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陈玉,我越想越不对劲,这些不会全是我们幻觉吧?这世界上哪里有这样邪门山洞?”马文青将贡布挤到一边,凑到陈玉耳边小声说道,“说不定阿松、徐老三甚至现队伍里面那几个要了东西人都是那个姜家安排过来迷惑我们。要什么有什么,这世界上哪有这样好事,要不我们试试,肯定能立刻分辨出真假,反正我从小时候就一直希望你是——”。

    陈玉用看白痴眼光看着马文青,速地打断他话:“闭嘴!”

    马文青嬉皮笑脸地看着陈玉,惋惜地说道:“你急什么,我只是开个玩笑,反正你也不会真变成女人。”

    “……”陈玉恨不得一脚踹死他。

    豹子这次充分体会到家长情绪,瞪圆了亮亮眼睛,努力学它妈妈往上吊起来,当然效果不是很明显,鼻子里高傲唔鲁一声,一口咬住了马文青搭陈玉肩上手,同时将自己全部重量挂他手臂上。

    对于良好磨牙对象马文青,小胖同学一向愿意表现出身为一只野兽该有骄傲、勇敢,甚至嚣张。

    陈玉并没有来得及表扬小胖,因为他敏感地察觉到,封寒正兴致盎然地转过头看着他。陈玉咽了口口水,战战兢兢地说道:“你知道,如果真要求了,会受到惩罚,而且是严厉惩罚!再说,你对女人没兴趣,对吧。”

    似乎考虑了一会,封寒轻轻笑了,学着马文青口吻说道:“好吧,你可以当我也开个玩笑。”

    陈玉泪流满面地转过头,心里想着:这一点都不好笑。

    过了一会,封寒忽然说道:“你们——有没有听过沙姆巴拉洞穴?”

    马文青一怔,立即说道:“封哥觉得这里是那个传说中沙姆巴拉山洞?靠,那就算我们什么都不拿,也赚大发了,找到了纳粹头子梦寐以求地方。”

    陈玉呆呆地抬起头,震惊地看着封寒,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声音:“那不可能!”

    西藏沙姆巴拉,是只存于传说中洞穴。

    传说中,它被认为是全世界中心,接触过这个洞穴人,会变成时间主人,会拥有神奇力量,甚至可以长生不死。

    当年纳粹党卫军头子希姆莱和希特勒商量后,派出探险小队到了中国西藏,寻找沙姆巴拉,漂泊了长达七年。当人们再次发现探险队长哈勒时候,整个探险队除了他本人外全部神秘失踪。而那七年发生事情,至今仍然是个谜。

    “为什么不可能?”封寒问道。

    “因为就算那个沙姆巴拉山洞真存,各种传说里,它也该是山南或者林芝。”陈玉皱着眉说道。

    封寒摇了摇头,“不,从来没有人找到过真正沙姆巴拉山洞,它一直高原上运动着。就算有人找到了,大概也很难有机会说出来。”顿了顿,封寒又说道:“我不肯定这里是那个洞穴,但是很有可能是传说中存沙姆巴拉山洞原型。”

    陈玉心里纠结着,不知道是该惊喜还是该发愁,这样一座传说中山洞里,他们看着巨大宝藏和神秘力量却不敢沾染半点。而且,他心里不好预感比任何时候都强烈,他们真能平安出去?

    事实上,这迷宫般通道中,连找到藏王墓都是个问题。

    就这时候,走前面胖子忽然停了下来,笃定地说道:“草,同志们,都别着急了,我们觉得找到藏王墓了。”

    与此同时,胖子手里蜡烛火焰开始摇晃倾斜,他连忙用手挡住,这里居然有风。

    陈玉几个人就他后面,立刻往前面看去。

    五米之外,是座石门,上面隐约有着金色大鹏鸟雕像和古朴藤蔓花纹。

    “先等等。”陈玉忽然提高声音说道。

    封寒和马文青都停了下来,站陈玉旁边。胖子瞄了两眼,也没有再往前走,问道:“怎么了?”

    陈玉并没有看那座石门,他看两边岩壁,直觉告诉他这里不寻常。皱了皱眉,陈玉说道:“这里不太好过,有东西。”

    顺着陈玉视线望过去,胖子脸皮一颤,小心地又往回退了一步。两边岩壁上,一排排地布满了密密麻麻拳头大小孔洞,里面黑乎乎,看不到有什么东西。而他们,刚好有洞区域边缘。

    胖子想到阿松死法,背上直冒冷汗,心里庆幸陈玉提醒及时。

    马列和金老大也来到了几人身后,拍马列了拍陈玉肩膀,笑着说道:“大侄子,是你去还是让我人去?”

    陈玉和马文青对视一眼,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我去把,马叔后面帮我看着点。还有,文青,你别过来了。”这里情形,陈玉记得爷爷跟他说起过。这是连环机关锁,如果尝试过后,门没打开,两边机关会被引发,看这机关区域,根本没有躲避可能性。

    刚想迈步马文青愣住了,陈玉开锁时候,他和陈玉配合都成了习惯,立刻说道:“说什么呐,没有小马爷护航,你镇得住吗?”

    “我跟他去。”封寒做了决定。

    陈玉看了封寒几秒,确定自己劝说不会对他有任何作用,叹了口气说道:“那就我们俩过去,去人越少越好,不然我也不好把握。”

    马文青犹豫了一下,说道:“封哥跟你去我放心,小心点。”

    陈玉将察觉自己目、抓住自己裤脚不松手豹子死活扒拉下来,交给马文青,然后掏出黑手套带上。迈步之前,又讨好地看着封寒:“封哥,如果有情况,立刻跳回这里,千万别忘了带着我一起回来。”

    陈玉只有求封寒办事时候才会叫封哥,封寒看了看他,温和而简短地说道:“当然,我会保护你。”

    陈玉瞬间觉得封寒今天形象真是异常温暖和美好,看到陈玉感动眼神后,封寒理所当然地说道:“你可是我祭品。”

    陈玉默默地转过头看着前面,形象什么其实就是浮云。

    陈玉试探着小心迈步,封寒则淡定优雅得多,不紧不慢地走到门边,同时打开狼眼手电。

    看清楚门上图案时候,陈玉愣住了,右边门上,赫然有只不大无冠鸟。也就是说,黑衣人来过这里,黑皮笔记本也告诉陈玉一定要来这里,这都是怎样孽缘……

    端详了石门很久,陈玉手都没有动,后陈玉转头看向封寒,说道,“这里门虽然能打开,但是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说着,开始打量四周,后视线地上停了下来。

    陈玉走到离门两米远地方,迟疑了一会说道:“封寒,你先站到文青那里去,这里离那边很近,真有事你也来得及帮我。你不过去话,我可能开不了门。”

    封寒脸上闪过难以察觉奇怪神色,转身站到了马文青旁边。

    陈玉目测了前后左右距离,用手指敲了敲他站立地方石板,后做了个让众人没有预料动作,陈玉跪了石板上,然后开始恭恭敬敬地磕头。

    他头低下去一瞬间,有孔洞那一片区域上空几排寒光迅速闪过,得让人以为是错觉。而下面一排,恰好是贴着陈玉头顶飞过去。

    也就是说,如果那个时候,陈玉没有弯腰磕头,绝对会横死当场。当陈玉抬起头时候,上面寒光已经没有了。

    陈玉磕了三个头,岩壁上面半截东西也射了三次,每次都是将将挨着陈玉头顶飞过。看他不紧不慢动作,众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陈玉仿佛根本不知道自己上空危险,但是眼睛毒人都知道,陈玉知道,而且他时间把握得非常好。

    三次之后,一阵沉闷声音响起来,地面出现一个黑乎乎洞口。

    马文青紧紧抓住走回来陈玉,说道:“为什么让封哥回来?你小子知道不知道刚刚有多危险。封哥留下肯定能帮你,如果刚才慢了一秒,你都必死无疑!”

    烛光下,陈玉脸色显得加苍白细腻,他接过豹子,笑了笑:“我自己有把握才让他回来,这不是没事吗。”

    陈玉并没有说实话,他让封寒回来,是因为他不能想象甚至不能忍受封寒下跪样子。如果让封寒留下,他宁死不跪之下,说不定比自己要危险多。

    看着众人站洞口不敢动,陈玉说道:“没机关了,可以直接下去。”

    马列也点了点头,用手拍拍陈玉,感叹:“不愧是陈森儿子,当年这开锁手艺,可没人比得上他。”

    陈玉笑得眼睛眯了起来,这手艺可不是父亲教。

    顺着倾斜向下台阶,众人到了下面。

    下面比上面要冷不少,陈玉紧紧裹了裹身上衣服,然后将豹子抱怀里取暖。

    举着蜡烛左右照了照,马文青激动地说道:“如果没错话,这里应该就是藏王墓墓道了,上面人工痕迹相当明显。不远处就应该有陪葬室了。”

    马文青话被证明是对,前面十来米地方,就有间石室。

    胖子打头,举着蜡烛进去了。

    陈玉走了两步,觉察到不对经,回头一看,封寒站了原地,没有跟上来。过来边将人拉着往里面走,边说道:“进去看看,说不定能有什么发现。”

    进门瞬间,陈玉察觉到他怀里豹子开始发抖,难道太冷了?

    等两人进去时候,屋里已经点上了三四只蜡烛,相当明亮。

    陪葬室比想象中加简单,没有任何明器,只石室中间有两个高勉强到腰间石台。两米长,一米宽,若说是放棺椁话,却显着小了。

    陈玉觉得身边封寒脚步顿了一下,然后放开了他手,转身往旁边走去。

    陈玉莫名其妙,马文青已经叫他:“小陈玉,来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机关,弄两座石台摆这里是什么意思?”

    右边石台光滑平整,颜色发暗,上面位置微微凸出来一块,有几分像枕头。

    没有看出什么,陈玉又走到左边石台,和旁边那座石台几乎一模一样,就出了这边台子上有个手印。陈玉端着一只蜡烛,低下头细细看那手印。

    到底是什么人这里拓了一只手印?那应该是一只修长手,骨节分明。陈玉将自己手按了上去,比自己手稍微长一些。

    他手感触到冰冷岩石后,陈玉脸色忽然古怪起来,他认得这只手。

    作者有话要说:嗷,又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