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迟疑了几秒之后,起身走了过来。

    到了跟前,才发现封寒正目不转睛地打量他衣服,陈玉顿时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情景,他被封寒扒到只剩下内裤。陈玉打了个寒战,不自觉地用手抓紧自己衣服,但是封寒冰冷眼神下却不敢表现出丁点心中愤怒,只是颤抖着小声地问:“你——你想干嘛?”

    现是冬天,而且这不知道多少米深地下山洞,加寒冷。如果封寒要他防寒服,一定会冻死人!

    封寒面无表情地看了胆战心惊陈玉一会儿,指着地上睡袋说道:“你睡这里。”

    陈玉一呆,这是多年前封寒?唔,性格似乎比自己遇到时候好很多倍……

    陈玉躺下时候,豹子和四脚蛇瞅准机会都钻进了睡袋,相比较而言,陈玉喜欢小胖,至少肉呼呼地抱着暖和。但是鉴于四脚蛇主人就边上,他没敢将小东西扔出来,虽然模样有点难看,但是乖巧老实,并不惹人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粘人。

    睡袋里舒服多了,惊吓了一天陈玉几乎想要幸福地叹气,入睡前,迷迷瞪瞪地探出头,客气道:“你不睡?”

    封寒扫了小心翼翼陈玉一眼,理所当然地说道:“当然,等里面暖和了,我再进去。”

    被标明了起暖床作用陈玉目瞪口呆地看着封寒,一时忘了缩回去。他就知道!这个人,这个有严重性格缺陷人,怎么可能这么体贴!

    封寒微笑,伸手摸了摸,然后利落地钻了进来。

    被封寒那太过明显地嘲笑刺激到,陈玉愤怒地想掐死他,但是封寒挑眉看着他、示意他有意见可以说时候,他只是小声地说道:“好……好吧。”

    被封寒带进来寒意刺激到,陈玉哆嗦了一下,不着痕迹地努力往远离封寒方向移动。然而,另外一个人动作比他多了,转眼,陈玉已经被轻轻压住,冰凉**。

    另外两只比他还郁闷,小胖和四脚蛇正泪流满面地蹲两人睡袋上面挠着。又封寒一个眼神之下,老实地趴了下来。

    自家大人明显不准备再管这两只之后,小胖和四脚蛇充满敌意地对视一眼,都钻到了陈玉棉衣底下,四脚蛇被踢出去三次又锲而不舍地钻进来之后,小胖终于懒得搭理它了。

    陈玉以为自己会失眠,事实证明,他不仅很那熟悉气息中睡着,而且睡得相当好。封寒紧紧挨着他,陈玉比任何人都清楚那瘦削身体里所蕴含恐怖实力,以至于完全没有人守夜情况下,陈玉也没有丝毫担心。

    迷迷糊糊中,陈玉突然醒了,连他自己也奇怪,为什么会半夜醒过来。

    他发现自己已经被封寒扒进怀里,被热烫紧紧拥抱感觉相当舒服。封寒身上似乎没有那么冷了,难道是心脏回来缘故?豹子和另外一只动物两人睡袋上安睡着,陈玉甚至能感受到一起一伏地轻浅呼吸。

    只是,为什么他会这么清醒?

    等等,陈玉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四周一片漆黑,蜡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

    那只蜡烛燃烧六个小时应该不成问题,他们绝对不会已经睡了这么长时间,这是怎么回事?

    “你想要什么?想要什么?”

    清晰地问话忽然传了过来,带着迷惑人心味道。但是空洞墓道中,又显得万分诡异。

    陈玉顿时觉得从头凉到脚,谁,谁说话?他张了张嘴,却恐惧到连话都问不出来。

    封寒还睡?他什么时候这么没有警觉性了?难道他出了事?

    黑暗能激发人们所有恐惧地臆想,陈玉颤抖着手去摸封寒心脏,还跳动,虽然不容易感觉出来。

    陈玉松了口气,似乎又有了勇气和力量,悄悄从怀里摸出枪。仔细辨认着那声音来源方向,然后拉开保险。想了想,又担心有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会不会反扑,陈玉起身伏到封寒身上。

    那声音又一次响起,陈玉正瞄准时候,一只手忽然用力地握住了陈玉拿枪手,然后黑暗中响起利器破空声音。

    接着,封寒点燃了身边蜡烛,冷冷地左右看着,空空墓道中,没有任何人。

    陈玉惊讶地四处观察,同时假装没有发现自己还封寒怀里,虽然那紧紧抓住他手力气大到让他皱眉。

    睡袋上衣服动了几下,钻出一个毛茸茸脑袋,小胖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疑惑不解地看着两位家长,它头上,睡着正流口水四脚蛇。

    过了一会,封寒紧绷着蓄势待发身体缓和下来,淡淡说道:“没有东西了,先睡吧。”

    陈玉松了口气,封寒感觉大概比雷达还精确,他说没事,那就是真没什么事了。

    这会,陈玉却睡不着了,躺了会儿,忍不住问旁边人:“你什么时候醒?”

    “你醒时候,你心跳变了。”封寒漫不经心地说道。

    靠,太变态了,这是人类熟睡中能感受到变化吗……

    又安静了一会,陈玉试探着问道:“封寒,你是不是找什么?如果你找不到,是不是就会出去?”

    “嗯。”封寒没有犹豫地回答道。

    陈玉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还要回去找人,如果可以,你能不能出去之前告诉我一声?”他对说服封寒跟他一起回去不报任何希望,那么至少要确认封寒能安全出去。

    封寒奇怪地转过头,看着陈玉说道“你当然跟我一起出去。”不满地眯了眯眼,将陈玉搂地紧了。

    陈玉一窒,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以为封寒根本没有失忆,这种理所当然霸道独裁太熟悉了。而且,陈玉不动声色地看了看两个人姿势,封寒大概还没意识到他居然和一个‘陌生人’如此亲近。

    当然,陈玉决定装傻,这久违亲近让他激动地想哭,想用力回抱住这个人。

    过了很久,陈玉才不自地动了两下,说道:“我必须回去找人,我来目就是帮忙,而且是我让他们找我,所以不能扔下他们自己离开。”

    封寒疑惑不解,后说道:“我只能带两个人出去,而且我不会带不相干人。”

    陈玉惊喜地张大眼,能一天之内,让封寒将他当成相关人,他忽然满足了,立即喜滋滋地问道:“咳,为什么你会带上我?”

    封寒看了他一眼,带着迷茫表情想了一会儿,说道:“因为你喜欢我。”</li>

    <li style="fnt-size: 12px; netbsp;#99;"><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咳,虽然又少了,捂脸,下次我多点吧,今晚又太晚了。

    明天送分回评。</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