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一惊,头皮开始发麻,立即停住脚步,紧紧盯着老八背影消失那个拐弯处,同时握紧手里枪。陈玉开始后悔去看那两面带给他无限惊悚镜子,但是落后众人一截情况下,他又必须靠着那些标记来判断方向。

    现陈玉不禁疑惑,这些箭头和字究竟是镜子让他产生幻觉,还是真是别人留下来提醒他?他甚至判断不出来,他现走路线到底是不是正确,为什么他前面马文青变成了老八?

    陈玉费了很大力气,才控制住想往后跑双脚。他靠了这段通道中间镜子上,面对着那两字血字,头上全是冷汗,安静而漆黑通道里只有他急促呼吸声。

    现必须保持冷静,前面脚步声陈玉慌乱时候消失了,也许老八就拐过去那边等着他。但是,为什么后面脚步声也不见了?

    陈玉又扫了眼手表,冷汗多了,过了时间了。现单独一个人是危险,陈玉又看了一眼老八背影消失方向,然后往后面走去,就算前面不确定,顺着路回去说不定能遇上尤部长或阿吉。

    陈玉战战兢兢地盯着左右两个拐弯处,然后往后轻轻移动。决定只要老八再转回来,他立刻撒腿就跑。

    陈玉脸上汗不断流下来,但是他顾不上擦,就要到后面转角处了,马上就能离开了。陈玉又一次抬眼,前面还是没有人影,不禁松了口气,转身就往拐角处跑。就这时候,陈玉手摸到了一个东西。

    那东西触手很软很滑,而且没有一点温度。

    两侧都是光滑镜面上,本不应该出现东西。

    陈玉猛地转过头,两个黑洞正对着他眼。那是一个头盔,陈玉还眼尖地发现,头盔下面还连着一件潜水服。和第一次见到那件怪异潜水服不太一样是,这件上面还配备了头盔。

    但是陈玉知道,这头盔,这衣服下没人,看头盔和衣服连接处就能看得出来。而且那件诡异潜水服正从镜子里面钻出来,还有下半截镜子里面,这他妈根本不可能是人!

    后一根稻草压了陈玉心里那头骆驼上,他边惊慌失措地往反方向躲边大叫起来,声音凄厉得仿佛他才是这黑暗通道中恶鬼。

    然后就是沉闷枪声,陈玉对着那衣服和头盔抬手就是三枪,虎口疼得厉害。随即,陈玉惊骇无助地发现,那些给他安全感子弹没有任何用处,潜水服还是慢慢往外移动,头盔两个眼睛位置依旧正对着他。

    往后面退路被这件诡异潜水服挡住了,前面是那个莫名其妙老八,陈玉几乎绝望了。

    两秒之后,陈玉转身往老八消失拐角跑去。当他听到后面风声时候,就知道来不及了,那东西追上他了。

    细细软软潜水服袖子勒住了他脖子,虽然里面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劲道却大得出奇。

    陈玉急促地咳嗽了一声,就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他手里手电筒掉到了地上,极度崩溃情况下,他也不敢扔下右手枪。然后,陈玉两手去拉扯脖子上衣袖。

    越拽越紧,陈玉已经开始翻白眼了。看来不用面对那个老八,他就可以归位了。

    可是,这样无声无息地死这里算怎么回事?陈玉恍惚神智里有着愤怒,他还有很多事没有做。

    他欠封寒还没有还,不管是不是他欠下,当他看到封寒心脏被挖出来,封寒手指石床上留下手印那一刻起,心上就一直沉甸甸压着某些让他痛苦东西,他必须为封寒做些什么,才能缓解那种难受。

    他还要去找陈森,他是他儿子,他必须赶过去。

    陈玉开始吸不进气时候,冒出了一个念头,也许老八并不可怕,他该毫不犹豫地往前走。

    陈玉手慢慢垂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身上潜水衣似乎感觉到它就要成功了,动作里竟然透出一丝狰狞。

    陈玉感觉到他胸口有什么东西动,虽然细微,但是绝对有动静,而且,还挺熟悉——几乎要贴上陈玉潜水服忽然整个僵了那里,袖子也停止了用力。

    然后,陈玉惊讶目光中,那件潜水服扭曲着掉了地上。

    陈玉也喘着气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并不想离差点要了他命潜水服这么近,但是他现根本没劲动弹。陈玉防备地瞪视着,不远处潜水服和头盔静静地躺地上,仿佛从一开始就是安分守己死物。

    确定那些东西没有再动意思之后,陈玉犹豫了一下,立即将潜水服和头盔打了结。如果可以,他其实想烧掉,这东西怎么看怎么透着股不祥感觉。

    这时候,陈玉才低头看向自己胸口,那地方,四脚青正扒着他衣服,探出身体,扭着头朝他看着。看到陈玉低头,立刻兴奋地叫唤着,低低,透着关切。

    是它救了自己?那衣服居然怕一条四脚蛇?陈玉边喘气边诧异着,伸手将四脚青拎起来仔细观察。

    细细身子,四只小爪子蜷缩着,乖顺让陈玉拎着,豆子般黑眼睛黑夜中偶尔闪着一丝金色。

    “你做?”陈玉总觉得这小东西和小胖一样,很有可能听得懂他们说话。

    四脚青眨巴眨巴眼,讨好地看着他,然后转头用爪子抱住陈玉手指,探出舌头轻轻舔着,刚刚挣扎中,那里被硬物划开了个不大口子,正流血。

    四脚青小心翼翼地将血吮到肚子里,陈玉伤口也止血了,动物唾液似乎有——灭菌效果?这条四脚蛇似乎初吸了他血后,就一直很依赖他,除非必要,绝对不愿意从他身上回封寒那去。

    这到底是什么品种?还能驱邪避鬼?陈玉怀疑地打量着四脚蛇,这小家伙自从来了他们家之后长了不止一倍了。原来像根绳似地,不细看都找不着;现已经有手指粗了,用手丈量了一下,好家伙,拉直了居然比他手还长几厘米。

    这难道是他们家传统?养动物个个能吃能睡,心宽体胖。

    而且,这家伙什么时候躲到他衣服里?

    不管是不是四脚青关键时刻起到了作用,他又一次死里逃生了。地上坐了一会儿,陈玉终于缓过劲来,他必须找到其他人。犹豫了一会儿,看看那两个血字,陈玉咬咬牙,带着一股视死如归气势,往前面拐弯处走去。

    不管老八是谁,他都要去看看。而且,往后走,不一定就是生路。

    转过弯后,陈玉强压住心里恐惧,立即把手电和枪都对准了面前通道。看清了通道中情况后,陈玉瞬间睁大了眼。

    被狼眼手电照得亮如白昼通道中,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背对着陈玉,但是陈玉还是失声叫了出来:“妈?”

    没有什么老八,是他从小到大非常熟悉人——他母亲。但是,疑问很就又上来了,他母亲为什么会这里?一个商人,大学兼职讲师?无论哪个身份,他母亲都不应该出现这里。

    陈玉眯起眼,冷静地说道:“你是谁?”

    前面人慢慢地转过身,看着陈玉笑道:“阿玉,你刚刚不是叫过我吗,怎么,连自己也不相信?我知道这里面有幻影,但是你应该看得出来,我不是。”

    声音,动作,连表情和一些小习惯都如此熟悉,让陈玉心渐渐沉了下去,这真是他母亲。

    陈夫人叹了口气,脸上笑容里有着遗憾,维持着一贯优雅从容语调:“我给你留了那张字条就离开了,本来以为,我们再见面时候,至少是另外一种身份。没想到,这么就再次见到了你,而且,你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陈玉复杂地看着他母亲,忽然问道:“我应该知道什么?”

    陈夫人似笑非笑地看了陈玉一会儿,却转移了话题:“你一直那么乖,陈森也不让你学任何倒斗手艺,没想到下地之后还算厉害,居然能这么冷静地走到这里。不过,你实不该来,跟你一起生活了那么久,怎么可能会没有感情,让我亲手了断,我还真有些舍不得。”

    陈玉呆愣地看着她,过了好半天才问道:“那些记号难道是你留下来?”

    “没错,是我做,从开始你走路就是错,封寒离开后,我才单独引开你,中间做了很多记号和信息,扰乱你神智。只要你乱了手脚,那东西一出来,应该就不需要我亲自动手了。可惜,那东西居然被你毁了。”陈夫人叹了口气。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你不是我亲生母亲?”陈玉沙哑地问道,他说不清楚心里感觉,只是觉得这通道里简直让人窒息,有什么从小一直守护到大东西正悄悄地离开他。

    陈夫人一愣,脸上笑容终于变淡了,她看了陈玉好一会儿,说道:“你知道了啊,既然这样,我也没有必要再辛辛苦苦地维持这个样子了,本来,还想让你感觉亲切一点……”

    陈夫人声音越来越低,她抬手往头上抹了抹,再次抬起头时候,陈玉又一次呆住了,他觉得今晚发生事实太过于挑战他神经和心理接受能力。

    站他面前,是个男人。长发已经变成了短发,长相和他母亲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就是笑起来时候,还能看出一点模糊影子。

    这个人看起来二十多岁样子,看起来只是个比他大几岁青年。这怎么可能?如果这真是他母亲,那他到底怎么带了他二十多年?

    “别怀疑,从小到大守你身边一直都是我,就算我变了模样,你其实应该也认得出来吧。”青年冲他眨了眨他,微笑着说道,声音也从女人换成了男人。

    陈玉张了张嘴,后吐出俩字:“骗人。”

    “你说得都不是真,你这么骗我,有什么好处?”

    青年一愣,看着陈玉红红眼,别有意味地说道:“你要相信,我全都是为了你好。”说到这里,青年忽然皱了皱眉,侧耳听着什么,过了几秒抬头看着陈玉:“封寒过来了,他对你倒是不错,看来这次我只能先走了。要记得,下次遇到别人,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青年转身,本来是死角镜面忽然移动着转了过去,青年后瞄了一眼陈玉,消失了镜面之后。然后那面镜子又转过来,恢复如初。

    陈玉呆呆地站那里,没有动弹。就这时候,陈玉对面镜子忽然碎了,一只手伸了过来,手指上带着银色指环。

    封寒从后面走了出来,脸色苍白,漆黑漂亮眼睛里带着冰冷杀气,当看到陈玉时候,那股杀气才迅速收敛并隐藏到深处。封寒用力抱紧陈玉,凑近他耳朵,温柔而阴沉地说道:“你是我,不能死别人手里。”

    四脚青瞬间又钻进陈玉衣服里,短时间内不打算出来。

    陈玉终于从各种重大打击中回过神,看着面前封寒,仿佛有了精神依靠,喃喃说道:“从这里出去,把我老爹救出来之后,我到底还有没有家?”

    “当然。”封寒拽起陈玉往外走,“我只是离开了两分钟,你就能从队伍里走失,我是不是该你脖子上栓根绳?”

    陈玉没有说话。

    可能是察觉陈玉精神状态实不好,封寒只好搜集有限安慰人词汇:“当然有家,别忘了,家里还有一只豹子等着你养,我可没有那么好耐心。”

    “……”

    作者有话要说:迟到送上

    ——————

    陈玉一惊,头皮开始发麻,立即停住脚步,紧紧盯着老八背影消失那个拐弯处,同时握紧手里枪。陈玉开始后悔去看那两面带给他无限惊悚镜子,但是落后众人一截情况下,他又必须靠着那些标记来判断方向。

    现陈玉不禁疑惑,这些箭头和字究竟是镜子让他产生幻觉,还是真是别人留下来提醒他?他甚至判断不出来,他现走路线到底是不是正确,为什么他前面马文青变成了老八?

    陈玉费了很大力气,才控制住想往后跑双脚。他靠了这段通道中间镜子上,面对着那两字血字,头上全是冷汗,安静而漆黑通道里只有他急促呼吸声。

    现必须保持冷静,前面脚步声陈玉慌乱时候消失了,也许老八就拐过去那边等着他。但是,为什么后面脚步声也不见了?

    陈玉又扫了眼手表,冷汗多了,过了时间了。现单独一个人是危险,陈玉又看了一眼老八背影消失方向,然后往后面走去,就算前面不确定,顺着路回去说不定能遇上尤部长或阿吉。

    陈玉战战兢兢地盯着左右两个拐弯处,然后往后轻轻移动。决定只要老八再转回来,他立刻撒腿就跑。

    陈玉脸上汗不断流下来,但是他顾不上擦,就要到后面转角处了,马上就能离开了。陈玉又一次抬眼,前面还是没有人影,不禁松了口气,转身就往拐角处跑。就这时候,陈玉手摸到了一个东西。

    那东西触手很软很滑,而且没有一点温度。

    两侧都是光滑镜面上,本不应该出现东西。

    陈玉猛地转过头,两个黑洞正对着他眼。那是一个头盔,陈玉还眼尖地发现,头盔下面还连着一件潜水服。和第一次见到那件怪异潜水服不太一样是,这件上面还配备了头盔。

    但是陈玉知道,这头盔,这衣服下没人,看头盔和衣服连接处就能看得出来。而且那件诡异潜水服正从镜子里面钻出来,还有下半截镜子里面,这他妈根本不可能是人!

    后一根稻草压了陈玉心里那头骆驼上,他边惊慌失措地往反方向躲边大叫起来,声音凄厉得仿佛他才是这黑暗通道中恶鬼。

    然后就是沉闷枪声,陈玉对着那衣服和头盔抬手就是三枪,虎口疼得厉害。随即,陈玉惊骇无助地发现,那些给他安全感子弹没有任何用处,潜水服还是慢慢往外移动,头盔两个眼睛位置依旧正对着他。

    往后面退路被这件诡异潜水服挡住了,前面是那个莫名其妙老八,陈玉几乎绝望了。

    两秒之后,陈玉转身往老八消失拐角跑去。当他听到后面风声时候,就知道来不及了,那东西追上他了。

    细细软软潜水服袖子勒住了他脖子,虽然里面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劲道却大得出奇。

    陈玉急促地咳嗽了一声,就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他手里手电筒掉到了地上,极度崩溃情况下,他也不敢扔下右手枪。然后,陈玉两手去拉扯脖子上衣袖。

    越拽越紧,陈玉已经开始翻白眼了。看来不用面对那个老八,他就可以归位了。

    可是,这样无声无息地死这里算怎么回事?陈玉恍惚神智里有着愤怒,他还有很多事没有做。

    他欠封寒还没有还,不管是不是他欠下,当他看到封寒心脏被挖出来,封寒手指石床上留下手印那一刻起,心上就一直沉甸甸压着某些让他痛苦东西,他必须为封寒做些什么,才能缓解那种难受。

    他还要去找陈森,他是他儿子,他必须赶过去。

    陈玉开始吸不进气时候,冒出了一个念头,也许老八并不可怕,他该毫不犹豫地往前走。

    陈玉手慢慢垂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身上潜水衣似乎感觉到它就要成功了,动作里竟然透出一丝狰狞。

    陈玉感觉到他胸口有什么东西动,虽然细微,但是绝对有动静,而且,还挺熟悉——几乎要贴上陈玉潜水服忽然整个僵了那里,袖子也停止了用力。

    然后,陈玉惊讶目光中,那件潜水服扭曲着掉了地上。

    陈玉也喘着气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并不想离差点要了他命潜水服这么近,但是他现根本没劲动弹。陈玉防备地瞪视着,不远处潜水服和头盔静静地躺地上,仿佛从一开始就是安分守己死物。

    确定那些东西没有再动意思之后,陈玉犹豫了一下,立即将潜水服和头盔打了结。如果可以,他其实想烧掉,这东西怎么看怎么透着股不祥感觉。

    这时候,陈玉才低头看向自己胸口,那地方,四脚青正扒着他衣服,探出身体,扭着头朝他看着。看到陈玉低头,立刻兴奋地叫唤着,低低,透着关切。

    是它救了自己?那衣服居然怕一条四脚蛇?陈玉边喘气边诧异着,伸手将四脚青拎起来仔细观察。

    细细身子,四只小爪子蜷缩着,乖顺让陈玉拎着,豆子般黑眼睛黑夜中偶尔闪着一丝金色。

    “你做?”陈玉总觉得这小东西和小胖一样,很有可能听得懂他们说话。

    四脚青眨巴眨巴眼,讨好地看着他,然后转头用爪子抱住陈玉手指,探出舌头轻轻舔着,刚刚挣扎中,那里被硬物划开了个不大口子,正流血。

    四脚青小心翼翼地将血吮到肚子里,陈玉伤口也止血了,动物唾液似乎有——灭菌效果?这条四脚蛇似乎初吸了他血后,就一直很依赖他,除非必要,绝对不愿意从他身上回封寒那去。

    这到底是什么品种?还能驱邪避鬼?陈玉怀疑地打量着四脚蛇,这小家伙自从来了他们家之后长了不止一倍了。原来像根绳似地,不细看都找不着;现已经有手指粗了,用手丈量了一下,好家伙,拉直了居然比他手还长几厘米。

    这难道是他们家传统?养动物个个能吃能睡,心宽体胖。

    而且,这家伙什么时候躲到他衣服里?

    不管是不是四脚青关键时刻起到了作用,他又一次死里逃生了。地上坐了一会儿,陈玉终于缓过劲来,他必须找到其他人。犹豫了一会儿,看看那两个血字,陈玉咬咬牙,带着一股视死如归气势,往前面拐弯处走去。

    不管老八是谁,他都要去看看。而且,往后走,不一定就是生路。

    转过弯后,陈玉强压住心里恐惧,立即把手电和枪都对准了面前通道。看清了通道中情况后,陈玉瞬间睁大了眼。

    被狼眼手电照得亮如白昼通道中,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背对着陈玉,但是陈玉还是失声叫了出来:“妈?”

    没有什么老八,是他从小到大非常熟悉人——他母亲。但是,疑问很就又上来了,他母亲为什么会这里?一个商人,大学兼职讲师?无论哪个身份,他母亲都不应该出现这里。

    陈玉眯起眼,冷静地说道:“你是谁?”

    前面人慢慢地转过身,看着陈玉笑道:“阿玉,你刚刚不是叫过我吗,怎么,连自己也不相信?我知道这里面有幻影,但是你应该看得出来,我不是。”

    声音,动作,连表情和一些小习惯都如此熟悉,让陈玉心渐渐沉了下去,这真是他母亲。

    陈夫人叹了口气,脸上笑容里有着遗憾,维持着一贯优雅从容语调:“我给你留了那张字条就离开了,本来以为,我们再见面时候,至少是另外一种身份。没想到,这么就再次见到了你,而且,你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陈玉复杂地看着他母亲,忽然问道:“我应该知道什么?”

    陈夫人似笑非笑地看了陈玉一会儿,却转移了话题:“你一直那么乖,陈森也不让你学任何倒斗手艺,没想到下地之后还算厉害,居然能这么冷静地走到这里。不过,你实不该来,跟你一起生活了那么久,怎么可能会没有感情,让我亲手了断,我还真有些舍不得。”

    陈玉呆愣地看着她,过了好半天才问道:“那些记号难道是你留下来?”

    “没错,是我做,从开始你走路就是错,封寒离开后,我才单独引开你,中间做了很多记号和信息,扰乱你神智。只要你乱了手脚,那东西一出来,应该就不需要我亲自动手了。可惜,那东西居然被你毁了。”陈夫人叹了口气。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你不是我亲生母亲?”陈玉沙哑地问道,他说不清楚心里感觉,只是觉得这通道里简直让人窒息,有什么从小一直守护到大东西正悄悄地离开他。

    陈夫人一愣,脸上笑容终于变淡了,她看了陈玉好一会儿,说道:“你知道了啊,既然这样,我也没有必要再辛辛苦苦地维持这个样子了,本来,还想让你感觉亲切一点……”

    陈夫人声音越来越低,她抬手往头上抹了抹,再次抬起头时候,陈玉又一次呆住了,他觉得今晚发生事实太过于挑战他神经和心理接受能力。

    站他面前,是个男人。长发已经变成了短发,长相和他母亲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就是笑起来时候,还能看出一点模糊影子。

    这个人看起来二十多岁样子,看起来只是个比他大几岁青年。这怎么可能?如果这真是他母亲,那他到底怎么带了他二十多年?

    “别怀疑,从小到大守你身边一直都是我,就算我变了模样,你其实应该也认得出来吧。”青年冲他眨了眨他,微笑着说道,声音也从女人换成了男人。

    陈玉张了张嘴,后吐出俩字:“骗人。”

    “你说得都不是真,你这么骗我,有什么好处?”

    青年一愣,看着陈玉红红眼,别有意味地说道:“你要相信,我全都是为了你好。”说到这里,青年忽然皱了皱眉,侧耳听着什么,过了几秒抬头看着陈玉:“封寒过来了,他对你倒是不错,看来这次我只能先走了。要记得,下次遇到别人,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青年转身,本来是死角镜面忽然移动着转了过去,青年后瞄了一眼陈玉,消失了镜面之后。然后那面镜子又转过来,恢复如初。

    陈玉呆呆地站那里,没有动弹。就这时候,陈玉对面镜子忽然碎了,一只手伸了过来,手指上带着银色指环。

    封寒从后面走了出来,脸色苍白,漆黑漂亮眼睛里带着冰冷杀气,当看到陈玉时候,那股杀气才迅速收敛并隐藏到深处。封寒用力抱紧陈玉,凑近他耳朵,温柔而阴沉地说道:“你是我,不能死别人手里。”

    四脚青瞬间又钻进陈玉衣服里,短时间内不打算出来。

    陈玉终于从各种重大打击中回过神,看着面前封寒,仿佛有了精神依靠,喃喃说道:“从这里出去,把我老爹救出来之后,我到底还有没有家?”

    “当然。”封寒拽起陈玉往外走,“我只是离开了两分钟,你就能从队伍里走失,我是不是该你脖子上栓根绳?”

    陈玉没有说话。

    可能是察觉陈玉精神状态实不好,封寒只好搜集有限安慰人词汇:“当然有家,别忘了,家里还有一只豹子等着你养,我可没有那么好耐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