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出来时候,我倒是可以给你们讲讲怎么回事。没错,这雕像里人就是秦二世,随着岛屿露出海面,他每隔百年会醒过来一次,寻找能让他长生后一副药。”说到这里,罗倾似乎想到什么,忽然轻笑起来,眼波流转,带着入骨柔媚,满足地叹道:“今年,我终于不用待那黑冷地方辛苦躲藏了,这一切马上要结束了,没有什么比这美妙事。”

    罗倾乌黑漂亮眼睛扫过跪她面前两只黑色僵尸身上,笑意敛了起来,眼睛里带出了怨恨:“通过岛上壁画,你们大概知道,秦始皇派人来炼制仙丹之前,岛上是有人。他们与世无争,只是善良热情地招待了一次登上小岛人,却没想到好心换来是毁灭。”

    “看到满屋子青铜鼎了吗,这些都是方士炼丹留下,而里面染满了岛民鲜血。可惜,岛上生活了上千年人没有任何机会留下他们历史和传承,就随着岛屿沉没了。”说道后,罗倾声音里带上了浓浓伤感。

    “你是谁?”陈玉忽然开口问道。

    现看来,罗倾身上衣服根本不是现少女穿流行款式,像是十几年前样子。而且,两千年前事,她居然知道这么清楚,本身就有问题。

    罗倾微笑着抬起眼,挑起下巴,轻轻说道:“这岛上,王是永生,只有特定时候才会出现,除了王,权利高就是岛上祭祀。我是这岛上后一位祭祀女儿,没有那场劫难,我会是下一届祭祀。”

    罗倾回答让所有人沉默下来,就算刚刚还有些人用□眼神盯着这位古典美女美女流口水,这会也只剩下疑惑和畏惧。

    “你有这么老?”马文青咽了咽口水,艰难地问道。

    罗倾讽刺般笑起来:“我老吗?或许是。反正两年多年了,我一直住这地宫里。秦二世为了想要长生不老,囚禁了所有岛民。但是他一直没有找到方法,我们一族长生之法也只能维持两百年,方法是把右手献给王,换上王身体一部分。”

    众人眼光不由自主地落跪罗倾面前两只粽子身上,倒吸了口气。

    安教授眼里露出震惊,颤抖着说道:“移植身体器官,那时候有这种技术?”不少人想起那些露出海面有些风干手,原来都是被献祭给他们王。

    “你说话我不懂,不过自从那些方士来了,王再也没有出现过。那些方士就想出了恶毒方法,用人炼丹。秦二世等不及了,开始吃那些被抓来炼药岛民,他方法残忍,却真起到了些效果。不过,他惨无人道法子也给他带来了很大副作用。他三十岁时候,如果再找不到真正药,他就会陷入沉睡。”

    “那些方士被他下了死命令,如果炼不出来,全族人都会被杀死。于是那些方士疯了,他们把我抓来,将不知道怎么弄到章鱼卵放到我身体里,让那些怪物从里面把我一点点吃掉,无论我怎么求饶他们也无动于衷。”

    听着一个绝色美女细声细气地将这样一件残忍至极事,屋里所有人脸色都开始变白。秦朝那些方士居然这么残忍!

    然而罗倾并不屑于看众人或恐惧或怜悯地表情,她只是享受般说道:“我们一族祭祀特有传承让我活了下来,我真想再看一次他们打开青铜鼎时候表情,那种知道自己马上要死时候表情,那做疼痛时候惨叫声音,真是甜蜜得让人灵魂都颤抖。”罗倾红色指甲扣唇边,似乎回味着。

    “那次出来我杀了所有方士,看着这毯子了吗,都是那些方士血染!我终于让那些人付出了代价吗,可惜却因为不熟悉自己身体被捉住了。受不了日益严重副作用秦二世决定迎娶我,因为,我就是后那副药。不过,随着他来岛上皇后善妒,秦二世迎娶我当天病发,她旁边硬是不准他来见我。于是贪婪秦二世陷入了沉睡,离长生只差一步。”

    罗倾畅大笑起来,“接着对一切不知情皇后将我活着埋入地宫,她不知道秦二世只是为了吃掉我,也不知道二世没有死。皇后无形中帮助了她妒恨人,却害惨了秦二世。可惜皇后太过狡猾,她尸体,就是秦二世也不敢动。”

    罗倾说道这里忽然停了下来,似乎很忌惮那位皇后,不想多说,她转过头,盯着陈玉,幽暗黑色她眼里涌动,带着神秘和不详。

    “后赢人,是我,我用残忍方法杀了所有秦二世带来人,然后随着岛沉入海里,不过,秦二世每隔百年醒来一次却还是给我很大危险。现只要秦二世出来,吃了我选好代替者,陈玉心脏,就会一直沉睡,再也醒不过来。”

    马文青由震惊清醒过来,听了后一句话,愤怒地盯着罗倾,“你以为我们会让你动陈玉?你说别人心思歹毒,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冤有头债有主,既然你已经杀了所有害你们人,何必要去害别人。你死了那条心吧,我不会让那混蛋出来!”

    罗倾歪头打量了马文青一会,渐渐笑了,“你为什么为了他拼命?知道吗,如果二世吃了他,你们所有人就安全了,我会安全地送你们出去,海水要淹没这里了,你们根本没有多少时间。还是说,你们要陪着他一起被外面那些章鱼怪吃掉?你们是男人,是做大事人,关键时刻应该比我懂得取舍吧?”罗倾声线柔和甜美,看着众人眼神温柔而真诚,缓缓说着,让不少人有些心动。

    陈玉冷冷地看着罗倾,怪不得她将心思转到自己身上,怪不得给他穿那种衣服,原来这位二世娶小妾根本不乎男女,他只要一副躯体就行了。

    周围人,像是金老大或者徐老爷子都是人精,自然知道怎么做对他们自己好。

    陈玉也不指望那些人,他只是对封寒关键时刻不场表示非常愤怒。压下想炸开石门揪着封寒领子骂如人冲动,陈玉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从容地将背上背包拿下来,将怀里豹子往包里塞。

    豹子奋力挣扎着,用爪子抓挠着陈玉胳膊,但是完全不敢用力,它表示不明白为什么家长脸上如此杀气腾腾。

    豹子后抗争结果是,身体被装包里,一只头露出包外面,当然主要原因是它太肥了,陈玉包里东西又多,实装不下去。

    不,这太有损想象了!豹子也是有尊严和自由!

    小胖强迫自己用含着泪水眼委屈地盯着陈玉,提醒家长他是虐待儿童。

    然而陈玉没再看它一眼,直接拎起包被上,带上手套,将枪拎了出来。

    马文青看了看陈玉,明白罗倾是故意挑拨众人,大声说道:“别听她,这女人已经根本不能算人了!让那怪物出来,我们谁也没活路!”

    马文青话无疑也说动了一部分人,尤其是跟他们一起来考古队那些人,他们都知道罗倾绝对不是好人。

    罗倾脸色一变,冲着她面前跪着两只粽子挥了挥手,两只全身发黑地粽子木木地站了起来,转过身,朝着马文青和陈玉走了过来。

    马文青撇了撇嘴,将自己刀抽了出来。他回头冲陈玉点点头,朝着一个走路不怎么利索粽子先动手了。

    陈玉看了眼自己手里枪,对付粽子,似乎不实用啊。忽然他心里一动,把枪收起来,将封寒留他这里黄金杖拿了出来。上次沙漠鬼城时候,这黄金杖可是帮了大忙。

    陈玉双手拎着黄金杖比划了一下,这黄金杖根本不能算是兵器,而粽子已经越来越近。就这时候,陈玉忽然觉得两手一轻,黄金杖居然分了开来。

    陈玉低头一看,不知道他动了哪里,黄金杖被分成了两把黄金匕首,比普通匕首要长,刃上带着丝丝寒气。

    怔楞过后,陈玉大喜,这黄金杖真是好物,这模样动手可就方便多了。这时候,那粽子已经到了他面前,章鱼手对着他脖子飞地卷过来。

    陈玉手里匕首利落上翻,他正好可以试试这东西实用不实用。

    陈玉不像马文青练过功夫,但是他小时候也没少打架,跟爷爷学开锁时候,考虑到开锁往往伴随着机关,有相当大危险性,老爷子专门安排了提高他手速度训练。

    这会儿手里匕首一动,那触手抓住他之前,匕首已经先将那截丑恶但是坚硬无比触手削断了。

    粽子呆了呆,看着陈玉手里黄金匕首有些畏缩,再动手有些束手束脚,而且陈玉动作虽然没有任何章法,但是古怪刁钻,奇无比,一时半会根本抓不住陈玉。

    罗倾看着自己驱动两只粽子居然被两人纠缠住,也有些意外,她拧着眉头,对此非常不满。后,罗倾走下来,决定自己动手抓住陈玉。

    罗倾手里多了一条黑色鞭子,扬手狠狠向陈玉那边抽了过去。这个时候,陈玉和马文青绝对腾不出时间对付她。而别人也还算识相,没人敢动。

    就鞭子要抽上陈玉瞬间,一个人忽然挡了陈玉身后,赫然是杜刚。安教授和中年领队露出松了口气表情,他们倒是真心替陈玉着急。

    杜刚想伸手抓住黑色鞭子,然而眨眼时间,他自己却被抽飞了出去,撞到一只大鼎才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倒吸了口气,这个美女居然这么大力气!

    杜刚显然也没想到,他脸上满是冷汗,挣扎着准备起来。这时候一个人忽然扑过来,压住他,说道:“别动了,你真想让她打死你?”

    杜刚一愣,压着他人是受了惊吓后一直沉默蒲青,她看了一眼正被两只粽子纠缠陈玉和马文青,眼神复杂地看向气愤杜刚,低低说道:“难道你不想赶紧结束这个噩梦?我受够了,再说,我是为了你好。”

    罗倾本来脸色黑沉,准备先制住带头出来杜刚,见他被蒲青绊住,也不愿意浪费时间,又是狠狠一鞭子抽向陈玉身后。

    陈玉依然和他对面粽子招呼着,他听到了鞭子风声,手下却不见一点慌乱,甚至连表情也没变。

    罗倾嘴角带出了微笑,她马上就要成功了。

    鞭子抽上陈玉后脑瞬间,一只白皙手伸过来,轻松地抓住了鞭子。

    带着红色莲花耳钉年轻人冲罗倾灿烂地笑着,露出一口白牙,遗憾地说道:“抱歉,美女,我也赞同这位马兄弟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