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声凄厉而清晰,出船舱,缓缓往东南方去。

    陈玉下意识地抬头去看安教授,里,能做主自然是位考古队领队。此刻,位四十岁左右教授正聚精会神地往舱门处看着。相对于其他人吃惊或者恐惧,安教授沉稳依旧,似乎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过几秒,安教授利落地朝舱外比划几下,率先往外面游去。很明显,他意思是跟上去看看。

    考古队员和战士们紧他身后朝着那啼哭声追过去,有两个考古队员虽然吓得手脚发软,游出去动作却不慢。们可不愿意待满是骨骸地方,不用那哭声还是从里移动出去。

    水底下小孩哭声,和那个闪而过小小身影,让陈玉恐惧异常,样深水下,堆满童童骨骸船舱里,那孩子是活人可能性为零。但是陈玉又有种预感,哭声可能就是那些人失踪关键。无论如何,要跟上去看看。陈玉紧紧握着伞兵刀,追着队伍往东南方游去。

    哭声移动速度并不算太,刚好保持众人可以听到却又追不上范围内。陈玉甚至可以模糊地看到手电光照射下那小小身影,白色衣服若隐若现。

    陈玉仅仅盯着那身影,马上就追上

    可是,当陈玉累手脚几乎抽筋时候,他才发现,他们追着那影子少游个小时。那影子看似移动很慢,却始终他们前方,直追不上。

    接着,陈玉发现让他心惊事,刚刚心里直绷着根弦,所以没有注意到,些人为什么如此拼命地追那个影子,甚至过么长时间都没有怀疑?当然,陈玉不是怀疑安教授和考古队员智商有问题,因为就连他自己也路跟着游过来。

    而现看来,与其他们追着那哭声,倒不如哭声诱惑着群人往前游。那哭声中,根本不能思考其它事。那种单调而冰冷哭声似乎连腔调都没有变过,声音可以催眠吗?它想将群人带到终又是哪里?

    陈玉觉察到不对劲时候,动作已经慢下来,等他分析出是哭声有问题时,他已经落后。

    陈玉咬咬牙,奋力往前游,他必须先让其他人停下来。

    忽然,陈玉觉得有人拉他手腕,本来就筋疲力陈玉差毛,到底是哪个混蛋!可是瞬间他又想起他已经是后个人,陈玉心里凉,猛然转身朝后看去。

    有秒,陈玉以为自己看到朵巨大且盛开花,而且是会发光花。

    但是细看,陈玉只想诅咒今该死运气。然后紧紧握着伞兵刀,强忍着呕吐冲动,看向面前怪物。只足有两三米长乌贼,张开巨大而丑陋触手上有着吸盘,和普通乌贼不同是,它触手上还有尖牙样钉子。种大型乌贼般生活深海,根本不会出现种水域。很不幸是,它不仅出现,还明显准备拿陈玉当早餐。

    如果没有人回头话,陈玉根本不用奢想有人会帮忙。而海里,巨大乌贼其实是相当危险地,它们甚至会去挑衅鲨鱼。

    陈玉手里伞兵刀迅速朝着缠住他手腕触手割去,乌贼受伤触手抖,放松钳制,陈玉趁机脱身。但是,多触手缠上来。海里,就算穿着潜水衣,也绝对不会比原住民灵活。陈玉懊恼地发现,乌贼缠着他胳膊吸盘甚至将潜水衣撕开几个细小口子。

    深深吸口氧气,陈玉奋力将乌贼身体踹远,然后拼命将手上刀往缠自己身上另外两只触手招呼。等见鬼乌贼十只触手全断,今午饭他们就可以做烤乌贼!

    伞兵刀太过锋利,乌贼终于意识到选择落单陈玉不是个好主意,它只触手猛地缠上陈玉脖子,然后陈玉刀下来前迅速退开。

    陈玉只觉得脸上凉,然后团浓墨包围他。

    乌贼已经不见踪影,但是它逃跑前喷出墨汁却弥漫开来,虽然不应该对人体有太大影响,但是导致陈玉眼前昏黑片,连手电光都不起作用。

    陈玉头盔被触手摘下去,还挂腰上。他必须赶紧带上头盔,但是陈玉忽然觉得全身乏力,明明知道全身不对劲,却恨不得立刻睡过去。

    陈玉眯眯眼,他必须清醒过来,手里伞兵刀毫不迟疑地往自己胳膊上划去。

    剧烈疼痛确实让他意识清醒过来,但是无力感并没有退去,陈玉绝望地发现他往下沉。照样速度,过不会就会窒息而死。

    而前面手电光已经模糊到看不清楚,就时候,只有力手拉住陈玉。

    定是幻觉,陈玉想,模糊光线下,是张俊美到极脸,熟悉到想起脸。

    陈玉翻个身,迷迷糊糊地觉得睡得很饱,身下是柔软被褥,似乎有阳光照身上,温暖而安逸。过好会,陈玉才察觉到不对劲,他明明海中遇到危险。而救他人,是封寒。

    刚想到里,陈玉就觉得自己脸上有什么湿热东西移动。小心翼翼,些微痒。陈玉心里动,他实很难想象那个高傲人会有么温情举动。

    眯着眼睁开来,首先映入眼帘是淡黄色毛茸茸小豹子。看到陈玉醒,那瞬间晶亮小眼神,那带着鼻音撒娇时才有哼叫声,小家伙欣喜,明显让人惊讶,本来轻轻舔动作立刻改成张开四爪扑过来。

    陈玉低咒声,却没有及时阻挡住抱到脸上豹子。

    只白皙手将豹子轻轻拎起来,动作温和细致,与陈玉漆黑脸色成反比。看着热情无比豹子,陈玉咬牙切齿:“又肥!样下去,定会肥胖过度!”

    豹子丝毫不为陈玉愤怒所感染,陈玉手上欢实地扑腾着,死活要扒到阔别多日陈玉身上。陈玉无奈松手后,豹子扑过去用头亲昵地蹭着陈玉脸和脖子。

    时候,门被轻轻打开。陈玉抬头,微眯起眼,睫毛微不可查地颤动下,然后看着救他人,选个差开场白:“怎么会里?”

    封寒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期间还扫过陈玉身上那只。然后收效良好让豹子浑身僵硬,迅速从陈玉肩膀躲到陈玉背后。

    陈玉不禁有些同情豹子,些到底生活怎样精神压力之下,当然难得是它居然还是肥。

    “那也是想问,还以为故意逃开。”封寒淡淡地道,他没有忘记自己等着凌云人寻找陈玉多长时间。

    “逃开!直找,现觉得根本没有必要那么做。就算没有社会和生活常识,还是样过得很滋润。”陈玉愤怒地盯着越走越近人,如果不是他先跟着陌生人离开,怎么可能会失散,而个人居然还振振有词地指责他。

    封寒看像被踩到尾巴猫样陈玉几秒,眼里冰冷瞬间消失,将手放到陈玉脖子上,慢慢拉近,低声道:“是吗,不知道该怎么联系。”然后陈玉还没来得及话时候,吻过来。

    陈玉因为突然凉意瑟缩下,然后脖子上手指已经探入他头发,同时另只手臂有力地揽住他腰,强烈侵/略感扑面而来,而他动不能动。疯狂索取,纠/缠舌尖,甚至时不时磨蹭到唇边尖牙,都表明个人强烈情绪。

    陈玉反应过来时候,发现他配合封寒,而不是挣扎。好吧,也许他性向已经被封寒扭曲,只希望家里老头子不要跳起来。也许,等个霸道人找到他要东西,离开时候,陈玉还是遵循爷爷意思,成家立业,养只小孩子。

    噢,不看来,他不只受封寒影响,还有豹子。

    两个人分开后,封寒看向他,伸手抚摸着陈玉脸,道:“好以后不要离开,如果不是闻到是血,如果不是离得不远,根本来不及救。看,实适合乖乖留身边当祭品,离开么会儿功夫,再看到还是危险之中。”

    继续忽略掉祭品两个字,陈玉回想起那时候危险,忙四下打量,很明显,他是艘船上,而且船相当豪华。

    就时候,门又被人推开。

    “哟,家三口大团圆?”马文青叼着腊肉香肠进来,上下打量陈玉,叹道,“小陈玉,不是直跟们身后吗,也能受伤?那到底是什么体制?”

    陈玉低头看自己胳膊,已经被上药,有些疼,看来当时他用劲有些大。

    “小伤,没什么。当时是怎么回事?们后来”陈玉看向马文青,眼里有着疑惑。

    马文青过来查看陈玉胳膊,嘴里道:“封哥救,然后们追声音忽然没有,只有那个影子往东南去,刚好看到们,就都来到封哥所乘船上。”

    “们现怎么办,安教授意思呢?”陈玉皱着眉问道。

    “还能有什么意思,船方向就是那哭声前进方向,教授意思是跟着去看看。唯糟糕是,不知道为什么,里,所有通讯设备都没有讯号,安教授只来得及通知船上们先往东南方看看,让他跟研究院联系下。”

    到里,马文青眼睛里忽然带上亮光,同时看直床边坐着封寒眼,道:“反正封哥他们也绝对没有意思送们回去,不弄清楚,们空手而回总也太不好吧。”

    陈玉无奈地看着马文青,“是不是觉得沉船里东西不能动,所以特别遗憾,打起别主意?”

    马文青顿时脸喜气,“人生知己足矣,咳,当然,们主要是为陈叔。”

    陈玉嘴角抽动两下,转身看向封寒,问道:“怎么会船上,目地又是哪?”

    封寒眼神复杂地看陈玉眼,“是,别人船,他们去倒斗,目,不到那里,就还不能确定。们要去地方是个海岛,也许次,青龙环就可以解开。”

    陈玉现连惊喜都懒得表现,依旧靠着封寒,忧郁地道:“恩,等真解开时候再通知。那岛是什么名字?”

    封寒沉默会,道:“没有名字,运气好话,应该能找到。”

    陈玉怀疑地扬起眉,但是封寒显然不打算再给他解释,只是拎出来样东西,淡淡道:  “东西以后不要带着,接触时间长,有让人虚脱无力效果。”

    陈玉和马文青看,两个人都呆那里,被封寒拎手里,是陈玉从海里找到那只手机,因为想通过它来找陈森留下来其它痕迹,所以陈玉直带着包里。

    陈玉皱眉看着那只手机,怪不得当他那么困倦,怪不得海里时候他甚至想要睡着。

    可是,如果留下手机是陈家人,怎么会手机上弄玄虚?陈玉放被子里轻微颤抖下,豹子敏感地察觉到,立刻用爪子扒住陈玉胳膊叫两声。将陈玉手拖过来舔舔,尖牙轻轻咬着,用自己独特方式安慰‘妈妈’。

    “没有弄清楚之前,别乱想。”马文青拍拍陈玉肩膀,欲言又止。

    陈玉慌乱地头,他绝对不相信父亲会害他。小时候,陈森其实是待他亲近人。陈母经常出差,陈玉跟陈森身边时间要多多,几乎是被父亲带大,也算从小娇生惯养。陈父严厉,是从陈玉十二岁那年才开始。

    封寒又将手机收起来,靠床边,忽然转头看向门口。与此同时,传来敲门声。

    敲两下之后,门被打开,个明艳动人人走进来,妩媚而成熟,带着淡淡高傲,就算是明星,也很少有人比得上。

    马文青眼里带着露骨欣赏,几乎就要吹声口哨。

    人手上托着个餐盘,走到床边,微微笑,打量着陈玉道:“知道,是封朋友,好,是凌云。”打完招呼,凌云转身去看封寒,眼睛加闪亮,道:“他受伤,让厨房单独做午饭。”

    封寒头,似乎对凌云热心和细心习以为常,将托盘端过来放到陈玉面前,“吃饭。”

    凌云又站旁边带着完美微笑看陈玉会,瞄见陈玉背后豹子,立刻叫道:“花花,过来。”

    当陈玉反应过来凌云叫豹子时,嘴角又抽动下。豹子正将头死死塞进陈玉胳膊下面,对着陈玉餐盘里鸡腿流口水,肥嘟嘟身子扭扭,又开始那种撒娇时才会发出细细哼声。

    陈玉终于忍受不豹子谄媚,将只鸡腿用托盘装,放到旁边桌子上,然后示意马文青将豹子拎过去。

    凌云笑出声来,用手指只顾低头吃豹子,道:“好没良心小东西,封将带回来时候,可是每给送吃,居然理都不理。”随即抬头看向陈玉笑眯眯地道:“花花居然不能吃生肉,喂它次生牛肉,会肚子疼,去动物医院时候跟很大发脾气呢。”

    “被们惯坏。”陈玉扫眼桌上吃起劲豹子,心里叹口气,小家伙可能刚断奶就被自己喂熟食,不习惯生肉,以后必须查查怎么养只豹子。

    从那只豹子亲昵程度,就能看出面前人和封起过很长段时间,凌云眯眯眼,转头笑着对封寒道:“封,能过来下吗,们有几个问题想跟商量下。”

    封寒没有犹豫地站起来,临走看陈玉眼,给个老实待着眼神,出门。

    于此同时,静静地停沉船上方船上。

    唯留下考古队员心急如焚地来回踱步,信号早上时候明明好好,可是个小时之后,居然连gPs系统都不再起作用。而安教授他们却还水下,没有动静。

    留下来船员终于忍不住道:“不然下去看看?”

    那名考古队员只得头,道:“千万小心。”

    船员咧嘴笑:“放心,们经常跟着船出任务,水性好很。当年们学游泳时候,是被们班长拿着棍子给赶到海里,不下去真挨打。自那以后,水性就练出来。”

    考古队员勉强笑笑,知道船员想让气氛轻松,看着穿着潜水衣船员跳下水后,考古队员又回舱内。安教授那边依然没有任何信号,和研究院那边也联系不上。

    而通讯大屏幕上,只有传过来句话,不知道是传给谁:电码翻译结果:继续往东南,直等着。

    而东南方向行驶船上,安教授和考古队员,那几名战士,还有陈玉都静静甲板上看着海面,微风吹拂,阳光洒蔚蓝海上如同千万闪亮金子。

    无形当中,似乎有只手指引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