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死死抓着封寒胳膊到了对面,长长呼出一口气同时,觉得自己里面衣服已经被冷汗打湿了。做神仙滋味,可真够糟糕,靠冰壁上抱怨着,陈玉看着外面深深冰谷仍然有些脚软。

    封寒带着笑意看了眼紧张陈玉,用手拍拍他肩膀,才往回走去。对面人想过冰桥,还是有些危险。直到封寒将一根绳子固定冰桥两侧,这些人才小心翼翼地过桥,而且每次桥上多走三个人。

    豹子和陈玉心有余悸地看着像是悬崖上空表演走钢丝众人,发现这些人比他们还要悲惨,封寒可没有心情再亲手扶着他们过来。绳子虽然起到保护和扶手作用,但是半空中晃悠着,完全不给人安全感。

    就是金老大和胖子两个人过来时候,也明显松了口气表情。而曹东几乎是颤颤巍巍地上了桥,大冷天,脸上直往下淌汗,他太紧张了。

    就走后贡布准备提醒他注意时候,曹东滑倒了。

    “抓紧绳子!”贡布大叫。

    曹东从冰桥上滑了出去,那一瞬间,他下意识地抓紧了绳子,万幸是绳子很结实,被固定得很牢,曹东虽然滑出桥面,仍然吊绳子上。

    但是绳子大幅度荡动使得桥上另外两个人也受到了牵连。曹东前面那个叫小林伙计大叫一声,也随着滑了出去,像曹东一样吊了绳子上。只有贡布立刻下蹲,努力桥上稳住身形。

    “,别上桥了,直接爬过来,绳子断不了!”见到曹东吓得哆哆嗦嗦地想上桥,却几次都没成功,胖子大声喊道。

    小林和曹东刚吓懵了,只想着怎么回桥上,这会听见胖子话,顿时都努力往洞里爬。小林离得近,没几步就被守洞口人拉了进去。曹东胆小,半路他挂腰上手电掉了下去,当时吓得几乎脱力。好人求生**是强大,贡布也后面大吼没事,让他走。

    等曹东坐冰洞地面上时候,他只顾大口喘气,站都站不起来,被金老大骂了两句没出息。

    等贡布进了山洞,封寒又走过去,将绳子收了回来。

    众人都强烈要求这里休息一会,刚刚这些人走了半天才到这里,先是体会找到路惊喜,然后是过桥惊吓,现都有些不想动弹。

    金老大看看封寒,见他没有反对意思,就点了头。立刻,有人开始做饭,烧开水。

    稍微休息了会儿,陈玉有了精神,又打开手电照四周冰壁。洞口有阳光,但是稍微到了里面,就又是漆黑一片。

    他手电筒慢慢停了下来,他对面冰里有具干巴巴尸体,脸上满是褶皱,皮肤呈暗绿色,眼睛处只有两个小小黑洞,陈玉起初是诧异这个人居然如此丑陋,结果越看越心惊,这难道也算人类?

    正想叫封寒过来看,手电光照到深处一个人。陈玉顿时僵了那里,冰层深处,有个瘦高人躺半米高地方,与周围人站立姿势完全不同,安逸得像是沉睡。黑色长衫,脸白如玉。虽然看不清正脸,但是陈玉知道他是谁!

    陈玉也不理解为什么隔着这么远,他仍然能如此肯定,但是他知道,那是和封寒有纠葛黑衣人,是‘他’留给自己信后面画着黑衣人。

    为什么他会这里,难道他已经死了吗?他是怎么进去?不对,不对,这里古冰川,已经不知道冰冻了多少年,那样深度不可能是近弄进去。那么,这说明了什么?

    陈玉脑子一阵眩晕,他手里电筒忽然掉了下去。

    接着,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他,封寒声音近咫尺:“你怎么了?”

    陈玉心跳地极,就算看不清楚,他也感觉地出来,封寒正关切地看着他,可是他不敢说明原因,他害怕这个被冰封黑衣人身上藏着他所有秘密。

    不,他不想看到封寒那时候表情,一点也不想。现封寒至少还是稍微意他,就让这时间长一点吧,哪怕他一直拿他当祭品看待。

    “那边,那边冰壁似乎有些不对劲。”陈玉艰难地说道,此时,手电筒掉地上,正对着对面冰壁。

    封寒将他扶了起来,又拿起狼眼手电,扫了对面一眼:“确实有东西。”走了两步,封寒转头看陈玉,镇定且清晰地说道:“你其实没有必要那么害怕,只要我还,你就不会有事。”

    陈玉轻轻笑起来:“我希望你还时候,都记得你保证过话。”

    “是啊,因为你弱可以,我必须随时记得保护你。”封寒随意且十分习惯地抱怨着,然后走到这边冰壁前,开始观察面前古老冰川。

    “是画。”封寒皱眉说道。半米深冰层内,居然有着彩色壁画,不知道是什么人,将画刻到冰上,还图了艳丽颜色。由于这里特殊幻境,颜色和图案被冰冻住,保存比古墓里壁画还要好。

    陈玉对这种东西感兴趣,地上一群人也都围过来看里面彩画。

    第一幅画是一位坐宝座上女王,将手伸向面前十八名骑着马英雄。

    众人顺着冰壁往前走,第二幅接着出现。

    第二幅图画是,十八名英雄分别走向不同地方,周围都跟着不少士兵或者民众。

    第三幅图讲是一位英雄带着臣民到了水草丰美地方,英雄成了王,这里牲畜成群,耕地肥沃,百姓安居。

    第四幅,王带着子民举行了重大祭祀仪式,中间有像巫师人穿着颜色艳丽衣服跳舞,然后献上无数被宰杀牲畜。那些牲畜被摆了一个巨大洞口前。

    第五幅图上,王带着几个人进入了山洞。

    陈玉一幅幅看过来,心里忽然一动,拉着封寒直接奔向下一幅,果然,这图上,从洞里出来王开始征战周边小,战场上一片金光,敌纷纷败退,像是有神帮助王。

    后一幅,王坐大象背上王座上,子民和周边小派来使臣都跪地上参拜。而路头,正是那座山洞。

    另外,每幅图下面,都有一些奇怪文字。

    “上面写是什么?”金老大转头问道,他本意是问队伍里对这些比较了解曹东,结果那家伙腿软,现还没看完前面几幅。

    陈玉皱了皱眉,说道:“上面字不认识,但是,根据壁画内容,讲应该是西藏古老家之一,第一幅渲染是君权神授,女王将权力给了十八个人,也就是说,会出现十八个王。接着,其中一位王来到这附近,征服了周边小。”

    停了一会,陈玉看着后第六幅图几秒,不太确定地说道:“这图上说是王祭拜山洞给了王力量,然后大获全胜,可能有所夸大。而后一幅图,王王冠上有一只金色鸟,根据这点,我推测,这壁画上讲是很久之前,统治西藏象雄王朝。象雄王朝是西藏高原辉煌,早拥有自己文字家,人口众多。他们崇拜大鹏鸟,象雄这两个字意思就是大鹏鸟之地。”

    “我想,你说是对,这里有个大鹏鸟雕塑。”走前面胖子忽然说道。

    胖子站前面两米远处,正对着地方,里面半米深处有只冰雕大鸟。说完,胖子往对面走去,用手电照了照,陈玉开始紧张时候,胖子往回走,说道:“那边什么都没有。”

    看完壁画,众人又开始顺着冰缝往前走,与刚刚那条不同,这里似乎加宽敞,像是经过人工修整过。

    自从过了冰桥,可能看出陈玉很没精神,封寒一直旁边扶着陈玉。

    傍晚时候,众人终于走出冰缝,然后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前方。

    雪山和冰川环绕之下,居然有一片绿洲。

    树木葱郁,鲜花遍地,傍晚阳光下,有些不真实美感。而且,外围那些稀疏树木间,还能看到不少帐篷。

    这说明,这里有人居住。雪山深处净土,陈玉脑海中浮现这样词。

    这里真算得上净土。

    这时,贡布脸色变了变,他忽然说道:“那就是你们要找地方,还记得吧,我们之前说过,到了地方我要立即离开。你们自己过去吧,我就——”

    正这时候,忽然传来一个女子甜美声音:“咦,你们这些人从哪里来?怎么从我们朝拜之路过来?”

    众人都是一愣,这才发现,一道冰缝里转出来两个人,走前面是位身穿藏族袍子少女,高挑美丽,梳着长长发辫,话正是她问。

    金老大眯着眼看了看少女和她身后小伙子,客气地说道:“我们是从外面过来旅游和朝拜,走到附近迷路了。”

    少女一愣,咯咯笑了起来,如阳光般灿烂而耀眼:“你们这些人迷路都能迷到圣地,既然来了,就跟我们回村子,休息一晚上吧。”

    金老大等人巴不得少女这样说,当下就同意了。

    陈玉走了几步,发现贡布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手紧紧地卧成了拳头,陈玉不明白,但是还是一拍贡布,低声说道:“保重。”

    走了没两步,前面带路少女忽然转过身,冲众人身后说道:“这位朋友既然来到这里,就算天神赐予缘分,不如和大家一起过来。”

    众人回头,发现少女说是没有过来贡布。

    贡布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犹豫了很久,终于往前迈步,跟了上来。

    陈玉其实松了口气,回去路上,如果有贡布,就会容易很多。

    少女对这一带极为熟悉,带着众人直往树林深处走去。看着近,走起来却用了足足一个小时,才到了林中一片十分空旷,有几十座帐篷地方。走得近了,里面传来狗叫声,还飘出阵阵食物香味。

    少女笑道:“这就是我们部落居住地方,大家今天现这里休息一晚上,明天再去朝拜圣地吧。”

    少女和她身边小伙子热情地为他们张罗了帐篷,这里藏民很朴实,了解了情况,立刻为这些人腾出来两座帐篷。

    金老大道了谢,对带他们回来少女说道:“今天麻烦姑娘了,食物我们自己准备就行。”

    少女笑了笑,说道:“也好,那么今晚好好休息,明天一早你们就可以出发了。”

    说完拉着小伙子手退了出去,金老大说道:“初来乍到,我们什么都不了解,还是吃自己东西保险,还有,今晚多安排人守夜。”

    吃过晚饭,因为一天又冷又饿,大多数人早早钻到睡袋里睡了。陈玉因为思考今天白天所见到东西和马文青事,有点睡不着。后来干脆起来,坐到守夜火边。豹子迷糊着用爪子死死勾住陈玉衣服,挂着出来了,被陈玉抱怀里,睡得依然很香。

    守夜是依然是贡布,贡布主动提出来守第一班,因为有心事,陈玉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正陈玉看着火出神时候,陈玉忽然听到贡布耳边用极低声音说道:“不要相信任何人。”

    陈玉忽然想起黑皮日记本里话,忽然一激灵,抬头看向贡布。

    贡布低着头,脸色和今天看到净土时一样难看,陈玉很迷惑为什么他这样排斥这里。

    然后,陈玉发现贡布手轻轻抖着,他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