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亮光瞬间给人们带来了希望,众人不约而同地心里感叹其实蜡烛也是很实用照明工具。

    “陈玉哥哥不错嘛,这么久没见,你似乎变得可靠多了。”马列身边一直努力做出冷淡表情少女再也忍不住,惊喜地扑过来叫着。

    陈玉笑眯眯地摸了摸少女头顶,“什么话,哥哥有不可靠时候?”边说边抬头看向马文青,“这么危险地方,文秀怎么也跟过来了?”虽然早就看到马文青妹妹马文秀也,但是变故太多,陈玉一直没有来得及表达自己诧异。

    马文青无可奈何地看着他,“你也知道,我老爸拿她没辙。”说完,看了看陈玉手里蜡烛,大力拍拍陈玉肩膀,嘿嘿笑道:“小陈玉,阿秀这次说得对,我也从来没发现你这么可靠过。你这是把打火机藏哪里了?居然能逃过那群人搜刮。靠,你不知道,刚刚翻了翻,哥内裤里东西都被翻出去了!”

    陈玉不动声色地将□着马文青推出去一点,同时将自己被马文青拉过手往衣服上抹了抹,“看来你内裤上兜现不只是放钱,用处越来越大了。”

    马列和金老大也喜出望外,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坚定眼神中看出了彼此决定。

    “金老大,既然都到了门外,照明工具又有了,我们不进去转转倒有些说不过去。”马列笑着说道,既然两伙人之前矛盾是误会,这会儿不如结盟,进入这墓里还能多些保障。

    “我们倒斗人,到了墓室门口怎么能不进去。现既然唯一阻碍解决了,我们两家先清点一下能用装备,尤其是蜡烛,然后整理完了就进去。”金老大立刻拍板,同时脸上露出一丝阴狠:“既然姜家敢放饵算计我们两家,如果不进去转转,不是辜负了姜家一片心意?等从这里出去,我再找姜家要个说法。”

    两位老大既然决定了,底下人也都开始忙了起来。这一清点,蜡烛居然不少,将近三十个人也凑了近七十只蜡烛,如果省着用,支持个二十来天不是问题。至于其它装备和食物,倒是没有少。

    有了火,当下有人升了无烟炉,有做饭,有人烤衣服。

    陈玉不是两家人,清点时候没有人来问他,因此并没有将他包里蜡烛算进去。原本已经绝望贡布终于认清现实,这时不声不响地坐到了陈玉身边。想到之前陈玉所作所为,贡布忽然觉得这模样俊俏,一直笑眯眯青年很有些主意。

    火边坐了一会儿,陈玉想换衣服,下意识地抬头寻找封寒身影。却发现他正靠着石壁看着他,烛光下看不清楚表情,但是他不自觉地感到有些不对劲。

    怎么回事?陈玉心里疑惑,扒拉下马文秀刚刚就一直巴他身上手臂,站起来殷勤地招呼封寒过来坐。

    封寒看了他一会儿,终于走了过来,陈玉左手边坐下。陈玉看着那张脸,有些不争气地咽了咽口水。不过当看到封寒眼里冰冷时候,陈玉虽然不理解,还是略有些心虚。

    过了好一会,陈玉才小心翼翼地说道:“封寒,湿衣服太冷,我们得换身干衣服。并且好是将这些湿衣服烤干了,带起来就方便了。”

    进入居家模式陈玉很忽略了封寒莫名寒意,边说着边习惯性地将豹子塞到封寒那边,自己凑过去将封寒包拎过来,寻找衣服。他发现封寒虽然霸道**不讲理,但是从来不会小事上计较时候,便经常封寒包里增加他自己东西。

    豹子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霉透顶,先是整个陷到泥里,从小到大,它都没有这么脏过!然后掉进冰冷地下暗河里,后来又被陈玉按水里洗冷水澡。看吧,就是现,它全身毛都还湿漉漉地滴水!即便是它这个从来不吝啬用自己皮毛温暖父母豹子,也觉得冷死了。

    何况,封寒刚刚说什么来着?

    豹子想到自己作为储备粮身份,顿时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悲惨小孩,挣扎着呜呜叫了起来。后硬是从封寒手里跳回了陈玉身上,事后想起来连它自己都佩服当时勇气。

    然后豹子被陈玉右边马文秀惊喜地搂进怀里,女孩子对这种绒毛系且圆滚滚生物没抵抗力了。

    封寒不动声色地扫了豹子一眼,可怜小胖忽然觉得冬天其实真得挺冷,尤其是刚洗过澡之后。

    陈玉翻找到替换衣服,迅速地开始脱黏身上上衣。马文秀忽然脸上一红,抱着豹子起身往马文青给她支起来帐篷里去了。

    马文秀走了之后,右边挨着就是马文青。马文青从小到大跟陈玉打闹惯了,尤其是宿舍里没少跟陈玉开玩笑扒他衣服,现看到陈玉脱干净上衣后那白鱼似地瘦削身体,胸前两点淡淡粉色,忽然有些不自了。

    而陈玉也觉得左边寒意已经重到他不能忽视地步了,刚打了个寒颤,一件厚实衣服已经裹到他身上。

    陈玉抬头看向封寒,眨了眨眼,明白了对方意思后,忽然脸红了。心里却骂着:靠,我他娘心跳加个什么劲,这不过是他觉得自己东西被人看到不爽罢了。

    看到陈玉有些窘迫神色,封寒表情稍微缓和,忽然凑了过来,亲自给陈玉穿上衣,手指不时划过陈玉身体引起他轻颤。等上衣穿戴整齐后,才回身坐正了。

    他绝对是故意!陈玉低咒着,干脆自己也支了个帐篷,钻进去迅速换了全身衣服。

    怕封寒着凉,陈玉想了想,将人往帐篷里推,示意他也进去换衣服。没办法,虽然原因各不相同,但是注意封寒人多。咳,他也是会吃醋嘛。那一瞬间,陈玉甚至察觉,封寒一愣之后,居然淡淡笑了,周围寒意也随之消失无踪。

    等这边都收拾好了,马文秀也换好了衣服回来。她依旧亲热地坐陈玉身边,看到和陈玉关系极好封寒也热情地打招呼。敏感小姑娘发现,封寒太过冰冷,而且不爱理人。

    豹子也略感安慰地烤干了毛,并且吃过热乎乎饭菜之后,才心满意足地从小美女怀里踏出来,扒回陈玉身上。

    金老大和马列示意大家准备进山洞,众人整理好装备,正准备进去时候,忽然有人说道:“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众人凝神细听,果然能听到沙沙声音,而且越来越响。

    “这,这山洞里难道有什么不干净东西?”有人苍白着脸说道。

    “难说。”另外一个人心有余悸地回道,小心地往山洞里面看,却不敢踏出一步。

    “这声音是从外面传来。”封寒淡淡说道。

    惊疑中众人这才发现声音确是从台阶下方和周围传来,不知道是水里还是石缝里。

    “我建议点进去,来东西可不大好对付。”封寒又说道,随着他话,四周沙沙声重。

    他这话说完,手电筒往远处照了照,众人立刻瞧见铺天盖地黑色带壳虫子正从岩石缝隙里钻出来。

    马文青和陈玉对视一眼,立刻当先往山洞里冲去。众人也都紧跟着进了山洞,对于这位封小哥话,谁也不敢怠慢。

    然后人们发现,那沙沙声已经扑到了洞口,却没有再往前一步,可能洞口洒了驱虫药物。

    “什么东西?”陈玉凑到封寒面前问道。

    “一种甲虫,常年生活地下,群居。重要是,它们是杂食动物,就算是尸体也能成为它们食物。”封寒淡淡说道。

    陈玉想到一身覆盖虫子情形,浑身又是一抖。不由往封寒边上凑近了些,封寒仅仅扫了他一眼,放任这个祭品十分没有骨气地寻求庇护动作。

    既然进了山洞,金老大和马列干脆带人往里走。

    马文青和陈玉封寒走前面,走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他回身问道:“你们有没有察觉不对劲?”

    “怎么了?挺安静呀,看来陈玉哥哥关上开关实是明智之举。”马文秀轻轻说道。

    “不是指那个。”马文青皱着眉,来回走了几步,后停了下来,疑惑地说道:“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刚刚那个阿松尸体没有了?”

    为了节约蜡烛,整个队伍只点了两支蜡烛,前面和后面各有一支。当听到马文青疑问时候,前面举着蜡烛胖子立刻停了下来,举着蜡烛四周找了一圈。

    他们位置,刚好是进山洞十几米距离,阿松就是这里碎成无数块,当时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

    而现,胖子手里蜡烛虽然不算十分明亮,也将周围照得清清楚楚。不光没有任何尸块,岩石地上甚至连半点儿血迹都没有。

    “怎、怎么回事?”

    “难道那是我们幻觉?”

    “可是如果真是幻觉,洞口丝又怎么解释?”

    众人议论声里,不自觉地带了恐怖和畏惧。

    陈玉没有说话,他只是皱着眉,紧紧扣着怀里笔记本,刚换衣服时候,陈玉偷偷将笔记本塞进怀里。他隐隐觉得人们猜不对,那应该不是幻觉,至少现他还能闻到空气中若有若无血腥味。

    但是,如果那是真实发生,尸块去了哪里?它们不会无故消失是了!陈玉忽然醒悟过来,是人们休息时候,那时候没有人会注意洞里。也就是说,这洞里有其他人?但是,为什么要把那些尸块弄走?或者,弄走那些不是人。

    陈玉抬眼看着远处洞口,沙沙声音已经小了很多。

    金老大看看伙计们,那些长年手底下还算镇定,两三个这几年带出来青年脸色已经发白,相比较起来,马家人要沉稳得多。就阴沉着脸,高声骂道:“慌什么慌!没见过世面,老子下地这么多年,这点小事算个屁!我们这回除了照明工具,东西带得齐全,只要手脚利索点,什么事都不会有!”

    看慌乱人恢复过来,金老大才放缓了语气,说道:“既然找不到,我们先往里走,别自个儿吓自个儿。姜家人既然背地里算计我们金家和马家,肯定还有后手。大家都打起精神,一会只要遇到人就先拿住了再说。”

    金老大几句话就让那些胡思乱想人露出了释然表情,他并没有明说,别人却按照他引导将这些怪事安排到姜家头上。

    马文青和陈玉都感叹着姜是老辣,马列则凑近蜡烛点燃根烟,喷云吐雾中看不清表情,只有金老大招呼人重出发时候跟手下人打了个出发手势。

    众人再开始前进时候,都谨慎起来。马列让人中间点了第三支蜡烛,山洞里顿时明亮了不少;又队前队尾安排了有经验老手,人们心里浮躁渐渐平息了。

    陈玉和封寒,马文青走前面,似乎越往里走,山洞里就越冷。陈玉还注意到,地上青石路越来越规整,周围石壁上开始有古朴花纹。

    但是,这漫长岩石路似乎没有头一般,而且拐来拐去。陈玉瞄了一眼怀里指南针,似乎并不受影响。又走了很长一段时间,胖子忽然说道:“前面墙壁上有东西。”

    随着胖子慢慢走近,人们注意到那是座青铜雕像,一只足有两米高大鹏鸟。眼睛蜡烛光下闪耀着五彩光芒,直直地盯着面前这群外来者。

    这就要进入象雄王墓了?陈玉忽然想起笔记本上一句话,那句话甚至还用红色加粗写了一次:千万不要拿任何东西。

    其实这句话很矛盾,不拿任何东西,还来盗什么墓?但是笔记本上却又明确地指出他必须来这个地方。

    犹豫了一会,陈玉说道:“我听过关于藏王墓一个传说,千万不要虽然拿任何东西,不要开口要求任何东西。否则——”否则什么,其实黑皮笔记本没写,陈玉想着怎么把话编圆。

    陈玉身旁一个三十来岁瘦高个笑出声来:“否则会有恶毒诅咒?不得好死?陈小哥你好歹也是陈家出来,不要说这种笑死人话啊。”

    陈玉尴尬地还来不及解释,又有一个尖细地声音嬉笑着说道:“听说陈小哥和陈爷不亲,以后不接管陈家,现看起来,倒是像真。”

    “你们也别瞎猜,陈小哥说不定另有苦衷。说不定陈家老大临走之前有过什么交代,不过,我们既然冒着九死一生危险来了,这东西当然不会给后来人留着。”

    这话越来越不中听,马家人顾及马文青面子,倒是都没有说什么。陈玉听到那句和陈爷不亲,心里顿时难受起来。说到底,他这次出来,又一次瞒着陈森下墓,怎么着也算辜负了父亲苦心。他郁闷地垂下头,没有发现封寒忽然变了脸色,紧紧地盯着他。

    金老大看气氛僵了,看了曹东一眼,曹东赶紧说道:“陈玉也是好意,你们听不听,别乱说话。”

    马文青看陈玉情绪低落,凑过来搂着他肩膀小声教育他:“小陈玉,你跟着哥哥也出了几次门了,怎么犯这种幼稚错误?”顿了顿,拍了他两巴掌,嘟囔着:“算了,你胆小话,哥哥出去分你几样,反正我也习惯了。”

    陈玉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严肃地说道:“文青,你以前拿东西,我从没说过什么。但是这一次,能不能再我弄明白之前,你什么都别动?”

    马文青愣愣地看了陈玉一会,用力握了握他手,说道:“那行,不过,你要赶紧弄明白,不然好东西都被金家人拿了,爷要心疼死。”说完,马文青朝着马列走了过去。

    马文秀走了几步,追上陈玉,挽住陈玉胳膊摇了摇,笑着说道:“陈哥,你说得话,我倒是信,这里确实和别墓不太一样。”

    陈玉苦笑起来,摸摸马文秀头顶:“我说文秀妹妹,我还用不着你个小姑娘安慰。”

    马文秀撅起嘴,转眼看到老实得卧陈玉怀里,黑暗中两眼放光豹子,又忍不住上下其手。

    过了青铜雕像,又往前走了百米后,山洞两侧开始出现壁画,壁画足有一人高。不过,这次倒不是象雄历史,而是美女图。画中女子上身□,只穿了过飘逸裙子,手腕脚腕上戴了串珠或璎珞,头上颈上也垂下来精致古朴饰物。画中女子体态秀丽,正翩翩起舞。

    不过,这壁画像是忘了调色,多是黑白暗青等冷色调,这仿佛时间停滞古老岩洞中,美丽中带着异样迷离荒凉。

    山洞中每隔几米就有这样一幅画,虽然色彩偏暗,但是画中半/裸美女娇娆无双,众人都看得津津有味。

    陈玉偶然回头,却见封寒皱着眉头也看得入神,心里一动,封寒虽然来历不明,身边美女却不少,他从没正眼看过。能吸引封寒目光,也就是说,这壁画有问题?

    陈玉仔细看了半天,发现美女手里拿或是玉、或是璋或是瓶子,古代,都是一种祭器,这是祭祀舞蹈。

    到了后来,陈玉越发肯定自己想法,因为后几幅,女子脸上戴着面具,和藏族传下来萨满巫师类似。

    后一幅壁画之后,是个门榄,高不过一尺。陈玉习惯性地看到门榄后,仔细观察有没有机关或是明锁暗锁。

    机关没有见到,陈玉却门榄下发现了一行模糊不清字迹:小心xxx子。

    x字母位置表示那两个字看不清楚,一共七个字,三个字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