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老大黑着脸示意所有人停下来,沉声说道:“不行,我们必须先想办法摆脱这种局面。再这么走下去,也是原地绕圈子。但是大家也知道,我们现食物和水,重要是蜡烛已经不多了,浪费不起这个时间。”

    马列也一旁点头,走了几个小时众人立刻准备找地方安顿下来,虽然每个人心里都不可控制地恐惧焦急,但是负重行走这么长时间也让他们脸上带了明显疲惫。

    陈玉松了口气,只觉得身上背包重得要命,听到两位当家人话,立刻打算跟马文青身后往墙角走。然而,下一秒他就被身旁封寒扯了回去,力量大到他脚完全迈不出去了。陈玉一怔,转头看向封寒,问道:“怎么了?”

    “我们不留这里,如果要停下来休息,换到你写着3那截墓道。”封寒边打量着远处边说道。

    陈玉还没来得及开口,站一旁马列已经十分客气地问道:“封小哥为什么这么说?”

    封寒淡淡看了马列一眼,说道:“因为第三截墓道短。”

    封寒这么一说,陈玉立刻想起来了,是有一截很短墓道,几乎刚打开这头门,只走了十来米,就看到了另一头门。

    马文秀皱起细细眉,用手揉了揉酸软脚腕,说道:“为什么我们要去找那截墓道?现大家都很累了,十分需要休息。而且这里墓道似乎随即出现,没有任何规律,天知道我们要过多久才能找到写着3墓道。”

    为了早些出去,这一路马文秀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是个女孩子拖后腿,咬着牙跟着队伍行进速度,坚持到现,实不想动弹了。而且,她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威严父亲要对这个冷冰冰青年这么客气?为什么和自己哥哥亲近陈玉会忽然多出来这样一个朋友?

    陈玉却明白了封寒意思,立刻沮丧地重拎起背包,转头看向马列,说道:“马叔,文秀,封寒说得对,现我们时间不多了,而山洞似乎也没了耐心。如果我们要停下来,确实应该找安全地方,短那截墓道容易防守。”

    马列拍了拍马文秀头,冲封寒一笑,说道:“封小哥说得有道理,我这就跟金老大知会一声。”

    不管底下人怎么想,这两位老大却相当有眼光,对封寒建议立刻采纳了。

    封寒靠岩壁上,手指依旧漫不经地捏着陈玉手,问忽然沉默下来陈玉:“想什么?”

    “如果我们出不去……”陈玉苦恼着,就算本来有信心,现出现这让人绝望墓道也够打击他了。

    封寒凑过来,眼睛逆着光,只能看见黑暗里一闪而过暗金色,像野兽窥视着它所有物,高傲而不容置疑地说道:“你根本不用担心,只要我活着,你就不会有危险。”

    陈玉愣愣地看着封寒,这话多么耳熟,和失忆前封寒一模一样口吻,就连句子内容也几乎没变。

    失忆对一个人影响其实不大吧,陈玉迟疑地想到。

    扫了眼周围,所有人都围金老大和马列面前,听着两位当家人布置安排,陈玉抬头速度封寒唇角亲了一下,然后狡猾地或者可以解释为窘迫地拉着封寒往人群中走过去,不打算给封寒反应过来机会。

    万一,只是万一,封寒发火了,即便是惊讶了也会让他很没面子。

    陈玉努力忽视身后锐利深沉目光,假装镇定地和马文青说道:“是不是要走了?”

    马文青“嗯”了一声,仰头喝了几口水,又将水壶递给陈玉,一脸郁闷地说道:“难道我们又遇到鬼打墙了?”

    陈玉苦笑,这绝对不像是单纯鬼打墙。而且,他抬手看了看表,并没有丝毫混乱意思。

    众人又重出发,然后仔细寻找陈玉留下来数字。还有人专门拿着小本记录这些数字,看看是不是有什么规律。

    然而,这次人们似乎颇为不幸,走了很久,大概已经接近两个小时了,都没有再遇到过写着数字3墓道。而数字11却已经出现了四次,其它数字也有出现两三次。只有3一次都没有出现过,而且,做记录人悲剧地发现,墓道出现毫无规律可言。

    “我擦,你们说,这见鬼山洞是不是知道我们想什么?”马文青忍不住了,愤怒地骂道。

    马列和金老大等人不由自主地去看封寒,好像他能给出答案一样。

    封寒淡淡看了远处一眼,没有说话。

    马文秀喘着气,说道:“再这么下去不行,我累得头都开始晕了。”

    其实不光是她,所有伙计都脸色青白,忍受着饥饿,寒冷,疲惫。

    陈玉默默地看了看周围人,忽然说道:“算了,我们不用找第三截墓道了,不管下面一扇门口是什么数字,我们都停下来休息。”

    没有人反对,甚至不少人都是松了口气表情。

    当陈玉打开门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先瘫坐地上,要不是还要解决饥饿问题,恨不得立刻打开睡袋先睡觉。身后门像是有人控制一样,无声无息地关闭了,但是,根本没有人去关门。

    陈玉盯着那扇门,这是他近注意到,所有人进门之后,门就会自己关闭。真没有人控制门上机关?他皱了皱眉,又去看石壁上数字,和他存了一样心思是马文青。两人凑到墙角,寻找陈玉无意间刻上想,现却起了极大作用数字。

    淡黄光下,两人看到那小小数字时候,脸色都有些古怪。

    陈玉甚至感觉到一阵刻骨寒意,那个数字,正是他们寻找很久3。

    马文青却大笑起来,拍着巴掌说道:“他娘真实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找了它这么久,原来这眯着呢。”

    陈玉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刚刚找了很久没有找到,放弃时候却突然出现了,这事怎么看怎么透着股邪劲。

    马列和金老大也是一愣,脸上有喜有忧,看了看时间,先安排伙计休整,然后几个说上话有经验人凑一起想出去对策。

    坐无烟炉边上,小胖暖和过来,终于精神了点,卧陈**边吃鱼肉罐头。陈玉用手给它顺毛时候舒服地半眯着眼,头却没有从罐头盒里抬起来。只陈玉手指离开时候,用尾巴轻轻打了打陈玉腿,示意他继续顺毛。

    “刚刚我带人检查过了,应该不是视觉误差原因。”马列先开口道,一脸严肃。

    金老大旁边胖子点头,“嗯,我看也不像,你们有没有感觉,这些会移动墓道像是一种机关?”

    贡布一愣,喃喃说道:“机关,这么大机关?怎么可能?”

    胖子这话倒是给了众人一个启发,马文青和陈玉对视一眼,陈玉说道:“我觉得有这个可能,如果每截墓道都是独立,这十几截墓道就能组成一个巨大机关,只要有人控制,就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就像是——就像是一个魔方。”

    马文青点头,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瓶酒灌了一口,说道:“这比鬼打墙有说服力,妈,居然有这么疯狂事,弄出这种机关。”

    陈玉转头去看封寒,封寒抬头看了看他,说道:“和你想差不多,还漏了一点,布置这个机关人无时无刻不监视着我们,他甚至知道我们到了哪里,要去哪里。”

    “怎么可能?!”胖子失声叫道,想说些反驳话,张了张嘴,却发现几乎事实都显示封寒说法正确。

    如果说机关猜想挑战了这些人极限,那么封寒话则让人们不自觉地全身发凉。

    “所以你才让我们挑短那截墓道休息?”陈玉看着封寒,把马文青递到他手里酒瓶像封寒推过去。

    封寒接过酒瓶,喝了两口,淡淡看了远处一眼,压低声音说道:“因为我想找到监视我们地人,或者东西。”

    陈玉打了个寒战,立刻抬头,因为他又提供了一部分蜡烛,也为了保持警惕,两侧石门处都点了蜡烛,整个墓道都能看清楚。人们多是围无烟炉边上吃饭,几个累坏了,吃完已经躺下来了。

    没有任何异常,墓道本身就十来米长度,现又都光照范围内,根本不可能藏人监视他们。

    难道是岩壁上有空洞?陈玉转头盯着火苗没有一点倾斜蜡烛,又不像。

    这时候,封寒忽然说道:“明天再商量,你们都睡吧,今天我一个人守夜。”

    这次走路时间太长,几乎所有人都累得够呛,唯一一个看不出疲惫就是封寒。但是他不说话,没有人安排过他守夜,这次封寒主动提出来,马列和金老大等人除了惊喜,不会说什么。几乎所有人都明白,封寒一个人就比两三个伙计让让人放心。

    陈玉挨着封寒和衣躺下,从背包里翻出真言镜,要不是上次从封寒那里看到,他几乎忘了这面镜子。这镜子自从出了沙漠鬼城,怎么问都再没出现过一个字。今天陈玉又遇到了和那时候类似困境,忽然又想起了这面镜子。

    他小心翼翼地观察了封寒一眼,发现他正专注地看着墓道另外一侧,才低头心里默默问道:我们有没有办法出去?出去门哪里?

    默默问完后,陈玉就紧紧地盯着真言镜暗沉镜面,他担心这镜子能帮忙其实是他鬼城中幻觉。

    几秒钟后,令他惊喜事发生了,镜面一晃,慢慢出现了一行字。

    这镜子还能用!

    然而,陈玉看清那行字之后,几乎默默地吐血,上面写到:有,置之死地而后生。

    正是黑皮日记本上后一句话……

    陈玉正磨牙,考虑要不要威胁摔了这镜子试试,他手忽然一阵湿热,低头一看,终于趁封寒不钻进睡袋小胖正舔他手背,亮亮圆眼睛正看着他,似乎表达自己安慰。

    陈玉憋了口气,继续再接再厉,默默问道:现墓道里有没有人监视我们?

    镜子一晃,很出现一个字:有。

    陈玉一惊,不露痕迹地将睡袋往下扯,露出眼睛后眯着眼打量四周。人们熟睡呼噜声此起彼伏,放墓道中三支蜡烛刚刚燃了五分之一。

    一切都很正常,也没有几个人醒着,除了睡着人,周围没有半个人影。

    封寒,陈玉忽然发现封寒也垂着头,他困了?也许这么强悍人也是会困得,陈玉看了他垂着头身影一会,打算坐起来代替封寒守上半夜。这时候,屋子正中蜡烛火焰忽然倾斜了一下,似乎有风吹过。

    陈玉一个激灵,不对劲!墓道里怎么会有风?

    他手迅速摸出枪,然后伸手去推封寒。他手还没伸出去,墓道中蜡烛忽然全灭了,浓重漆黑填满了墓道,包围了所有人。

    然后一个诡异声音墓道中响起来。

    </li>

    <li style="fnt-size: 12px; netbsp;#99;"><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我又来了,字数有了提高。。像豹子一样求继续顺毛

    至于停顿神马。。。。作者不,已经遁走了……</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