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了?!这怎么可能!”中年领队喃喃说道。

    “靠,是老子太T了,还是这个世界太扭曲了?!这事也成功了?”马文青狠狠掐了一把旁边人大腿,可惜那人目瞪口呆中,愣是没回过神,马文青不由嘀咕道:“果然还噩梦里”

    众人怔楞地时候,金老大忽然哼了一声,说道:“秦二世被迫自杀,被葬西安曲江池,这是众所周知。再说,他一个昏庸皇帝,怎么能躲过赵高,出现千里之外海岛上。我看这墓志,根本是一种杜撰,为了忽悠进墓室人写吧。”

    杜刚看了金老大一眼,“也有这种可能,但是,墓志上记载,秦二世到这个岛上时间是公元前27年,正好是史书上胡亥去世时间。所以,我们可以做另外一种假设,他当时是诈死,然后逃到海岛。毕竟,胡亥控制着来这个岛上路线。”

    “你意思是,秦二世还活着?”陈玉皱起眉,他并不相信世间真存长生不老药这样东西。但是听了杜刚话,他忽然涌起不好预感,随即脑海里闪过罗倾诡异笑容,她说‘他’一定会来找他,那个‘他’很有可能是墓主,也就是说,秦二世?!

    杜刚脸色比陈玉还糟糕,他似乎强忍住再看墓志冲动,继续说道:“如果墓志记载内容属实话,胡亥应该并没有死。墓志上说,秦始皇让方士岛上炼制长生不老药,是有原因。徐福来这里之前,这岛上就有人居住,就如我们外面壁画上看到,岛民祭拜王是一种海里出来怪物。不过,徐福发现,举行祭祀后,将手献给王人,寿命会变长。”

    “徐福回去跟秦始皇说了这种怪异现象,于是秦始皇派了不少兵马和方士过来,占领了这座岛屿,同时将岛上人全部变成秦始皇奴隶。而墓志上所说方士炼丹,像是拿岛上居民做**实验。具体方法没说,但是提到药炼成时候,炼丹房内血流成河,岛上原住民已经没有几个了。”

    众人都惊得目瞪口呆,方士大多用芝草或者朱砂炼丹,秦始皇方士居然用人炼丹?还**实验?二千年前那些人是怎么想到这么残忍逆天方法?

    “如果他们真炼成了,那些人去了哪里?”一个凉凉声音说道,陈玉转过头,发现是靠着石墙连小哥。

    马文青意外地看了眼依旧懒散状连小哥,表示赞同,“说得对,这墓志肯定是蒙人,真有长生不老药,还能有胡亥陵墓?那些方士又都去了哪,不会成了海里鱼吧?你们也看到了,这见鬼地宫里只有——”马文青忽然停了下来,他和大多数人忽然间意识到,除了他们之外,这地宫里还有很多章鱼,甚至有些略带着人形,关键是它们仿佛有自己意识一般将他们逼入主墓室,现还守门外,这说明了什么?

    陈玉忍不住叹气,“近来我发现,你乌鸦嘴真是出奇准。”

    马文青很想申辩几句,自己不是那么乌鸦嘴,但是众人表情让他识相地闭上了嘴。

    现又回到了初问题:难道真能长生?

    主墓室里,人们眼里带着震惊和疑惑,这已经超出了人们能接受范畴。

    封寒依旧面无表情,他身边尤部长和凌云眼光复杂,却并没有太大惊讶。而金老大目光闪烁,也不知道想什么。一直半合着眼睛徐老爷子,不着痕迹地往棺椁边上移动了一步。

    陈玉看两人动作,嘴角浮起淡淡冷笑,都这个时候了还要互相提防算计,怎么度过眼前危险?不过他也懒得这上面放多大心思,他目是寻找陈森。

    安教授凑过去研究那墓志,这边金老大忽然问道:“既然墓志上说长生不老药,不知道有没有记载放哪?”

    安教授扫了几眼,非常肯定地说道:“上面没写,这种丹药类东西,可以去炼丹房看看。”

    金老大低头盘算了会,抬头看向徐老爷子,笑道:“这次下地,不知道徐老爷子看中是什么?”

    徐老爷子知道他意思,也明白两个人如果真看中同一样东西,金老大这样心狠手辣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可惜地是这次金老大人手比他这边多多。心里惋惜着这次大概不能全部如愿了,想了想慎重说道:“我只要那本《神工集》,其余东西,金爷就是都搬走了,老头子也没意见。”

    金老大眼皮一动,脸上隐隐露出喜色,“徐老爷子果然好眼光,《神工集》里面全是鲁班也叹为观止奇巧器物,确实是无价之宝。老爷子既然相中了,我老金也不夺人所好。等会儿我们各拿各,再齐心协力互相扶持,一定能出地宫。”双方没有利益冲突,两人心里都松了口气,面上立刻亲近了几分。

    陈玉转头去看封寒、尤部长等人,他们这次出海,肯定也是有目,他们想要会是什么?陈玉疑惑着,从相遇到现,封寒身上发生所有事情似乎都是谜。而且,谜底很难找到。

    就如现,封寒冷冷地站那儿,看着金老大和徐老爷子分了墓室里东四,却根本不见着急。逆着光,像黑暗中野兽悠闲地窥探着自己猎物。就连他身边尤部长,也城府极深,微笑脸上,看不出半点心思。

    这时,金老大往四周看了看,说道:“不管是不是二世胡亥陵墓,能有这种规模,陪葬品一定少不了,现我们开棺吧。”徐老爷子立刻表示赞同,他想要那本书多半棺椁里面。

    确定了棺木上没有机关,金老大人将棺盖移开。棺盖移开瞬间,主墓室内封寒和连小哥同时变了脸色。

    陈玉看了看两人,心里纳闷,难道棺内有古怪,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

    等棺盖移开半尺宽时候,主墓室所有人都变了脸色,他们都闻到了浓浓血腥味。

    “怎么回事?”金老大见多识广,立刻觉察到不对劲,边往后退边往连小哥看去。他根本不指望其他人,除了连小哥和胖子,别人都是一脸畏缩,恨不得退出门外跟章鱼怪统一战线去。

    连小哥收起那副吊儿郎当模样,走到棺椁边往里看了看,说道:“?这设计倒是不错,老大,这棺椁是个障眼法,里面通着别地方。这陵墓设计真够独特,用棺为门。不过——”连小哥皱皱鼻子,“看来门里面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连小哥,金老大底气足了,也凑过来,看着里面说到:“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但是,想找墓主真正棺椁,我们只能下去。”

    连小哥耸了耸肩,没有丁点犹豫,单手撑棺木边上,直接跳了进去。

    金老大犹豫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连小哥命令执行这么彻底,他刚表示了完,连小哥就行动了。冲着身后人打了个手势,金老大硬着头皮跟着跳了进去。接着,徐老爷子带着人也进了棺椁。

    陈玉怀里豹子忽然低低叫唤了一声,哆嗦着一个劲地往里面钻。陈玉用手捏着它脖子顺了顺毛,忧心忡忡地看着面前棺椁,像是血盆大口,等着吞噬一切。

    显而易见,里面极其危险!

    不大工夫,金老大和徐老爷子人就都进去了。

    陈玉感慨,当诱惑足够大时候,足以让人铤而走险。

    封寒走过来,一把推开陈玉,利落地翻进去,并没有离开,而是非常习惯且理所当然地抬头说道:“跟上。”

    陈玉呆了一下,然后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来得及思考,身体已经自己做出了判断,跳见了棺内。

    好吧,他必须找到父亲。

    棺内是往下台阶,两面石壁上镶嵌着明珠,柔和光下,暗色台阶延伸着。

    棺椁内居然别有洞天,陈玉暗暗赞叹着设计陵墓人。

    大约走了二十多米,血腥味加浓重,像是刚经过一场屠杀。然后,台阶到了头,众人进了另外一间石室。

    “靠,这都是什么?”金老大身边胖子吸了口气,震惊地问着。

    石室里面很大,只有顶部中间嵌着颗珠子,里面显得比台阶上黯淡不少。

    陈玉发现正对着他们地上铺着暗色毯子,踩上面有点硬,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周围是一个个巨大三足双耳青铜鼎,每个足有两米多高。且都带着盖子。远地方一片黑乎乎,光线根本照不过去。

    诡异石室里,众人脸色都有些发白。

    安教授咦了一声,几步走到一只青铜鼎边上,借着手电光看青铜鼎上花纹,然后很肯定地说道:“这里是炼丹房。可是,为什么秦二世将炼丹房建陵墓里面?”

    听了安教授话,金老大收回四处打量目光,不动声色地说道:“既然误打误撞到了炼丹房,不如找找二世炼出来长生丹药吧。谁找到,我们这边高价收购。”

    正说着,安教授用手抚摸那只鼎忽然晃了一下。

    杜刚正巧站安教授身后,第一时间发现了异常,惊得叫了一声,也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

    封寒走了过来,轻松地跳了上去,然后移开圆形鼎盖往里看去。两秒后,封寒又迅速地将鼎盖移了回去。随着他动作,里面有什么东西开始撞击青铜鼎,而且越来越激烈。

    “里面是什么东西?”陈玉战战兢兢地问道,虽然知道里面绝对不是什么好鸟,但是有时候未知恐惧甚。

    封寒拧着眉头,说道:“那东西可以说是外面章鱼怪物简化版,基本上还是人,只有一只胳膊是章鱼触手。”

    陈玉脑海里闪过安教授话,紧张地问道:“难道是岛上被拿来做炼丹岛民?”还有动静?

    “可以这么说,不过,他们大概和那些童男童女一样,不能算是人类了。别想着放他们出来,我想他绝对不会有善意。”封寒瞥了一眼面露同情地陈玉,警告似说道。

    “我根本没有这么想过——”

    陈玉申辩时候,石室里忽然有人低低地笑起来。

    那声音有些尖细,却很响,让人听到耳朵里十分不舒服。

    “哪位兄弟,能不能别这时候还有心情报复社会?”马文青不满地说道。

    陈玉和马文青抬头,发现所有人面面相觑,根本没有人笑,笑声却真实得石室里回想着。

    然后有人说道:“我终于等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