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明白一瞬间,陈玉浑身僵硬了,他觉得身后有什么冰冷东西慢慢爬了上来,然后捆住他手脚,绕过他脖颈,并且开始用力……

    “怎么了?”封寒手状似随意地放了陈玉肩膀上,淡淡问道。

    陈玉肩膀一疼,顿时回过神,刚刚被紧紧缚住感觉仿佛只是幻觉。他浑身一抖,看着封寒漆黑深沉眼,艰难地说道:“不——没什么,我很好。”

    封寒看了他一会,握住他肩膀手并没有松开,甚至力度加大了,看陈玉直皱眉,缓缓说道:“我觉得你很不好,不过,没有什么好担心,很就会结束了。”

    陈玉一愣,欲言又止,即便黑暗和阴影包围圈里,封寒话依然让他感到安心。

    正这时候,前面队伍忽然停下了。

    陈玉抬头一看,墓道已经到了头,一对巨大石门拦那里。雕刻着奇怪黑色线条,中间凹痕是只无冠鸟。

    “我擦,这他娘到底是往里走还是往外走啊,怎么越走越陌生?”马文青门边观察了一会儿,变色道。

    “小马爷,这未必都是坏事,说不定这就是出去门。一打开,我们就到了地面上了。”胖子则充满了希望,旁边乐观地说道。

    两个人凑门边嘀咕,忽然听见后面有人短促地惊叫一声,顿时忍不住往后看。

    一看两人脸色都变了,两把明晃晃刀子对着两个人,高高举起来,正是跟两人身后伙计。

    他们两个手里蜡烛已经掉了地上,而再后面人不是一脸惊恐,就是正用枪指着他们俩身后伙计。

    胖子怒了,喝道:“老七,强子,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举着刀子老七和强子却并不看他们俩,还是低着头慢慢往前凑。

    陈玉则紧紧盯着两人身后影子,他刚刚亲眼看到两人一部分影子爬到身上,丝丝缕缕地用力拉扯或者指挥着两个人胳膊。而现看来,那些影子就像他们衣服上自然阴影。

    陈玉心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两个人是不是已经被影子操控了?他们是已经被杀了还是还有意识?

    陈玉不知道现要不要让那些瞄准人住手,如果不能伤这两个人,那马文青和胖子怎么办?就这时候,陈玉感觉到自己肩膀一重,然后手上蜡烛火苗一阵晃悠。

    “待这别动。”轻轻说完,身边封寒已经不见了。

    阿七和强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动作突然加了。然而一道黑影比他们,噗通两声,人们再看时,阿七和强子已经倒了地上,他们身后站着封寒。

    封寒淡淡说</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