乃保老人下去就没有再上来,难道那只狗自己留木屋里?陈玉拍拍小胖头,往湖边孤零零木屋走去。小胖犹豫了一会儿,看到四脚青悠闲地趴陈玉肩膀上,还不忘甩它一个居高临下白眼,顿时龇了龇牙,步跟了上来。

    陈玉学着马文青样子,透过窗户往木屋里面看。

    现是大清早,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来,隐约能看清楚大概。屋里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桌上摆着一个烛台,几只大碗。靠右侧墙壁上挂着捕鱼用具,左边被木板隔开,里屋用半截门帘遮着,看不清楚,应该是老人休息地方。

    整间木屋,简陋得可怜。

    让陈玉瞪大了眼是,桌子旁边一动不动地端坐着那只大黄狗。

    如果乃保老人一直没有回来,那么这狗自己屋里待了至少三十多了小时了。也从来没见过它出过木屋,难道一直挨饿?

    大黄狗大概早就听到了陈玉脚步声,这会恹恹地抬头,警告地瞥了陈玉一眼,就又扭过头,恢复了刚才姿势。

    陈玉挑了挑眉,转到旁边,推开了木门。

    那一瞬间,豹子吓得跳了起来,它——它还没有足够大到可以自己去捕捉这么大一只狗,而且也没有家长教过它怎么捕猎,它捕猎手段还不太够用。

    这完全不能怪它,它已经很努力地自己摸索学习了,四脚青‘配合’下,它已经找到了一些实用方法,也学会了怎样让自己爪子锋利,它一定是这世上聪明豹子。

    将对自己自夸自擂打住,小胖继续想道:所以,面对这只大狗有些畏惧,是完全可以理解!

    但是看到陈玉毫不犹豫走进木屋,小胖探头探脑地往里面看了一会儿,还是跟了上来。就算害怕,它也不能让陈玉独自面对那只狗。陈玉比封寒弱多了,它要保护他。

    大黄狗看到陈玉进屋,顿时站起来,转身对陈玉摆出凶悍姿态,尖利牙齿露出来,嘴里发出警告低呜声。

    陈玉将有些畏缩小胖挡身后,悠闲而熟练地转着手里匕首,笑着看着大黄狗,说道:“识相点,别动啊,我想乃保老爹可不希望他喜欢狗受伤。”

    主人不、自己开门进来客人已经非常没有礼貌,再欺负了他家里狗,是有点说不过去。所以,陈玉还真没打算动手。

    大黄狗依旧瞪着陈玉,眼里没有丝毫畏惧,听到陈玉提到乃保老爹后,瞄了一眼陈玉手里匕首,重蹲坐原来位置上,并不退让半分。

    陈玉带着赞赏看着面前大狗,很聪明懂事又忠心狗。它虽然外表凶悍,却相当没有精神,可见刚刚推断是正确,它已经很长时间没吃过东西了。

    陈玉想了想,从包里拿出给小胖准备牛肉,四下扫了眼,放到了屋子角落盘子里,又从水缸里舀了水,添满盘子边上瓷盆。

    陈玉将食物和水推到大黄狗面前,大黄狗低头扫了一眼,转开了头。陈玉明明看到黄狗肚子上毛抖了抖,不由说道:“如果你想等乃保老爹回来,首先要自己先活下去。”

    这只忠于主人黄狗除了对乃保老爹这四个字敏感外,别一概不理,也许,它没有攻击陈玉,是因为陈玉提到了乃保老人。它应该还记得乃保老人和陈玉说过几句话。

    后,陈玉百般无奈之下冲它唠叨这食物是乃保老人让他送过来。黄狗怀疑地瞥了陈玉一眼,终于走近食物,低头闻了一会,确定没毒之后,开始吃起来。

    大黄狗陈玉欣慰,小胖指责愤怒目光中将那一大块牛肉吃得干干净净,又喝了半盆水。吃完之后,又无视陈玉和小胖存,坐回了刚刚位置上。

    陈玉心里奇怪,顺着大黄狗视线落了桌子下面,地面相当平整,看不出任何异常。

    考虑了一会,陈玉靠近了桌子下面,不知道是因为吃人嘴短,还是确定陈玉并没有恶意,黄狗并没有呲牙相向。

    陈玉用手去按那里地面,敲了一会儿,用手掀起一块外表呈土色木板,下面,露出一个黑黝黝洞口。

    陈玉顿时愣了那里,虽然知道狗守这里一定是有原因,但是他真没想到会看到一个盗洞。

    是,从那密实整齐铲印就能看出来,挖这个盗洞人绝对是个高手。

    陈玉忽然想到了什么,正这时候,他身上响起来一阵悦耳铃声。

    陈玉掏出手机按了接听键,乔逸那头笑着说道:“你小子可真能折腾人,为了你那几张图,我把能联系到考古界人都联系到了,后还是王教授给找人。”

    陈玉一阵惊喜,忙问道:“怎么样,破解出来了?”

    乔逸哼了一声,淡淡说道:“嗯,我马上发给你,一会有什么不对地方再打给我。”

    “好,乔哥,真是太感谢了。”

    “这种话少说,你跟我这么见外做什么。”乔逸那边说道,似乎能察觉到这边陈玉脸上尴尬,随口转移了话题:“行了,你先忙你,只是要记得,忙完了手头上事,过来北京请客。”

    陈玉客气了几句,挂了电话,不大工夫,就收到了乔逸传来图片,按照顺序一共传了六幅图。现图上,写全部是翻译过来文字。陈玉迫不及待地就着透进屋里晨光看了起来。

    一口气看完六幅图后,陈玉苦笑起来,然后又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幸亏他让乔逸去翻译了地图,幸亏乔逸真能找到人,否者他们这些人大概全得折里面。或者,封寒可能有机会活着出来。

    第一幅图上写是正东,凌晨三点;第二幅图上是正南,凌晨三点四十;第三幅,西南,凌晨四点二十;第四幅,正西,五点;第五幅,西北,五点四十;第六幅,正西,六点二十。

    几乎看到这些图瞬间,陈玉就明白了其中意思,这是下湖所经过通道正确顺序和时间。

    也就是说,他们必须半夜三点时候从正东面第一截通道经过,但是出了第一截通道后,要游到正南方,走正南方向第二截通道,而且还必须要凌晨三点四十进去。以此类推,到正西方,经过后一截通道,应该就到了那个传说中大墓。

    必须正确时间,经过正确地点,这就是下湖方法。否者湖里就会遇到能埋没人地漩涡,而错误通道里则什么都可能遇到。

    这方法简直变态至极,如果没有这些图,他们绝对束手无策。

    同时,由这六幅图推断出来另外一个问题也陈玉心惊,六截通道,根据第一截大概二十来米长度,他们后要到达是一百多米水下。

    陈玉甩了甩头,将脑海中事抛开,他现知道下湖方法了,他们可以赶紧下水,找到那个墓,然后赶去陈森那边了。他要立刻去告诉马文青,封寒他们,今天晚上就可以——

    陈玉脸上刚刚露出笑忽然凝结脸上,他怎么跟他们说?他怎么知道这见鬼方法?

    陈玉无力地重坐回地上,眉头紧缩,小胖他身后眼巴巴地看着他,同时趴上来,试图用大头顶陈玉脸安慰他。

    陈玉焦急而沮丧视线落了依旧维持一个姿势大黄狗身上,心里忽然一动,眼睛里立刻浮起了稍嫌奸诈笑意。

    老人屋里有个盗洞,说明什么?乃保老人明显也是个盗墓贼。而且老人十分有耐心,这里守了这么多年,他甚至自己探知到这湖要深夜三点下去。所以,陈玉虽然不知道办法,但是乃保老人可以知道,老人甚至还提醒过他不能照镜子,他只要说这办法是从乃保老人这里找到就可以了。

    陈玉一激动跳了起来,外屋翻了一圈什么也没找到,犹豫了一会儿,进了黑乎乎里屋。里面有张单人床,一个等人高柜子,洗漱用具等。

    陈玉心里面别扭了一会儿,决定下水后一定要想办法找到老人,以作补偿。然后开始翻腾,后终于从衣柜里翻出来一卷纸。

    陈玉本来打算翻出点能书写东西,然后将方法写下来,没想到却有了意外之喜。将那卷纸拿到外屋,是非常粗糙带着暗黄色泽纸,上面潦草地写满了字。

    陈玉好奇心又不可控制地发作了,从第一页开始看起来。

    上面写道:我带来伙计和我兄弟昨夜大部分都死了,我必须留下来,找到湖里神墓,不然我也没有脸面再回去面对大家,仅剩两个伙计也陪着我留了下来。但是这湖太凶险了,也许我还没有找到,就再也不能回来了,那样也好,正好和兄弟们作伴。

    我试着从屋里挖了一条墓道去湖底,想着,不用经过有漩涡湖水,直接找到墓室。但是我失败了,到了一百多米深度后,周围全是坚硬岩石,已经没有办法再挖下去了。后来经过反复试验,我多能二十米水下挖开一个缺口。这条墓道也不算浪费,我可以从下面直接进入我屋子,这样可以少漩涡里待二十米距离。

    过了一年,我终于发现,这镜水湖并不是时时刻刻都有漩涡!

    但是等我发现漩涡出现具体规律后,我又绝望了,因为没有漩涡那一点时间,根本来不及下水。

    又过了几个月,我找到了湖岸下面通道,我明白我这才真正踏上下水之路,我没有想到是这也是噩梦开始。

    经过了很长时间,留下了两根脚趾头和仅剩两个伙计之后,我终于明白了并不是所有通道都能随便进去,那里面有太过可怕东西存。

    后来,我又发现还有时间问题,同一条通道不同时间进去也不一样。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坚持到找到正确下水之路,好虽然老头子年纪大了,身板还硬朗。

    写到这里,几乎就是所有文字部分了,陈玉再往下翻,就是繁琐记录哪个时间哪截通道又失败了。

    很少见到写这次正确了。

    而且,陈玉还发现,老人很谨慎,他时间和顺序都有反复涂改痕迹,和乔逸传来正确答案一对照,根本对不上。也许老人不愿意将自己用生命换来道路落别人手上,而老人自己,大概早就牢牢地记心里了。

    用完了足足十几张纸后,陈玉看到了后一页,只有一段话,写得相当潦草:后一截通道和时间终于大致确定了,我也没有时间再等了,因为湖边又来了一个队伍,一看就能明白他们目和我一样,而且,他们装备比其他人都好得多。

    这鬼阵拦住了太多来这里人,但是如果不怕死人,又有风水高手话,也不是破解不了,所以我必须今夜下水。

    我不相信那些经文里说只有那个人能打开神墓,我一定要去。

    也许我再也回不来了,也许我就要见到我等待了十几年宝藏和神墓。

    ……

    乃保老人果然是个盗墓贼,而且很多年前,就带着人来了,一直努力寻找下水方法。

    但是他后一页是什么意思?陈玉手上有些颤抖,他敏感地记起了老人说那句话:原来你是这个样子。

    难道那个人就是指他?有经文里说只有他才能打开湖底……墓?

    陈玉心乱如麻,发生他身上事越多,黑皮日记本上事就越可能是真。

    那么,庄家找他和马文青来这个墓是真找不到其他人了,还是也知道那个所谓经文?

    听说庄家现老大是极为精明一个人,从来只有他利用别人,跟他打交道就是与虎谋皮。

    陈玉冷冷笑了笑,不管什么原因,只要能救陈森,他是一定会来。不过,想占他便宜,也不是那么容易。

    陈玉瞄了一眼还盯着盗洞口等着主人大黄狗,脸上又有了忧色,陈玉他们到来,让老人终于下定决心下湖。但是老人至今没有回来,他是找到他宝藏,还是留了水里?

    陈玉将手卷上面涂改错误时间和通道顺序改成正确,又老人后一页纸收了起来,拿出另外一张没用过,但是仍然皱巴巴纸,陈玉仿照老人字迹用左手写上了后一截墓道顺序和时间。

    给黄狗留下了足够食物和水,陈玉带着豹子离开木屋。

    走出木屋时候,已经到了八点左右,因为临着湖,空气异常清,远远有伙计招呼陈玉过去吃饭。

    陈玉将心里那些压抑事都努力放到一边,只想着他找到了办法和合理说法,觉得一身轻松,豹子已经用极速度往帐篷边跑去,觉得离陈玉远了还会跑回来炫耀一把,然后再往前跑。

    走了几步,陈玉忽然想起乃保老人说那句话,鬼阵,难道湖里通道是个阵法?想到这里,陈玉心痒痒了,风水他也学过,不知道能不能够上高手边儿。

    想到这里,陈玉停了下来,找了个地势较高地方,四下观察。

    越看陈玉脸色越白,阴地,穴内有水,大凶。

    因为有镜水湖,这里并不算建造陵墓好地方,到底什么人,将墓藏水下?

    陈玉脚步慢了下来,他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没想起来。陈玉将老人后那张纸上话又回想了一遍,头上冷汗顿时下来了,是那个阵法。

    他爷爷压箱子底风水书里面,有一本提到十个地方绝对不能去,十个地方下面,还加了一句话:阴地鬼阵,生人莫入。

    书上说这阵法几乎是无人能解,进去绝对没有出来可能。

    陈玉又瞄了一眼手里那卷纸,如果没有地图,凭着他所知道那些风水知识,他们是绝对不能找到办法。而乃保老人,却自己找了出来,当然,他付出代价也是惨重。而且,他们也没有十几年时间。

    陈玉直接找到了正忙活封寒,阿吉等人,马文青大概因为昨天受了刺激,心里着急,居然也。

    这时候洛清正说话,陈玉也没有打断,站到了一边。

    “封,昨天你们回去以后,我带了两个伙计又回了湖边。”洛清说道,“昨天三点我们下水时候,没有漩涡,然后我们上来时候,漩涡又出现了,说明这漩涡某些时间是没有。我们昨天守了一晚上,终于将没有漩涡时间都记下来了。”

    尤部长看了洛清一眼,笑着说道:“还是你心细。”

    洛清微微笑了笑,揉揉带着疲惫眼,递给封寒一张纸,上面明明白白地记录了漩涡消失具体时间。

    陈玉凑到封寒身边,扫了两眼,心里暗惊。按照洛清等人记录,再和他所知道下水方法一对比,陈玉发现,每一次出现漩涡时间,正是他们进入通道时间,而他们经过一截通道大概二十分钟,那也正是漩涡消失时间。

    这样巧合,让陈玉不禁开始怀疑到底是为了湖修建那些通道,还是为了那种怪异阵法,才造了这个湖?

    洛清这时候揉着额头又说道:“可惜虽然找到了这些时间,却仍然不能下水,漩涡消失时间太短,不够我们到达湖底。”

    “我擦,这种鬼地方真有人能下去?那个墓到底是怎么造?难道那些修建陵寝人都是变鬼下去?”马文青又怒了。

    陈玉这时候出声了,“你下不去,并不代表别人下不去。”说着从口袋了摸了摸,停顿了两秒,将乃保老人那卷纸拿了出来,陈玉量用平静且带着惊喜语气说道:“我刚刚到乃保老人木屋里,本来只是好奇他为什么没回来,没想到却找到了这种东西。”

    说道后,陈玉脸上露出了轻松笑意:“看来我们能下水了。”

    当大家看清楚了这上面内容时候,无疑所有人都是惊喜。

    封寒看了看后一页,眼里带着深思扫了陈玉一眼。

    作者有话要说:这次隔有点久,多发上来一些,以后会继续努力早点。

    --------

    乃保老人下去就没有再上来,难道那只狗自己留木屋里?陈玉拍拍小胖头,往湖边孤零零木屋走去。小胖犹豫了一会儿,看到四脚青悠闲地趴陈玉肩膀上,还不忘甩它一个居高临下白眼,顿时龇了龇牙,步跟了上来。

    陈玉学着马文青样子,透过窗户往木屋里面看。

    现是大清早,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来,隐约能看清楚大概。屋里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桌上摆着一个烛台,几只大碗。靠右侧墙壁上挂着捕鱼用具,左边被木板隔开,里屋用半截门帘遮着,看不清楚,应该是老人休息地方。

    整间木屋,简陋得可怜。

    让陈玉瞪大了眼是,桌子旁边一动不动地端坐着那只大黄狗。

    如果乃保老人一直没有回来,那么这狗自己屋里待了至少三十多了小时了。也从来没见过它出过木屋,难道一直挨饿?

    大黄狗大概早就听到了陈玉脚步声,这会恹恹地抬头,警告地瞥了陈玉一眼,就又扭过头,恢复了刚才姿势。

    陈玉挑了挑眉,转到旁边,推开了木门。

    那一瞬间,豹子吓得跳了起来,它——它还没有足够大到可以自己去捕捉这么大一只狗,而且也没有家长教过它怎么捕猎,它捕猎手段还不太够用。

    这完全不能怪它,它已经很努力地自己摸索学习了,四脚青‘配合’下,它已经找到了一些实用方法,也学会了怎样让自己爪子锋利,它一定是这世上聪明豹子。

    将对自己自夸自擂打住,小胖继续想道:所以,面对这只大狗有些畏惧,是完全可以理解!

    但是看到陈玉毫不犹豫走进木屋,小胖探头探脑地往里面看了一会儿,还是跟了上来。就算害怕,它也不能让陈玉独自面对那只狗。陈玉比封寒弱多了,它要保护他。

    大黄狗看到陈玉进屋,顿时站起来,转身对陈玉摆出凶悍姿态,尖利牙齿露出来,嘴里发出警告低呜声。

    陈玉将有些畏缩小胖挡身后,悠闲而熟练地转着手里匕首,笑着看着大黄狗,说道:“识相点,别动啊,我想乃保老爹可不希望他喜欢狗受伤。”

    主人不、自己开门进来客人已经非常没有礼貌,再欺负了他家里狗,是有点说不过去。所以,陈玉还真没打算动手。

    大黄狗依旧瞪着陈玉,眼里没有丝毫畏惧,听到陈玉提到乃保老爹后,瞄了一眼陈玉手里匕首,重蹲坐原来位置上,并不退让半分。

    陈玉带着赞赏看着面前大狗,很聪明懂事又忠心狗。它虽然外表凶悍,却相当没有精神,可见刚刚推断是正确,它已经很长时间没吃过东西了。

    陈玉想了想,从包里拿出给小胖准备牛肉,四下扫了眼,放到了屋子角落盘子里,又从水缸里舀了水,添满盘子边上瓷盆。

    陈玉将食物和水推到大黄狗面前,大黄狗低头扫了一眼,转开了头。陈玉明明看到黄狗肚子上毛抖了抖,不由说道:“如果你想等乃保老爹回来,首先要自己先活下去。”

    这只忠于主人黄狗除了对乃保老爹这四个字敏感外,别一概不理,也许,它没有攻击陈玉,是因为陈玉提到了乃保老人。它应该还记得乃保老人和陈玉说过几句话。

    后,陈玉百般无奈之下冲它唠叨这食物是乃保老人让他送过来。黄狗怀疑地瞥了陈玉一眼,终于走近食物,低头闻了一会,确定没毒之后,开始吃起来。

    大黄狗陈玉欣慰,小胖指责愤怒目光中将那一大块牛肉吃得干干净净,又喝了半盆水。吃完之后,又无视陈玉和小胖存,坐回了刚刚位置上。

    陈玉心里奇怪,顺着大黄狗视线落了桌子下面,地面相当平整,看不出任何异常。

    考虑了一会,陈玉靠近了桌子下面,不知道是因为吃人嘴短,还是确定陈玉并没有恶意,黄狗并没有呲牙相向。

    陈玉用手去按那里地面,敲了一会儿,用手掀起一块外表呈土色木板,下面,露出一个黑黝黝洞口。

    陈玉顿时愣了那里,虽然知道狗守这里一定是有原因,但是他真没想到会看到一个盗洞。

    是,从那密实整齐铲印就能看出来,挖这个盗洞人绝对是个高手。

    陈玉忽然想到了什么,正这时候,他身上响起来一阵悦耳铃声。

    陈玉掏出手机按了接听键,乔逸那头笑着说道:“你小子可真能折腾人,为了你那几张图,我把能联系到考古界人都联系到了,后还是王教授给找人。”

    陈玉一阵惊喜,忙问道:“怎么样,破解出来了?”

    乔逸哼了一声,淡淡说道:“嗯,我马上发给你,一会有什么不对地方再打给我。”

    “好,乔哥,真是太感谢了。”

    “这种话少说,你跟我这么见外做什么。”乔逸那边说道,似乎能察觉到这边陈玉脸上尴尬,随口转移了话题:“行了,你先忙你,只是要记得,忙完了手头上事,过来北京请客。”

    陈玉客气了几句,挂了电话,不大工夫,就收到了乔逸传来图片,按照顺序一共传了六幅图。现图上,写全部是翻译过来文字。陈玉迫不及待地就着透进屋里晨光看了起来。

    一口气看完六幅图后,陈玉苦笑起来,然后又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幸亏他让乔逸去翻译了地图,幸亏乔逸真能找到人,否者他们这些人大概全得折里面。或者,封寒可能有机会活着出来。

    第一幅图上写是正东,凌晨三点;第二幅图上是正南,凌晨三点四十;第三幅,西南,凌晨四点二十;第四幅,正西,五点;第五幅,西北,五点四十;第六幅,正西,六点二十。

    几乎看到这些图瞬间,陈玉就明白了其中意思,这是下湖所经过通道正确顺序和时间。

    也就是说,他们必须半夜三点时候从正东面第一截通道经过,但是出了第一截通道后,要游到正南方,走正南方向第二截通道,而且还必须要凌晨三点四十进去。以此类推,到正西方,经过后一截通道,应该就到了那个传说中大墓。

    必须正确时间,经过正确地点,这就是下湖方法。否者湖里就会遇到能埋没人地漩涡,而错误通道里则什么都可能遇到。

    这方法简直变态至极,如果没有这些图,他们绝对束手无策。

    同时,由这六幅图推断出来另外一个问题也陈玉心惊,六截通道,根据第一截大概二十来米长度,他们后要到达是一百多米水下。

    陈玉甩了甩头,将脑海中事抛开,他现知道下湖方法了,他们可以赶紧下水,找到那个墓,然后赶去陈森那边了。他要立刻去告诉马文青,封寒他们,今天晚上就可以——

    陈玉脸上刚刚露出笑忽然凝结脸上,他怎么跟他们说?他怎么知道这见鬼方法?

    陈玉无力地重坐回地上,眉头紧缩,小胖他身后眼巴巴地看着他,同时趴上来,试图用大头顶陈玉脸安慰他。

    陈玉焦急而沮丧视线落了依旧维持一个姿势大黄狗身上,心里忽然一动,眼睛里立刻浮起了稍嫌奸诈笑意。

    老人屋里有个盗洞,说明什么?乃保老人明显也是个盗墓贼。而且老人十分有耐心,这里守了这么多年,他甚至自己探知到这湖要深夜三点下去。所以,陈玉虽然不知道办法,但是乃保老人可以知道,老人甚至还提醒过他不能照镜子,他只要说这办法是从乃保老人这里找到就可以了。

    陈玉一激动跳了起来,外屋翻了一圈什么也没找到,犹豫了一会儿,进了黑乎乎里屋。里面有张单人床,一个等人高柜子,洗漱用具等。

    陈玉心里面别扭了一会儿,决定下水后一定要想办法找到老人,以作补偿。然后开始翻腾,后终于从衣柜里翻出来一卷纸。

    陈玉本来打算翻出点能书写东西,然后将方法写下来,没想到却有了意外之喜。将那卷纸拿到外屋,是非常粗糙带着暗黄色泽纸,上面潦草地写满了字。

    陈玉好奇心又不可控制地发作了,从第一页开始看起来。

    上面写道:我带来伙计和我兄弟昨夜大部分都死了,我必须留下来,找到湖里神墓,不然我也没有脸面再回去面对大家,仅剩两个伙计也陪着我留了下来。但是这湖太凶险了,也许我还没有找到,就再也不能回来了,那样也好,正好和兄弟们作伴。

    我试着从屋里挖了一条墓道去湖底,想着,不用经过有漩涡湖水,直接找到墓室。但是我失败了,到了一百多米深度后,周围全是坚硬岩石,已经没有办法再挖下去了。后来经过反复试验,我多能二十米水下挖开一个缺口。这条墓道也不算浪费,我可以从下面直接进入我屋子,这样可以少漩涡里待二十米距离。

    过了一年,我终于发现,这镜水湖并不是时时刻刻都有漩涡!

    但是等我发现漩涡出现具体规律后,我又绝望了,因为没有漩涡那一点时间,根本来不及下水。

    又过了几个月,我找到了湖岸下面通道,我明白我这才真正踏上下水之路,我没有想到是这也是噩梦开始。

    经过了很长时间,留下了两根脚趾头和仅剩两个伙计之后,我终于明白了并不是所有通道都能随便进去,那里面有太过可怕东西存。

    后来,我又发现还有时间问题,同一条通道不同时间进去也不一样。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坚持到找到正确下水之路,好虽然老头子年纪大了,身板还硬朗。

    写到这里,几乎就是所有文字部分了,陈玉再往下翻,就是繁琐记录哪个时间哪截通道又失败了。

    很少见到写这次正确了。

    而且,陈玉还发现,老人很谨慎,他时间和顺序都有反复涂改痕迹,和乔逸传来正确答案一对照,根本对不上。也许老人不愿意将自己用生命换来道路落别人手上,而老人自己,大概早就牢牢地记心里了。

    用完了足足十几张纸后,陈玉看到了后一页,只有一段话,写得相当潦草:后一截通道和时间终于大致确定了,我也没有时间再等了,因为湖边又来了一个队伍,一看就能明白他们目和我一样,而且,他们装备比其他人都好得多。

    这鬼阵拦住了太多来这里人,但是如果不怕死人,又有风水高手话,也不是破解不了,所以我必须今夜下水。

    我不相信那些经文里说只有那个人能打开神墓,我一定要去。

    也许我再也回不来了,也许我就要见到我等待了十几年宝藏和神墓。

    ……

    乃保老人果然是个盗墓贼,而且很多年前,就带着人来了,一直努力寻找下水方法。

    但是他后一页是什么意思?陈玉手上有些颤抖,他敏感地记起了老人说那句话:原来你是这个样子。

    难道那个人就是指他?有经文里说只有他才能打开湖底……墓?

    陈玉心乱如麻,发生他身上事越多,黑皮日记本上事就越可能是真。

    那么,庄家找他和马文青来这个墓是真找不到其他人了,还是也知道那个所谓经文?

    听说庄家现老大是极为精明一个人,从来只有他利用别人,跟他打交道就是与虎谋皮。

    陈玉冷冷笑了笑,不管什么原因,只要能救陈森,他是一定会来。不过,想占他便宜,也不是那么容易。

    陈玉瞄了一眼还盯着盗洞口等着主人大黄狗,脸上又有了忧色,陈玉他们到来,让老人终于下定决心下湖。但是老人至今没有回来,他是找到他宝藏,还是留了水里?

    陈玉将手卷上面涂改错误时间和通道顺序改成正确,又老人后一页纸收了起来,拿出另外一张没用过,但是仍然皱巴巴纸,陈玉仿照老人字迹用左手写上了后一截墓道顺序和时间。

    给黄狗留下了足够食物和水,陈玉带着豹子离开木屋。

    走出木屋时候,已经到了八点左右,因为临着湖,空气异常清,远远有伙计招呼陈玉过去吃饭。

    陈玉将心里那些压抑事都努力放到一边,只想着他找到了办法和合理说法,觉得一身轻松,豹子已经用极速度往帐篷边跑去,觉得离陈玉远了还会跑回来炫耀一把,然后再往前跑。

    走了几步,陈玉忽然想起乃保老人说那句话,鬼阵,难道湖里通道是个阵法?想到这里,陈玉心痒痒了,风水他也学过,不知道能不能够上高手边儿。

    想到这里,陈玉停了下来,找了个地势较高地方,四下观察。

    越看陈玉脸色越白,阴地,穴内有水,大凶。

    因为有镜水湖,这里并不算建造陵墓好地方,到底什么人,将墓藏水下?

    陈玉脚步慢了下来,他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没想起来。陈玉将老人后那张纸上话又回想了一遍,头上冷汗顿时下来了,是那个阵法。

    他爷爷压箱子底风水书里面,有一本提到十个地方绝对不能去,十个地方下面,还加了一句话:阴地鬼阵,生人莫入。

    书上说这阵法几乎是无人能解,进去绝对没有出来可能。

    陈玉又瞄了一眼手里那卷纸,如果没有地图,凭着他所知道那些风水知识,他们是绝对不能找到办法。而乃保老人,却自己找了出来,当然,他付出代价也是惨重。而且,他们也没有十几年时间。

    陈玉直接找到了正忙活封寒,阿吉等人,马文青大概因为昨天受了刺激,心里着急,居然也。

    这时候洛清正说话,陈玉也没有打断,站到了一边。

    “封,昨天你们回去以后,我带了两个伙计又回了湖边。”洛清说道,“昨天三点我们下水时候,没有漩涡,然后我们上来时候,漩涡又出现了,说明这漩涡某些时间是没有。我们昨天守了一晚上,终于将没有漩涡时间都记下来了。”

    尤部长看了洛清一眼,笑着说道:“还是你心细。”

    洛清微微笑了笑,揉揉带着疲惫眼,递给封寒一张纸,上面明明白白地记录了漩涡消失具体时间。

    陈玉凑到封寒身边,扫了两眼,心里暗惊。按照洛清等人记录,再和他所知道下水方法一对比,陈玉发现,每一次出现漩涡时间,正是他们进入通道时间,而他们经过一截通道大概二十分钟,那也正是漩涡消失时间。

    这样巧合,让陈玉不禁开始怀疑到底是为了湖修建那些通道,还是为了那种怪异阵法,才造了这个湖?

    洛清这时候揉着额头又说道:“可惜虽然找到了这些时间,却仍然不能下水,漩涡消失时间太短,不够我们到达湖底。”

    “我擦,这种鬼地方真有人能下去?那个墓到底是怎么造?难道那些修建陵寝人都是变鬼下去?”马文青又怒了。

    陈玉这时候出声了,“你下不去,并不代表别人下不去。”说着从口袋了摸了摸,停顿了两秒,将乃保老人那卷纸拿了出来,陈玉量用平静且带着惊喜语气说道:“我刚刚到乃保老人木屋里,本来只是好奇他为什么没回来,没想到却找到了这种东西。”

    说道后,陈玉脸上露出了轻松笑意:“看来我们能下水了。”

    当大家看清楚了这上面内容时候,无疑所有人都是惊喜。

    封寒看了看后一页,眼里带着深思扫了陈玉一眼。

    <h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