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这样,前面两个人也发出了尖叫声,尤其是前面胡子,安静通道中凄厉声音加渗人。阿吉则退后两步,伸手紧紧抓住陈玉胳膊。

    陈玉喊出了那句话后,眼神却有些收不回来,这并不算宽敞通道,相对于其它地方漆黑,被手电光照射到区域异常明亮。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镜子里人影绝对不只六个,其实这也正常,毕竟左侧镜子里还有右侧镜子里人影,但是那只限于正对着几个人镜子。

    就刚刚,陈玉眼尖发现,距离几个人不远左前面,镜子里还有另外一个影子,这种时候陈玉甚至有些郁闷于自己眼神太好,他甚至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个影子比他们所有人都矮一截。

    如果再近一些,就能看出来为什么矮——陈玉努力将自己视线从镜子中拉回来,同时心里念了两遍那里什么都没有,然后用稍微带着颤抖声音说道:“千万不要照镜子,能看到都是幻觉。现我们提高警惕,顺着通道往前走,找到出口。”

    前面伙计终于镇定下来,至少比他身后胡子强多了,胡子现还是一副恨不得往回跑样子,走路两腿直打颤。

    发现不得不行动后,忙不迭地对着前面那个伙计叮嘱:“老八,你前头,千万小心点,有事记得赶紧往后汇报。”

    后面人看不到,陈玉发现前面三个人都小心翼翼地前进着,绝对不往两侧看,这样至少保证了往前行动速度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极度紧张原因,除了刚刚陈玉和胡子说两句话,居然没有人再出声。

    通道不是直,应该是往岩壁里面延伸,不时拐到另外一个方向,因为所有通道都是倾斜,才能看出来确是往下走。

    陈玉身后脚步声很轻,但是知道是封寒后面,他又觉得非常有安全感。又到一个九十度拐角时候,陈玉加了脚步,他已经看不到前面三个人了。

    心里念叨着不能照镜子,陈玉半抬起眼判断方向,那一瞬间,他瞄到面前镜子里有个影子,而且那影子并不是正对着他。

    也就是说这镜子里人影并不是他,但是影子一直没动,也绝对不是前面那三个人,陈玉能听到前面几人脚步声。

    陈玉知道自己好奇心很重,所以告诫了别人一遍同时,他不停地对自己说着。但是现,他鬼使神差地慢慢抬起了头。就算心中警铃大作,他也没有控制住抬头看动作。

    陈玉手里手电筒虽然没开,但是他身后封寒手电筒是开着,这么近距离下,光从陈玉身后照过来,所以陈玉看得非常清楚。

    镜子中影子身上衣服也紧包身上,和他们潜水服几乎一模一样。陈玉心里几乎松了口气,也许,那就是他或者前面阿吉镜子里影子。

    但是他完全抬起头时候,陈玉知道自己错了。同时他也明白了那个人影之所以比所有人都矮一截,是因为没有头。

    陈玉瞳孔猛地一缩,潜水服里面已经冷汗津津,但是他就是转不开头,也叫不出声。

    那人影穿确是一件潜水服,陈玉想起了从东面通道探查那个伙计,回去时候浑身赤/裸,那这件是不是他衣服?如果是,为什么这件衣服被穿这个无头人身上,还用这种诡异姿势跟随者,或者说监视着他们?

    陈玉心跳越来越急,他就要窒息时候,一只手放了他肩膀上。那只手非常用力,陈玉肩膀疼痛同时,清晰地感觉到了柔软手套下面环状硬物——后面人是封寒。

    “怎么停下了?”这声音几乎就陈玉耳边说,这么近距离,封寒肯定也能看到镜子里东西。那么是他没有看向镜子,还是他看不到?

    陈玉现又有了另外一种冲动,他想回头看看身后站着是不是封寒。亦或是身后是没了头人,一只手搭他肩上,却用着封寒声音和他说话。

    就陈玉惊惧同时,那人影竟然慢慢转过转角镜面,往前面飘去了。它是能动!

    同时后面人靠了过来,镜子里只剩下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陈玉和他身后眼里带着疑问封寒。仿佛那个影子从来没有出现过,镜子里一直都只是他和封寒。

    “……没、没事。” 陈玉略微嘶哑地说道,同时拉开视线,强迫自己看向地面。

    “接着走,他们另外一边等着。”封寒淡淡说道,陈玉只觉得平时经常气得他咬牙切齿声音,现听起来竟然非常亲切。

    封寒并没有收回手,而是手下用力,控制着陈玉往左边拐去。

    陈玉低下头,再也没有看向镜子里面。乃保老人说得是对,确不应该照镜子,不然还没到地方,他就会被吓得精神崩溃。

    后面一段路,不知道是不是肩膀上手原因,陈玉走得相当顺利,至少再也没有出现其它状况。

    同时,他们安全走出了第一截通道。是,第一截,等他们出去之后才发现,正东面通道并不是一直通到水底,中间断开了,要往下游五、六米才能到达第二截。

    六个人停下来打着手势商量了一会,因为不确定下面还有几截这样通道,而且他们身上没有安全绳,那些绳子还栓第一截通道石门里面,所以还要不要继续往下走成了问题。

    后几个人达成一致,他们打开第二截通道,只看看入口,如果和第一截一样,那说明下面几截通道很有可能都是这样情况,他们可以回去休整一下,然后招呼上面人下水;如果不是,他们就必须做好其他准备。

    前面地伙计叫老八,他已经开始推第二截通道拉环了,他身后胡子可能盼着赶紧回到地面上,所以也催促着老八赶紧把事情搞定。

    陈玉不知道是因为第一截通道里看到那个影子,还是时间地点等其它原因,他从下水后就有极度不安和恐惧到达了顶点。

    陈玉紧张地浮前面三个人不远处,身体由本能掌控,拒绝再往前游一步。

    水里阻力依然不大,老八也已经探了半个身体进入通道,一切都很正常。而且,马上就要轮到他们了。陈玉却有一种马上转身离开,这种如此强烈,以至于他和前面人拉开距离大了,他身后封寒也没有催促他。

    老八已经进去了,胡子正准备探身往里面走。

    正这时候,里面传出一声凄厉惨叫声。是老八声音,通道里面才有空气,只有进去老八会把头盔摘下来。

    这惊叫声止住了胡子进去动作,他离得近,像看到什么极端可怕东西一样,猛地回身往这边游。可能是太惊慌,明明水性不错胡子动作无比僵硬。

    阿吉回头确定了陈玉安全后,立刻抢上前一步,绕过胡子,将里面老八拉出来,同时将第二截通道门关上。

    陈玉呆呆地浮水里,胡子错身躲开一瞬间,他看清楚了里面情形。

    老八身前悬着,正是他第一截通道里看见那个影子。而这次,因为不是镜子里,老八手里手电筒也开着,他看得清楚:那不是个影子,也不是个没有头人。

    它甚至没有手和脚,它是飘着一件衣服。

    阿吉不超过三十秒时间内,将老八拉了出来,同时将洞口关闭。然后和身后众人打手势,示意赶紧回去。

    老八现生死不明,危险是他没有头盔,阿吉带着他立刻往上游。陈玉看着被吓得没有行动力胡子,游过去拽他,封寒立刻从后面扯住陈玉。他身后洛清则拎上已经慌了手脚胡子,六个人迅速往上游去。

    几个人大概往上游了二十来米,就到了湖面,不过后三四米时候,湖里漩涡忽然多了起来,众人又感受到了那种和白天一样巨大阻力。

    等几人到了水面,立刻有人将他们拉上船,然后往湖边驶去。

    到了岸上,众人都焦急地凑过来,问着到底什么情况。不过,看这六个人都全须全尾地回来了,等岸上人也都放下了一直悬着心。

    马文青几步赶了过来,“你们进入通道了吧,我就知道这次可以,嘿嘿,怎么不直接叫我们下去……难道还是不行?”前面半句还兴冲冲,看清楚了陈玉脸色,马文青后半句立刻沮丧起来。

    陈玉心乱如麻地回头看还昏迷老八,将水底经历讲了一遍。重复失望和加恐惧东西让人们沉默了,只有马文青那里破口大骂。

    “我擦,这是哪个混蛋修得这种见鬼通道!”

    陈玉亲眼看见了那件衣服,一听见鬼这个词就心悸,又担心他话引起伙计们大不安,立刻拦住马文青话头,说道:“你少说两句,我们下了这么多趟地,见东西还少了?什么时候还没进去就被吓住了?!”

    缓了口气,陈玉扫了一眼周围情况,说道:“既然有通道,就一定有下去办法。这次不行,我们再想办法。今天先回去,明天我们再合计,先让队医看看老八情况。”

    马文青看看难得生气陈玉,夜色里脸上加苍白,啧了一声,没再说话。他和陈玉算是庄家请来领队,现陈玉这种模样,显然不能指望了。马文青转身,招呼伙计们去了。

    陈玉只觉得头疼欲裂,转头看着封寒,说道:“你是不是要先去洛清他们那边,我累了,先回去。”水底影像对他冲击太大,那种到达极限恐怖,屡次失败带来绝望,让陈玉现连思考都很难做到。

    “不用,你等我两分钟,我跟你一起回去。算了,你跟我一起过去看看。”说着,封寒拉着陈玉来到洛清和阿吉身边。

    陈玉一愣,发现被两人围中间老八已经醒过来了,队医正给他检查。

    老八迷茫地看着四周,然后问道:“怎么回事?我们不是下水了吗?怎么都岸上?”

    阿吉和陈玉几人对视一眼,阿吉问道:“你进了第二截通道后,看到了什么?”

    老八脸色加疑惑,挣扎着要起来,“对,我们从第一截通道出来了,然后……然后我一睁眼,就到了岸上,我们进了第二截通道?那么说我们从第二截通道出来了,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不会是你们背我出来吧?”

    阿吉脸色深沉地看了老八一会儿,摇了摇头:“没有,进了第二截通道你就晕倒了,我们没有继续往下走。”

    老八摸了摸头部,低骂了一声:“靠,怪不得头疼得厉害,居然晕了,太丢人了,以前水里折腾几个小时都是小意思,娘怎么就给晕了?”

    胡子脸上带出鄙视神色,却并没有走过来。

    阿吉也没有再说什么,让其他人把老八扶回了帐篷。回头看着陈玉、封寒等人说道:“我看,老八没有说谎,他确实忘了被吓晕倒事。”

    “可能是大脑自我保护,看到极度恐惧东西时,选择性遗忘了。”洛清旁边点点头,赞同了阿吉观点,“现看来,陈玉说法也出现了问题,我们只能找其它方法下湖。”

    封寒看看死气沉沉湖面,说道:“明天再说。”

    陈玉和封寒回了帐篷,难得封寒陈玉睡着以前回来,看到封寒熟练地钻进他睡袋时候,陈玉目瞪口呆了一会儿,还是没说什么。

    陈玉慢吞吞脱衣服时候,睡袋一角鼓起来,然后一个圆圆肉球慢慢往外移动,后从睡袋口探出了睡眼迷蒙豹子。小胖不明白为什么半夜会换人,但是它决不打算和封寒一起睡。

    看到陈玉时候,小胖眼睛亮了一下,然后明显感受到身后冷气,翘起来尾巴又垂了下去,垂头丧气地准备去马文青那边凑合一晚上。

    “等等。”封寒说道。

    小胖抬起来腿一僵,它都识相地躲出来了他还要怎样?!难道他真以为父亲让一个儿童‘寒冷’夜晚离开母亲是天经地义吗!这是虐待,这绝对是虐待!它要反抗,它要夺回——

    “把它带走,今晚不许让它再回来。”封寒说着,一条细细东西被丢小胖头上。

    四脚青狼狈地从小胖毛茸茸头上爬起来,刚动了动,已经把小胖用爪子巴拉下来,一口叼住。

    封寒一定是打算承认自己比四脚青重要了,他居然让它看管四脚青——确定了家庭地位小胖兴奋地双眼放光了。

    陈玉默默地看着小胖一溜小跑往马文青睡袋奔去,也钻进了睡袋。

    封寒动了动,身体紧挨着陈玉,说道:“如果我不,你不要单独下水。”停顿了一下,又补上一句:“我不放心。”

    陈玉应了一声,同时努力把封寒伸进他衣服手往外拉,小声抱怨:“我靠,现什么情况,你还有这种心情,而且,还有别人。”

    封寒低头看了他一会儿,手只是摸了两把,并没有其它动作,然后喃喃带着隐忍说道:“我知道你想做,不过现没有办法,地方太小了,出去我一定会满足你……你出汗了。”温凉细腻皮肤摸起来很舒服。

    陈玉气得要吐血,然后他发现心里混乱和恐惧迅速地淡化了。沉默了一会,陈玉忍不住解释道:“看到那种东西,谁都会害怕。”

    封寒低头看了看自己,犹豫要不要让陈玉试试,他真地没有出汗,不过这样似乎陈玉受到打击会大,同时认真地想道:陈玉实是太弱了。

    陈玉明白了封寒眼神寒意,强忍着把你确定你真是人类吗老子才正常好不好这句话又咽回了肚子里,靠着封寒闭上了眼。

    第二天一大早,陈玉就醒了过来。事实证明,封寒确比陈玉和马文青还要着急,陈玉醒时候封寒已经不见人影了。

    陈玉沮丧地穿了衣服,往帐篷外面走。

    大清早,除了守夜伙计,大部分人还没起来,毕竟昨夜折腾了将近两个小时。

    陈玉走了两步,腿上一重,低头发现小胖正亲昵地蹭他裤腿,尾巴翘了起来,就差摇起来撒娇了。

    陈玉笑了起来,嘲笑小胖:“你又不是狗——”

    说到狗,陈玉忽然抬起头,看向湖边木屋。

    作者有话要说:嗯,还算努力了吧,我一定会努力,求鼓励~

    ------------

    就算这样,前面两个人也发出了尖叫声,尤其是前面胡子,安静通道中凄厉声音加渗人。阿吉则退后两步,伸手紧紧抓住陈玉胳膊。

    陈玉喊出了那句话后,眼神却有些收不回来,这并不算宽敞通道,相对于其它地方漆黑,被手电光照射到区域异常明亮。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镜子里人影绝对不只六个,其实这也正常,毕竟左侧镜子里还有右侧镜子里人影,但是那只限于正对着几个人镜子。

    就刚刚,陈玉眼尖发现,距离几个人不远左前面,镜子里还有另外一个影子,这种时候陈玉甚至有些郁闷于自己眼神太好,他甚至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个影子比他们所有人都矮一截。

    如果再近一些,就能看出来为什么矮——陈玉努力将自己视线从镜子中拉回来,同时心里念了两遍那里什么都没有,然后用稍微带着颤抖声音说道:“千万不要照镜子,能看到都是幻觉。现我们提高警惕,顺着通道往前走,找到出口。”

    前面伙计终于镇定下来,至少比他身后胡子强多了,胡子现还是一副恨不得往回跑样子,走路两腿直打颤。

    发现不得不行动后,忙不迭地对着前面那个伙计叮嘱:“老八,你前头,千万小心点,有事记得赶紧往后汇报。”

    后面人看不到,陈玉发现前面三个人都小心翼翼地前进着,绝对不往两侧看,这样至少保证了往前行动速度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极度紧张原因,除了刚刚陈玉和胡子说两句话,居然没有人再出声。

    通道不是直,应该是往岩壁里面延伸,不时拐到另外一个方向,因为所有通道都是倾斜,才能看出来确是往下走。

    陈玉身后脚步声很轻,但是知道是封寒后面,他又觉得非常有安全感。又到一个九十度拐角时候,陈玉加了脚步,他已经看不到前面三个人了。

    心里念叨着不能照镜子,陈玉半抬起眼判断方向,那一瞬间,他瞄到面前镜子里有个影子,而且那影子并不是正对着他。

    也就是说这镜子里人影并不是他,但是影子一直没动,也绝对不是前面那三个人,陈玉能听到前面几人脚步声。

    陈玉知道自己好奇心很重,所以告诫了别人一遍同时,他不停地对自己说着。但是现,他鬼使神差地慢慢抬起了头。就算心中警铃大作,他也没有控制住抬头看动作。

    陈玉手里手电筒虽然没开,但是他身后封寒手电筒是开着,这么近距离下,光从陈玉身后照过来,所以陈玉看得非常清楚。

    镜子中影子身上衣服也紧包身上,和他们潜水服几乎一模一样。陈玉心里几乎松了口气,也许,那就是他或者前面阿吉镜子里影子。

    但是他完全抬起头时候,陈玉知道自己错了。同时他也明白了那个人影之所以比所有人都矮一截,是因为没有头。

    陈玉瞳孔猛地一缩,潜水服里面已经冷汗津津,但是他就是转不开头,也叫不出声。

    那人影穿确是一件潜水服,陈玉想起了从东面通道探查那个伙计,回去时候浑身赤/裸,那这件是不是他衣服?如果是,为什么这件衣服被穿这个无头人身上,还用这种诡异姿势跟随者,或者说监视着他们?

    陈玉心跳越来越急,他就要窒息时候,一只手放了他肩膀上。那只手非常用力,陈玉肩膀疼痛同时,清晰地感觉到了柔软手套下面环状硬物——后面人是封寒。

    “怎么停下了?”这声音几乎就陈玉耳边说,这么近距离,封寒肯定也能看到镜子里东西。那么是他没有看向镜子,还是他看不到?

    陈玉现又有了另外一种冲动,他想回头看看身后站着是不是封寒。亦或是身后是没了头人,一只手搭他肩上,却用着封寒声音和他说话。

    就陈玉惊惧同时,那人影竟然慢慢转过转角镜面,往前面飘去了。它是能动!

    同时后面人靠了过来,镜子里只剩下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陈玉和他身后眼里带着疑问封寒。仿佛那个影子从来没有出现过,镜子里一直都只是他和封寒。

    “……没、没事。”  陈玉略微嘶哑地说道,同时拉开视线,强迫自己看向地面。

    “接着走,他们另外一边等着。”封寒淡淡说道,陈玉只觉得平时经常气得他咬牙切齿声音,现听起来竟然非常亲切。

    封寒并没有收回手,而是手下用力,控制着陈玉往左边拐去。

    陈玉低下头,再也没有看向镜子里面。乃保老人说得是对,确不应该照镜子,不然还没到地方,他就会被吓得精神崩溃。

    后面一段路,不知道是不是肩膀上手原因,陈玉走得相当顺利,至少再也没有出现其它状况。

    同时,他们安全走出了第一截通道。是,第一截,等他们出去之后才发现,正东面通道并不是一直通到水底,中间断开了,要往下游五、六米才能到达第二截。

    六个人停下来打着手势商量了一会,因为不确定下面还有几截这样通道,而且他们身上没有安全绳,那些绳子还栓第一截通道石门里面,所以还要不要继续往下走成了问题。

    后几个人达成一致,他们打开第二截通道,只看看入口,如果和第一截一样,那说明下面几截通道很有可能都是这样情况,他们可以回去休整一下,然后招呼上面人下水;如果不是,他们就必须做好其他准备。

    前面地伙计叫老八,他已经开始推第二截通道拉环了,他身后胡子可能盼着赶紧回到地面上,所以也催促着老八赶紧把事情搞定。

    陈玉不知道是因为第一截通道里看到那个影子,还是时间地点等其它原因,他从下水后就有极度不安和恐惧到达了顶点。

    陈玉紧张地浮前面三个人不远处,身体由本能掌控,拒绝再往前游一步。

    水里阻力依然不大,老八也已经探了半个身体进入通道,一切都很正常。而且,马上就要轮到他们了。陈玉却有一种马上转身离开,这种如此强烈,以至于他和前面人拉开距离大了,他身后封寒也没有催促他。

    老八已经进去了,胡子正准备探身往里面走。

    正这时候,里面传出一声凄厉惨叫声。是老八声音,通道里面才有空气,只有进去老八会把头盔摘下来。

    这惊叫声止住了胡子进去动作,他离得近,像看到什么极端可怕东西一样,猛地回身往这边游。可能是太惊慌,明明水性不错胡子动作无比僵硬。

    阿吉回头确定了陈玉安全后,立刻抢上前一步,绕过胡子,将里面老八拉出来,同时将第二截通道门关上。

    陈玉呆呆地浮水里,胡子错身躲开一瞬间,他看清楚了里面情形。

    老八身前悬着,正是他第一截通道里看见那个影子。而这次,因为不是镜子里,老八手里手电筒也开着,他看得清楚:那不是个影子,也不是个没有头人。

    它甚至没有手和脚,它是飘着一件衣服。

    阿吉不超过三十秒时间内,将老八拉了出来,同时将洞口关闭。然后和身后众人打手势,示意赶紧回去。

    老八现生死不明,危险是他没有头盔,阿吉带着他立刻往上游。陈玉看着被吓得没有行动力胡子,游过去拽他,封寒立刻从后面扯住陈玉。他身后洛清则拎上已经慌了手脚胡子,六个人迅速往上游去。

    几个人大概往上游了二十来米,就到了湖面,不过后三四米时候,湖里漩涡忽然多了起来,众人又感受到了那种和白天一样巨大阻力。

    等几人到了水面,立刻有人将他们拉上船,然后往湖边驶去。

    到了岸上,众人都焦急地凑过来,问着到底什么情况。不过,看这六个人都全须全尾地回来了,等岸上人也都放下了一直悬着心。

    马文青几步赶了过来,“你们进入通道了吧,我就知道这次可以,嘿嘿,怎么不直接叫我们下去……难道还是不行?”前面半句还兴冲冲,看清楚了陈玉脸色,马文青后半句立刻沮丧起来。

    陈玉心乱如麻地回头看还昏迷老八,将水底经历讲了一遍。重复失望和加恐惧东西让人们沉默了,只有马文青那里破口大骂。

    “我擦,这是哪个混蛋修得这种见鬼通道!”

    陈玉亲眼看见了那件衣服,一听见鬼这个词就心悸,又担心他话引起伙计们大不安,立刻拦住马文青话头,说道:“你少说两句,我们下了这么多趟地,见东西还少了?什么时候还没进去就被吓住了?!”

    缓了口气,陈玉扫了一眼周围情况,说道:“既然有通道,就一定有下去办法。这次不行,我们再想办法。今天先回去,明天我们再合计,先让队医看看老八情况。”

    马文青看看难得生气陈玉,夜色里脸上加苍白,啧了一声,没再说话。他和陈玉算是庄家请来领队,现陈玉这种模样,显然不能指望了。马文青转身,招呼伙计们去了。

    陈玉只觉得头疼欲裂,转头看着封寒,说道:“你是不是要先去洛清他们那边,我累了,先回去。”水底影像对他冲击太大,那种到达极限恐怖,屡次失败带来绝望,让陈玉现连思考都很难做到。

    “不用,你等我两分钟,我跟你一起回去。算了,你跟我一起过去看看。”说着,封寒拉着陈玉来到洛清和阿吉身边。

    陈玉一愣,发现被两人围中间老八已经醒过来了,队医正给他检查。

    老八迷茫地看着四周,然后问道:“怎么回事?我们不是下水了吗?怎么都岸上?”

    阿吉和陈玉几人对视一眼,阿吉问道:“你进了第二截通道后,看到了什么?”

    老八脸色加疑惑,挣扎着要起来,“对,我们从第一截通道出来了,然后……然后我一睁眼,就到了岸上,我们进了第二截通道?那么说我们从第二截通道出来了,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不会是你们背我出来吧?”

    阿吉脸色深沉地看了老八一会儿,摇了摇头:“没有,进了第二截通道你就晕倒了,我们没有继续往下走。”

    老八摸了摸头部,低骂了一声:“靠,怪不得头疼得厉害,居然晕了,太丢人了,以前水里折腾几个小时都是小意思,娘怎么就给晕了?”

    胡子脸上带出鄙视神色,却并没有走过来。

    阿吉也没有再说什么,让其他人把老八扶回了帐篷。回头看着陈玉、封寒等人说道:“我看,老八没有说谎,他确实忘了被吓晕倒事。”

    “可能是大脑自我保护,看到极度恐惧东西时,选择性遗忘了。”洛清旁边点点头,赞同了阿吉观点,“现看来,陈玉说法也出现了问题,我们只能找其它方法下湖。”

    封寒看看死气沉沉湖面,说道:“明天再说。”

    陈玉和封寒回了帐篷,难得封寒陈玉睡着以前回来,看到封寒熟练地钻进他睡袋时候,陈玉目瞪口呆了一会儿,还是没说什么。

    陈玉慢吞吞脱衣服时候,睡袋一角鼓起来,然后一个圆圆肉球慢慢往外移动,后从睡袋口探出了睡眼迷蒙豹子。小胖不明白为什么半夜会换人,但是它决不打算和封寒一起睡。

    看到陈玉时候,小胖眼睛亮了一下,然后明显感受到身后冷气,翘起来尾巴又垂了下去,垂头丧气地准备去马文青那边凑合一晚上。

    “等等。”封寒说道。

    小胖抬起来腿一僵,它都识相地躲出来了他还要怎样?!难道他真以为父亲让一个儿童‘寒冷’夜晚离开母亲是天经地义吗!这是虐待,这绝对是虐待!它要反抗,它要夺回——

    “把它带走,今晚不许让它再回来。”封寒说着,一条细细东西被丢小胖头上。

    四脚青狼狈地从小胖毛茸茸头上爬起来,刚动了动,已经把小胖用爪子巴拉下来,一口叼住。

    封寒一定是打算承认自己比四脚青重要了,他居然让它看管四脚青——确定了家庭地位小胖兴奋地双眼放光了。

    陈玉默默地看着小胖一溜小跑往马文青睡袋奔去,也钻进了睡袋。

    封寒动了动,身体紧挨着陈玉,说道:“我不话,你不要单独下水了。”停顿了一下,又补上一句:“我不放心。”

    陈玉应了一声,同时努力把封寒伸进他衣服手往外拉,小声抱怨:“我靠,现什么情况,你还有这种心情,而且,还有别人。”

    封寒低头看了他一会儿,手只是摸了两把,并没有其它动作,然后喃喃带着隐忍说道:“我知道你想做,不过现没有办法,地方太小了,出去我一定会满足你……你出汗了。”温凉细腻皮肤摸起来很舒服。

    陈玉气得要吐血,然后他发现心里混乱和恐惧迅速地淡化了。沉默了一会,陈玉忍不住解释道:“看到那种东西,谁都会害怕。”

    封寒低头看了看自己,犹豫要不要让陈玉试试,他真地没有出汗,不过这样似乎陈玉受到打击会大,同时认真地想道:陈玉实是太弱了。

    陈玉明白了封寒眼神寒意,强忍着把你确定你真是人类吗老子才正常好不好这句话又咽回了肚子里,靠着封寒闭上了眼。

    第二天一大早,陈玉就醒了过来。事实证明,封寒确比陈玉和马文青还要着急,陈玉醒时候封寒已经不见人影了。

    陈玉沮丧地穿了衣服,往帐篷外面走。

    大清早,除了守夜伙计,大部分人还没起来,毕竟昨夜折腾了将近两个小时。

    陈玉走了两步,腿上一重,低头发现小胖正亲昵地蹭他裤腿,尾巴翘了起来,就差摇起来撒娇了。

    陈玉笑了起来,嘲笑小胖:“你又不是狗——”

    说到狗,陈玉忽然抬起头,看向湖边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