉躺柔软床上,全身都叫嚣着疲惫,身体和精神都是,但是他还是勉强提起精神问道:“要是万一,我是说万一,我做了对不起你事,当然,根本是无心,你会不会原谅我?”

    封寒垂头看着陈玉,半阖漆黑眼里深不可测,他慢慢俯下身,凑到陈玉耳边,说道:“亲爱,如果对不起我人是你,我会亲自动手要回来。”

    陈玉猛地睁开眼,因为太过坚硬地面长时间地维持同一个姿势而有些腰腿酸软。他还地牢里,浑身都是粘腻冷汗,而且不停地喘着粗气,好一会才慢慢平静下来。

    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梦到以前自己问封寒话,也许那时候是想要个保证或者想证明自己对封寒来说算什么,当时他没有听到答案就睡过去了。现他却听得清清楚楚,或者说,他甚至不知道这是梦还是大脑深处记忆。

    难道封寒真早就知道了?

    陈玉用力攥紧了拳头,其实,就算到现他心里还是有一丝期望,宁愿自己还是相信着封寒。但是连马文青都知道来看看他,封寒为什么没有来?如果来了,他再难受,也会再试一次能不能跟封寒说明白。

    陈玉心沉了下去,以前那些明亮温暖感情像是全部消失了。

    封寒没有出现他生命里之前,他日子简单平凡。

    封寒出现之后,很早离开家他得到了心里一直暗暗期待感情,那时候,他偷偷惊喜着,总觉得自己很幸运,没有付出却得到了很珍贵东西。封寒大概永远也体会不了,自己是多么幸福,多么高兴。

    但是他没想到封寒离开时候,他什么都没有了,就连开始那种简单平淡心态,也找不到了。

    他觉得心里只剩下了黑暗,就像这阴暗漆黑地牢一样。

    阴暗漆黑——陈玉忽然睁大了眼,明白了为什么自从他醒来之后就一直盘旋心头不安,这里不应该是漆黑一片,地牢里有灯,而且是明珠照明,不会有燃料用这种可能。

    而尤部长和庄老大伙计同样不可能进来把明珠拿走,他们也用不着这么做。

    而且,陈玉感觉到外面异常安静,现应该是半夜,难道所有人都睡了?

    陈玉从摸索着从背包里拿出狼眼手电,想了想把枪放到了右边口袋里。

    手电亮起来时候,陈玉并没有感到安全,相反他心直往下沉。墙壁上灯不见了,地牢里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看不出来哪里还有没有被动过痕迹。随着陈玉手电筒扫过地牢每一处,陈玉心里怪异感觉越来越深。

    手电筒又一次扫过屋子里,后停了门口位置,地牢门,是虚掩着。

    陈玉愣那里,如果门开着,他依然听不到一点声音,那就有问题了。奇怪是,他觉得门方向不对,他睡着之前,模糊地记得左边是门,现门却右边。

    他醒来时候还保持着入睡前姿势,以至于现手脚还发麻,当然不可能睡着睡着地上滚了一圈。

    陈玉疑惑地站了起来,这如此静谧空间里,他不由自主地也放轻了动作,似乎怕惊扰到黑暗里某些未知东西。

    陈玉先走到左边墙壁处,用手敲了敲,又摸索了半天,不由怀疑起自己记忆,左边墙壁没有任何机关,也没有哪一块是中空。

    陈玉皱了眉又看了看左面墙壁,终离开了那里,来到门边。让陈玉吃了一惊是,外面居然也是一片漆黑,门口没有任何呼吸声,看守他人去了哪里?

    明明马文青进来时候,他能听到庄家伙计就聚拐弯不远处,封寒他们……想来也不会太远。

    可是现这一片死寂是怎么回事?陈玉心脏跳动得,背上冷汗不断冒出来,这诡异寂静太让人不安了。陈玉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考虑了两分钟,决定四处找找。

    这一次陈玉没有再顾忌,将枪拿了手上。

    当陈玉走完两条过道时候,刚才冷静已经全部消失了。没有人,任何地方都没有人。

    漆黑通道里,除了他,一个人都没有。

    就陈玉脑子一片空白时候,他手里狼眼手电闪了闪,光线慢慢地暗了下去,没电了。陈玉几乎要崩溃了,他手忙脚乱地换上了备用电池,通道里重亮起来时候,他才控制住双手颤抖。

    就算封寒他们再恨他,对他报复也不会是将他一个人丢这里,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走了五分钟之后,陈玉停了下来。黑暗总是令人恐惧,尤其是只有他一个时候。陈玉总觉得这么走下去,会遇到很恐怖事。

    他想走回去,但是,回关他地牢?陈玉苦笑,也是,那里他只要防备一扇门就行了,不像现,他要注意四面八方。

    陈玉原地坐下来,考虑接下来怎么办。他现找不到别人,而且似乎迷路了,他根本没找到那条青铜龙做通道。

    陈玉忽然想到,如果他这里出了事,还真他娘名正言顺,正好是他陵墓……

    就陈玉胡思乱想时候,寂静地宫殿深处忽然传来沉闷响声,就像是生硬金属互相撞击声音。

    陈玉一个激灵,那声音听起来很远地下,难道封寒他们去了那里?还是那里某种东西就要过来了?陈玉待不住了,起来战战兢兢地继续往前走。

    又转过一个弯,陈玉忽然停住了脚步。远处一个大厅里,灯火通明,一个隐约人影坐高台上座位上。

    陈玉僵了几秒,就关了手电,一步步走了过去,他知道那个人是谁,也知道那个人等他。就像宿命一样,陈玉踏上了白玉台阶。

    九级台阶之后,陈玉进入大厅。坐高处黑衣人优雅骄傲,精致五官简直叫人移不开眼。

    陈玉和他对视良久,然后看到站他身后一个年轻人。陈玉皱起眉,这个人很眼熟。

    年轻人却先笑着开了口,“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当年是我跟着爷爷去你学校宿舍找你帮忙,我是姜家姜扬,沙漠里我们也见过。”

    陈玉脸色变了变,他猛地看向那个年轻人,问道:“从开始,你们去找我,就是个阴谋对不对?”

    陈玉瞬间想起了很多事,那块玉佩,然后云南之行。傈僳族族人,绑架,祭祀,祭品……

    姜扬笑了笑,眯眼看着陈玉,然后说道:“你说不完全对,我去找你是为了将那块玉玦送给你,不过那并不是开始。”

    陈玉深吸了口气,看向黑衣人,很多问题涌上来,纠结了很久,后陈玉问道:“你——是鱼凫?”

    无论如何,陈玉潜意识里还是希望自己不是三千年前那个帝王。

    黑衣人忽然大笑起来,像是看透了陈玉心思,带着一种蔑视和幸灾乐祸,也许还有一些其他什么东西,一字一顿地说道:“不,你才是鱼凫。”

    陈玉眼睫毛颤抖着动了动,面无表情地站那,过了好一会儿,开口问道:“那么,你是谁?”

    黑衣人站了起来,往前走了几步,两级台阶之上俯视着陈玉,但是陈玉脸上平淡到看不出任何不悦或者难受,这又让黑衣人不满。

    他高傲地、讽刺意味十足地说道:“尊敬王,我是谁,你真想不起来了?那阿吉和庄秋你还记不记得?”

    陈玉沉默着,黑衣人果然知道所有事,他知道阿吉和庄老大都是追随过鱼凫人。

    黑衣人脸上忽然出现了极度难过和万分遗憾表情,“居然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太可惜了,太可惜了。我真想看到你知道我是谁时候表情,要知道,这一刻,我等了这么多年。”

    陈玉漆黑眼不动声色地看着黑衣人,说道:“为了你想看到表情,所以你会告诉我所有事。”

    黑衣人看着陈玉,又笑了起来,笑到后脸上变成了阴沉:“就算想不起来了,你还是没变。不过,你说没错,我都会告诉你。”

    “我,庄秋,阿吉,都是你手下。庄秋一直是你信任人,阿吉是你身边厉害人,而我,是你为封寒选出来祭品。”黑衣人淡淡一句话,让陈玉脸色立刻变了。

    黑衣人看到陈玉吃惊表情,冷笑一声,“没错,我才是你选出来祭品。斗了那么多年,你实躲不开封寒,于是想了个办法,转生到其他人身体里面。转生之前,你几乎设计好了所有事。”

    “比如你转生身体要有机会拿到你保存东西,比如为封寒找个祭品绊住他脚步,比如你真正想要东西,都放你放心地方。这一切都很完美,可惜你终究做错了一件事。”

    黑衣人走下台阶,用力抓住陈玉衣领,眼睛血红,周身全是戾气:“为什么,你会选我做他祭品?!”

    陈玉从来没有一个人眼里看到这种疯狂恨意,被吓了一跳,本能说道:“我不知道……”

    黑衣人用力捏住陈玉肩膀,陈玉疼得厉害,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玉觉得自己动不了了。

    黑衣人伸手摸向陈玉脸,一晃眼已经换了种表情,眼里只剩下万分迷恋和珍惜,连语调都充满了深情,“你知道吗,从小我就一直仰望着你,没有人比我虔诚,所以除了你主动选阿吉和庄秋,没有人能靠近你情况下,我会让你看到我,成为站你身边第三个人。没有人,甚至阿吉和庄秋也一样,能像我这样爱你。”

    冰冷手指陈玉脸上滑动,黑衣人甚至拉过陈玉头发着迷地亲吻,陈玉已经被这些内幕惊呆了,他意识到黑衣人动作时候想躲,却惊讶地发现他真动不了了!

    黑衣人继续说着,手也越来越用力,“可是我没有想到,后你会毫不犹豫地牺牲了我。你不知道那个时候我心里有多疼,我不乎我生命,可是我这么爱你,得到是什么?!你对我弃若敝履,我再也不能留你身边。”

    黑衣人又大笑起来,抓着陈玉衣领手指用力到发白,“那时候我就意识到,让我付出了全部鱼凫王,是天底下聪明却也冷血人。”

    “沙漠女王,为了你覆灭了她王国,放弃了永生机会,后长眠沙漠深处;封寒是你唯一一个朋友,后你拿了他东西,挖了他心,发现逃不开之后,还想害死他。”

    陈玉脸色惨白,嘴唇颤抖,他满脸绝望地看着黑衣人,问道:“我跟封寒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认识他,我对他做了什么事?”

    黑衣人看着陈玉眼里痛苦,却没有半分高兴,相反脸上阴沉了,他要是陈玉因为他痛苦,而不是其他人。

    “你们之间事,其他人知道并不多。有一天,你把封寒带回来,然后他就一直你身边。直到后来你准备夺皇位时候,封寒一直给你帮助。那也是你知道永生开始,甚至说成仙也不是枉言。于是借了他东西,你不打算还了,你得到了永生,你却还贪心地想要重要东西。”

    “只是封寒太厉害了,就算没有心,你和我们同样斗不过他,于是你只能选择转生。我成为祭品时候,你我身上动了手脚,如果我真成了封寒祭品,他就算不死,也再也不能威胁到你,成为真正行尸走肉。”

    真相背后,是另一个可怕真相。

    陈玉呆呆地看着门口方向,封寒这么——防备他,是不是,是不是有情可原。

    黑衣人手指玩弄着陈玉头发,凑到他近前,又带上了那种优雅微笑,说道:“可是我不甘心,怎么能我死了之后,我爱你和其他人一起离开。于是你进行转生仪式时候,我利用那个仪式,趁机到了你身体里面。然后开始布置一切,让你成了封寒祭品。怎么样,滋味好受吧?”

    黑衣人疯狂地笑了起来,他手上动作却依然那么温柔,“还不只如此,我不禁要取代你,得到你一直求长生,我还要给你准备了后一个惊喜。”

    说着,黑衣人挥了挥手,姜扬座椅后面墙壁上一按,后面墙壁缓缓升起,露出里面一个小厅。

    那一瞬间,陈玉鼻子一皱,险些吐出来,恶臭,血腥味扑鼻而来。

    黑衣人抱去不能动弹陈玉,慢慢走进了小厅。

    陈玉今天受到刺激太大,呆呆地看着小厅里情景,做不出任何反应。小厅里显眼是中间池子,那池子里全是血,隐约看到一个人里面缓缓动着。

    细看话,那是一个勉强称之为人东西,从头到脚,没有任何皮肤,恶心红色肌肉和血管空气中暴露着,眼睛部位加可怕。

    黑衣人笑了笑,着迷地看着陈玉,低下头陈玉耳边说道:“亲爱王,你肯定认不出来是不是?那就是我原来身体。如果我是祭品,那我和封寒大概都是这种结果。”

    “可惜是虽然你算无遗策,却算错了我,我有了自己势力,比如姜家,并且渗透到了你势力中去。换了祭品,还把你扯了进去。妙是你居然没有恢复记忆,还爱上了恨你人——相信我,封寒对你和我对你恨是一样深,他知道真相那个瞬间,那表情一定相当不错吧。他一定像我这样,恨不得亲手折磨你,了断你。”

    “但是错过了今晚,他再也没有机会了。我会让你转生到那个身体里面,让你体会一下我痛苦。虽然那时候我已经你这个身体里面,没有体会到,但是你会有机会,这是你欠我。要知道,养着这样一个血肉模糊没有任何思维身体有多难,我可是一直为你准备着。”黑衣人兴奋地说着,脸都有些发红。

    陈玉盯着血池里那个人,颤抖起来,黑衣人终于满意了,他笑了起来:“王,这次记住了,我是越,当你我身体里时候,你可以一直想念着我。你放心去吧,我会拿着你从封寒那里抢来所有东西,到你一直想去地方。你想害死他,我会帮你完成。你这个身体,我真是太满意了。”

    黑衣人说着将陈玉放到了血池边上,然后解开了陈玉衣服,象牙白胸膛露了出来。黑衣人俯下身,眼里露出了极度热爱慕和极度悲伤,“再见了,我爱王。”

    说着一只手点了陈玉胸口,另外一只手扔了颗珠子打血池里人头部。

    陈玉瞪大了眼睛,眼里生机和光彩一点点黯淡下去,他双唇慢慢开阖着。

    黑衣人看了他一会,俯下身去听。

    “……寒……封寒……”他还没有把封寒东西都还给他,还没有跟他说——

    黑衣人脸色顿时变得愤怒难看,高高站了起来,“你们是不该一起人。”

    陈玉慢慢地闭上了眼,黑衣人松了口气,正这时候,一个青色地东西疾地闪过,跳上了黑衣人肩膀。

    姜扬扬眉看着,发现那是一只青色四脚蛇,个头不小,爪子上还牢牢地抓着一面镜子。

    地上陈玉已经彻底断气了,于此同时,血池里人凄厉地惨呼起来。

    洛清正守夜,心里事太多,他睡不着,借着无烟炉微弱光,他一眨不眨地看着封寒俊美侧脸。

    突然,封寒睁开了眼,脸上是一种从来没见过表情。

    洛清一阵惊讶,刚想说什么,眼前已经没了封寒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