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倾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任谁马上就要心想事成时候,被人横插一杠子都不好受,尤其这件事对罗倾来说极为重要。再等上千年,也不一定能有这样机会。

    “你拦我话,非死则伤,何必为了个陌生人冒这么大险?如果你让开,等这里事完了,我可以带你去放着贵重陪葬品耳房。或者你想要什么,自己开条件。就算是我,也可以。”罗倾量让自己声音听起来柔软温和,并且适时露出娇媚微笑。这么多年,她知道人性贪婪能到什么程度。

    而且,罗倾十分清楚自己男人眼里有怎样风情。

    当然,如果现挡她面前是杜刚,根本用不着这么费事,她早用鞭子缠上那脆弱脖子让他永远不能再烦她了。

    但是面前这个笑嘻嘻青年,是继封寒之后,唯一一个她看不清楚实力人。虽然比不上封寒让人从心底冒出恐怖,这个青年神秘和威胁依然让人不可忽视。

    笑得慵懒无辜连小哥张大了眼,彬彬有礼但是充满疑惑地问道:“唔,美女,明器小爷喜欢自己找。至于别,我要那些做什么?”

    金老大原本兴奋脸上霎时呈现出青白交加色泽,如果说开始连小哥冲出去行为让他倒吸口冷气,这位小爷怎么去招惹如此恐怖一个女人?那么听到罗倾给出条件时候他已经变得激动万分,甚至想代为答应下来,事实上,他只比连小哥晚回答一秒钟。

    罗倾脸色比金老大鲜艳,她狠狠盯着笑得无比灿烂连小哥,眼神像像淬了毒刀子。美丽女人总是爱面子和骄傲,无论那个年代都一样。

    没有再说一句话,罗倾干脆地出手了。

    右手鞭子还被连小哥抓手里,罗倾左手扬起另外一根鞭子,带着急促风声抽向连小哥。

    一直懒散地连小哥眼睛里多了几丝兴奋,为了不被抽到,他松了手,往后一闪,然后往背上一摸。瞬间,两只手上各拿了截细长铁管。颜色乌黑,样子纤细却轻轻松松地将罗倾鞭子都挡了下来。

    炼丹房里其他人刚刚还游移不定,现却不得不往四周闪躲。

    几个人里连小哥轻松,马文青渐渐也能把刚出炉粽子压制住,只有陈玉,虽然没有危险却让人看得嗓子眼一直提着口气。

    他身后背包上豹子已经满眼都是圈圈,后将头一歪,假装自己已经晕过去了。

    就金老大思索怎么处理这事时候,石桌那边墙上忽然传来巨大响声,接着碎裂下许多石块。众人心里都是一抖,居然忘了那里还有个怪物要出来。当然就算有记得人,也绝对没有办法几个人打成一团情况下过去。

    除了陈玉等人,其他人都往石墙那边看去。

    石桌前面已经站了一个人,一袭深色红衣,如雕刻般俊美脸,但是就算几个女队员看了一眼之后也不敢多看,立刻转开了头。这个男人,双眼带着深不见底黑色,阴暗湿冷,仿佛有某种不知名黑暗东西藏他身体里,窥视着外面。

    而且,他周围杀气比封寒还要重,仿佛空气中都带着血腥味,这个人站那里,如同一件随时取人性命兵器。

    秦二世!有人惊讶低呼。

    罗倾先是全身僵硬,然后马上注意到默不作声秦二世直勾勾地盯着陈玉方向,她计划成功了!

    罗倾脸上露出得意而畅笑意,她盯着面前连小哥,恶充满意地说道:“你们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只要二世出来,来岛上人全部都得死。知道吗,所有卵都是从二世这里散播出去,他一定很高兴,这次容器有这么多。”

    所有人都惊呆了,不少人开始懊悔刚刚没有帮陈玉,二世出来之前,将雕像破坏掉。

    马文青眼里有了焦急,就算连小哥脸上也没了刚才嬉笑,手下越来越。陈玉体力不如那两个人,已经有些轻微喘息,虽然手上动作不敢慢下来,脸上却满是细密地汗珠。

    眼角余光扫到红色人影,陈玉咬了咬牙,对迎面袭来触手视而不见,右手里匕首疾地扎紧粽子心脏。这样重伤害似乎对粽子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它触手却像针扎了般从陈玉脖子附近缩了回来。

    陈玉对其他视而不见,只顾着用力将匕首扎下去,力大无穷粽子居然被他放倒地上。陈玉借机将左手匕首一划,粽子头被割了下来。那粽子身体颤了颤,终于不动了。

    陈玉并没有立即起身,他需要赶紧回复体力。虽然知道他没有什么希望秦二世手里逃出去,但是不试一试怎么甘心。陈玉眼睛一扫对面红人秦二世,用力将右手匕首从粽子身上抽了回来。

    秦二世从刚才起就一直盯着陈玉,毫不掩饰地露出热切欲/望。

    但是陈玉感觉出来,秦二世看他眼神像是看某样可口食物,这种感觉让努力命令自己冷静陈玉全身发毛。

    就是陈玉起身一瞬间,秦二世抬起来左手,宽大红色袖子里,一只惨白手露出来。

    杜刚忽然大声喊道:“小心!”

    与此同时,那袖子里忽然涌出几条粗黑章鱼触手,朝陈玉卷去,得不可思议。陈玉手也不慢,但是匕首落下瞬间,陈玉脸色忽然变得苍白。那触手跟刚刚粽子不同,简直像是石头一般坚硬。黄金匕首已经够给他面子,艰难地上面留下几道伤口,但是那伤口以肉眼可见速度愈合着。

    人们惊呼声中,陈玉被卷了过去,和秦二世面对面。

    他觉得腰被勒断了,而且,近距离看面前男人,简直恐怖之极。

    黑色眼睛里流动着越来越浓血丝,秦二世一直僵硬脸忽然抽了抽,像是想露出个笑来。

    陈玉深深吸了口气,用力将手里匕首往秦二世颈间划去。令人绝望是,另外一只触手轻易地缠上了他手。

    秦二世舔了舔嘴角,将陈玉提到适当高度,伸出了右手,赫然对着陈玉心脏位置。

    马文青怒了,拼命一般,将对面粽子扑倒,然后提刀爆头。

    连小哥脸色阴沉,手下也越来越狠辣,让罗倾暂时没有空再刺激人们神经。

    但是两个人看到秦二世提起手时候,心里都是一凉,这么远距离,不管是谁,都赶不过去救陈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