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关系

    陈玉呆呆地望着窗外,他想过很多种情况,甚至想到如果真说开了,母亲尴尬或者难受话,他要怎么开解。就算知道了真相,他心里也抱着某种期待,毕竟养育之恩大于生。

    哪知陈母比这父子两个都潇洒,直接甩手不干了。陈玉心里苦涩,早知道这样,他还不如不问。

    这么多年感情,到底算怎么回事?

    陈玉向来善于察言观色,如果两人谈话时候,他母亲神色有异,他肯定不会把事情说出来。不过他甚至没有这个机会,知子莫若母,陈夫人先一步明白陈玉已经知道真相,自己离开了。

    陈玉默默将窗户关好,离开了母亲房间。

    接着,陈玉用自己都要敬佩平静去了书房和陈森说准备回去。陈森还忙,听了陈玉话,抬头看了陈玉一眼,点了点头,说道:“你先回去也好,这会儿家里正忙。不过,别忘了我交代你话。”

    陈玉犹豫了一会,还是说道:“爸,妈好像离开了。”

    陈森一愣,手里笔停了下来,沉默了几秒,难得安慰儿子,道:“你母亲工作比较忙,这也是常有事。大概等我回来,你母亲就又回来了,到时候再聚。”

    再聚?真有那么一天?

    陈玉张了张嘴,后只是说道:“我知道了,父亲,那我先回去了。”

    陈玉下楼时候,封寒正从走廊另外一侧走出来,本来准备迈向沙发脚步停住了,冲陈玉说道:“我们回去。”

    沈宣和庄齐停止了谈话,庄齐抬头看了过来,眼中迅速闪过异色,沈宣也看出陈玉心情不好,拍拍陈玉肩膀,没有多说,把两人送了出去。

    回家路上,陈玉不确定自己有心情准备晚饭,找了地方打包了晚饭和小胖零食。事实上,这也是有好处,人多地方走了走,陈玉心里平静了不少。

    早晚有一天,他会知道真相,母亲,也许还能找回来。

    打开门时候,小胖正卧门口垫子上打盹,听到动静立刻瞪圆了眼睛。见走进来是陈玉和封寒,原本警戒目光立刻变得可怜巴巴,用眼神控诉两位家长只顾自己出去享乐,而把儿童锁家里不良行为。

    陈玉习惯性地屋子里扫视了一遍,没看到四脚蛇。顿时皱起眉,担心它又躲到哪个角落里闯祸了,不由问道:“另外一只哪里?”同时看向封寒,一副‘看吧,你带回来宠物只知道闯祸’表情。

    封寒自顾自地走进屋里,懒洋洋地说道:“亲爱,与其问我,不如问问我们储备粮。”

    陈玉疑惑地低头,看向依旧卧门口保持欢迎姿势小胖。

    小胖低着头,扭捏了一会儿,终于不情愿地站了起来,肚子底下柔软细毛离开地面,露出正小胖爪子下不断挣扎四脚蛇。

    陈玉嘴角抽了抽,也许,他给小胖买玩具太少了。

    一家四口吃过晚饭,陈玉刚收拾完餐桌,手机忽然响了,拿过来一看,是回来就没有音讯马文青。陈玉看了看正沙发上看电视封寒,边往卧室走,边按了接通键,说道:“怎么,马爷,您终于不忙了?”

    马文青笑骂道:“怎么这么阴阳怪气,不会和封哥那啥生活不和谐吧?”

    陈玉反应了几秒终于意识到马文青意思,顿时哑了,好半天才结结巴巴地问道:“说,说什么呢,你才x生活不和谐!”

    心虚地速反驳之后,两边都无语了,后陈玉吸了口气,问道:“你怎么知道?”

    马文青电话另一头笑起来,“还用问我怎么知道,有眼睛都看得出来,封哥对你和别人明显不同。虽然实际上远没有表面那么浪漫,但是我也理解封哥,人有时候,是会对自己家养所有物产生感情和占有欲。”

    靠!陈玉心里默默吐血,家养所有物?真贴切,他封寒心里地方绝对不会比这个高一点。

    马文青一语点醒梦中人,也许对于封寒来说,他陈玉就和四脚蛇,小胖没有两样。不同是,他还能兼职床伴保姆神马。

    “行了,你如果接受了,哥们绝对不说你什么。不逗了,说点正经,我这么长时间没联系你,其实是有原因。就现我给你打个电话,还是躲我房间厕所里。”马文青声音正经起来。

    陈玉一愣,马上坐直了身体,问道:“怎么回事?”

    “先别说这个,我问你,你这几天肯定回陈家了吧,有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地方?”马文青说道。

    不对劲?陈玉想到母亲,又马上否决掉了,母亲事应该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如果说现陈家有什么大事,也就是庄家集会了,陈玉心里一动,立刻问道:“你说庄家?”

    “果然你也知道了,我家老爷子当时就命令我,绝对不准去,而且特意嘱咐,尤其不能联系你,不能再带着你瞎混。”马文青愤愤不平着接着说道,“就你小子会装乖,上几次下地,老爷子都以为是我拐带你去,这次你又帮了我们马家这么大忙,老爷子对你现比我还上心,说这次事不仅我不能去,你也绝对不能去。”

    “从那天起,我身边一直有两伙计跟着,我现给你打个电话都偷偷摸摸。”马文青感叹。

    这么一说,陈玉才明白为什么那边电话里传来隐约水声,陈玉无声地笑了,靠床头,说道:“你现联系我,就表示你打算去,而且还准备拉着我跟你一起去,对吧?”

    “靠,装,你接着装。你敢说你不准备去?别每次都让我给你背黑锅,你小子这性格从小到大能不能改改……”马文青不满地嘟囔。

    收了笑意,陈玉也正经起来,干脆地说道:“说得没错,我想去。”想到陈森说那些话,陈玉是死活也要去看看。如果陈森能为了他去海底墓拿神工集,那么他怎么会他老子去那种危险地方时候,自己心安理得地窝杭州等着接收遗产?

    “好!就知道你会响应哥。这样,我们先见个面商量商量。还得瞒着老爷子和陈叔——那我们明天就A俱乐部,老地方见吧。”马文青立刻说道。

    “行。”陈玉拍板,然后看到已经洗澡出来,冷着脸走近人,立刻说道:“不跟你说了,明天见。”

    说完,陈玉看着封寒,格外无辜地说道:“文青和我商量点事。”

    封寒狐疑地打量了陈玉几眼,拿过陈玉手里手机,扔到远处,吩咐:“有事明天商量,晚上会打扰我睡觉。”

    “……你放心,我保证不打扰你。”陈玉说着,直接钻进被子闭上眼,一副我绝对会一分钟内睡着样子。

    “不过,如果你实睡不着,非常想做点别,我可以满足你。”封寒看着乖顺陈玉,满意地说道,同时盯着露出被子那一截脖子,舔了舔嘴唇。

    陈玉无语了,封寒已经接着又说道:“来吧,你想要就跟我说,别忍着。”

    无耻,太无耻了……陈玉微不足道反抗,立刻被强权镇压了。

    第二天,陈玉又是中午才出门。

    而且,封寒也要出门,所以管相当不满,封寒也没跟他一起去。

    豹子又一次兴冲冲地跟到门口,然后被陈玉带着歉意抱回去,同时承诺给豹子带它爱吃牛肉,看了眼巴巴看着他四脚蛇一会,陈玉又加了句牛奶,才两只动物幽怨眼神中锁门。

    陈玉不知道陈森有没有让人跟着他,特意低调地专挑人少地方走,打车以后,还绕了几圈,才说出俱乐部地址。司机已经从后视镜看了他几回,没有说什么,但是将陈玉拉到地方后,立刻开走了。

    A俱乐部是这边高级俱乐部,全是会员制,会员卡也不容易拿到。马文青选这个地方,大概是减小被人发现机率。

    陈玉出示了会员卡,被直接带往二楼。等他说出房间号时候,带路侍者为难起来,客气委婉地表示那间已经有人了,而且二楼包间已经全被定出去了,问陈玉能不能带他到别地方。

    陈玉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侍者带他上了三楼。三楼装饰比下面两层要豪华得多,这里房间难定,而且多半都是有特定客人。今天能上来,陈玉也觉得不可思议。

    被让到一间包间里,侍者送上饮料和酒就下去了。陈玉翻出手机,准备告诉马文青换房间事,结果没打通。

    将手机放到桌上,陈玉端起饮料喝了几口,准备过会再打。

    正这时候,包间门被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随手将门又关上了。

    陈玉以为是侍者,抬头正想问这里怎么会信号不好,看到面前人,顿时僵住了。

    等那个人越走越近,陈玉立刻伸手往兜里摸去,这一动,他脸色瞬间变了,冷冷问道:“故意引我来这里,还下药,不知道你目是什么?”

    面前人,赫然就是封寒一直心心念念死敌,黑衣人。

    同时种种证据表明,这人很有可能就是以前陈玉,但是陈玉死活也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两世能同时出现。

    这时候,黑衣人已经淡定地走了过来。陈玉这是第一次和他离得这么近,不得不承认这个人长相实完美到不可思议。

    还有那种习惯成自然高高上气势,都相当吸引人。

    陈玉不可察觉地皱了皱眉,从各方面来说这个黑衣人都正常,但是陈玉就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另外,我们见过这么多次,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见黑衣人没有说话,陈玉紧紧盯着他,又问了一句。他紧张时候话就会多,既分散自己注意力,又不容易被别人发现。

    黑衣人慢慢走到陈玉沙发边上,犹豫了一下,没有坐旁边,直接坐了陈玉待沙发上,然后转过头,算得上细致入微地观察着陈玉,半天才露出一个高傲微笑:“早晚会知道。”

    看陈玉疑惑,黑衣人又加了一句:“我名字,你早晚会知道。”

    “至于我为什么找你过来……”黑衣人又坐近了一些,眼里笑意加深了,说道:“我想告诉你一些东西,封寒和我曾经是恋人,我对他影响力,从来都是大。我能带走他一次,就能带走他第二次。”说完了,便好整以暇地观察着陈玉表情。

    陈玉相当配合地做出吃惊神色,如果是事实话,只能说封寒以前眼光真是非常不错,他还没有看到过比黑衣人漂亮人。

    当然,陈玉绝对不会承认封寒现眼光变差了,只是问道:“你意思是你们是传说中相爱相杀?话说回来,我也不怀疑你只要出现,就能带走他。”几乎每次都是这样。

    黑衣人挑了挑眉,笑笑,从桌上拿起陈玉没碰过酒:“我以为你会意这些。”

    陈玉默了,如果说封寒感情方面是空白话,他这位前情人,如果是话,也绝对不会高到哪。至少,陈玉并不觉得现是正牌老婆和小三见面会。

    而且,黑衣人绝对想不到,陈玉已经知道了足够多真相。

    沉默了一会,陈玉淡定地说道:“如果你下次带走他,不让他再回来,也许我会明白表示一下我意。”当然,陈玉自己也不知道那时候会不会先松一口气。

    不是不乎,而是太乎了,然而悲剧是随着时间加深不只是感情。真相一步步显露出来,陈玉越来越害怕,知道真相那一天封寒会是什么表情?

    黑衣人顿了一下,深深地看着陈玉,专注到像是再看自己情人。然后陈玉震惊眼神中,伸手摸向他脸。

    陈玉真被纠结到了,难道他想要毁容?话说回来,封寒难道是颜控?看他以前情人,不排除这个可能……

    黑衣人手陈玉眼睛那里停留了一会,又慢慢从脸往一直摸到脖子,看到锁骨时候,黑衣人脸色忽然一变,刚进门时那种隐约厌恶和恨意忽然明显了,甚至脸孔都扭曲起来,用力甩开了陈玉。

    看到自己情敌身上带着那么明显情/欲痕迹,大概没人会高兴。

    几秒钟后,黑衣人眨了眨眼,似乎清醒过来,漆黑眼睛显示主人已经丝毫不被情绪锁影响了。

    他又笑起来,甚是看不出任何恶意,将倒一旁陈玉拉了过来,再次伸手摸向陈玉脖子。

    陈玉这次彻底僵硬了,黑衣人手落了青龙环上。

    片刻后,黑衣人明显愣了一下,说道:“有些意思,居然暂停了。”说着手上又动了动。

    然后陈玉听到了响声,细微,不祥青铜器摩擦响声。

    他感觉到,脖子上青龙环越收越紧。

    作者有话要说:我又了……><

    复制

    陈玉呆呆地望着窗外,他想过很多种情况,甚至想到如果真说开了,母亲尴尬或者难受话,他要怎么开解。就算知道了真相,他心里也抱着某种期待,毕竟养育之恩大于生。

    哪知陈母比这父子两个都潇洒,直接甩手不干了。陈玉心里苦涩,早知道这样,他还不如不问。

    这么多年感情,到底算怎么回事?

    陈玉向来善于察言观色,如果两人谈话时候,他母亲神色有异,他肯定不会把事情说出来。不过他甚至没有这个机会,知子莫若母,陈夫人先一步明白陈玉已经知道真相,自己离开了。

    陈玉默默将窗户关好,离开了母亲房间。

    接着,陈玉用自己都要敬佩平静去了书房和陈森说准备回去。陈森还忙,听了陈玉话,抬头看了陈玉一眼,点了点头,说道:“你先回去也好,这会儿家里正忙。不过,别忘了我交代你话。”

    陈玉犹豫了一会,还是说道:“爸,妈好像离开了。”

    陈森一愣,手里笔停了下来,沉默了几秒,难得安慰儿子,道:“你母亲工作比较忙,这也是常有事。大概等我回来,你母亲就又回来了,到时候再聚。”

    再聚?真有那么一天?

    陈玉张了张嘴,后只是说道:“我知道了,父亲,那我先回去了。”

    陈玉下楼时候,封寒正从走廊另外一侧走出来,本来准备迈向沙发脚步停住了,冲陈玉说道:“我们回去。”

    沈宣和庄齐停止了谈话,庄齐抬头看了过来,眼中迅速闪过异色,沈宣也看出陈玉心情不好,拍拍陈玉肩膀,没有多说,把两人送了出去。

    回家路上,陈玉不确定自己有心情准备晚饭,找了地方打包了晚饭和小胖零食。事实上,这也是有好处,人多地方走了走,陈玉心里平静了不少。

    早晚有一天,他会知道真相,母亲,也许还能找回来。

    打开门时候,小胖正卧门口垫子上打盹,听到动静立刻瞪圆了眼睛。见走进来是陈玉和封寒,原本警戒目光立刻变得可怜巴巴,用眼神控诉两位家长只顾自己出去享乐,而把儿童锁家里不良行为。

    陈玉习惯性地屋子里扫视了一遍,没看到四脚蛇。顿时皱起眉,担心它又躲到哪个角落里闯祸了,不由问道:“另外一只哪里?”同时看向封寒,一副‘看吧,你带回来宠物只知道闯祸’表情。

    封寒自顾自地走进屋里,懒洋洋地说道:“亲爱,与其问我,不如问问我们储备粮。”

    陈玉疑惑地低头,看向依旧卧门口保持欢迎姿势小胖。

    小胖低着头,扭捏了一会儿,终于不情愿地站了起来,肚子底下柔软细毛离开地面,露出正小胖爪子下不断挣扎四脚蛇。

    陈玉嘴角抽了抽,也许,他给小胖买玩具太少了。

    一家四口吃过晚饭,陈玉刚收拾完餐桌,手机忽然响了,拿过来一看,是回来就没有音讯马文青。陈玉看了看正沙发上看电视封寒,边往卧室走,边按了接通键,说道:“怎么,马爷,您终于不忙了?”

    马文青笑骂道:“怎么这么阴阳怪气,不会和封哥那啥生活不和谐吧?”

    陈玉反应了几秒终于意识到马文青意思,顿时哑了,好半天才结结巴巴地问道:“说,说什么呢,你才x生活不和谐!”

    心虚地速反驳之后,两边都无语了,后陈玉吸了口气,问道:“你怎么知道?”

    马文青电话另一头笑起来,“还用问我怎么知道,有眼睛都看得出来,封哥对你和别人明显不同。虽然实际上远没有表面那么浪漫,但是我也理解封哥,人有时候,是会对自己家养所有物产生感情和占有欲。”

    靠!陈玉心里默默吐血,家养所有物?真贴切,他封寒心里地方绝对不会比这个高一点。

    马文青一语点醒梦中人,也许对于封寒来说,他陈玉就和四脚蛇,小胖没有两样。不同是,他还能兼职床伴保姆神马。

    “行了,你如果接受了,哥们绝对不说你什么。不逗了,说点正经,我这么长时间没联系你,其实是有原因。就现我给你打个电话,还是躲我房间厕所里。”马文青声音正经起来。

    陈玉一愣,马上坐直了身体,问道:“怎么回事?”

    “先别说这个,我问你,你这几天肯定回陈家了吧,有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地方?”马文青说道。

    不对劲?陈玉想到母亲,又马上否决掉了,母亲事应该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如果说现陈家有什么大事,也就是庄家集会了,陈玉心里一动,立刻问道:“你说庄家?”

    “果然你也知道了,我家老爷子当时就命令我,绝对不准去,而且特意嘱咐,尤其不能联系你,不能再带着你瞎混。”马文青愤愤不平着接着说道,“就你小子会装乖,上几次下地,老爷子都以为是我拐带你去,这次你又帮了我们马家这么大忙,老爷子对你现比我还上心,说这次事不仅我不能去,你也绝对不能去。”

    “从那天起,我身边一直有两伙计跟着,我现给你打个电话都偷偷摸摸。”马文青感叹。

    这么一说,陈玉才明白为什么那边电话里传来隐约水声,陈玉无声地笑了,靠床头,说道:“你现联系我,就表示你打算去,而且还准备拉着我跟你一起去,对吧?”

    “靠,装,你接着装。你敢说你不准备去?别每次都让我给你背黑锅,你小子这性格从小到大能不能改改……”马文青不满地嘟囔。

    收了笑意,陈玉也正经起来,干脆地说道:“说得没错,我想去。”想到陈森说那些话,陈玉是死活也要去看看。如果陈森能为了他去海底墓拿神工集,那么他怎么会他老子去那种危险地方时候,自己心安理得地窝杭州等着接收遗产?

    “好!就知道你会响应哥。这样,我们先见个面商量商量。还得瞒着老爷子和陈叔——那我们明天就A俱乐部,老地方见吧。”马文青立刻说道。

    “行。”陈玉拍板,然后看到已经洗澡出来,冷着脸走近人,立刻说道:“不跟你说了,明天见。”

    说完,陈玉看着封寒,格外无辜地说道:“文青和我商量点事。”

    封寒狐疑地打量了陈玉几眼,拿过陈玉手里手机,扔到远处,吩咐:“有事明天商量,晚上会打扰我睡觉。”

    “……你放心,我保证不打扰你。”陈玉说着,直接钻进被子闭上眼,一副我绝对会一分钟内睡着样子。

    “不过,如果你实睡不着,非常想做点别,我可以满足你。”封寒看着乖顺陈玉,满意地说道,同时盯着露出被子那一截脖子,舔了舔嘴唇。

    陈玉无语了,封寒已经接着又说道:“来吧,你想要就跟我说,别忍着。”

    无耻,太无耻了……陈玉微不足道反抗,立刻被强权镇压了。

    第二天,陈玉又是中午才出门。

    而且,封寒也要出门,所以管相当不满,封寒也没跟他一起去。

    豹子又一次兴冲冲地跟到门口,然后被陈玉带着歉意抱回去,同时承诺给豹子带它爱吃牛肉,看了眼巴巴看着他四脚蛇一会,陈玉又加了句牛奶,才两只动物幽怨眼神中锁门。

    陈玉不知道陈森有没有让人跟着他,特意低调地专挑人少地方走,打车以后,还绕了几圈,才说出俱乐部地址。司机已经从后视镜看了他几回,没有说什么,但是将陈玉拉到地方后,立刻开走了。

    A俱乐部是这边高级俱乐部,全是会员制,会员卡也不容易拿到。马文青选这个地方,大概是减小被人发现机率。

    陈玉出示了会员卡,被直接带往二楼。等他说出房间号时候,带路侍者为难起来,客气委婉地表示那间已经有人了,而且二楼包间已经全被定出去了,问陈玉能不能带他到别地方。

    陈玉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侍者带他上了三楼。三楼装饰比下面两层要豪华得多,这里房间难定,而且多半都是有特定客人。今天能上来,陈玉也觉得不可思议。

    被让到一间包间里,侍者送上饮料和酒就下去了。陈玉翻出手机,准备告诉马文青换房间事,结果没打通。

    将手机放到桌上,陈玉端起饮料喝了几口,准备过会再打。

    正这时候,包间门被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随手将门又关上了。

    陈玉以为是侍者,抬头正想问这里怎么会信号不好,看到面前人,顿时僵住了。

    等那个人越走越近,陈玉立刻伸手往兜里摸去,这一动,他脸色瞬间变了,冷冷问道:“故意引我来这里,还下药,不知道你目是什么?”

    面前人,赫然就是封寒一直心心念念死敌,黑衣人。

    同时种种证据表明,这人很有可能就是以前陈玉,但是陈玉死活也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两世能同时出现。

    这时候,黑衣人已经淡定地走了过来。陈玉这是第一次和他离得这么近,不得不承认这个人长相实完美到不可思议。

    还有那种习惯成自然高高上气势,都相当吸引人。

    陈玉不可察觉地皱了皱眉,从各方面来说这个黑衣人都正常,但是陈玉就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另外,我们见过这么多次,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见黑衣人没有说话,陈玉紧紧盯着他,又问了一句。他紧张时候话就会多,既分散自己注意力,又不容易被别人发现。

    黑衣人慢慢走到陈玉沙发边上,犹豫了一下,没有坐旁边,直接坐了陈玉待沙发上,然后转过头,算得上细致入微地观察着陈玉,半天才露出一个高傲微笑:“早晚会知道。”

    看陈玉疑惑,黑衣人又加了一句:“我名字,你早晚会知道。”

    “至于我为什么找你过来……”黑衣人又坐近了一些,眼里笑意加深了,说道:“我想告诉你一些东西,封寒和我曾经是恋人,我对他影响力,从来都是大。我能带走他一次,就能带走他第二次。”说完了,便好整以暇地观察着陈玉表情。

    陈玉相当配合地做出吃惊神色,如果是事实话,只能说封寒以前眼光真是非常不错,他还没有看到过比黑衣人漂亮人。

    当然,陈玉绝对不会承认封寒现眼光变差了,只是问道:“你意思是你们是传说中相爱相杀?话说回来,我也不怀疑你只要出现,就能带走他。”几乎每次都是这样。

    黑衣人挑了挑眉,笑笑,从桌上拿起陈玉没碰过酒:“我以为你会意这些。”

    陈玉默了,如果说封寒感情方面是空白话,他这位前情人,如果是话,也绝对不会高到哪。至少,陈玉并不觉得现是正牌老婆和小三见面会。

    而且,黑衣人绝对想不到,陈玉已经知道了足够多真相。

    沉默了一会,陈玉淡定地说道:“如果你下次带走他,不让他再回来,也许我会明白表示一下我意。”当然,陈玉自己也不知道那时候会不会先松一口气。

    不是不乎,而是太乎了,然而悲剧是随着时间加深不只是感情。真相一步步显露出来,陈玉越来越害怕,知道真相那一天封寒会是什么表情?

    黑衣人顿了一下,深深地看着陈玉,专注到像是再看自己情人。然后陈玉震惊眼神中,伸手摸向他脸。

    陈玉真被纠结到了,难道他想要毁容?话说回来,封寒难道是颜控?看他以前情人,不排除这个可能……

    黑衣人手陈玉眼睛那里停留了一会,又慢慢从脸往一直摸到脖子,看到锁骨时候,黑衣人脸色忽然一变,刚进门时那种隐约厌恶和恨意忽然明显了,甚至脸孔都扭曲起来,用力甩开了陈玉。

    看到自己情敌身上带着那么明显情/欲痕迹,大概没人会高兴。

    几秒钟后,黑衣人眨了眨眼,似乎清醒过来,漆黑眼睛显示主人已经丝毫不被情绪锁影响了。

    他又笑起来,甚是看不出任何恶意,将倒一旁陈玉拉了过来,再次伸手摸向陈玉脖子。

    陈玉这次彻底僵硬了,黑衣人手落了青龙环上。

    片刻后,黑衣人明显愣了一下,说道:“有些意思,居然暂停了。”说着手上又动了动。

    然后陈玉听到了响声,细微,不祥青铜器摩擦响声。

    他感觉到,脖子上青龙环越收越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