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瞳孔猛地收缩,瞪着面前洛清,仿佛脖子被卡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洛清看着脸色骤变陈玉,微微笑起来,他喜欢这个表情,这些天一直刺痛心忽然有了一丝痛。

    他面前这个人,是没有资格站封寒身边,被封寒信任,得到封寒感情人,他不配拥有封寒感情。想想他做那些事,就算他现跪封面前都是对封寒亵渎。

    洛清苍白脸因为回忆扭曲起来,眼里带上了深深痛苦和恨意,就算他努力控制,效果也并不明显。

    洛清咬了咬牙,慢慢说道:“得到不应该不属于你东西,不知道放手话,是会遭天谴。”

    陈玉手有些抖,但是他脸上并没有洛清想要看到痛苦和愧疚,除了初一闪而过惊吓,很就恢复了平静。

    抬眼往洛清后面扫了一眼,陈玉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说话我听不懂,我为什么要害封寒?我得到东西,你指什么?如果是我和封寒感情,那是我们俩之间事,和你没有关系。我只想知道,你今天过来,目是什么?只说关于封寒那部分,别我不乎。”

    洛清被噎了一下,看着和众人面前截然不同陈玉,他甚至有种那个人站他对面错觉。考虑了一会,洛清问了一个他不想提及问题:“现,你对封寒感情是真还是假?还是说,你现会做戏,甚至不惜利用自己身体?”

    陈玉并没有理会洛清话里那浓浓讽刺,只是冷淡地回道:“那是我事。”

    洛清脸色难看了,他咬牙切齿地说道:“你无视你手下,你臣民性命,杀了那么多人我不管,但是你不能再对不起封寒。当年,只有他——是没有任何目帮你。而且,这么多年,你把他害得那么惨,拿走了他所有东西,你为什么要回来找他?!你还觉得不够?可是,封已经没有东西能给你了。”

    陈玉紧紧地盯着洛清,不动声色地说道:“如果你只是要一句承诺,我可以告诉你,我没有想过害封寒。而且,你说那些,我完全不知道。”陈玉完全听不懂洛清话,但是他知道这很重要,如果可能,他希望能从洛清嘴里多套出来一些。

    洛清张大了眼,后忍不住冷笑起来,像是陈玉说了好笑笑话:“你也前被找到时候也这么说,别提多无辜了。但是,陈玉,你这次抵赖没有用。实话跟你说吧,当别人告诉我你是他时候,我也不信,所以我一直没有跟封提起过。”

    “但是你开了那道锁,我偷偷回去看过,只有你血能打开。这说明了什么?就算你不是他,也是他信任人。但是他信任人都出来了,你还能是谁?而且依照你多疑性格,这里,大概只会让你自己进来。”

    陈玉皱了皱眉,洛清推理很有道路,洛清口里就是黑衣人?沉默了一会儿,陈玉说道:“也许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我不是他,你说事我没有任何记忆。光凭这一点,你没有办法证明我是你说罪大恶极那个人。”

    洛清狐疑地看着陈玉,大概终于相信了陈玉说完全没有记忆话,看着陈玉眼里带上了震惊,后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笑意,“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们会那么做。”

    “谁?”陈玉很问道。

    洛清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继续说道:“虽然你没有以前记忆,但是事实是抹杀不了。我可以把以前事告诉你,但是相应,你要同意我一个条件。”

    陈玉皱起眉,看着洛清说道,“这就是你单独找我目?我想想,你是不是还打算跟我说,这个条件必须瞒着封寒?”

    洛清眼睛里迅速闪过什么,然后笑了笑,说道:“当然要瞒着封寒,你该知道你做那些事,让封寒知道你身份后,会有什么后沟。他根本不可能接受你为他做任何事,他只会想着怎么杀了你。”

    停顿了一下,洛清抬了抬下巴,带着他特有骄傲,说出自己目,“你同意我条件,我告诉你以前事,帮你瞒着封寒,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双赢事。”

    陈玉似笑非笑地看着洛清,“但是看你来时候气势,就算我不同意,恐怕你也有把握说服我。不如,你想说说,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洛清看了陈玉一会儿,说道:“好吧。当年,你是古蜀国王,因为某种机缘认识了封,也就是我和尤部长,凌云主人。可以说,封从没有对任何人敞开过心扉,只有你一个人做到了,得到了封认可。你困难时候,封甚至不顾别人劝说,一直帮你。”说道后,陈玉能听出咬牙切齿味道。

    不过——陈玉自嘲地笑了笑,看来,他从前是个帝王,身份很高贵。而且,三千年前,他就能搞定封寒,陈玉不合时宜心里有了一丝高兴。

    “但是,人,人心总是奸诈贪婪、不能揣测。而你,可以说是各中翘楚。知道封寒身份之后,你不顾往日情分,将封寒身边重要东西,五块石头偷走了,没有那些东西,封就不能回去,不能离开你。然后,你利用阵法,拿走了他大部分力量,或者说能力。”

    “可恨是,就算这种时候,封都没有下手杀你,然后换来是什么,你把他骗到那个该死山洞里,挖走了他心。当我们找到他时候……我从来没有见过那种模样封寒,也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恶毒人。”

    “为了求长生,你杀人不计其数,沙漠鬼城,镜水湖底,那些蛊人、活尸,甚至累累白骨,都是你造孽。”

    洛清恨恨地看着陈玉,强压着愤怒,“而因为你原因,封这么多年都不能带我们回去,也不再相信任何人。这些,都是你欠他。”

    陈玉心口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疼痛,他想起了西藏山洞里,躺石床上封寒。

    陈玉脸色苍白,并没有怎么听清楚洛清后面描绘他罄竹难书细节。他只是心不焉地舔舔干燥唇,问道:“失去了这么多,封寒没事?”

    洛清哼了一声,“当然有事!但是就算你得到了那些,又怎么能和封比,他想拿回来易如反掌。只是,当年你太狡猾了,每每找到机会逃走。后,也就是二十多年前,你发现自己实躲不过封,就举行了转生仪式,到了现这个身体里。”

    洛清说着打量了陈玉几眼,带着幸灾乐祸:“看看,这就是当年算无遗策你出现差错,知道你原来样子吗?就是黑衣人。结果,你这么一个废物一样身体里面,倒被别人占去了原本身体。而且,还失去了以前记忆。”

    陈玉默默地听完,抬起头,突然问道:“如果是这样,这件事应该很隐秘,没有什么人知道才对。那么,你怎么知道我是当年那个人?”

    “果然还像以前一样让人讨厌,当然是有人告诉我,不过这个并不我们交换内容之内。”洛清嘴角边浮起一丝笑意。

    陈玉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还有另外一点,你自始至终都故意隐瞒了封寒身份。他到底是什么身份,能从三千年前,活到现。”

    洛清冷笑:“封亲口告诉过你,结果你就把他害成那样。现你忘了,我也不会告诉你。如果你真想知道,那么等有一天,你让封再告诉你一次吧。”

    “而我想让你做事,就是用那五块石头,应该还有一把钥匙,逆转当年阵法,把属于封东西还给他。这个要求,不过分吧?”说完,洛清紧紧地盯着陈玉。

    陈玉眯着眼冷冷地看着洛清,没有说话。

    洛清脸色变了,咬了咬牙:“如果你真爱他,就不该再这么折磨他。如果封再不回复原本状态,他又会陷入沉睡。因为你,封才会变成这种模样,他才会一直不能回到他来地方。如果我这些天看错了你,那么我只能把你真实身份告诉封,我想你应该不愿意看到封知道真相后会怎么对你。”

    “多久?如果不举行你说那个逆转仪式,他会沉睡多久?”陈玉截住了洛清话,皱着眉问道。

    “谁知道,几年,几十年,几百年时候都有。”

    陈玉终于知道,为什么第一次看到封寒时候,他躺水晶棺里。陈玉点了点头,说道:“我答应你,如果我找到石头和钥匙,立刻举行那个转生仪式。”陈玉明白,洛清不会全部跟他说实话,但是肯定大部分是真。至少,那五块石头,别人不知道时候,已经他那里了。

    洛清低着头,嘴角翘了翘,抬头看向陈玉时候已经恢复了原来平静,“那就一言为定,等你拿到那些石头和钥匙,应该就这个宫殿里,我就会告诉你举行逆转仪式地点。”

    “后,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声,仪式之后,你永远也不要再出现封身边。封就算再看重你,那也不是爱,因为他根本不懂。当然,也没有必要懂。封眼里,你地位甚至不如我们这些跟着他人。封根本不属于这里,他恢复以后,会带着我们回去。”

    陈玉看着一脸骄傲洛清,放兜里右手紧紧握住,然后玩味地问道:“后,我也问你一个问题,你爱封寒吗?就像我对封寒感情。”

    洛清迟疑了一下,说道:“不,我对他是尊敬。”想了想又觉得不够,加上一句:“也许你不理解,但是我们对封地感情比你要深得多……”

    陈玉继续问道:“你让我做这些,是想让封带你们回去对不对?”

    “也可以这么说。但是——”

    “这就够了。”陈玉右手兜里按下了手机录音停止键,敢过来威胁他,不礼尚往来实不符合他性格。

    然后陈玉挑了挑眉,说道:“至于我会不会离开封寒,这是我和封寒之间事。如果封寒需要我离开他,让他自己跟我说。”。

    洛清脸色一黑,看了陈玉一会儿,“如果你坚持听他亲口跟你说话。”转身走出了通道,空荡荡通道中,再没有其他人,仿佛洛清根本就没有来过。

    陈玉直接靠了旁边墙上,洛清说话比他想象中起到作用要大得多。那些话,其实已经基本确定了,陈玉就是黑衣人,那个古蜀帝王。

    陈玉慢慢抬起手,对于他做过那些惨绝人寰坏事,他并没有太大感觉,因为没有任何记忆。但是一想到这双手把封寒害成那样,陈玉就不能控制那种窒息般痛苦。

    但是无论洛清跟他隐瞒了什么,甚至就算洛清不威胁他,他也会去举行那个逆转仪式。

    他会把欠封寒都还给他。

    作者有话要说:晚了,为了我说得话,还是爬上来了,晚安。

    ---------------------

    陈玉瞳孔猛地收缩,瞪着面前洛清,仿佛脖子被卡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洛清看着脸色骤变陈玉,微微笑起来,他喜欢这个表情,这些天一直刺痛心忽然有了一丝痛。

    他面前这个人,是没有资格站封寒身边,被封寒信任,得到封寒感情人,他不配拥有封寒感情。想想他做那些事,就算他现跪封面前都是对封寒亵渎。

    洛清苍白脸因为回忆扭曲起来,眼里带上了深深痛苦和恨意,就算他努力控制,效果也并不明显。

    洛清咬了咬牙,慢慢说道:“得到不应该不属于你东西,不知道放手话,是会遭天谴。”

    陈玉手有些抖,但是他脸上并没有洛清想要看到痛苦和愧疚,除了初一闪而过惊吓,很就恢复了平静。

    抬眼往洛清后面扫了一眼,陈玉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说话我听不懂,我为什么要害封寒?我得到东西,你指什么?如果是我和封寒感情,那是我们俩之间事,和你没有关系。我只想知道,你今天过来,目是什么?只说关于封寒那部分,别我不乎。”

    洛清被噎了一下,看着和众人面前截然不同陈玉,他甚至有种那个人站他对面错觉。考虑了一会,洛清问了一个他不想提及问题:“现,你对封寒感情是真还是假?还是说,你现会做戏,甚至不惜利用自己身体?”

    陈玉并没有理会洛清话里那浓浓讽刺,只是冷淡地回道:“那是我事。”

    洛清脸色难看了,他咬牙切齿地说道:“你无视你手下,你臣民性命,杀了那么多人我不管,但是你不能再对不起封寒。当年,只有他——是没有任何目帮你。而且,这么多年,你把他害得那么惨,拿走了他所有东西,你为什么要回来找他?!你还觉得不够?可是,封已经没有东西能给你了。”

    陈玉紧紧地盯着洛清,不动声色地说道:“如果你只是要一句承诺,我可以告诉你,我没有想过害封寒。而且,你说那些,我完全不知道。”陈玉完全听不懂洛清话,但是他知道这很重要,如果可能,他希望能从洛清嘴里多套出来一些。

    洛清张大了眼,后忍不住冷笑起来,像是陈玉说了好笑笑话:“你也前被找到时候也这么说,别提多无辜了。但是,陈玉,你这次抵赖没有用。实话跟你说吧,当别人告诉我你是他时候,我也不信,所以我一直没有跟封提起过。”

    “但是你开了那道锁,我偷偷回去看过,只有你血能打开。这说明了什么?就算你不是他,也是他信任人。但是他信任人都出来了,你还能是谁?而且依照你多疑性格,这里,大概只会让你自己进来。”

    陈玉皱了皱眉,洛清推理很有道路,洛清口里就是黑衣人?沉默了一会儿,陈玉说道:“也许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我不是他,你说事我没有任何记忆。光凭这一点,你没有办法证明我是你说罪大恶极那个人。”

    洛清狐疑地看着陈玉,大概终于相信了陈玉说完全没有记忆话,看着陈玉眼里带上了震惊,后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笑意,“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们会那么做。”

    “谁?”陈玉很问道。

    洛清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继续说道:“虽然你没有以前记忆,但是事实是抹杀不了。我可以把以前事告诉你,但是相应,你要同意我一个条件。”

    陈玉皱起眉,看着洛清说道,“这就是你单独找我目?我想想,你是不是还打算跟我说,这个条件必须瞒着封寒?”

    洛清眼睛里迅速闪过什么,然后笑了笑,说道:“当然要瞒着封寒,你该知道你做那些事,让封寒知道你身份后,会有什么后沟。他根本不可能接受你为他做任何事,他只会想着怎么杀了你。”

    停顿了一下,洛清抬了抬下巴,带着他特有骄傲,说出自己目,“你同意我条件,我告诉你以前事,帮你瞒着封寒,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双赢事。”

    陈玉似笑非笑地看着洛清,“但是看你来时候气势,就算我不同意,恐怕你也有把握说服我。不如,你想说说,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洛清看了陈玉一会儿,说道:“好吧。当年,你是古蜀国王,因为某种机缘认识了封,也就是我和尤部长,凌云主人。可以说,封从没有对任何人敞开过心扉,只有你一个人做到了,得到了封认可。你困难时候,封甚至不顾别人劝说,一直帮你。”说道后,陈玉能听出咬牙切齿味道。

    不过——陈玉自嘲地笑了笑,看来,他从前是个帝王,身份很高贵。而且,三千年前,他就能搞定封寒,陈玉不合时宜心里有了一丝高兴。

    “但是,人,人心总是奸诈贪婪、不能揣测。而你,可以说是各中翘楚。知道封寒身份之后,你不顾往日情分,将封寒身边重要东西,五块石头偷走了,没有那些东西,封就不能回去,不能离开你。然后,你利用阵法,拿走了他大部分力量,或者说能力。”

    “可恨是,就算这种时候,封都没有下手杀你,然后换来是什么,你把他骗到那个该死山洞里,挖走了他心。当我们找到他时候……我从来没有见过那种模样封寒,也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恶毒人。”

    “为了求长生,你杀人不计其数,沙漠鬼城,镜水湖底,那些蛊人、活尸,甚至累累白骨,都是你造孽。”

    洛清恨恨地看着陈玉,强压着愤怒,“而因为你原因,封这么多年都不能带我们回去,也不再相信任何人。这些,都是你欠他。”

    陈玉心口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疼痛,他想起了西藏山洞里,躺石床上封寒。

    陈玉脸色苍白,并没有怎么听清楚洛清后面描绘他罄竹难书细节。他只是心不焉地舔舔干燥唇,问道:“失去了这么多,封寒没事?”

    洛清哼了一声,“当然有事!但是就算你得到了那些,又怎么能和封比,他想拿回来易如反掌。只是,当年你太狡猾了,每每找到机会逃走。后,也就是二十多年前,你发现自己实躲不过封,就举行了转生仪式,到了现这个身体里。”

    洛清说着打量了陈玉几眼,带着幸灾乐祸:“看看,这就是当年算无遗策你出现差错,知道你原来样子吗?就是黑衣人。结果,你这么一个废物一样身体里面,倒被别人占去了原本身体。而且,还失去了以前记忆。”

    陈玉默默地听完,抬起头,突然问道:“如果是这样,这件事应该很隐秘,没有什么人知道才对。那么,你怎么知道我是当年那个人?”

    “果然还像以前一样让人讨厌,当然是有人告诉我,不过这个并不我们交换内容之内。”洛清嘴角边浮起一丝笑意。

    陈玉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还有另外一点,你自始至终都故意隐瞒了封寒身份。他到底是什么身份,能从三千年前,活到现。”

    洛清冷笑:“封亲口告诉过你,结果你就把他害成那样。现你忘了,我也不会告诉你。如果你真想知道,那么等有一天,你让封再告诉你一次吧。”

    “而我想让你做事,就是用那五块石头,应该还有一把钥匙,逆转当年阵法,把属于封东西还给他。这个要求,不过分吧?”说完,洛清紧紧地盯着陈玉。

    陈玉眯着眼冷冷地看着洛清,没有说话。

    洛清脸色变了,咬了咬牙:“如果你真爱他,就不该再这么折磨他。如果封再不回复原本状态,他又会陷入沉睡。因为你,封才会变成这种模样,他才会一直不能回到他来地方。如果我这些天看错了你,那么我只能把你真实身份告诉封,我想你应该不愿意看到封知道真相后会怎么对你。”

    “多久?如果不举行你说那个逆转仪式,他会沉睡多久?”陈玉截住了洛清话,皱着眉问道。

    “谁知道,几年,几十年,几百年时候都有。”

    陈玉终于知道,为什么第一次看到封寒时候,他躺水晶棺里。陈玉点了点头,说道:“我答应你,如果我找到石头和钥匙,立刻举行那个转生仪式。”陈玉明白,洛清不会全部跟他说实话,但是肯定大部分是真。至少,那五块石头,别人不知道时候,已经他那里了。

    洛清低着头,嘴角翘了翘,抬头看向陈玉时候已经恢复了原来平静,“那就一言为定,等你拿到那些石头和钥匙,应该就这个宫殿里,我就会告诉你举行逆转仪式地点。”

    “后,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声,仪式之后,你永远也不要再出现封身边。封就算再看重你,那也不是爱,因为他根本不懂。当然,也没有必要懂。封眼里,你地位甚至不如我们这些跟着他人。封根本不属于这里,他恢复以后,会带着我们回去。”

    陈玉看着一脸骄傲洛清,放兜里右手紧紧握住,然后玩味地问道:“后,我也问你一个问题,你爱封寒吗?就像我对封寒感情。”

    洛清迟疑了一下,说道:“不,我对他是尊敬。”想了想又觉得不够,加上一句:“也许你不理解,但是我们对封地感情比你要深得多……”

    陈玉继续问道:“你让我做这些,是想让封带你们回去对不对?”

    “也可以这么说。但是——”

    “这就够了。”陈玉右手兜里按下了手机录音停止键,敢过来威胁他,不礼尚往来实不符合他性格。

    然后陈玉挑了挑眉,说道:“至于我会不会离开封寒,这是我和封寒之间事。如果封寒需要我离开他,让他自己跟我说。”。

    洛清脸色一黑,看了陈玉一会儿,“如果你坚持听他亲口跟你说话。”转身走出了通道,空荡荡通道中,再没有其他人,仿佛洛清根本就没有来过。

    陈玉直接靠了旁边墙上,洛清说话比他想象中起到作用要大得多。那些话,其实已经基本确定了,陈玉就是黑衣人,那个古蜀帝王。

    陈玉慢慢抬起手,对于他做过那些惨绝人寰坏事,他并没有太大感觉,因为没有任何记忆。但是一想到这双手把封寒害成那样,陈玉就不能控制那种窒息般痛苦。

    但是无论洛清跟他隐瞒了什么,甚至就算洛清不威胁他,他也会去举行那个逆转仪式。

    他会把欠封寒都还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