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旷寂静空间里,狼眼手电直线照射距离有两百米以上,门后面情况几人看得一清二楚。

    石门后面,是个巨大空洞。手电照下去,随着光线越来越细,竟然消失了黑暗中。这座空洞像无深渊,根本看不到底。

    这种规模洞穴,根本不可能是人工挖掘出来,站自然之力形成深渊边上,人们深深感受到自身渺小。

    而吸引了所有人目光,是深渊中间矗立着一座宏伟宫殿,一座沉睡湖底青铜宫殿。

    陈玉呆呆地盯着青铜宫殿,脑海里‘嗡’一声。

    他不知道第一个登上长城,第一个看见秦始皇陵人是什么感受,但是此时此刻,看到这样恢宏历史遗迹,一种博大深厚气息扑面而来,陈玉只觉地心里翻涌着,有种流泪冲动。

    宫殿只露出了上面二层,下面全深渊里面,竟然看不出这青铜宫殿究竟有多高。

    而从他们所站立门口到宫殿至少有二十米距离,全是虚空。诡异是,从门两侧一直到宫殿,每隔两米就立着一对高五六米地青铜巨人像,静静地浮空中。

    那些巨大青铜人双臂环抱,摆着古怪姿势矗立两旁,就像从门边到宫殿有这样一条大道,它们是站道路两旁守护宫殿卫士,或者迎接宫殿主人。

    “东方巨人……”马文青喃喃说道。

    马文青说得并没有错,这两侧青铜立人像和那个神圣到难以言说风水宝地——三星堆出土青铜巨人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这里青铜人比已经现世那些要高上一倍。

    反应大要数阿吉,他居然眼圈发红,慢慢跪了下去。

    陈玉则是看着那座宫殿回不过神,初震惊过后,是让他胆战心惊熟悉感。似乎他身上每一个细胞都欢呼着,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这种陌生感情,让陈玉浑身颤抖,迈不出一步。

    相比较其他人,马文青和莲生倒是先镇定下来,马文青门边蹲下来,探身往前摸了摸。然后大笑起来,回头说道:“我就说看着眼熟,小陈玉,这和雪山上那座桥一样。这里是有路,这些青铜巨人是站实地上。”

    说完咂咂嘴,马文青继续感叹:“古人故弄玄虚起来,还真能吓人一跳。不过,这可比雪上那座桥大气多了。这下面不是冰,估计是种类似水晶矿石,娘这该有多浪费啊。”

    马文青话惊醒了站门边所有人,洛清悄悄看了看封寒,建议道:“既然有桥,那我们赶紧过去,毕竟这次过来时间紧迫。早点找到东西,我们能早点回去。”

    封寒侧头若有所思地看了陈玉一眼,当先往桥上走去。

    陈玉一愣,心里闪过一丝异样,下意识地往前跟了一步,却又停了下来,慢慢跟了后面。他看不透封寒那一眼意思,没有高兴,没有厌恶,没有温情,也没有寒冷,封寒眼中看不见任何感情,但是这样封寒却让他觉得遥不可及。

    尤部长跟了封寒后面,然后是莲生和阿吉,马文青兴奋地拽着陈玉胳膊说着,他们后面是洛清。陈玉手电往下照着,即使他不恐高,即使是第二次走这种看不见桥上,他依旧觉得震惊和恐惧。

    神仙,徒步青云滋味,原来不是凡人能轻易享受。

    陈玉又抬头看向封寒,为什么进了门后面,封寒像换了一个人?是不是——

    正思考中陈玉,突然觉得左边一轻,然后眼角余光就看到马文青掉下去身影。

    陈玉听到惊叫声,回过神来发现阿吉正紧紧地抓着他。那声尖叫正是他自己发出来,而且陈玉因为走神,看到马文青掉下去,没有来得及思考,就准备跟着跳下去抓住他。

    “陈玉,你别急,马文青没事!”阿吉他耳边喊道。

    无形通道上,前面人都停下来往这边看来。

    陈玉被阿吉死死拽着,陈玉已经到了通道边缘,他前面一步就是青铜立人像了。而莲生却比他还要远,他整个人蹲青铜立人像头顶,也不知道这么短时间是怎么上去,正皱着眉头看着下面。

    让所有人松了一口气是,正如阿吉所说,马文青虽然掉下去了,却没有生命危险。他紧急关头甩出百连锁挂了青铜宫殿屋檐上瑞兽上,他自己则百连锁拉力下,也接近了青铜宫殿,骑了宫殿外围伸处长约一米兽头上。

    那是青铜宫殿排水系统外围出水口,几乎每层都会伸出一个兽头。

    陈玉右手紧紧抓着阿吉胳膊,心有余悸地喃喃说道:“我擦,这小子才真是狗屎运,福大命大。”

    出水口并不是随处都有,每个方向只有一个,如果马文青没有挂兽头上,就算百连锁能暂时拉住他,能不能救上来都是个问题。

    青铜宫殿外围,漆黑光滑,距离他近地方根本并没有窗户。

    莲生看着下面微微笑了笑,说道:“我下去,一会你们帮忙拉上来。”

    陈玉抬头,这才注意到,莲生手里两寸宽带子已经拴了青铜人像头部,看来马文青出事瞬间,莲生就想好了怎么救人。

    而陈玉关心则乱,差点连自己也搭进去。

    马文青所位置距离桥大概二十米左右距离,所以救人过程虽然惊险,却并不困难。莲生先将马文青用安全绳捆住,顺着带子被守桥上人拖上来,然后自己青铜宫殿外围打量了一会,也招呼这边人把他拉了过来。

    莲生落地之后,又手脚并用,上了青铜人像,慢条斯理地将带子解了下来。这次人们看清楚了莲生动作,这么高青铜人像,他几乎两三步就到了顶上,而且动作流畅轻松,带着一股莫名美感。

    马文青上来之后就趴了陈玉肩膀上,腿肚子直转筋。

    “你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宽地方,你就是只螃蟹,想掉下去也不那么容易吧?”陈玉扶着马文青,不遗余力地讽刺着,打算以此来平复自己现还缓不下来心跳。

    “娘,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就多瞄了两眼那个人像,然后腿一软,人就下边了。”马文青一脸沮丧,边将莲生递过来百连锁收起来,边揉着右胳膊,看来下去时候拉了一下。

    莲生皱了皱眉,扫了后面几个人一眼,对阿吉说道:“我们一路过来,还没休息过,也可能是疲劳原因,这样,我和马文青走后面,你跟阿玉我们前面,虽然说这是桥上,但是没有护栏,也很危险,先打起精神过去再说。”

    马文青其实看莲生并不太顺眼,就拿这次四川凉山之行来说,除了封寒外,莲生容貌也非常抢眼,马文青所预想山里妹子围着他转悠,唱唱情歌,拉个小手美好前景忽然就换了主角。这还只是其一,其二是马文青发现莲生虽然平时笑眯眯,但是比他还蔫坏,所以平时不大乐意跟莲生走一块。

    这会儿听了莲生话,马文青立刻张嘴想反驳,但是又想到刚刚怎么也算是被莲生救上来,忍了忍,又闭上了嘴。

    几个人都提高了警惕,量从路中间走,终于平安地到了青铜宫殿入口。

    近看这座宫殿加惊人,不仅处处都是青铜,而且柱子,窗栏,扶手处地雕花都精致异常。站门前人们都暗暗惊叹着,到底多少青铜能造出这样一座宫殿,到底什么样能工巧匠能铸就这样辉煌。

    宫殿大门并没有上锁,只是虚掩着,几个人对视一眼,封寒带头进入宫殿里面。

    门里面是个大殿,殿正前方是幅巨大浮雕,上面是只大鱼,下面只是形状奇特鸟。陈玉用手电照了一会儿,说道:“那是太阳神鸟,看来文青说对了,这里可能真是古蜀国某个帝王陵寝。”

    马文青接道:“啧,这种规模陵寝,这位帝王是不是把国中所有青铜都收敛起来,自己造宫殿了?”

    陈玉没有接话,那种年代,全国青铜又能有多少?这么多青铜从哪里来,真是个谜。

    殿正中摆着两个巨大三足鼎,两侧是通往其它地方走廊。

    封寒从那浮雕上移开眼,转头看着陈玉淡淡说道:“这里有青龙环钥匙,也有我要找东西,如果你们累了,就先大殿休息,我去找。”

    其他人都摇了摇头,就算下来时候确实有些疲倦,但是看到这宫殿时候,精气神早就提上来了。

    “先找东西,找到了再休息一样。”马文青立刻说道。

    陈玉也点了点头,他心里激动比别人还要多,青龙环终于能取下来了,而且,那些藏心里秘密终于能有答案了。

    于是七个人商量了一下,往左面通道拐去。

    到达通道门口时候,众人又震惊了。

    通道里有光,墙壁两侧隔着不远就有烛台,不过烛台上并不是长明灯,而是一个个拳头大小珠子,珠子发出柔和不刺眼光线将里面照得纤毫毕现。

    通道里面根本就没有路,只有一条巨大青龙从下面盘旋上来,这路居然是青龙背上。

    尤部长敲了敲青龙鳞片,抬头说道:“也是青铜,怪不得这里也叫龙神庙,大概是以前误传,不过这里面有条龙是真。”

    一直趴封寒肩膀四脚青忽然兴奋起来,从封寒身上跳下来,摆着尾巴姿势奇怪往前跑去,大概觉得忽然找到了近亲。

    龙背边缘是圆,虽然滑,好有不少鳞片,而且这龙身体非常粗,两个人并肩而行也完全不成问题。

    龙背和两侧墙壁有一定距离,不小心掉下去也是要人命,毕竟两侧缝隙可能直达宫殿底层。

    封寒带头走了上去,后面几个人也小心地踏上来。马文青瞅了瞅两侧烛台,心痒难耐,终于忍不住凑到跟前看起来。

    过了一会,马文青面带不舍地走了回来,“烛台都是战国错金,虽然不比黄金,好歹做工精细,而且,这么多……”

    陈玉看了看他,“你能带出去多少?别忘了我们这次目。”说着自己也有些郁闷,他们还要赶时间,去庄老大那里。

    然而,一路走来并没有看到能进入门或者窗户,陈玉心里不禁疑惑,难道这一层就一间大殿?那其余空间都是什么?

    又走了很长一段,终于看到了岔路口,一个往下通往第二层,另外一个从对面过来,应该是通往第一层其它地方。正这时候,对面忽然响起了脚步声,几个人都是一愣,对面脚步声杂乱无章,明显不是一个人。

    想起封寒说过活尸,几个人身上一冷,立刻将手里枪对准了对面通道。

    随着脚步声,终于有人从拐角处转了过来。带头是个年轻人,比马文青和陈玉稍微大一点,却非常有气势,陈玉瞬间有种陈森站他面前感觉。

    马文青一愣,陈玉不认识,他却认识,失声问道:“庄老大?你怎么会这里?”

    莲生扬了扬眉,也一旁问道:“你不是和六位老大带人去了云南?”

    陈玉没有想到七大家族老大,庄家当家人居然这么年轻,惊讶过后,陈玉忽然觉出不对味儿,庄老大明明让自己跟马文青带队过来,为什么自己也出现这里?当陈玉扫过庄老大身后时候,身体一僵,庄老大身后人,那个青年,正是第六截通道里出现,想要杀他‘母亲’。

    陈玉脸色一沉,如果那个‘母亲’想杀他是庄老大授意,那么,从始至终,他都被庄老大算计了。

    那个青年却根本没看他,直接装作不认识陈玉。

    陈玉冷着脸看向庄老大,说道:“庄老大是不放心我们?”

    庄老大看着他微微一笑:“不,我很相信你们,我过来,不过是为了保险起见。我想你也不希望你父亲他们出什么差错。”

    说到后,又向安抚般说道:“不过,你也别多心,你们不来镜水湖,我们其他人根本就进不来。只有你打开了那个锁,这周围四扇门才会打开,我们走是另外一扇门。人多比较方便,如果找到线索,我们就一起去云南。”

    四个门?陈玉忽然想起了黑衣人,他说他会自己过来拿东西,那么说他现也这宫殿里?陈玉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又看了一眼跟庄老大身后人。

    庄老大往这边扫了一圈,看到后面洛清时候,似笑非笑地说道:“说起来,后这位倒是很面熟。”

    洛清哼了一声,“庄老大也不用装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虽然坏过你们事,你们也没少给我们找麻烦。”

    庄老大脸上笑意淡了下去,看着洛清眼里带着森森寒意,“那也行,我们之间,该算一笔都不会少。”

    庄老大身居高位惯了,浑身不自觉地就带出无形而强大气势和威严,马文青和陈玉心里都是一惊。

    正这时候,封寒忽然开口了,“你准备怎么算?洛清是我人,我不会让别人动他。”

    洛清本来平静无波脸上忽然露出了灿烂笑容,他往封寒身边走了两步,才转头对庄老大轻轻说道:“那好,我等着。”眉眼间带着不讽刺。

    陈玉一直暗中打量着庄老大,他总觉得庄老大不像好人。但是听了封寒话,陈玉视线从庄老大身上转到了封寒和他旁边洛清身上。每次封寒跟别人说起来,都说自己是他祭品。不过,那时候封寒对其他人冷漠,自己也就选择性忽略了。

    然而,今天,陈玉忽然发现,封寒居然说出洛清是他人,陈玉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了。

    庄老大看了封寒一会儿,淡淡说道:“现大事为重,既然你开口了,我和洛清之间帐就以后再说。”说完转头看向陈玉,问道:“你是和我们一起去找,还是分头找,有了发现再汇合。”

    陈玉不喜欢庄老大,封寒,洛清和尤部长就不愿意跟他一路了,当下决定分开寻找线索,等有了线索再联系。

    几个推测第一层可能也有四个门,四个大殿,其余什么都没有。几个人直接下了第二层,刚进来,就觉得眼前视野忽然宽敞了不少。第二层纵横几条通道,周围都是房间,每间屋子门都虚掩着,看不清里面东西。

    尤部长观察了一番说道:“这里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分开找,反正都同一层,真有事,招呼一声,也来得及彼此照应。”

    几人都同意了,没有办法,这次下来人太少了,多数伙计都岸上。

    陈玉挑了左面一条通道走了进去,他听见身后悉悉索索动静,眼角余光看到一条青色影子正沿着墙角走着。不禁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到了第一间门前,陈玉并没有进去,直到第二间门口停了下来。陈玉没有回头,只是说道:“你一路跟过来,找我有什么事?”

    陈玉说话时候,肩膀上一重,四脚青终于鼓起勇气蹿了上来。

    陈玉并没有将它扔下去,他转过身,看着后面洛清,继续说道:“你有什么目,说吧?”

    洛清冷冷地看着他,他身后是烛台,背着光,看不清楚表情,但是陈玉能感受到那绝对不会是善意。

    洛清轻轻说:“陈玉,你真正身份你我都清楚,上辈子你害了封寒一次,还准备再害他一次,对吧?”

    作者有话要说:我终于连着了,握拳!!

    明天又上班,可能不能日了,争取后天见。

    ----------

    空旷寂静空间里,狼眼手电直线照射距离有两百米以上,门后面情况几人看得一清二楚。

    石门后面,是个巨大空洞。手电照下去,随着光线越来越细,竟然消失了黑暗中。这座空洞像无深渊,根本看不到底。

    这种规模洞穴,根本不可能是人工挖掘出来,站自然之力形成深渊边上,人们深深感受到自身渺小。

    而吸引了所有人目光,是深渊中间矗立着一座宏伟宫殿,一座沉睡湖底青铜宫殿。

    陈玉呆呆地盯着青铜宫殿,脑海里‘嗡’一声。

    他不知道第一个登上长城,第一个看见秦始皇陵人是什么感受,但是此时此刻,看到这样恢宏历史遗迹,一种博大深厚气息扑面而来,陈玉只觉地心里翻涌着,有种流泪冲动。

    宫殿只露出了上面二层,下面全深渊里面,竟然看不出这青铜宫殿究竟有多高。

    而从他们所站立门口到宫殿至少有二十米距离,全是虚空。诡异是,从门两侧一直到宫殿,每隔两米就立着一对高五六米地青铜巨人像,静静地浮空中。

    那些巨大青铜人双臂环抱,摆着古怪姿势矗立两旁,就像从门边到宫殿有这样一条大道,它们是站道路两旁守护宫殿卫士,或者迎接宫殿主人。

    “东方巨人……”马文青喃喃说道。

    马文青说得并没有错,这两侧青铜立人像和那个神圣到难以言说风水宝地——三星堆出土青铜巨人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这里青铜人比已经现世那些要高上一倍。

    反应大要数阿吉,他居然眼圈发红,慢慢跪了下去。

    陈玉则是看着那座宫殿回不过神,初震惊过后,是让他胆战心惊熟悉感。似乎他身上每一个细胞都欢呼着,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这种陌生感情,让陈玉浑身颤抖,迈不出一步。

    相比较其他人,马文青和莲生倒是先镇定下来,马文青门边蹲下来,探身往前摸了摸。然后大笑起来,回头说道:“我就说看着眼熟,小陈玉,这和雪山上那座桥一样。这里是有路,这些青铜巨人是站实地上。”

    说完咂咂嘴,马文青继续感叹:“古人故弄玄虚起来,还真能吓人一跳。不过,这可比雪上那座桥大气多了。这下面不是冰,估计是种类似水晶矿石,娘这该有多浪费啊。”

    马文青话惊醒了站门边所有人,洛清悄悄看了看封寒,建议道:“既然有桥,那我们赶紧过去,毕竟这次过来时间紧迫。早点找到东西,我们能早点回去。”

    封寒侧头若有所思地看了陈玉一眼,当先往桥上走去。

    陈玉一愣,心里闪过一丝异样,下意识地往前跟了一步,却又停了下来,慢慢跟了后面。他看不透封寒那一眼意思,没有高兴,没有厌恶,没有温情,也没有寒冷,封寒眼中看不见任何感情,但是这样封寒却让他觉得遥不可及。

    尤部长跟了封寒后面,然后是莲生和阿吉,马文青兴奋地拽着陈玉胳膊说着,他们后面是洛清。陈玉手电往下照着,即使他不恐高,即使是第二次走这种看不见桥上,他依旧觉得震惊和恐惧。

    神仙,徒步青云滋味,原来不是凡人能轻易享受。

    陈玉又抬头看向封寒,为什么进了门后面,封寒像换了一个人?是不是——

    正思考中陈玉,突然觉得左边一轻,然后眼角余光就看到马文青掉下去身影。

    陈玉听到惊叫声,回过神来发现阿吉正紧紧地抓着他。那声尖叫正是他自己发出来,而且陈玉因为走神,看到马文青掉下去,没有来得及思考,就准备跟着跳下去抓住他。

    “陈玉,你别急,马文青没事!”阿吉他耳边喊道。

    无形通道上,前面人都停下来往这边看来。

    陈玉被阿吉死死拽着,陈玉已经到了通道边缘,他前面一步就是青铜立人像了。而莲生却比他还要远,他整个人蹲青铜立人像头顶,也不知道这么短时间是怎么上去,正皱着眉头看着下面。

    让所有人松了一口气是,正如阿吉所说,马文青虽然掉下去了,却没有生命危险。他紧急关头甩出百连锁挂了青铜宫殿屋檐上瑞兽上,他自己则百连锁拉力下,也接近了青铜宫殿,骑了宫殿外围伸处长约一米兽头上。

    那是青铜宫殿排水系统外围出水口,几乎每层都会伸出一个兽头。

    陈玉右手紧紧抓着阿吉胳膊,心有余悸地喃喃说道:“我擦,这小子才真是狗屎运,福大命大。”

    出水口并不是随处都有,每个方向只有一个,如果马文青没有挂兽头上,就算百连锁能暂时拉住他,能不能救上来都是个问题。

    青铜宫殿外围,漆黑光滑,距离他近地方根本并没有窗户。

    莲生看着下面微微笑了笑,说道:“我下去,一会你们帮忙拉上来。”

    陈玉抬头,这才注意到,莲生手里两寸宽带子已经拴了青铜人像头部,看来马文青出事瞬间,莲生就想好了怎么救人。

    而陈玉关心则乱,差点连自己也搭进去。

    马文青所位置距离桥大概二十米左右距离,所以救人过程虽然惊险,却并不困难。莲生先将马文青用安全绳捆住,顺着带子被守桥上人拖上来,然后自己青铜宫殿外围打量了一会,也招呼这边人把他拉了过来。

    莲生落地之后,又手脚并用,上了青铜人像,慢条斯理地将带子解了下来。这次人们看清楚了莲生动作,这么高青铜人像,他几乎两三步就到了顶上,而且动作流畅轻松,带着一股莫名美感。

    马文青上来之后就趴了陈玉肩膀上,腿肚子直转筋。

    “你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宽地方,你就是只螃蟹,想掉下去也不那么容易吧?”陈玉扶着马文青,不遗余力地讽刺着,打算以此来平复自己现还缓不下来心跳。

    “娘,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就多瞄了两眼那个人像,然后腿一软,人就下边了。”马文青一脸沮丧,边将莲生递过来百连锁收起来,边揉着右胳膊,看来下去时候拉了一下。

    莲生皱了皱眉,扫了后面几个人一眼,对阿吉说道:“我们一路过来,还没休息过,也可能是疲劳原因,这样,我和马文青走后面,你跟阿玉我们前面,虽然说这是桥上,但是没有护栏,也很危险,先打起精神过去再说。”

    马文青其实看莲生并不太顺眼,就拿这次四川凉山之行来说,除了封寒外,莲生容貌也非常抢眼,马文青所预想山里妹子围着他转悠,唱唱情歌,拉个小手美好前景忽然就换了主角。这还只是其一,其二是马文青发现莲生虽然平时笑眯眯,但是比他还蔫坏,所以平时不大乐意跟莲生走一块。

    这会儿听了莲生话,马文青立刻张嘴想反驳,但是又想到刚刚怎么也算是被莲生救上来,忍了忍,又闭上了嘴。

    几个人都提高了警惕,量从路中间走,终于平安地到了青铜宫殿入口。

    近看这座宫殿加惊人,不仅处处都是青铜,而且柱子,窗栏,扶手处地雕花都精致异常。站门前人们都暗暗惊叹着,到底多少青铜能造出这样一座宫殿,到底什么样能工巧匠能铸就这样辉煌。

    宫殿大门并没有上锁,只是虚掩着,几个人对视一眼,封寒带头进入宫殿里面。

    门里面是个大殿,殿正前方是幅巨大浮雕,上面是只大鱼,下面只是形状奇特鸟。陈玉用手电照了一会儿,说道:“那是太阳神鸟,看来文青说对了,这里可能真是古蜀国某个帝王陵寝。”

    马文青接道:“啧,这种规模陵寝,这位帝王是不是把国中所有青铜都收敛起来,自己造宫殿了?”

    陈玉没有接话,那种年代,全国青铜又能有多少?这么多青铜从哪里来,真是个谜。

    殿正中摆着两个巨大三足鼎,两侧是通往其它地方走廊。

    封寒从那浮雕上移开眼,转头看着陈玉淡淡说道:“这里有青龙环钥匙,也有我要找东西,如果你们累了,就先大殿休息,我去找。”

    其他人都摇了摇头,就算下来时候确实有些疲倦,但是看到这宫殿时候,精气神早就提上来了。

    “先找东西,找到了再休息一样。”马文青立刻说道。

    陈玉也点了点头,他心里激动比别人还要多,青龙环终于能取下来了,而且,那些藏心里秘密终于能有答案了。

    于是七个人商量了一下,往左面通道拐去。

    到达通道门口时候,众人又震惊了。

    通道里有光,墙壁两侧隔着不远就有烛台,不过烛台上并不是长明灯,而是一个个拳头大小珠子,珠子发出柔和不刺眼光线将里面照得纤毫毕现。

    通道里面根本就没有路,只有一条巨大青龙从下面盘旋上来,这路居然是青龙背上。

    尤部长敲了敲青龙鳞片,抬头说道:“也是青铜,怪不得这里也叫龙神庙,大概是以前误传,不过这里面有条龙是真。”

    一直趴封寒肩膀四脚青忽然兴奋起来,从封寒身上跳下来,摆着尾巴姿势奇怪往前跑去,大概觉得忽然找到了近亲。

    龙背边缘是圆,虽然滑,好有不少鳞片,而且这龙身体非常粗,两个人并肩而行也完全不成问题。

    龙背和两侧墙壁有一定距离,不小心掉下去也是要人命,毕竟两侧缝隙可能直达宫殿底层。

    封寒带头走了上去,后面几个人也小心地踏上来。马文青瞅了瞅两侧烛台,心痒难耐,终于忍不住凑到跟前看起来。

    过了一会,马文青面带不舍地走了回来,“烛台都是战国错金,虽然不比黄金,好歹做工精细,而且,这么多……”

    陈玉看了看他,“你能带出去多少?别忘了我们这次目。”说着自己也有些郁闷,他们还要赶时间,去庄老大那里。

    然而,一路走来并没有看到能进入门或者窗户,陈玉心里不禁疑惑,难道这一层就一间大殿?那其余空间都是什么?

    又走了很长一段,终于看到了岔路口,一个往下通往第二层,另外一个从对面过来,应该是通往第一层其它地方。正这时候,对面忽然响起了脚步声,几个人都是一愣,对面脚步声杂乱无章,明显不是一个人。

    想起封寒说过活尸,几个人身上一冷,立刻将手里枪对准了对面通道。

    随着脚步声,终于有人从拐角处转了过来。带头是个年轻人,比马文青和陈玉稍微大一点,却非常有气势,陈玉瞬间有种陈森站他面前感觉。

    马文青一愣,陈玉不认识,他却认识,失声问道:“庄老大?你怎么会这里?”

    莲生扬了扬眉,也一旁问道:“你不是和六位老大带人去了云南?”

    陈玉没有想到七大家族老大,庄家当家人居然这么年轻,惊讶过后,陈玉忽然觉出不对味儿,庄老大明明让自己跟马文青带队过来,为什么自己也出现这里?当陈玉扫过庄老大身后时候,身体一僵,庄老大身后人,那个青年,正是第六截通道里出现,想要杀他‘母亲’。

    陈玉脸色一沉,如果那个‘母亲’想杀他是庄老大授意,那么,从始至终,他都被庄老大算计了。

    那个青年却根本没看他,直接装作不认识陈玉。

    陈玉冷着脸看向庄老大,说道:“庄老大是不放心我们?”

    庄老大看着他微微一笑:“不,我很相信你们,我过来,不过是为了保险起见。我想你也不希望你父亲他们出什么差错。”

    说到后,又向安抚般说道:“不过,你也别多心,你们不来镜水湖,我们其他人根本就进不来。只有你打开了那个锁,这周围四扇门才会打开,我们走是另外一扇门。人多比较方便,如果找到线索,我们就一起去云南。”

    四个门?陈玉忽然想起了黑衣人,他说他会自己过来拿东西,那么说他现也这宫殿里?陈玉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又看了一眼跟庄老大身后人。

    庄老大往这边扫了一圈,看到后面洛清时候,似笑非笑地说道:“说起来,后这位倒是很面熟。”

    洛清哼了一声,“庄老大也不用装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虽然坏过你们事,你们也没少给我们找麻烦。”

    庄老大脸上笑意淡了下去,看着洛清眼里带着森森寒意,“那也行,我们之间,该算一笔都不会少。”

    庄老大身居高位惯了,浑身不自觉地就带出无形而强大气势和威严,马文青和陈玉心里都是一惊。

    正这时候,封寒忽然开口了,“你准备怎么算?洛清是我人,我不会让别人动他。”

    洛清本来平静无波脸上忽然露出了灿烂笑容,他往封寒身边走了两步,才转头对庄老大轻轻说道:“那好,我等着。”眉眼间带着不讽刺。

    陈玉一直暗中打量着庄老大,他总觉得庄老大不像好人。但是听了封寒话,陈玉视线从庄老大身上转到了封寒和他旁边洛清身上。每次封寒跟别人说起来,都说自己是他祭品。不过,那时候封寒对其他人冷漠,自己也就选择性忽略了。

    然而,今天,陈玉忽然发现,封寒居然说出洛清是他人,陈玉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了。

    庄老大看了封寒一会儿,淡淡说道:“现大事为重,既然你开口了,我和洛清之间帐就以后再说。”说完转头看向陈玉,问道:“你是和我们一起去找,还是分头找,有了发现再汇合。”

    陈玉不喜欢庄老大,封寒,洛清和尤部长就不愿意跟他一路了,当下决定分开寻找线索,等有了线索再联系。

    几个推测第一层可能也有四个门,四个大殿,其余什么都没有。几个人直接下了第二层,刚进来,就觉得眼前视野忽然宽敞了不少。第二层纵横几条通道,周围都是房间,每间屋子门都虚掩着,看不清里面东西。

    尤部长观察了一番说道:“这里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分开找,反正都同一层,真有事,招呼一声,也来得及彼此照应。”

    几人都同意了,没有办法,这次下来人太少了,多数伙计都岸上。

    陈玉挑了左面一条通道走了进去,他听见身后悉悉索索动静,眼角余光看到一条青色影子正沿着墙角走着。不禁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到了第一间门前,陈玉并没有进去,直到第二间门口停了下来。陈玉没有回头,只是说道:“你一路跟过来,找我有什么事?”

    陈玉说话时候,肩膀上一重,四脚青终于鼓起勇气蹿了上来。

    陈玉并没有将它扔下去,他转过身,看着后面洛清,继续说道:“你有什么目,说吧?”

    洛清冷冷地看着他,他身后是烛台,背着光,看不清楚表情,但是陈玉能感受到那绝对不会是善意。

    洛清轻轻说:“陈玉,你真正身份你我都清楚,上辈子你害了封寒一次,还准备再害他一次,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