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寒冷冷地看了庄齐一眼,扯住陈玉就往外走。门口那群人看他走近了,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中间有几个人正犹豫要不要说话,被拖着走陈玉倒是眯着眼看过来,迷茫地说道:“怎么回事?这么多熟人,你们……”

    陈玉没说完,脚下一个踉跄,就被封寒拖出了门。一辆黑色车已经开过来,停门口,封寒将陈玉塞到里面,回头对后面人说道:“你们抓紧时间准备,如果有变动再联系。”

    凌云恼怒地看了一眼车上陈玉,如果没有他,他们或许有机会和封寒一起回去,还能再多待一段时间。看看封寒脸色,她和身后人一样,只是恭敬地应了一声,目送车子离去。

    抱着陈玉打开门,封寒扫了一眼守门边一脸惊喜小胖,直接往卧室方向走去。

    小胖敏感地察觉到封寒现心情,浑身毛都炸起来了,圆滚滚身体顿时又肥了一圈,它沉痛且满含同情地看了看长期处于弱势另外一位家长,准备先去沙发上避难。四脚蛇鄙视地看了它一眼,就眼巴巴地看向被封寒抱着陈玉,迟疑着要不要跟进去。

    巨大声响过后,卧室门关上又打开,一个白色袋子被扔到客厅中间,食物香味飘了出来,那是陈玉一直拎手上袋子。小胖和四脚蛇同时眼睛一亮,扑了过去。

    “唔?”陈玉被扔床上时候醒了过来,迷茫而无辜地看了看面前封寒,迷迷糊糊地问道:“你回来了?”没得到回答,陈玉相当好脾气地没有介意,反正他习惯了。

    摇晃着坐起来左右看看,陈玉发现他自己屋里床上,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现脑子明显不够使,还有些晕乎乎。见封寒没有理他意思,就自己脱了外衣乖乖又躺下了,然后扭了扭,找了个舒服姿势,随着他动作,单薄上衣被蹭着往上移动,露出一截纤细柔韧腰身。

    看着面前睡得毫无防备人,封寒眼睛眯了起来。

    ……

    被人扒得差不多时候,陈玉眨眨眼,终于稍微清醒过来,看看目前两人情形,努力回忆起封寒发现他时候场景,莫名其妙地心虚起来,连挣扎手脚都略有些迟疑。

    一方面自感理亏,另一个则是铁了心折腾他,没三下两下陈玉已经又被和谐了。

    等陈玉揉着腰瞪向封寒时候,封寒淡定地靠床头,看着他说道:“醒了?说说吧,大晚上不回家,你外边——做什么?”封寒理所当然地忽略了同一时间他自己也那里,只是一想到有些人粘陈玉身上目光,那种不舒服感觉就又多了几分。

    陈玉神色立刻别扭起来,眼神游移,力图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心虚。考虑了几秒,陈玉下定决心,相当简单扼要地说道:“我和马文青想下趟墓,后天出发,去四川凉州。”

    陈玉并没有忘了黑衣人说话,不过,就算黑衣人说不能让封寒跟着去,他也绝对要请求封寒帮忙。陈玉压根不相信黑衣人话,从开始到现,陈玉没有感受到黑衣人表现出来丁点善意。

    就算告诉他青龙环事,也不过是为了利用他帮忙拿东西。同时,还将陈玉置于危险境地。

    而且,除去封寒恶劣霸道性格,仔细想想,如果哪次下地时候没有封寒,陈玉简直不能想象他们如何出来。

    陈玉说完,就忐忑地等着同居人意见。封寒没说话,只是眼睛深沉地盯着陈玉看。

    陈玉咽了咽口水,偷偷观察了一下封寒表情,紧张地问道:“你会和我们一起去,是吧?”

    封寒挑了挑眉,冲他露出一个别有用意微笑,问道:“想让我跟你去?”

    陈玉因为那个高傲有礼笑容窒了一下,随即本能地感觉到了某种危机,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但是酒精刺激着,还是忠实表达了自己希望,“嗯,如果你跟我们一起去,就好了。”

    “可以,我会跟着去。”陈玉眼睛里露出惊喜时候,封寒凑过来轻而易举地将陈玉压住,说道:“不过,我要先收点利息。”

    于是轻微醉酒陈玉乖乖地让封寒为所欲为了半宿,这样,那样,都不带重复。后天亮时候,陈玉还不忘跟封寒确定:“你同意了要跟着去,是吧?”

    封寒啃着陈玉锁骨,回道:“当然,那是我责任。”

    睡过去之前,陈玉迷迷糊糊扯着封寒问了句话:“要是万一,我是说万一,我做了对不起你事,当然,根本是无心,你会不会原谅我?”

    封寒是怎么回答,陈玉并没有听清楚,他已经累得没有任何精力和意识了。

    第二天中午,陈玉才爬起来。依稀记得昨天封寒已经答应跟他一起去四川,虽然过程不堪回首,结果还是相当让人满意。

    封寒坐沙发上看电视,看到陈玉出来,放下手中遥控器往餐桌走去。

    难得封寒表现出体贴,餐桌上摆着热气腾腾饭菜。

    “马文青过来给你送了趟东西。”封寒说着将两张票递到陈玉面前。

    陈玉边吃东西边扫了眼车票上时间,说道:“明天火车,下午我们出去准备些东西。我们行李大概不会太少。”陈玉看着一早上被封寒调/教得异常老实像是童养媳小胖和四脚蛇,叹了口气。

    因为有人提供装备,陈玉将两人背包里大部分放是容易储存食物。毕竟干活或许有两个,吃饭绝对有四个。

    事实上,这一家四口出行像一位主子,两个小孩,一个奴隶。

    到了出发当天,陈玉早早地起来收拾好了两个大背包,丈量了一下豹子体型,又将它用力塞到一个大包里。

    出门时候,陈玉发现本来被他放封寒脚边大包以诡异姿势和路线移动到了他脚下。陈玉嘴角抽了抽,算了,小胖还是他拎着吧。

    “封寒,你这只四脚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管它?”陈玉转头问封寒,同时面色如常地任四只脚青色动物动作麻利地爬到他肩膀,钻进他衣服里面。

    “它叫青,放你那没关系,我不介意。”封寒扫过陈玉脖子上隐约痕迹,心情不错地说道,看到陈玉手上装着豹子包,一手轻易地将两人巨大背包拎起来,转身往外走去。

    陈玉盯着封寒背影险些吐血,你放一只四脚蛇往我身上四处爬,我还得按时按点负责喂食,你还敢说不介意,靠,我介意我介意行不行。

    不过四脚蛇对比傲娇小胖而言,确实很乖巧。而且明明是封寒带回来,却一有空就粘着陈玉。时间长了,陈玉也习惯了。

    不过,青?陈玉脑海里疑惑一闪而过,似乎是海底那个怪物名字?

    似乎有感应一般,陈玉心口位置四脚蛇用头轻轻碰了碰,吱吱呜呜地叫唤了几声。

    两人打车去了火车站,陈玉托了认识人,带着小胖混上车,马文青和另外一个人已经车厢里了。

    “莲生?”陈玉看到那人愣住了,赶紧问道:“爷爷没让你跟着爸爸出门?”

    莲生摇头,“师傅和师兄一起走了,临走前嘱咐我跟着你。你放心,师兄不知道你下地事。说起来师傅安排也对,与其每次跟你们后边收拾乱摊子,还不如跟你们一起出门。”

    “爷爷跟着父亲去了庄家?”陈玉失声问道,他确实被惊着了,从他懂事起,老爷子从来没下过墓。这次居然跟着父亲去庄家,难道庄家集会真有那么重要?或者说,真有那么危险?

    下铺马文青和陈玉封寒打过招呼,看陈玉脸色不好,不禁叹气,说道:“兄弟,不光是你,我也着急,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了庄老大,这趟四川我们是非去不可。现唯一办法就是,先把那个夏商墓搞定,然后赶去老爹和陈叔他们去地方。”

    马文青冲着已经翻到上铺封寒一努嘴,眯着眼笑道:“好跟着封哥混,我心底比较有底。而且,你家师兄也。”莲生身手有多厉害两人摸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是比他们俩强,封寒就不用说了。

    陈玉抬头看了看上铺无比悠闲封寒和莲生,焦躁烦乱心里也有了一丝安慰,再一次庆幸,拐着封寒一起来是无比正确。

    陈玉将背包拉开,豹子毛茸茸大头立刻钻了出来,冲着陈玉哼唧了两声,就跳上了陈玉床。这两天一直没休息好,陈玉拉开被子搂着豹子开始补眠。

    等陈玉再醒过来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除了他以外,另外三个人都醒着。

    “我买了早点,你小子动作点。”马文青边吃边招呼陈玉。

    封寒过来时候,陈玉坐了起来,给他空出来一半地方。封寒顺手将团成一团幸福地窝陈玉怀里豹子拎出来,扔到马文青床上,自己坐下来准备吃早点。陈玉晚饭没吃多少,这会闻到香味,觉得饿了,立刻拿了洗漱用品往外走。

    往回走时候,陈玉瞄了一眼外面,有山有水,应该已经进四川了。到他们那个隔间时候,陈玉听到了略微熟悉声音。

    正疑惑时候,那个熟悉女声说到:“只要封说没有问题,我当然不会反对,尤部长难道有意见?”

    另外一个男声说到:“当然没有,关系到封,你什么时候见我说过二话。有意见是洛清,也不能说是意见,只是补充,封同意了。”

    听了两句,陈玉已经明白说话人是凌云和尤部长,而且两人谈论正是封寒。陈玉有点迈不动步了,关系封寒时候,他本能迅速地战胜了理智。

    里面凌云冷笑一声,带着浓浓讽刺说到:“他就爱出这种风头,偏偏还不知道根本没多大用。”

    尤部长低笑起来,过了会儿,带着笑意说道:“有没有用我不评论,但是不可否认,封对他很看重,怎么,醋了?”

    凌云哼了一声,说到:“封对你也很看重,我只是单纯看他不顺眼,真以为他是封手底下管家,我们都要听他?不过是——”

    尤部长声音温和地打断了凌云话,“算了,不管怎么样,我们这次要配合好,洛清会成都上车,就算你不喜欢他也少说两句。”

    “要记得大局为重,这趟四川凉州之行,封已经计划了不短时间,越是到了后越要小心。这件事结束了,封就会带我们……”

    后面话音量有些低,陈玉并没有听清楚,而且后面有人过来,陈玉没有再停留,回了自己车厢。

    封寒正吃掉后一块早餐,看陈玉回来,往里面移动了一下,示意他过来坐。

    陈玉满心复杂,虽然很多话不清楚,但是陈玉至少听出来,封寒本来就计划着去四川凉州,而且是他和马文青之前就打算去。

    那么,前天晚上他那么委屈求全到底是为了神马?封寒责任是对什么说,还有那见鬼利息,又是怎么回事啊啊!

    作者有话要说:啊……我正常点了了。。

    ---------------

    封寒冷冷地看了庄齐一眼,扯住陈玉就往外走。门口那群人看他走近了,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中间有几个人正犹豫要不要说话,被拖着走陈玉倒是眯着眼看过来,迷茫地说道:“怎么回事?这么多熟人,你们……”

    陈玉没说完,脚下一个踉跄,就被封寒拖出了门。一辆黑色车已经开过来,停门口,封寒将陈玉塞到里面,回头对后面人说道:“你们抓紧时间准备,如果有变动再联系。”

    凌云恼怒地看了一眼车上陈玉,如果没有他,他们或许有机会和封寒一起回去,还能再多待一段时间。看看封寒脸色,她和身后人一样,只是恭敬地应了一声,目送车子离去。

    抱着陈玉打开门,封寒扫了一眼守门边一脸惊喜小胖,直接往卧室方向走去。

    小胖敏感地察觉到封寒现心情,浑身毛都炸起来了,圆滚滚身体顿时又肥了一圈,它沉痛且满含同情地看了看长期处于弱势另外一位家长,准备先去沙发上避难。四脚蛇鄙视地看了它一眼,就眼巴巴地看向被封寒抱着陈玉,迟疑着要不要跟进去。

    巨大声响过后,卧室门关上又打开,一个白色袋子被扔到客厅中间,食物香味飘了出来,那是陈玉一直拎手上袋子。小胖和四脚蛇同时眼睛一亮,扑了过去。

    “唔?”陈玉被扔床上时候醒了过来,迷茫而无辜地看了看面前封寒,迷迷糊糊地问道:“你回来了?”没得到回答,陈玉相当好脾气地没有介意,反正他习惯了。

    摇晃着坐起来左右看看,陈玉发现他自己屋里床上,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现脑子明显不够使,还有些晕乎乎。见封寒没有理他意思,就自己脱了外衣乖乖又躺下了,然后扭了扭,找了个舒服姿势,随着他动作,单薄上衣被蹭着往上移动,露出一截纤细柔韧腰身。

    看着面前睡得毫无防备人,封寒眼睛眯了起来。

    ……

    被人扒得差不多时候,陈玉眨眨眼,终于稍微清醒过来,看看目前两人情形,努力回忆起封寒发现他时候场景,莫名其妙地心虚起来,连挣扎手脚都略有些迟疑。

    一方面自感理亏,另一个则是铁了心折腾他,没三下两下陈玉已经又被和谐了。

    等陈玉揉着腰瞪向封寒时候,封寒淡定地靠床头,看着他说道:“醒了?说说吧,大晚上不回家,你外边——做什么?”封寒理所当然地忽略了同一时间他自己也那里,只是一想到有些人粘陈玉身上目光,那种不舒服感觉就又多了几分。

    陈玉神色立刻别扭起来,眼神游移,力图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心虚。考虑了几秒,陈玉下定决心,相当简单扼要地说道:“我和马文青想下趟墓,后天出发,去四川凉州。”

    陈玉并没有忘了黑衣人说话,不过,就算黑衣人说不能让封寒跟着去,他也绝对要请求封寒帮忙。陈玉压根不相信黑衣人话,从开始到现,陈玉没有感受到黑衣人表现出来丁点善意。

    就算告诉他青龙环事,也不过是为了利用他帮忙拿东西。同时,还将陈玉置于危险境地。

    而且,除去封寒恶劣霸道性格,仔细想想,如果哪次下地时候没有封寒,陈玉简直不能想象他们如何出来。

    陈玉说完,就忐忑地等着同居人意见。封寒没说话,只是眼睛深沉地盯着陈玉看。

    陈玉咽了咽口水,偷偷观察了一下封寒表情,紧张地问道:“你会和我们一起去,是吧?”

    封寒挑了挑眉,冲他露出一个别有用意微笑,问道:“想让我跟你去?”

    陈玉因为那个高傲有礼笑容窒了一下,随即本能地感觉到了某种危机,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但是酒精刺激着,还是忠实表达了自己希望,“嗯,如果你跟我们一起去,就好了。”

    “可以,我会跟着去。”陈玉眼睛里露出惊喜时候,封寒凑过来轻而易举地将陈玉压住,说道:“不过,我要先收点利息。”

    于是轻微醉酒陈玉乖乖地让封寒为所欲为了半宿,这样,那样,都不带重复。后天亮时候,陈玉还不忘跟封寒确定:“你同意了要跟着去,是吧?”

    封寒啃着陈玉锁骨,回道:“当然,那是我责任。”

    睡过去之前,陈玉迷迷糊糊扯着封寒问了句话:“要是万一,我是说万一,我做了对不起你事,当然,根本是无心,你会不会原谅我?”

    封寒是怎么回答,陈玉并没有听清楚,他已经累得没有任何精力和意识了。

    第二天中午,陈玉才爬起来。依稀记得昨天封寒已经答应跟他一起去四川,虽然过程不堪回首,结果还是相当让人满意。

    封寒坐沙发上看电视,看到陈玉出来,放下手中遥控器往餐桌走去。

    难得封寒表现出体贴,餐桌上摆着热气腾腾饭菜。

    “马文青过来给你送了趟东西。”封寒说着将两张票递到陈玉面前。

    陈玉边吃东西边扫了眼车票上时间,说道:“明天火车,下午我们出去准备些东西。我们行李大概不会太少。”陈玉看着一早上被封寒调/教得异常老实像是童养媳小胖和四脚蛇,叹了口气。

    因为有人提供装备,陈玉将两人背包里大部分放是容易储存食物。毕竟干活或许有两个,吃饭绝对有四个。

    事实上,这一家四口出行像一位主子,两个小孩,一个奴隶。

    到了出发当天,陈玉早早地起来收拾好了两个大背包,丈量了一下豹子体型,又将它用力塞到一个大包里。

    出门时候,陈玉发现本来被他放封寒脚边大包以诡异姿势和路线移动到了他脚下。陈玉嘴角抽了抽,算了,小胖还是他拎着吧。

    “封寒,你这只四脚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管它?”陈玉转头问封寒,同时面色如常地任四只脚青色动物动作麻利地爬到他肩膀,钻进他衣服里面。

    “它叫青,放你那没关系,我不介意。”封寒扫过陈玉脖子上隐约痕迹,心情不错地说道,看到陈玉手上装着豹子包,一手轻易地将两人巨大背包拎起来,转身往外走去。

    陈玉盯着封寒背影险些吐血,你放一只四脚蛇往我身上四处爬,我还得按时按点负责喂食,你还敢说不介意,靠,我介意我介意行不行。

    不过四脚蛇对比傲娇小胖而言,确实很乖巧。而且明明是封寒带回来,却一有空就粘着陈玉。时间长了,陈玉也习惯了。

    不过,青?陈玉脑海里疑惑一闪而过,似乎是海底那个怪物名字?

    似乎有感应一般,陈玉心口位置四脚蛇用头轻轻碰了碰,吱吱呜呜地叫唤了几声。

    两人打车去了火车站,陈玉托了认识人,带着小胖混上车,马文青和另外一个人已经车厢里了。

    “莲生?”陈玉看到那人愣住了,赶紧问道:“爷爷没让你跟着爸爸出门?”

    莲生摇头,“师傅和师兄一起走了,临走前嘱咐我跟着你。你放心,师兄不知道你下地事。说起来师傅安排也对,与其每次跟你们后边收拾乱摊子,还不如跟你们一起出门。”

    “爷爷跟着父亲去了庄家?”陈玉失声问道,他确实被惊着了,从他懂事起,老爷子从来没下过墓。这次居然跟着父亲去庄家,难道庄家集会真有那么重要?或者说,真有那么危险?

    下铺马文青和陈玉封寒打过招呼,看陈玉脸色不好,不禁叹气,说道:“兄弟,不光是你,我也着急,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了庄老大,这趟四川我们是非去不可。现唯一办法就是,先把那个夏商墓搞定,然后赶去老爹和陈叔他们去地方。”

    马文青冲着已经翻到上铺封寒一努嘴,眯着眼笑道:“好跟着封哥混,我心底比较有底。而且,你家师兄也。”莲生身手有多厉害两人摸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是比他们俩强,封寒就不用说了。

    陈玉抬头看了看上铺无比悠闲封寒和莲生,焦躁烦乱心里也有了一丝安慰,再一次庆幸,拐着封寒一起来是无比正确。

    陈玉将背包拉开,豹子毛茸茸大头立刻钻了出来,冲着陈玉哼唧了两声,就跳上了陈玉床。这两天一直没休息好,陈玉拉开被子搂着豹子开始补眠。

    等陈玉再醒过来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除了他以外,另外三个人都醒着。

    “我买了早点,你小子动作点。”马文青边吃边招呼陈玉。

    封寒过来时候,陈玉坐了起来,给他空出来一半地方。封寒顺手将团成一团幸福地窝陈玉怀里豹子拎出来,扔到马文青床上,自己坐下来准备吃早点。陈玉晚饭没吃多少,这会闻到香味,觉得饿了,立刻拿了洗漱用品往外走。

    往回走时候,陈玉瞄了一眼外面,有山有水,应该已经进四川了。到他们那个隔间时候,陈玉听到了略微熟悉声音。

    正疑惑时候,那个熟悉女声说到:“只要封说没有问题,我当然不会反对,尤部长难道有意见?”

    另外一个男声说到:“当然没有,关系到封,你什么时候见我说过二话。有意见是洛清,也不能说是意见,只是补充,封同意了。”

    听了两句,陈玉已经明白说话人是凌云和尤部长,而且两人谈论正是封寒。陈玉有点迈不动步了,关系封寒时候,他本能迅速地战胜了理智。

    里面凌云冷笑一声,带着浓浓讽刺说到:“他就爱出这种风头,偏偏还不知道根本没多大用。”

    尤部长低笑起来,过了会儿,带着笑意说道:“有没有用我不评论,但是不可否认,封对他很看重,怎么,醋了?”

    凌云哼了一声,说到:“封对你也很看重,我只是单纯看他不顺眼,真以为他是封手底下管家,我们都要听他?不过是——”

    尤部长声音温和地打断了凌云话,“算了,不管怎么样,我们这次要配合好,洛清会成都上车,就算你不喜欢他也少说两句。”

    “要记得大局为重,这趟四川凉州之行,封已经计划了不短时间,越是到了后越要小心。这件事结束了,封就会带我们……”

    后面话音量有些低,陈玉并没有听清楚,而且后面有人过来,陈玉没有再停留,回了自己车厢。

    封寒正吃掉后一块早餐,看陈玉回来,往里面移动了一下,示意他过来坐。

    陈玉满心复杂,虽然很多话不清楚,但是陈玉至少听出来,封寒本来就计划着去四川凉州,而且是他和马文青之前就打算去。

    那么,前天晚上他那么委屈求全到底是为了神马?封寒责任是对什么说,还有那见鬼利息,又是怎么回事啊啊!

    <h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