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教授看着手电筒方向,摇了摇头,说着:“我们之所有直行,是因为大脑可以为我们修正方向。但是,眼睛看到不一定是真实,有时候,因为视觉上误差传递给我们大脑混乱信号,大脑就会做出错误判断,以至于不能修正方向。也就是说,这个墓里应该有某种巧妙机关,让我们觉得圆墓道是直线型。”

    听了这里,陈玉心里一动,举着手电筒往身侧石壁上照去,如果说是视觉误差,那有没有可能是墙壁上镶嵌有无数极小镜子,利用光线反射原理,使弯道路能看成直?然而照了半天,石壁上依然什么都没有。

    看了陈玉动作,杜刚忽然拍了拍脑袋,从背包里拿出考古探铲,接了十几节上去,顿时成了十多米长铁杆。他对陈玉打了个手势,陈玉笑了笑,明白了杜刚想法,两人一人拿起一头,合力往墙边走去。

    两人停下来时候,众人都是一愣。奇怪现象出现了,墙壁依然是直,但是本来路之间还是直考古探铲靠近墙边时候变弯曲了。没有人动过考古探铲,也就是说,这是根本不成立。

    杜刚顺着考古探铲摸索了一遍,抬头看向众人,说道:“果然,探铲完好无损,但是看起来是弯,我们果然被光线欺骗了。”

    “恩,而且刚刚我发现,探铲人俑周围扭曲程度厉害,难道是这人俑——”陈玉盯着那个人俑看了一会,忽然想起了什么,便从自己大包里翻出指南针,“指南针不能用了,现大家可以看看,手表还能不能用。”

    “啊,不行。”

    “真,指南针和手表都不能用了。”

    “我电子表似乎没有问题。”

    “白痴,没人问你电子表!”

    “”

    安教授欣慰地看着陈玉和杜刚,点头肯定道:“这就解释了问题,看来这些人俑这里并不是毫无用处,它们里面应该放了某种物质,使磁场和电场混乱,然后光线闯过这种磁场和电场时,让我们发生视觉误差。”

    得到了解释,墓道里众人都露出欣喜表情,潜意识里松了口气。

    但是问题又回到了起点,怎么离开这个墓道。而且这墓道里应该还存某些他们不知道人或东西,不然马文青留下记号又去了哪里。众人设想了种种可能,又一个个地推翻,眼看结论已经朝着越来越恐怖方向发展。

    封寒靠着墙,侧着头看了人俑一会,忽然说道:“现,我们再走一次。”众人安静了下来,没有人反对。众人坚信,只要有封寒,就能解决任何问题。

    凌云眯着眼看着前面封寒,没错,那就是封,就算再冷漠,也依然是引人注目。不过,封只适合站高地方,人群里面,一点也不适合他。

    两方清点了人数,开始互相拉住手往前走,封寒前面,杜刚后面。跟封寒身后陈玉注意到封寒一直仔细观察着两侧纯金人俑。难道封寒发现了什么?是进去机关人俑身体上么。

    陈玉身侧本来是马文青,结果罗倾过来没用两句话,马文青就很爽让罗倾夹自己和陈玉中间了。陈玉倒是没什么,不过他怀里豹子却一甩尾巴,往陈玉挨着封寒那边肩膀跳去。陈玉抬手摸了摸小家伙头,回头对罗倾笑道:“小胖似乎认生。”

    罗倾黑亮眼睛闪了闪,温和地笑着说道:“真是漂亮可爱小家伙,和他主人一样。”打量着陈玉漂亮侧脸,罗倾笑得越发灿烂,“对了,听说陈小兄弟也很厉害呢,海上帮着封先生过了磁山危机。如果一会儿真遇到什么危险,就麻烦了。”

    陈玉眨了眨眼,这真是说他?什么时候帮过忙?嘴里说道:“哪里,那雕像是封寒射中,我几乎一直拖后腿。”确实,如果不知自己被绑过去,那么封寒也不会射箭,他们要怎么过磁山。

    罗倾摇了摇头,笑眯眯地说道:“陈小兄弟还真谦虚呢,我都听文青哥说了。”

    陈玉眯着眼看向罗倾旁边,如果不是隔着个人,踹过去一定很爽。马文青那家伙见到美女之后,嘴上根本没有把门。陈玉边心里模拟想象着揍马文青场景,边暗中咬牙,罗倾却非常有兴致,继续拉着陈玉闲聊。

    就这时候,封寒拉着陈玉手猛地一紧,陈玉转头看他,封寒正盯着一个人俑看着,因为封寒懒得拿手电筒,前面几个人用是陈玉头上矿灯,看不是很清楚。陈玉看了一会,金色穿着盔甲雕像,跟旁边并没有什么不同。

    然后陈玉觉察到豹子又开始移动,肥肥身子往后滑了一下,差点掉下去。

    陈玉皱起眉,忽然发现这个雕像和左右雕像似乎离得太近了,根本没有到五米。但是,杜刚也说过,两个人俑之间距离应该十米。陈玉转头往另外一侧看去,墓道两边雕像是相对,果然另外一侧没有雕像。也就是说,这里根本不应该有雕像。

    “嗯?”封寒似乎疑惑不解,然后慢慢抬起手。

    陈玉不可思议地发现那雕像似乎小小地颤抖了一下,然后从雕像身上忽然伸出两根细细长长东西,那东西直接略过封寒和陈玉,罗倾则直接甩开马文青手,往陈玉怀里扑去,触手原先罗倾地方扑了个空,然后又马文青手里刀显露一霎那,迅速避开,猛地缠住第五个人拖向雕像。整个动作得不可思议。

    然后陈玉发现,封寒面前雕像不见了,墙上只剩下一个被炸开门,大小仅能容一个人通过。当时那个‘雕像’站墙边,应该就是为了挡住这个洞口不被人发现,考虑确实很周到,却还是被封寒识破了。

    被抓住人,正被那‘雕像’拖着往深处速移动。惨叫声不绝于耳。

    “放手!”封寒迅速扫了罗倾一眼,罗倾从陈玉身上起来下一秒,拉着陈玉冲了进去。

    这洞口应该就是通往内层墓道入口了,看样子应该先前进来人找不到出路,直接用炸药炸出来。

    封寒没有做任何停留,直接拽着陈玉往里面追去。

    里面是个大厅,比外面墓道地势稍微低一些,里面停着青铜车马,有两辆倒地上。封寒目是救人,陈玉为了不拖后腿,也拼命向着那个人追去。

    不过,封寒为什么不自己去追?这样拖拽着其实浪费时间。而且,陈玉眯着眼看前面‘雕像’,那细长仿佛手一样东西,真是人类?

    虽然‘雕像’速度很,带着个人情况下,显然还是和封寒不能比,不大工夫,已经被封寒追上,然后陈玉听到重物金属坠地声音。

    等喘匀了气,陈玉抬头,发现地上有血迹,一把匕首正躺地上,旁边是可怜考古队员。他脖子上一圈勒痕,而且一个个紫黑色硬币大小圆点。陈玉忙过去查看状况,考古队员只是暂时昏迷,身上没有其它伤痕。

    这时候,众人也都赶了过来。安教授先过来查看了考古队员受伤,然后对封寒和陈玉道谢,安排其他考古队员将人背起来。

    “封,你没事吧,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凌云过来关切地问道。

    封寒面无表情地看着‘雕像’消失洞口,摇了摇头。

    陈玉是除了封寒,唯一看清那‘雕像’人,当然他宁愿自己没有看过那东西。马文青过来问时候,就看到陈玉一副强忍住呕吐表情。

    罗倾则笑着拍了拍陈玉后背,安慰道:“安教授说,不要被表象所迷惑,也许那东西没有多厉害,毕竟一眨眼就被你和封先生赶走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

    “幸好有封哥,入口找到了,人也没事。”

    陈玉抚摸着自己又有些疼胃,众人讨论声中无力地纠正:“那是封寒赶走,不包括我。”大厅很大,地上铺着雕花青石,陈玉准备他们离开这里前先休息一会。

    一只冰冷手伸过来,扶住正要坐下陈玉,让陈玉靠自己身上,封寒淡淡说道:“这里应该是陪葬坑,看来主墓室还很难找到。不过,这里面有些潜水装备,除了我们,这里果然还有别客人。”

    顺着封寒视线看去,大厅右侧地面,扔着一件潜水衣,包括头盔和氧气瓶,不过潜水衣上似乎有不少血迹。而且,沿着血迹,大厅里地上还躺着一只手。

    “手主人遭到了意外,但是也有可能是因为内杠。”尤部长分析道。

    陈玉则想到父亲,心里一直隐藏不安忽然增大了。

    安教授等人又露出镇静和惊喜若狂神色,屋里拍照,凌云和尤部长则指挥人寻找下一个入口。

    不大工夫,尤部长已经过来说道:“封,我们查看了四周,能到达地方都是陪葬坑,里面不少是女子用具,不排除墓主是女人可能性。而且里面一个门上有锁,不能打开。不过,那间石室似乎有些邪门。”

    见到封寒疑问眼神,尤部长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那石室,墙上不停往外渗出血水。如果想进去,恐怕要请您、朋友帮忙开锁。”

    封寒皱着眉,看了正冒冷汗陈玉一眼,说道:“没有必要进去,应该是修建陵墓工匠。地宫应该还下面,只要找到往下路就行了。”

    尤部长点点头,通往下层地宫路后这间大厅里被找到,一辆青铜车马下面,露出来洞口相当狭小,封寒扶起陈玉先下去了。

    这一层墓道已经比上面两层见华丽,墓道里燃着灯,应该是被刚进来人点燃,两侧墙壁上,甚至拱形顶上都是精美花纹和绘画。

    而且这地方陪葬品多是丝绸,首饰,显然墓主人是女人可能性很高。

    “部长,主墓室找到了!”尤部长身边瘦高个过来汇报,同时带着笑意看了对面安教授一眼,考古队人这方面,明显不如他们。

    “那现过去看看。”封寒立刻站起身,当先往主墓室方向走去。

    陈玉觉得封寒全身紧绷着,似乎激动和期待着什么。惊讶地看着扶着自己人,这样封寒还真少见。事情进展似乎很顺利?主墓室找到话,自己青龙环,封寒要找东西,可能就全部找到了。

    那么当几人进了主墓室时候,不约而同地愣住了。

    墓室比第二层车马陪葬坑略大,但是进屋时候,却发现无论是帘幕还是壁画,全是耀眼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