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伙计脸扭曲到严重变形,已经不能分辨他所要表达意思,陈玉猜测那代表着极端恐惧和疼痛。他用手扶着墙,勉强维持着站立姿势,对活着渴望让他艰难地伸出手,无声地向着同伴求救。

    但是所有人都一脸惊惧地盯着他,恨不得离得越远越好。有几个人,甚至端起了手里枪。

    “,老三,开枪!”站疤脸金老大跟前徐老爷子阴沉着脸,冲旁边人喊道。

    “不,不——”

    陈玉很难想象临死前人能喊出这样高音,紧接着,那个叫老三高个子毫不犹豫地开枪。

    几声枪响之后,那可怜人已经趴地上,再没了声息,不过,他后背上还抽搐着。

    “先处理一下,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徐老爷子黑着脸,冲后挥了挥手,已经不忍心再去看曾经跟着自己伙计。

    安教授等人已经惊呆了,他们闹不明白为什么不救人,却要自相残杀。金老大人镇静得多,不过也有人扭过脸,似乎不忍心看。

    陈玉揣口袋里手冰冷异常,且不断颤抖着,紧紧握着手里枪。老三他们处理尸体方式再一次让他有呕吐冲动,他甚至怀疑是不是墓里所有血腥变态事都让他遇到了。

    那尸体背后衣服已经被撕裂了,撑起有些走型皮肤有着数不清青色脉络状东西,加骇人是,不断蠕动后背上有个脸型印记,似乎那尸体里面有另外一个人正往外挣扎着。

    众人脸上带着惊惧和焦急,站远处不断扫射。那人背上已经成了筛子,鲜血不断往外冒着。

    然后陈玉看到几节黑乎乎东西从枪洞里冒了出来,枪声加密集,似乎想阻止那东西出来。

    陈玉越来越心惊,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让人惨不忍睹一幕发生了,尸体背上皮肤忽然裂开,鲜血喷溅墓道上,一个东西跳了出来。陈玉仅仅看了那东西黑乎乎眼睛两秒,就浑身颤抖着想移开眼睛,可能被惊呆了,就连这点他都做不到。

    那是一个丑陋邪恶有着无数章鱼触手、却有着人脸怪物,生生从人身体里钻出来,然后试图用还用不熟练地触手去勾住离它近人。

    陈玉脸色发白想起罗倾给他们看幻境,看来真有不少人被这种怪物杀死。

    慌乱枪声中,封寒冷冷地盯了那个怪物一会,像是看一个小丑,看到这么多人竟然没有阻挡住它步伐时候,皱了皱眉,从兜里拎出个打火机,打开,然后扔出去。

    不知道他用什么手法,打火机那怪物上方爆开了,然后一团火包围了那个张牙舞爪章鱼怪物,一声带着回音尖叫墓道里响着。与此同时,章鱼怪跳起来往远离他们方向跑了,不过,大火之下,它身体越来越小,大概用不了多久,就会烧得干干净净。

    劫后余生一般,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海里东西都怕火,我们怎么就没有想到”有人喃喃说道。

    徐老爷子赞赏地看了封寒一眼,转过头说道:“火只是对于这种刚出生人面章鱼有效,其它可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了。”

    然后,徐老爷子看看手底下万分狼狈伙计,叹了口气,转向金老大,笑得非常勉强:“金老大手底下近能人不少啊,看着这几位都挺面生。”

    金老大见徐老爷子瞄着连小哥和封寒,得意地笑起来:“那是,现咱们倒斗门派,和各行各业一样,重要,是人才。”

    虽然金老大说是大实话,陈玉还是被雷浑身一激灵,豹子因为突然被抱紧有些不习惯,奋力用爪子拍拍陈玉胳膊,提醒家长不要忽略它存。

    徐老爷子哼了一声,随即把目光放封寒身上。

    那种嚣张强大,美丽和危险,似乎是封寒身上永恒不变特质,以至于无论何时他都是显眼那个。

    本来准备继续得意金老大脸上多了些尴尬,这个人很强,却不是他手底下人。

    “既然准备联手对付那东西,把我们人都放了吧。”封寒平静地说道,丝毫听不出半分被人辖制惊慌。事实上,封寒也只是想着,看来不用太过麻烦手段,众人就能脱险了。

    金老大脸色很难看,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冲了光头打了个手势,光头立刻将陈玉这边人都松了绑。

    徐老爷子人老成精,马上看出这并不是金老大人,脸上笑意立刻真诚了几分。

    “先找个地方,都看看身上有没有那东西。”高个子老三发话了。

    然后名义上考古队就呆愣地看着一群人迅速将衣服脱光了,互相寻找着什么。

    “天,这里有一个,幸亏发现得早。”有人惊呼着。

    陈玉等人立刻顺着声音看过去,一个人肩膀上有个铜钱大小黑点,周围是隐约青丝。

    高个子立刻从包里拿了注射器出来,给那黑点注射了一支抗生素。然后,那黑点似乎动了动,就变小消失了。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陈玉失声叫道。

    “是卵。”戴着莲花耳环连小哥懒懒说道,“那种人面章鱼卵,它们似乎以进来所有生物为产房,等吸收了足够营养,长大后就会破体而出,就像刚刚那样。所以,那个人,还不如早点去了舒服。”

    亏他能说得这么轻松,陈玉又有呕吐冲动了。然后陈玉发现那连小哥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他,茫然地看他一会儿,陈玉脸色一变。

    伸手拉着封寒往角落里走,封寒挑着眉露出疑惑眼神时候,陈玉战战兢兢地说道:“我觉得背上痒痒,帮我看看。”

    说着将豹子塞到封寒怀里,自顾自地将上衣脱了。很,陈玉就觉得一只冰冷手抚他肩膀上。

    陈玉几乎跳起来,转头嚷嚷着:“真有?!这里吗?、做点什么!只要一想到有那种恶心东西我血肉里,我就全身难受!”

    封寒冷冷地扫了眼看着这边连小哥和张着大嘴马文青,转身将陈玉挡了个严严实实。非常遗憾地看了看只准备让他检查上半身陈玉,将热情地准备扑上去豹子扔到身后,低声且很肯定地说道:“嗯,没有。我想告诉你是,你身上蛊太多,没有卵能接近你。”

    陈玉很忧郁,他将从肩膀摸向后腰手拿开,然后迅速穿上衣服,回头愤愤说道:“这种事你完全可以提前说!”

    “”封寒丝毫没有诚意地应着。

    神经过敏不只是陈玉,几乎所有人都让人帮着检查了一遍,目睹了那样血腥场面,谁都不愿意自己身上有附带品。

    等众人都检查完了,徐老爷子和金老大再加上安教授开始商量进主墓室路线,他们已经认为这支考古队领头人是安教授了。

    “前面卵和怪物太多,我们集中火力冲过去。”金老大说道。

    安教授皱了皱眉,先问道:“墓里怎么会有这种恐怖卵?”

    徐老爷子吸了口烟,淡淡说道,“这东西虽然过于邪恶,不过却证明了我们要找东西就这墓室里。听人说,这人面章鱼是炼丹遗留下来后遗症。”

    陈玉也凑了过来,他本想等三人商量完了,打听父亲事,听到这里忍不住问道:“炼丹?”

    徐老爷子瞥了陈玉一眼,笑了:“这个你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下秦墓?来这里人,怕是都是为了后炼成丹药。”

    陈玉忽然想起罗倾曾经说过,来这岛上,给秦始皇炼制长生不老药方士后成功了。这么玄乎事,居然还真有人信。

    “走吧,这里可不是能长停留地儿。”徐老爷子烟正好抽完,三伙各怀心思人动身前往主墓室。

    “不是还有另外一拨人吗?怎么看不见他们?”去路上,仍然没有放弃陈玉不动声色地问道。

    金老大奇怪地看了看陈玉,“唔,说起来,那伙人似乎也是考古队。他们我们前面,不过进去这么长时间没出来,恐怕凶多吉少。”

    陈玉脸色一变,那个考古队果然来了这个岛,看样子还很危险。但是找不到人他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自我安慰着:父亲很厉害,被人根本没法比,谁有事他都不应该有事

    转过墓道,是间石室,金老大人率先走了进去。

    “咦,这些人倒是幸运,居然这里。”

    听到金老大声音,心神不宁陈玉立刻挤到前面,石室里坐着,赫然是五个考古队员,不过,身上衣服和装备都有破损,非常狼狈。

    安教授早就热泪盈眶地迎上去了,那些考古队员像傻了一般看着安教授和考古组人,又悲又喜。

    “终于见到组织了,安老师,没想到是您过来。”一个中年考古人员似乎是领队,绝处逢生喜悦让他极为激动,说到后来,他看着自己队伍仅有几个人,不禁带上悲凉:“可惜,就剩下我们几个人了,当时实不该进这个秦墓。”

    陈玉发现,幸存下来五个人里面居然没有父亲,他心里忽然升起一股不详预感,凑到领队面前,焦急地问道:“你们考古队是不是有个叫陈森外聘专家?他哪里?”

    那中年领队看了陈玉一眼,点头:“确实有位陈教授,就是他劝我们不要开沉船舱门,一路上还多次指点我们避开危险。可惜,刚进入第五层后,这位外聘陈教授和他弟子先遭遇了不幸。”

    平平淡淡一番话,让陈玉彻底傻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