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纠结了一会儿,发现质问封寒坏处明显大于好处,万一封寒怒了,心血来潮让他把近来那些事都给出个合理解释,就悲剧了。

    所以,明白自己被耍了陈玉只是犹豫了几秒钟,就努力装作若无其事地坐过去享用自己早点了。

    吃得肚子滚圆豹子正卧马文青床铺正中间,任由马文青给它顺毛,姿势安逸地仿佛它才是那个铺地主人。见到陈玉进来,半眯眼睛立刻睁开了,一爪子拍开马文青手,跳向陈玉怀里。

    陈玉扫了一眼,手里筷子继续往盘子里食物去了。

    由于家长没摆出小胖计划好热情拥抱姿势,豹子着陆点发生了偏差,从陈玉膝盖上滑了下去,只好努力用爪子抱住了陈玉大腿。然后马文青和莲生惊奇目光中,姿势怪异地四脚并用爬上陈玉膝盖,一头撞进陈玉怀里。

    执着于自己早点陈玉皱皱眉,终于吃不下去了,低头看正努力往自己衣服里钻小胖,用筷子点点它头,赢得豹子注意力后,脸色严肃地说道:“不用费劲了,你体型和四脚——青不一个水平线上。”

    陈玉领子里传出细微哼唧声,明显对于自己名字四脚青不满。

    这时候,门口传来脚步声,热情女乘务员正一手扶着门框看着屋里四个帅哥,封寒和莲生脸上停留得久,似乎眼睛不太够使,后万分不舍地选择了陈玉怀里小胖,大有过来揉两把意思。

    马文青对陈玉使了个眼色,咳嗽一声,和乘务员姑娘套近乎。

    女乘务员终于回过神,努力板起脸,说道:“这位乘客,为了您自身和其他旅客安全着想,禁止带宠物乘车。”说着又带着某种热切眼光瞄了一眼小胖,乘务员姑娘忍不住建议道:“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您办理宠物托运。”

    陈玉犹豫了一会,放弃了手里食物,抬头微笑着说道:“谢谢,我有过这个考虑,但是我家这只……脾气不太好,和其它宠物放一起,我怕会出问题。姑娘,我家小胖三证齐全,保证国家免检产品。而且,我不会让它乱跑,你看马上就到地方了,能不能别送到行李车厢了?”

    说着,陈玉掐了一把小胖屁股,小家伙立刻无比乖顺无辜地看向乘务员姑娘,水汪汪圆眼睛里带着期待,简直让人不忍心拒绝。

    乘务员姑娘眼睛一亮,过了一会才困难地移开视线,抬手看了看表,无奈地说道:“好吧,这次就算了,请您下次千万办理相关手续。”

    “那是一定,姑娘你放心,我一定帮你看着这小子,不让它乱跑,有事你直接找我就行。”马文青热情地说道,力图让相当貌美女乘务员将视线转向自己这边。

    封寒翘起嘴角,一点没受小胖差点被驱逐状况影响,抬手拉过陈玉,说道:“它是觉得你不公平合理,我帮你拿出来。”说着将手伸进陈玉衣领里,四处摸索着。

    陈玉嘴角抽动,用力往回拉扯自己衣服,恨不得将家里其他三只从窗户里踹出去。

    门口乘务员姑娘眼睛里又闪过激动而诡异目光,目不转睛地看着这边,收到封寒一个淡淡眼神后捂脸扭头狂奔而去。

    马文青困惑不已,莲生看看对面封寒和陈玉,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微笑。

    后青终于被封寒从陈玉领口拎了出来,连带着小胖一起被扔回马文青床上,马文青顿时咬牙切齿,有了陈玉同样心思。

    封寒没有再回上铺,坐下面靠窗户一侧闭目养神。陈玉瞄了眼泄愤似地啃咬马文青小胖,和心安理得地盘踞着马文青枕头青,将注意力重转回吃了一半早点上。

    下午时候,四人成都转车,全换成了硬座。凌云和尤部长过来和四人打了招呼,坐了陈玉他们斜对面。陈玉事先知道,并没有多吃惊,马文青以为这两人是封寒叫来帮忙,顿时喜出望外。莲生还是那副悠闲自得样子,对于多几个人少几个人无所谓。

    半路上又上来个人,这个人上来后,先走到了陈玉封寒四人面前,说道:“封,我过来了。”

    陈玉一愣,抬头看去,站他们座位旁边是个十岁清秀少年,带着灿烂让人舒服笑容看着封寒。这么小,难道也是跟着下地?陈玉吓了一跳,而且,凌云和尤部长也这么称呼封寒,难道这个人是封寒手下?

    封寒视线从窗外收回来,看到少年明显心情不错,声音里带着愉悦,说道:“嗯,尤和凌云那边。”

    封寒显然没有将几个人和少年互相介绍意思,少年也不以为意,看样子相当了解封寒性格。走之前,冲陈玉三人点点头,说道:“你们好。”带着第一次见面恰到好处微笑,和该有生疏。

    少年坐到了尤部长旁边,正对着这边陈玉和封寒。凌云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少年也不乎,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笑意。

    马文青冲陈玉挤挤眼,笑着说道:“哟,小陈玉,被比下去了啊。”马文青当然是开玩笑,少年比陈玉小好几岁,虽然模样也是百里挑一,但是真比起来,陈玉可就是千里挑一了。不过马文青看陈玉已经审美疲劳了,反复心里暗示下,已经无视陈玉模样了。

    陈玉就算对马文青玩笑免疫了,也不免浑身一冷,然后眯眼看着马文青说道:“那正好,你老婆人选有着落了,你可以盼着别人做变性手术了。”

    马文青嘿嘿笑了两声,不接话了。倒是陈玉,总觉得有道视线一直若有若无地注视着这边,虽然知道那少年看得是封寒,也觉得有点别扭。

    半夜时候,火车到了凉山一个小县城,七人出了火车站,夜色里,一辆车正停不远处。

    陈玉以为是庄齐安排,正准备打电话,那少年过来说道:“封,我算了时间,我们到这边正好是半夜,我让伙计找了车,我们先这镇上休息一晚上,明天去巴子沟。”

    封寒点了点头,几人上了车。这边旅店看样子也是提前预定好,门口服务员直接给了几人钥匙,让人带他们上楼。

    那少年年纪不大,办事却挺细致,怪不得封寒看重他。陈玉不由多看了几眼。

    几人都是单人间,虽然和大城市比不了,小镇上来说已经算不错。陈玉打了个哈欠,拎着大包随便找了一间进去了。莲生随即转身进了他旁边屋子,马文青看了看,进了另外一间。

    少年笑眯眯地看向封寒,说道:“封,现累吗,如果暂时不需要休息,我正好有点事需要汇报。”

    封寒摇了摇头,带着少年往里走去。

    后面凌云看得直瞪眼,尤部长笑着拍了拍她肩膀,跟着往里走了。

    第二天早上,陈玉被小胖牌闹钟舔醒,先给庄齐打了电话。几人这么到达,庄齐也很满意,说道:“老大安排人也那镇子上,我马上让他带人过去,那孩子年纪不大,本事可不错。你和文青有什么事先和他商量。”

    陈玉无语了,反省自己是不是已经年纪大到不适合下墓折腾了,近来一个两个都是少年。

    吃早点时候,陈玉终于知道了那少年名字,正是凌云和尤部长说过洛清。比起别人而言,果然受封寒重视。但是,不得不说,他办事能力相当不错。

    解决完早饭,马文青和陈玉到下面去等庄齐人,没一会儿,大门开了。

    两人反射性地回头,马文青已经瞪大了眼,“我说,你小子怎么这?!”

    进来人冲陈玉笑了笑,客气地和两人打招呼:“小陈爷,马爷,我带着庄家人来了。”说完,又对马文青说道:“马爷,你们上次走了之后,我迷迷糊糊地也被人救了出来。沙漠里正好遇到了庄家人,村子里没有亲人,我也不想回去了,就跟着庄家人出来了。”

    这少年正是阿吉,陈玉抿嘴看着他,没有说话,他知道阿吉说不完全是实话,至少,他们去山洞里时候,阿吉也是跟旁边。

    马文青站起来,走到阿吉身边,用力拍拍他肩膀,说道:“不用这么客气,你也是跟着我们混过,叫我马哥,叫小陈玉陈哥就行。小子,出息了啊,庄老大居然让你带着人过来。”

    封寒和他身边洛清、尤部长等人没有说话,倒是莲生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阿吉。

    阿吉面对其他人地时候,又恢复了平日冷淡模样,和温润细致洛清一比,立刻显出了区别,阿吉说道:“既然大家都到了,那我们出发吧。”

    阿吉带着二十多个伙计,再加上尤部长这边也有十多个人,将近四十个人,加上装备,四辆车勉强挤下了。

    这次出发,多是山路,车里颠簸了半天,中午时候终于停了。阿吉招呼大家下车,说道:“这里就是巴子沟,车暂时就停村里了,我们要去地方,离村子不远山上。大家先下车吃饭,等下午,我们想办法把东西运上去。”

    陈玉一看,几个叼着手指娃正围村口,一脸奇地看着他们。

    洛清过去每人给了一把糖,几个娃子也不怕生,领着人往村里走。没走几步,迎面走来几个村民,穿着黑色窄袖右斜襟上衣,下面是宽裤脚长裤,一看就是少数民族群众。

    当头一个中年男人迎了过来,说着一口不算太标准普通话,:“你们就是来山里考察吧,哎哟,可算来了。我是巴子沟村长阿力,前些日子还接待过你们。”

    阿吉点了点头,说道:“这次还要麻烦阿力老哥了,我们想先这休息一会,然后再租几辆车,下午就上山。”说着递了个不算薄信封过去。

    村长阿力收起信封,笑眯眯地说道:“没问题,都包我身上。不过,我还是劝你们呐,想清楚了,准备妥当了再下水考察。那地方可没少出事,我不希望你们也遇到,嗯,麻烦。”说道后时候,有些含含糊糊。

    阿吉客气地说,一定注意,又让村长放心。

    陈玉观察到这村里彝族人居多,虽然偏远落后,却不减半点民族风情。少女穿着艳丽服饰,戴着金银玉石耳环,手镯,戒指等。见到这群陌生人,凑一起边笑边小声说着什么。

    马文青眉开眼笑地凑过来,捅了捅陈玉,说道:“看到那边草楼没,里面住着都是未婚少女,年满二十男人,尤其是像马哥这么英俊,晚上都是爬上去,和姑娘倾诉衷肠——”

    陈玉又抖了抖,看看那些少女视线,感叹,“下次你自己过来一趟,没强大竞争压力,成功几率估计能高几成。”

    马文青愤怒地看了看前面封寒和莲生,低声说道:“要不,你们先上山,我明天再过去?”

    两人低语声中,村长已经给这些人安排了休息吃饭地方,分散到几户人家,封寒陈玉等十来个人都被安排了村长家里。

    不大工夫,村长媳妇就带着儿子和女儿端了不少饭菜进来,朴实中年妇女普通话说不习惯,有什么事大都让儿子阿措过来料理。

    大屋子里顺着摆了两桌,阿力坚持让众人先坐,阿吉跟他客气了两句,看阿力还坚持,就让陈玉封寒先入座。

    这几天封寒和陈玉几乎没有一起时候,主要是封寒被他那边人围着,可能还有不少事要商量;而陈玉和马文青,莲生,阿吉多凑一起,商量这次下墓细节。这几天,两人加起来没说上十句话。

    这会入座,陈玉习惯性地直接走到了封寒身边坐下来。

    两边人都有点为难,后洛清坐到了封寒侧面,马文青和阿吉坐了陈玉旁边。封寒直接将空碗递给陈玉,陈玉顺手给他盛饭。

    阿吉直皱眉,帮着陈玉添饭。洛清则默默看了这边一眼,自己低头吃饭。

    因为这边风俗习惯,凌云因为是女人,被安排到了下边位置,气得脸色发红,尤部长干脆坐到她旁边,低声安慰着。

    饭桌上多是肉食,味道偏辣,陈玉将没有辣味肉给小胖和四脚蛇拨了一盘子。

    阿力又不时给众人斟酒递烟,这顿饭吃得宾主欢。

    吃过饭,又休息了一会,阿力给他们借到几辆驴车。没办法,他们自己车根本开不到山上。

    将必须装备带上,村长让他儿子阿措带他们上山。

    路上,陈玉和赶车阿措攀谈,小伙子一直偷偷瞟凌云,和陈玉说话时候根本来不及细想,有什么说什么。

    从阿措口中,陈玉了解到他们目地是山中一个大湖,这湖以前可能是个火山口,深不见底。

    阿措说到湖时候,视线终于从凌云那边撤回来,脸色也从带着淡淡红色转到凝重,甚至带了一丝恐惧。压低声音陈玉耳边说道:“这位小哥,我跟你说,那个湖哟,真不能去。”

    陈玉一听来了兴致,忙问:“怎么说?”

    阿措看了看左右,又小声说道:“这镜水湖里有怪物,我们这人都知道,下去就回不来。你们之前,来过那么多考察队,下去多少死多少。”

    陈玉这次真愣住了,原来镜水叫镜水湖,但是这湖这么危险,让他们怎么下墓?

    马文青早就一旁偷听着,忙问道:“照你意思,这湖这么危险,怎么还有这么多人来?”难道都是冲这墓来?这么说,这湖里还真有大墓。

    阿措摇摇头,想了会说道:“他们怎么想我不清楚,不过,以前村里老人说起过,离这里四十多里地方,有座藏庙,那里喇嘛念经文里提到这湖里有宝物。”

    马文青眼睛一亮,正想接着问,坐驴车前头陈玉忽然晃了晃,一头往下载去。

    作者有话要说:迟到了一天。。但是字数还行,颤颤巍巍求鼓励><

    -----------

    陈玉纠结了一会儿,发现质问封寒坏处明显大于好处,万一封寒怒了,心血来潮让他把近来那些事都给出个合理解释,就悲剧了。

    所以,明白自己被耍了陈玉只是犹豫了几秒钟,就努力装作若无其事地坐过去享用自己早点了。

    吃得肚子滚圆豹子正卧马文青床铺正中间,任由马文青给它顺毛,姿势安逸地仿佛它才是那个铺地主人。见到陈玉进来,半眯眼睛立刻睁开了,一爪子拍开马文青手,跳向陈玉怀里。

    陈玉扫了一眼,手里筷子继续往盘子里食物去了。

    由于家长没摆出小胖计划好热情拥抱姿势,豹子着陆点发生了偏差,从陈玉膝盖上滑了下去,只好努力用爪子抱住了陈玉大腿。然后马文青和莲生惊奇目光中,姿势怪异地四脚并用爬上陈玉膝盖,一头撞进陈玉怀里。

    执着于自己早点陈玉皱皱眉,终于吃不下去了,低头看正努力往自己衣服里钻小胖,用筷子点点它头,赢得豹子注意力后,脸色严肃地说道:“不用费劲了,你体型和四脚——青不一个水平线上。”

    陈玉领子里传出细微哼唧声,明显对于自己名字四脚青不满。

    这时候,门口传来脚步声,热情女乘务员正一手扶着门框看着屋里四个帅哥,封寒和莲生脸上停留得久,似乎眼睛不太够使,后万分不舍地选择了陈玉怀里小胖,大有过来揉两把意思。

    马文青对陈玉使了个眼色,咳嗽一声,和乘务员姑娘套近乎。

    女乘务员终于回过神,努力板起脸,说道:“这位乘客,为了您自身和其他旅客安全着想,禁止带宠物乘车。”说着又带着某种热切眼光瞄了一眼小胖,乘务员姑娘忍不住建议道:“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您办理宠物托运。”

    陈玉犹豫了一会,放弃了手里食物,抬头微笑着说道:“谢谢,我有过这个考虑,但是我家这只……脾气不太好,和其它宠物放一起,我怕会出问题。姑娘,我家小胖三证齐全,保证国家免检产品。而且,我不会让它乱跑,你看马上就到地方了,能不能别送到行李车厢了?”

    说着,陈玉掐了一把小胖屁股,小家伙立刻无比乖顺无辜地看向乘务员姑娘,水汪汪圆眼睛里带着期待,简直让人不忍心拒绝。

    乘务员姑娘眼睛一亮,过了一会才困难地移开视线,抬手看了看表,无奈地说道:“好吧,这次就算了,请您下次千万办理相关手续。”

    “那是一定,姑娘你放心,我一定帮你看着这小子,不让它乱跑,有事你直接找我就行。”马文青热情地说道,力图让相当貌美女乘务员将视线转向自己这边。

    封寒翘起嘴角,一点没受小胖差点被驱逐状况影响,抬手拉过陈玉,说道:“它是觉得你不公平合理,我帮你拿出来。”说着将手伸进陈玉衣领里,四处摸索着。

    陈玉嘴角抽动,用力往回拉扯自己衣服,恨不得将家里其他三只从窗户里踹出去。

    门口乘务员姑娘眼睛里又闪过激动而诡异目光,目不转睛地看着这边,收到封寒一个淡淡眼神后捂脸扭头狂奔而去。

    马文青困惑不已,莲生看看对面封寒和陈玉,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微笑。

    后青终于被封寒从陈玉领口拎了出来,连带着小胖一起被扔回马文青床上,马文青顿时咬牙切齿,有了陈玉同样心思。

    封寒没有再回上铺,坐下面靠窗户一侧闭目养神。陈玉瞄了眼泄愤似地啃咬马文青小胖,和心安理得地盘踞着马文青枕头青,将注意力重转回吃了一半早点上。

    下午时候,四人成都转车,全换成了硬座。凌云和尤部长过来和四人打了招呼,坐了陈玉他们斜对面。陈玉事先知道,并没有多吃惊,马文青以为这两人是封寒叫来帮忙,顿时喜出望外。莲生还是那副悠闲自得样子,对于多几个人少几个人无所谓。

    半路上又上来个人,这个人上来后,先走到了陈玉封寒四人面前,说道:“封,我过来了。”

    陈玉一愣,抬头看去,站他们座位旁边是个十岁清秀少年,带着灿烂让人舒服笑容看着封寒。这么小,难道也是跟着下地?陈玉吓了一跳,而且,凌云和尤部长也这么称呼封寒,难道这个人是封寒手下?

    封寒视线从窗外收回来,看到少年明显心情不错,声音里带着愉悦,说道:“嗯,尤和凌云那边。”

    封寒显然没有将几个人和少年互相介绍意思,少年也不以为意,看样子相当了解封寒性格。走之前,冲陈玉三人点点头,说道:“你们好。”带着第一次见面恰到好处微笑,和该有生疏。

    少年坐到了尤部长旁边,正对着这边陈玉和封寒。凌云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少年也不乎,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笑意。

    马文青冲陈玉挤挤眼,笑着说道:“哟,小陈玉,被比下去了啊。”马文青当然是开玩笑,少年比陈玉小好几岁,虽然模样也是百里挑一,但是真比起来,陈玉可就是千里挑一了。不过马文青看陈玉已经审美疲劳了,反复心里暗示下,已经无视陈玉模样了。

    陈玉就算对马文青玩笑免疫了,也不免浑身一冷,然后眯眼看着马文青说道:“那正好,你老婆人选有着落了,你可以盼着别人做变性手术了。”

    马文青嘿嘿笑了两声,不接话了。倒是陈玉,总觉得有道视线一直若有若无地注视着这边,虽然知道那少年看得是封寒,也觉得有点别扭。

    半夜时候,火车到了凉山一个小县城,七人出了火车站,夜色里,一辆车正停不远处。

    陈玉以为是庄齐安排,正准备打电话,那少年过来说道:“封,我算了时间,我们到这边正好是半夜,我让伙计找了车,我们先这镇上休息一晚上,明天去巴子沟。”

    封寒点了点头,几人上了车。这边旅店看样子也是提前预定好,门口服务员直接给了几人钥匙,让人带他们上楼。

    那少年年纪不大,办事却挺细致,怪不得封寒看重他。陈玉不由多看了几眼。

    几人都是单人间,虽然和大城市比不了,小镇上来说已经算不错。陈玉打了个哈欠,拎着大包随便找了一间进去了。莲生随即转身进了他旁边屋子,马文青看了看,进了另外一间。

    少年笑眯眯地看向封寒,说道:“封,现累吗,如果暂时不需要休息,我正好有点事需要汇报。”

    封寒摇了摇头,带着少年往里走去。

    后面凌云看得直瞪眼,尤部长笑着拍了拍她肩膀,跟着往里走了。

    第二天早上,陈玉被小胖牌闹钟舔醒,先给庄齐打了电话。几人这么到达,庄齐也很满意,说道:“老大安排人也那镇子上,我马上让他带人过去,那孩子年纪不大,本事可不错。你和文青有什么事先和他商量。”

    陈玉无语了,反省自己是不是已经年纪大到不适合下墓折腾了,近来一个两个都是少年。

    吃早点时候,陈玉终于知道了那少年名字,正是凌云和尤部长说过洛清。比起别人而言,果然受封寒重视。但是,不得不说,他办事能力相当不错。

    解决完早饭,马文青和陈玉到下面去等庄齐人,没一会儿,大门开了。

    两人反射性地回头,马文青已经瞪大了眼,“我说,你小子怎么这?!”

    进来人冲陈玉笑了笑,客气地和两人打招呼:“小陈爷,马爷,我带着庄家人来了。”说完,又对马文青说道:“马爷,你们上次走了之后,我迷迷糊糊地也被人救了出来。沙漠里正好遇到了庄家人,村子里没有亲人,我也不想回去了,就跟着庄家人出来了。”

    这少年正是阿吉,陈玉抿嘴看着他,没有说话,他知道阿吉说不完全是实话,至少,他们去山洞里时候,阿吉也是跟旁边。

    马文青站起来,走到阿吉身边,用力拍拍他肩膀,说道:“不用这么客气,你也是跟着我们混过,叫我马哥,叫小陈玉陈哥就行。小子,出息了啊,庄老大居然让你带着人过来。”

    封寒和他身边洛清、尤部长等人没有说话,倒是莲生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阿吉。

    阿吉面对其他人地时候,又恢复了平日冷淡模样,和温润细致洛清一比,立刻显出了区别,阿吉说道:“既然大家都到了,那我们出发吧。”

    阿吉带着二十多个伙计,再加上尤部长这边也有十多个人,将近四十个人,加上装备,四辆车勉强挤下了。

    这次出发,多是山路,车里颠簸了半天,中午时候终于停了。阿吉招呼大家下车,说道:“这里就是巴子沟,车暂时就停村里了,我们要去地方,离村子不远山上。大家先下车吃饭,等下午,我们想办法把东西运上去。”

    陈玉一看,几个叼着手指娃正围村口,一脸奇地看着他们。

    洛清过去每人给了一把糖,几个娃子也不怕生,领着人往村里走。没走几步,迎面走来几个村民,穿着黑色窄袖右斜襟上衣,下面是宽裤脚长裤,一看就是少数民族群众。

    当头一个中年男人迎了过来,说着一口不算太标准普通话,:“你们就是来山里考察吧,哎哟,可算来了。我是巴子沟村长阿力,前些日子还接待过你们。”

    阿吉点了点头,说道:“这次还要麻烦阿力老哥了,我们想先这休息一会,然后再租几辆车,下午就上山。”说着递了个不算薄信封过去。

    村长阿力收起信封,笑眯眯地说道:“没问题,都包我身上。不过,我还是劝你们呐,想清楚了,准备妥当了再下水考察。那地方可没少出事,我不希望你们也遇到,嗯,麻烦。”说道后时候,有些含含糊糊。

    阿吉客气地说,一定注意,又让村长放心。

    陈玉观察到这村里彝族人居多,虽然偏远落后,却不减半点民族风情。少女穿着艳丽服饰,戴着金银玉石耳环,手镯,戒指等。见到这群陌生人,凑一起边笑边小声说着什么。

    马文青眉开眼笑地凑过来,捅了捅陈玉,说道:“看到那边草楼没,里面住着都是未婚少女,年满二十男人,尤其是像马哥这么英俊,晚上都是爬上去,和姑娘倾诉衷肠——”

    陈玉又抖了抖,看看那些少女视线,感叹,“下次你自己过来一趟,没强大竞争压力,成功几率估计能高几成。”

    马文青愤怒地看了看前面封寒和莲生,低声说道:“要不,你们先上山,我明天再过去?”

    两人低语声中,村长已经给这些人安排了休息吃饭地方,分散到几户人家,封寒陈玉等十来个人都被安排了村长家里。

    不大工夫,村长媳妇就带着儿子和女儿端了不少饭菜进来,朴实中年妇女普通话说不习惯,有什么事大都让儿子阿措过来料理。

    大屋子里顺着摆了两桌,阿力坚持让众人先坐,阿吉跟他客气了两句,看阿力还坚持,就让陈玉封寒先入座。

    这几天封寒和陈玉几乎没有一起时候,主要是封寒被他那边人围着,可能还有不少事要商量;而陈玉和马文青,莲生,阿吉多凑一起,商量这次下墓细节。这几天,两人加起来没说上十句话。

    这会入座,陈玉习惯性地直接走到了封寒身边坐下来。

    两边人都有点为难,后洛清坐到了封寒侧面,马文青和阿吉坐了陈玉旁边。封寒直接将空碗递给陈玉,陈玉顺手给他盛饭。

    阿吉直皱眉,帮着陈玉添饭。洛清则默默看了这边一眼,自己低头吃饭。

    因为这边风俗习惯,凌云因为是女人,被安排到了下边位置,气得脸色发红,尤部长干脆坐到她旁边,低声安慰着。

    饭桌上多是肉食,味道偏辣,陈玉将没有辣味肉给小胖和四脚蛇拨了一盘子。

    阿力又不时给众人斟酒递烟,这顿饭吃得宾主欢。

    吃过饭,又休息了一会,阿力给他们借到几辆驴车。没办法,他们自己车根本开不到山上。

    将必须装备带上,村长让他儿子阿措带他们上山。

    路上,陈玉和赶车阿措攀谈,小伙子一直偷偷瞟凌云,和陈玉说话时候根本来不及细想,有什么说什么。

    从阿措口中,陈玉了解到他们目地是山中一个大湖,这湖以前可能是个火山口,深不见底。

    阿措说到湖时候,视线终于从凌云那边撤回来,脸色也从带着淡淡红色转到凝重,甚至带了一丝恐惧。压低声音陈玉耳边说道:“这位小哥,我跟你说,那个湖哟,真不能去。”

    陈玉一听来了兴致,忙问:“怎么说?”

    阿措看了看左右,又小声说道:“这镜水湖里有怪物,我们这人都知道,下去就回不来。你们之前,来过那么多考察队,下去多少死多少。”

    陈玉这次真愣住了,原来镜水叫镜水湖,但是这湖这么危险,让他们怎么下墓?

    马文青早就一旁偷听着,忙问道:“照你意思,这湖这么危险,怎么还有这么多人来?”难道都是冲这墓来?这么说,这湖里还真有大墓。

    阿措摇摇头,想了会说道:“他们怎么想我不清楚,不过,以前村里老人说起过,离这里四十多里地方,有座藏庙,那里喇嘛念经文里提到这湖里有宝物。”

    马文青眼睛一亮,正想接着问,坐驴车前头陈玉忽然晃了晃,一头往下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