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句话喊出来之后,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空落落大殿里,似乎能听到心脏怦怦跳动声音。

    陈玉吃惊地看着棺里带着冰冷面具女王,他知道耳中如雷般声音不过是因为自己过度紧张心脏跳太缘故。但是看着女王心脏起伏,他仍然觉得喉咙发紧,难道是尸变?这女王生前铁血暴戾,杀人无数,困了许多灵魂罪恶之盒,阴气极重。来时路上,陈玉发现,这里岩石和土壤都呈黑色。如果这女王现遇上生人阳气,真尸变,说不准会变成非常恐怖粽子。

    “起尸?!准备糯米和黑驴蹄子!”有人喊道。

    一只手按上陈玉肩膀,耳边有人淡淡说道:“这不是尸变,她确还活着。神庙壁画里,那个人递给女王,应该就是可以让她长生某种东西。”熟悉冰冷出现背后,陈玉顿时镇定下来。有封寒和这么多人,真是粽子似乎也没有什么可怕。

    “活了几千年?”陈玉艰难说着,那和怪物似乎没有区别,话说回来,怪物这个范畴似乎也包括了认识那个黑衣人封寒

    “那个人毕生追寻此道,总有些邪门歪道上收获,遇到他,长久地活着并不是没有可能。不过,他不做没有意义事,来鬼城肯定有目——可能是为了神农鼎。可是这些人太愚蠢了,活着并不等于”封寒说话时候,一直冷冷地看向水晶盒里手,而且声音越说越轻,后两个字,已经低不可闻。

    “我靠,这比埃及法老待遇好多了,连内脏都不用挖就保存比他们还——鲜嫩。”马文青咽了咽口水,眼光流连女王身上,只恨不得上去将女王面具扒下来看看。

    陈玉斜着眼睛看他,说你表情能不能不要太龌龊,太给我丢面子。说完马文青,他自己也往女王身边看去,金丝被褥上缀着数不清珍珠,女王右手边,摆了几样随葬品,一个玉瓶,一块巨大红宝石,一朵白玉雕琢莲花。既然被摆女王身边,其价值肯定比下面堆积那些还要贵重多。

    “你们不觉得那只手很眼熟吗?”一个清冷声音说道,赫然是站许少安身边少年阿英,他正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只手看,后喃喃说道:“这手和壁画里画一模一样,而且连戒指都是同样两个。”

    陈玉心里一动,不由问道:“你是说给女王长生不老药黑衣人?”

    “就是,当时我就一直想,那个年代,他身份一定很高。”说着阿英从包里拿了一片厚厚镜片,放到众人和棺椁中间,说道:“看,那戒指上图案。”

    高倍放大镜下,众人发现细长金色指环上连着是袖珍椭圆形印玺,印玺上蜿蜒盘踞有鱼有龙。几千年前,能带着这样戒指男人,身份非王既侯。

    马文青又开始看着戒指流口水,冲着陈玉一个劲使眼色。

    “咦?这里有字。”阿英里棺椁近,忽然发现石椁里面彩绘棺木一角居然有两个小字,他眯着眼看了半天,念道:“永息。”

    “将这两个字刻棺木上,大概是女王希望自己永远安息。”阿英感叹着,忽然眼睛一亮,说道:“不,不是这么简单。应该是女王爱上了远方来身份尊贵男子,奈何男子出了意外,只留下了一只手。根据神庙壁画内容和陈玉他们三个后来遭遇,可以看出后女王为了能和恋人一起,不惜毁掉了自己国家,杀死所有臣民,创造出另外一个鬼城。然后两个人幻境里,幸福生活了数千年。将自己真身和那只手永远葬真正鬼城,两个人永远安息。”

    陈玉想到刚进第四层玉塔是,白衣女王和黑衣男子并排坐王座上,画面确非常唯美。但是想到黑衣男子后说话,陈玉看了阿英一眼,觉得他故事太过简单和浪漫,轻声说道:“你认为女王是因为爱变得痴狂人,是因为你光看表象,也许女王要只是无生命。这两个人,说不定都不是好人。”

    阿英瞟了陈玉一眼,抢白道:“坏人就没有爱情?那黑衣人可能真是这么想,所以他辜负了女王对他爱。不过,我看来,女王或许开始是为了长生不老,后来肯定爱上了黑衣人,看画里眼神就知道了,不然怎么会为他毁灭了鬼城?男人啊,靠不住了,可惜了这位痴情女王。”

    马文青见阿英跟陈玉抬杠,本来就看他不顺眼,这会一听后一句话,不乐意了,“我说你小子怎么说话呢,你他妈就不是男人?倒也是,毛还没长齐。”阿英被马文青气得脸色发红,看了眼身旁许少安,硬是忍了没动。

    陈玉失笑,不再跟这小孩这事上纠缠,只是迷惑地看向女王,对这位古老位高权重者想法实琢磨不透。毁灭了原先世界,创造幻境,是为了相守还是其它?不过女王对那男子情深是肯定,不然不会抱着他手睡这里。

    阿吉一直静静站陈玉身侧,这会面色复杂地看着女王,说了句话,“蕴苦永息之涅槃,女王想要可不是永远安息,而是涅槃。”

    重生?

    杨老六身后大个子这会忍不住了,大声说道:“管她什么目,六爷,我们大老远来到这里,可比以前哪一次倒斗都艰难,还折了这么多兄弟。我们总不能白来一趟,下面那些珠宝不能动,这里明器总得带一件回去吧。”

    杨老六还没说话,许少安已经微笑着看向大个子:“说是,这里三件明器,看着都大有来头,你们三家每家一件,至于下面那些陪葬品能不能拿,等会再说。你们都拿了之后,我再取我要东西。”

    陈森转过头,诧异地问道:“怎么,许先生已经找到了这次要拿东西了?那先把你东西拿了再说别。”

    许少安点了点头,一直波澜不惊脸上有着得意和喜悦:“找到了,总算没有白来一趟,不过,我东西不太好拿。如果我先拿,怕一会你们都拿不了了。你们先商量一下,拿了再说。”

    陈森没有再说什么,和另外两家当家旁边商量。后,陈家拿是玉瓶,姜老爷子相中是玉莲花,杨老六对于罕见巨大红宝石也相当满意。陈森看了看手中玉瓶,回身又交给了沈宣。杨家后一个拿东西,大个子按杨老六吩咐,取了红宝石回身递给杨家六爷。

    然而大个子并没有离开棺椁旁边,递了明器之后,忽然又迅速地转过身往女王金面具抓去,这个突然变故让石椁周围人都愣住了。

    三家取明器时候,封寒一直冷冷地看着,这会忽然说道:“住手!”

    同时出声还有阿吉,他脸色苍白冲过来,似乎想抓住大个子。

    可是离得太远,大个子已经探身下去,将那面具揭起来有半尺高。然后大个子顿住了动作,一脸震惊地看着女王脸。因为角度原因,女王脸只有大个子能看到。别人虽然对于他自作主张不满,这会却也急不可耐地等着他赶紧起身。

    就这时候,阿吉扑了过来,一把将面具按了下去。无论是大个子还是阿吉,动作时候都小心避开了女王心脏上方悬浮石头。

    其他人心里暗暗责怪阿吉多事,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大家心里谁不对女王抱着极大好奇心,而且还是个活了几千年女王。如果条件允许,带着她回去,那么收益简直无法估量。

    阿吉气急败坏地看着大个子,“你真想点死话,也别带上这里这么多人!”

    杨老六见阿吉阻拦还训斥自己得力手下,心里不舒坦,便扬声问道:“阿吉小兄弟,你这话什么意思?”

    阿布拉一直默默地站众人身后,他早就发现这一队人和他带进来人一样为是女王财宝,已经懒得多说什么。这会见自己弟弟被牵扯进来,不得不管,挤到阿吉身边,将他护身后,看向黑着脸杨老六:“阿吉人小不懂事,他没有什么意思——”

    他这话刚说到这里,大个子忽然转过身,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笑意,一步步往众人面前走过来。

    杨老六本来还想教训阿吉兄弟两个几句,这会见自己手下这种模样,也不禁惊诧万分:“疤脸,你怎么回事?!”

    大个子对自己老大话像是没有听见,带着笑容直直向着许少安去了,嘴里喃喃说道:“居然是这样”说到后忽然抽出军刀,直直向着许少安劈去。他出手狠辣,人又魁梧高大,现骤起发难,许少安似乎很难躲过去。

    而一直对他照顾陈森伤了手臂,至今没痊愈,且两人中间有一段距离。就众人惊呼声中,许少安跟班阿英眼神一变,从陈玉身边回身,以不可思议速度抢回许少安面前,抬脚就将大个子踹了出去。

    所有人心里都松了一口气,许少安身份特殊,不容有失。这阿英平日看着不声不响,瘦小单薄,身手居然这么好,真是万幸。然而,阿英帽子因为过大动作,掉落地上,居然散落下来一头秀发。矮个子少年顿时变成了英姿飒爽少女。

    看着这一连串变故,很多人眼睛都直了。

    大个子被踹到杨老六面前,阿英拢了拢头发,冷冷说道:“杨六爷,你家伙计似乎疯了。”

    杨老六又惊又怒,心里也暗暗侥幸,亏得阿英身手不错,不然伤到许少安,这趟活可没法交差了。同时低头看向大个子,正准备发火,却见大个子诡异笑脸已经到了眼前。而大个子眼睛似乎没有焦距,根本无法沟通,看了只觉得渗人。杨老六咬了咬牙,抬手犹豫着是不是开枪。

    正这时候,大个子却忽然停下动作,转头看向右侧,他看正是不远处陈玉。脸上笑意忽然变成了激动,冲着陈玉扑过来。

    陈玉正看热闹看得起劲,没有想到转眼他就成了池鱼,心里骂了一句,回身就想往封寒身后躲。

    封寒皱着眉,忽然双臂一伸,将动作明显慢一步陈玉整个拥进怀里,然后伸手将他眼睛捂住,冷冷地盯着大个子。大个子慢慢停住不动了,怔怔看着封寒,带着些畏惧退了一步。然后往左右看,像是失去了目标,脸上先是迷茫,然后又带上那种诡异笑,低下头去。

    封寒本来抬起左手放了下去,淡淡说道:“他死了。”豹子从两人中间探出头,黑乎乎圆眼睛夜明珠光下带着些黄光,冲着站陈玉面前大个子低吼着,露出尖尖牙齿。

    杨老六几步走到大个子面前,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心腹,伸手一碰,大个子果然直直倒下去,只是眼睛还是看向陈玉方向。

    “为什么?疤脸为什么会疯,会死?明明没有人碰到他。”杨老六失声问道。

    阿吉还要再说话,阿布拉用力握了下他手,说道:“我刚刚就说过了,女王东西是碰不得,你们这些人,太贪婪了。”

    人们看着地上带着笑容大个子,都觉得毛骨悚然,不由想起从进入鬼城,听得多女王诅咒。

    陈森皱着眉头,到了棺木面前,看了看,女王依然静静地躺着,浮着石头下面,心脏仍然微微起伏。

    “不要动女王面具,好连她身体也别碰。”

    “那恐怕不行,我要东西,就是她心脏。”许少安走上前,用手指向女王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