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所有人都愣住了,敢下地淘沙人,没有哪个不是胆大,爱财,其中不乏凶狠毒辣之辈。那些不讲究,还会破坏墓中棺椁,甚至墓主人尸骨。但是许少安这句话依然镇住了所有人,对死人骨骸不敬和活生生取人心脏已经不是一个范畴。尤其是这样高贵美貌到让人不敢直视女王,就算她生前可能残忍到不可思议。

    陈玉心里暗道,这许少安看着斯文和气,没想到这么心狠手辣。随葬品已经都拿了,还要把墓主人分尸取心脏,这是不是有些过了。

    就连陈森和姜老爷子等人也觉得这事不好办,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处理。这时候许少安没有一丝犹豫,面色平静地上前一步,从容地抽出一把匕首,一看就是古物,刃上闪着青光,锋利异常。

    不知道为什么,陈玉心里忽然觉得一紧,封寒这时候放开了他手,说道:“等等。”

    说着就往棺椁跟前走过来,阿英眼睛一眯,笑着说道:“这位小哥,我家许少爷正忙,有事一会再说。”

    有一秒封寒眼睛是瞥向阿英,那冰冷漆黑眼里根本没有半点波动,依然举步往石椁跟前走。阿英皱皱眉,封寒不同寻常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如果不是必要,她并不想招惹。不过,她并不认为自己需要怕他。等封寒再抬脚时候,阿英忽然迅速地抬起左脚踹向封寒头部,她甚至预料到一击很可能不中,没有任何停留,她娇小身体空中迅速地一扭,右脚跟着踢过来。

    人们几乎看不清阿英动作,可见这少女是个练家子,而且身手相当不错。毕竟能一个人跟着许少安进沙漠,绝对不是等闲之辈。然而,大多数人,期待看看阿英对手——封寒到底有多厉害。

    封寒似乎皱眉,脸色也有些不耐烦,然后,众人惊呼声中,封寒突然不见了。阿英本来见自己脚要踢到人,正忙着收回几分力道,眼前一空,这会心里惊诧重。她是离封寒近人,却根本没有发现他动作。

    眼看阿英就要摔石台上,她咬了咬牙,右脚先跪地上然后迅速翻身而起。

    石椁面前,果然已经站了两个人。

    封寒看了全身戒备却依然带着微笑许少安一眼,客气有礼地说道:“你动手之前,我先拿一样东西。”

    那句话根本没有商量意思,像决定和通知,许少安看了看刚从地上起身阿英,笑着说道:  “?封兄弟也有看中明器?”

    “手。”封寒看着棺内,简洁地回答道。许少安眨了眨眼,疑惑不解地看着封寒,女王手晶莹圆润,形状确很漂亮,不过这个年轻人爱好还真够特别。

    封寒冷冷地看着棺内女王,说道:“带着他手这么多年,你该放手了。”

    棺椁旁许少安看很清楚,封寒说这句话时候,女王抱着水晶盒子手似乎收紧了,她心脏上方石头也颤抖了几下。可是他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再看,又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女王依然静静躺那里。

    封寒没有犹豫伸手进棺内,抽出女王紧紧搂怀里水晶盒,女王银色指套水晶盒子上划出刺耳声音,这样不愿意放手留恋并不能阻挡封寒。封寒手离开棺椁一瞬间,女王嘴忽然缓缓张开来。

    黄金面具一动,下面缓缓裂开一道缝隙,女王嘴里张开了,露出一颗白色珠子,那珠子甚至轻轻动着。封寒愣了一下,就抬头看向徐少安,说道:“这是镇魂珠,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点取你要东西。”

    许少安不明白封寒话是什么意思,却不再耽搁,紧紧握住冒着寒气匕首,直奔心脏刺去。就这时候,女王嘴里珠子忽然碎了,然后一阵尖细声音响彻宫殿里,并且一直持续着。

    众人慌乱地看向四周,并没有什么东西,后人们发现那声音是从女王棺木里出。

    许少安眯了眯眼,匕首速度又了,然而,刺入女王心口瞬间,那块石头挡了女王面前。石头瞬间被削成两半,中间是鸽子蛋大小黑色晶石。晶石周围光线呈发散状,若有实体。

    许少安手里匕首差点掉下去,震惊地看着依旧漂浮石头,忽然手忙脚乱地从怀里取出一个铁盒,扭动开关,将那石头装进盒子里。

    就这一瞬间,许少安似乎看到女王黄金面具眼睛似乎闪了闪,他一愣。

    这会忽然又人喊道:“天呐,看下面,是什么东西?”

    八十一节台阶下面,慢慢蔓延着黑色影子,远距离看不清楚,黑色东西缓慢攀升台阶上,大殿里剩下死一般寂静。

    阿布拉面色苍白紧紧抓住阿吉手,说道:“那就是影子,你们这些贪得无厌人,女王不会饶恕你们。”

    杨老六喊道:“不能等它们上来,你们也看到刚刚那一队人,死因就是这怪异影子,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往右边走。”陈森沉声说道,这时候,人们才注意到白玉台右边阴影里挨着墙壁居然还有向上楼梯。于是众人拼命往楼梯跑去,楼梯头是一扇虚掩着门。

    陈玉抱起豹子,跟人群中挤进门里,门里一片漆黑,有人迅速打开手电,还有人门边喊着:“来帮着关门,那鬼东西马上就过来了。”沉重响声之后,门很被人们关上。

    劫后余生众人刚松了口气,却发现门里面,依然是门。这屋里里几乎到处都是门,不知道通往哪里。

    陈玉下意识地手电光里寻找封寒,他隐约看到封寒另外一边,低头看着手里盒子,好像那是世间宝贵东西。陈玉想挤过去,但是人太多,他动作非常艰难。

    正这时候,陈玉感觉到手腕被人紧紧抓住,冰凉而有力,陈玉还没来得及回头,已经被人拉拽着闯进一扇门。

    陈玉前面和后面都有人,所以陈玉以为是集体行动,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然而,当后面人进来时候,石门咣当一声,被关上了,隐隐约约地陈玉听到有人焦急地叫他名字。

    那两个人依旧不紧不慢地往前走,陈玉楞了楞,停住了脚步,用力甩开前面人,疑惑地问道:“阿吉,这是怎么回事?”

    前面人正是阿吉和他哥哥阿布拉,阿吉回过头,神态有些激动,后克制下来,走近两步,强势地拉住陈玉,说道:“我想带你出去,外面那些动了女王东西人,是出不去。那间屋子里门,哪个都不能进。生门只有一个,换了哪个都是死。”

    陈玉神色复杂地看了阿吉一会,嘴角忽然扯起一丝笑意,露出脸上淡淡酒窝,狭长眼睛亮亮,阿吉不明所以和着迷目光里说道:“阿吉,到底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是一个扔下父亲和朋友,独自逃命人?”

    说着掏出黑色手套,将豹子扛到肩上,边头也不回往门边走边说道:“你来沙漠里是为了找你阿哥,现找到了,如果你知道路,你可以带他离开。但是,我是要去找他们。”好吧,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什么拦不住陈玉,那么一定是门。

    看着陈玉明显冷淡和疏离,阿吉脸上带了慌张,他着急地想要解释,可是看到陈玉毫不犹豫地一脚踹开门后,还是叹了口气说道:“好吧,如果你这么坚持,我会带你去找他们。”

    阿吉话说很怪,可是外面怪,安静而漆黑,他忙打开手电,照了屋里一圈,空无一人,短短时间里,这些人都去了哪?陈玉有些接受不了,虽然他先抛弃了他们一小会,可是这群人不至于记仇到将他一个人扔这鬼地方吧?

    出了什么事?

    体会到陈玉慌张和焦急,豹子爬来下努力四处溜达,不断用鼻子嗅着,将自己当成一只纯种猎犬,后却也失望跑回陈玉身边,低低叫着。

    “别白费力气了,这时间和空间是不断变化,这扇门外面已经不是刚才那个地方。走吧,我带你去找他们。”阿吉看着镇静和慌张陈玉,有些心疼。

    走过来拉起陈玉,阿吉明亮目光灼灼地落陈玉脸上,说道:“你放心,如果你想,我一定帮你找到他们,那样想你,是我自私了。”

    陈玉咬着牙,情绪低落。他没有理会阿吉,却也没有反对阿吉拉着他往里走,找不到其他人,他不能很有骨气自己一个人留这黑暗里。否则,过不了几天他精神就会崩溃了。

    阿布拉一如既往地顺着弟弟心思,对阿吉执意带着陈玉出来虽然不理解,却没有说什么。三个人曲曲折折走了很久,开了一扇门,永远是另外一扇。

    黑乎乎宫殿上层到底通向了哪里?难道连着上面地洞,亦或是其实连接女王创造出来空间?无寻找中,陈玉心里渐渐开始绝望,他总觉得自己离那些人越来越远了。

    手电筒电池没电了,光线已经远不如原先明亮。陈玉话越来越少,倒是原先一直冷着脸阿吉总是没话找话,不断开解他。

    直到很久之后,他们停下来休息,陈玉脚边发现了一块雕琢成鱼形玉石,用红线系着,蓦然变了脸色。

    陈玉手带着颤抖偷偷将鱼捡了起来,抬头看向阿吉,轻声问道:“是不是要找到他们了?”

    阿吉点了点头,转眼去观察其余门,柔声安慰道:“可能差不多,别担心了,我一定带你和阿哥出去也会帮你找到他们。”说着挑了挑无烟炉里火,将热水递到陈玉手里。触到陈玉手时候,阿吉皱了皱眉,问道:“怎么这么凉?如果太累了就说话。”

    陈玉摇了摇头,只是将那鱼形饰物往口袋里放了,说道:“没事,能点就点吧。食物和其它东西都不多了,再耽搁两天,我们就出不了沙漠了。”

    阿布拉脸上也有了愁容,看着追过来弟弟,心里又一次涌上悔意,听见两人对话就说道:“我知道现让你们静下心来休息有点不可能,但是我们必须休息一下,不然这样体力明天根本没有办法赶路。好了,现你们两个先睡,我守夜。”

    陈玉强忍着起身冲动,就算他不休息,阿吉和阿布拉身体状况也必须考虑,而实际上他自己才是肉脚那个,现还能赶路完全是靠精神支撑着。学校里,陈玉身体素质还算不错,可是到了这群人身边,简直拿不出手。他安静地窝睡袋里,对阿布拉说道:“三个小时后,你叫我起来守夜。”阿布拉看陈玉还知道照顾他弟弟,顿时对他有了些好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玉能迷迷糊糊地清醒过来,是因为脸上那只轻轻碰触手,要是平时,他早怒了,可是古墓里,陈玉先感受是惊吓,到底是谁?

    “点想起来吧,如果不是你,我存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有人低声说道,这声音虚无而蛊惑,让人不自觉沉溺其中。

    陈玉打了个寒颤,这声音,是阿吉。

    他先闭着眼仔细回想了自己二十几年来生活,确定除了小时候一直受自己欺负邻居外,绝对不认识比自己小人,没有遇见过阿吉。然后才偷偷眯着眼看面前人,阿吉看向他眼神悲伤而深情,这样表情根本不应该出现那个冷漠少年脸上,陈玉心里顿时难受起来。

    起来告诉他认错了人,陈玉默默对自己说道。于是他睁开了眼,毫不回避地拉住阿吉问道:“阿吉,你说是谁?”

    阿吉吃了一惊,正准备说什么,身后一扇门忽然一动,接着是什么东西划石头上刺耳声音。

    阿吉脸色一白,拽住陈玉,焦急地说道:“起来,走!”说完又去推他哥哥。

    阿布拉和陈玉被阿吉推着往右边门走去,走进去瞬间,陈玉眼角余光扫到黑乎乎影子正慢慢从刚刚发出声音那扇门后探出来。虽然没有看清模样,他还是非常庆幸。

    就算不懂,陈玉也终于看出来,这些门排列似乎依照某种阵法,如果找不对路,永远别想出去。当他把心里不安跟阿吉说出来时候,阿吉轻松地笑了笑,说有阵法是真,不过他带路绝对错不了。

    当又打开一扇门,陈玉惊喜发现,这屋里对面只有一扇门,也就是说,他们已经走回了正常路上?阿布拉也激动地说道:“难道我们已经到了出口?”

    阿吉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阿布拉将门打开瞬间,陈玉也露出了惊喜笑容,外面有很多人,封寒、马文青,沈宣等人都外面,正惊讶抬头看这边。

    谁都没有注意到,阿吉笑容似乎冻了嘴角,他伸手拉住要往外走陈玉,推了阿布拉一把,说道,“阿哥,你先出去,我和陈玉说几句话。”

    阿布拉莫名其妙地被弟弟推出门外,门瞬间又被关上了。说实话,阿布拉并不愿意单独面对迎面走过来,变成冰块封寒,而现,那双一向没有波动眼里露出冷厉是让人极度恐惧。

    陈玉被拽回石室,抬头发现阿吉正沉默地、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然后说道:“陈玉,本来我以为可以带你和阿哥出去,可是现看来我失败了。”

    陈玉漂亮眼里看出疑惑,阿吉苦笑道:“就算答应你带你回去找他们,其实别人怎么样,我根本不乎。当时,是我故意引发机关,让他们迷失。可惜,却依然没有先一步带你们两个出去,我实不该漏算了封寒。”

    陈玉眼里有着震惊和不敢置信,信任眼神有了裂痕,过了一会,陈玉才艰难地说道:“阿吉,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好孩子,这些天,我不断后悔带你进沙漠。”

    “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命运果然是逃不过去,不过,我不后悔给你进来。”阿吉苦笑着,速凑过来,不顾陈玉挣扎,用力抱住陈玉,用力到让陈玉感觉到了疼痛。阿吉他脸上轻轻吻了一下,又迅速地退了开去。陈玉怒火被阿吉眼里绝望莫名地压了下去,默默地站那里,等着他解释。

    阿吉却没有再说这个话题,抬手从自己身后拿了一样东西递给陈玉,说道:“带着这个,你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之前,千万不要打开。”

    陈玉挑了挑眉,看着“为什么给我?”

    “因为除了给你,给别人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陈玉收了盒子,忽然抬头问道:“阿吉,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对鬼城这么熟悉?”

    阿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终于想起来问了?我是等这里守门人。”

    陈玉再次发问之前,阿吉忽然说道:“封寒叫你,你先去看看。”

    陈玉这个时候不得不承认那个冰冷霸道人对他是有影响力,而且很大,离开他这么久之后,居然会觉得不习惯,并且急切希望再看到他,站他身边。

    听了这句话,陈玉立刻回头往门边走,将门打开,果然看到门外封寒,眼里是难得一见却真挚担心与关切。

    那一瞬间,陈玉觉得自己心里激动地情绪有些不受自己控制,他甚至想紧紧地拥抱这个一直嫌弃自己人一下。

    可是,陈玉觉得不对劲,身后安静有些过分,阿吉没有跟上来。他猛地转过头,看见刚刚还明亮屋里已经全是黑色影子,那些模糊不清东西慢慢围住阿吉。陈玉顿时大惊,喊道:“阿吉!出来。”

    阿吉一直看着陈玉,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们走吧,这地方不能久留。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和阿哥先离开吗,生门只有一个。但是这个阵里必须留下活人,哪怕是一个。如果所有人都出去,那么我们头顶上沙漠会迅速大规模坍塌,到时候谁也出不去。”

    看着不断往门前走陈玉,阿吉焦急地说道:“回去,你现进来也于事无补,我已经成了那个被留下人。后,陈玉,请你帮我把我阿哥带出去吧。”

    陈玉顿时感到心里一阵阵疼痛,他手狠狠攥住,想到那个预言,终于还是实现了。不,他陈玉怎么会向预言屈服,却被身后人一把拉住。

    “你冷静点,现进去,已经救不回来了。”封寒牢牢抓住陈玉,不带任何感情看了一眼阿吉。阿吉救了陈玉,这是事实,但是早之前,看到陈玉被阿吉带进石门时候,封寒很久很久之后,又一次体会到愤怒和焦急。

    阿吉已经被影子紧紧包围住,只剩下头部露外面,孤零零显着异常诡异,他看着挣扎着想过来陈玉和阿布拉,高声说道:“走吧,你们必须离开。陈玉,不要忘记我说话。别担心我,早晚有一天,我会出去找你。或者等你找到方法,解除这里诅咒和阵法——”阿吉说话时候,屋里影子开始移动,外面屋子也开始晃动。

    陈玉被拽走时候,仍然不断回头,黑暗里隐隐有空灵声音传过来,“等我,一定会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