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目瞪口呆地看着封寒,寒冷山洞里第二次感受到严重发烧症状,恨不得立刻消失空气中。

    封寒怎么会这里?他理直气壮地利用他撒谎之后,出现这里!好吧——就算封寒是来救他,可是他为什么非要赶他丢人时候出来啊啊!

    封寒和陈玉互相看了好一会儿,封寒难得先开口,“既然——”

    陈玉压下扭头挠墙冲动,打断封寒,速说道:“你,你和小胖来得真,刚刚那边有什么东西,这么容易就解决了?”陈玉一本正经地关心起关于黑暗话题。

    封寒看了一眼严肃陈玉,还是回答道:“是粽子,和之前比起来能稍微引起我动手兴致,不过,几分钟后,我发现你不见了。”封寒皱着眉明显不情愿地看了一眼胳膊上夹着小胖,“找你路上我帮你捡到了这只豹子,听到你说那些话,我想——”

    陈玉被呛得咳嗽了一声,发现实躲不过去,只能装作淡定地说道:“关于那个,你可以当做我没说。”

    封寒淡淡地看着陈玉,直到陈玉忍不住心虚地想要为自己说谎道歉时候,说道:“既然我重要人是你,我决定还是送你过去找你想找那些人。反正离开我,你也只是白白浪费生命。”

    陈玉不敢置信地看着封寒,有好一会儿反应不过来自己听到了什么,他觉得自己心脏似乎有些过于兴奋了,用力压了压心口,陈玉小心地问道:“那个,你,你重要人是我?真是我?”

    封寒将手里疤脸伙计扔到地上,随口说道:“嗯。”

    “为什么?”陈玉眼睛蓦地亮了起来,惊喜地问道。

    封寒疑惑地转身,“不是你说吗。”

    “……”

    陈玉垂头丧气地跟封寒后面,连殷勤讨好心情都没有了,虽然没有得到家长夸奖,但是看到陈玉脱离危险,父母又一起小胖心满意足地跟陈玉脚边,不时用尾巴轻轻敲打一下陈玉腿,以示亲昵。

    至于刚刚绑架陈玉姜家一行人,封寒只是冷冷地瞄了一眼,毫无诚意地决定不跟他们计较,反正现包围他们那些东西已经够用了,宽宏大量一些也无所谓了。

    “你确定是这边?”封寒停下脚步,前面已经又是死胡同了。

    陈玉又一次从岩壁上确认,闷闷说道:“根据文青留下记号,肯定是这个方向。”

    封寒点了点头,然后注意到陈玉表情,诧异地问:“你不高兴?”

    “……没有。”陈玉翻了翻白眼,如果丢人和自作多情不算话,其实今天他所有表现都够好了。

    “我觉得你有。”

    陈玉无力地扶住墙,决定不再就这个问题和封寒继续讨论下去。

    两人顺着马文青留下来记号走到死胡同里面,封寒似有所感,让陈玉继续,自己站陈玉旁边转向了背后,盯着空洞墓道,墓道里虽然并没有出现上次那样浓稠黑暗,但总觉得远处看不清楚角落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存着,窥视着。

    陈玉举着蜡烛继续寻找岩壁上记号,当他视线落到里面角落时,忽然睁大了眼。

    岩壁转角处,齐腰高地方露出半个记号,根据一路上观察,马文青对于留给陈玉指路标记,相当细心,没有出现不完整时候。而且,到了这里,向前记号没有了,另外一侧也没有他们折回去记号。也就是说,马文青留这里是个完整记号,只不过另外半个被面前岩石压住了。

    陈玉抚摸着堵住去路看似和两边岩壁形成一体岩石,难道这块石头本来不应该存这里?就像他被劫持时背后突然出现门一样。

    陈玉心里一动,用手石头上摸索了一阵,很找到了机关,等他退开后,石头无声往上移动着,直到完全和上面岩石齐平,墓道继续往前延伸,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死胡同。

    陈玉扯了扯封寒袖子,等封寒转头,忧虑地说道:“看来这山洞里机关不少,并且有人暗中捣鬼,这样一来,我们就容易迷路了。”

    封寒看着陈玉,考虑了一会,认真地说道:“你不用担心,我可以带你出去。不过,如果要带你朋友,只能带一个。”

    陈玉感动地看着封寒,手里牛油蜡烛爆了个烛花,微弱烛光只能照亮两人身边不大区域,但是陈玉却觉得莫名奇妙得温暖和明亮,心里面极为暖和,就连刚刚郁闷也消失了。这是他喜欢人,就算他霸道嚣张独裁,就算他失忆了,还是具备所有吸引他特质。

    陈玉又一次发现自己对封寒感情比想象中还要深,而且甘之如饴,他叹息着说道:“嗯,我们一定会出去。”

    重上路,两人才发现,这条本来走过一遍路上有多少机关。陈玉黑手套没有再次摘下来过,而且,他总觉得某些地方不太对劲。

    但是让人高兴是,他们终于找到了马文青他们。

    开后一扇门时候,小胖兴奋地扑到石门边上,用爪子挠了两下,然后抬头看着陈玉小声叫唤着。

    果然,门开了之后,两人和一只豹子看到了严阵以待地一群人。

    看清楚出现人,马文青惊喜地扑了过来,叫道:“我靠,你小子终于来了!”同时看了一眼封寒,小声说道:“我说,你到底怎么又把封哥骗过来了?还是说他想起来了?”

    陈玉满脸黑线地看了马文青一眼,嘟囔着:“他真想起来就好了,再说,我哪敢骗他?我们又认识了,所以一起过来。你们这边怎么样?那粽子解决了?”

    说到这里,陈玉一打量,发现人少了不少,原本看到他回来露出笑意众人也沉默了。

    马文青叹了口气,说道:“嗯,除掉了,我们没有办法,后用炸药将那变态东西炸没了。但是,我们损失惨重,马家和金家几乎损失了三分之一人。”

    “而且,还有一件事,关系着我们所有人生死,你也应该知道。”马文青说着,从怀里一拿了张纸出来,递到陈玉手里。

    陈玉一看就知道是那张写了所有人名字纸,疑惑地看了马文青一眼,将纸打开。却发现正面名字少了,背面则多了六、七个名字。

    陈玉死死盯着手里纸,不确定地问道:“你又捡到一张纸?”

    马文青摇了摇头,脸色极为难看:“就是原来那张,死了人名字都到了背面。我靠,由此看来,关于这张纸诅咒一说有可能是真。”</li>

    <li style="fnt-size: 12px; netbsp;#99;"><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得较少,对不起群众,我下章一定弥补。

    Ps:推荐流星猪开虚拟网游,不V,技术渣和技术宅,少女心面瘫2货攻和天然呆毒舌路痴受故事,喜欢就去看吧,基本上是天两千,也就是一天半。

    <INPT type="bttn" style="netbsp;brder:3Px #FF1493 dtted; banetd-netbsp;vale="松鼠!你敢动哥斯拉?!" nClinet>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