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被封寒拉着往晶石碎裂后出现门边游过去,现塔顶上已经出现细密如蜘蛛网裂痕,黑衣男子说这个空间将要毁灭,难道是指这塔要倒?

    这时候,陈玉胳膊碰到什么东西从旁边滑了过去,手电照过去,昏黄手电光中陈玉看到水里居然有怪异人头沉浮着,连表情都异常狰狞。

    从进鬼城开始被吓到现,陈玉已经要麻木了。看了一会,终于反应过来那是天吴头,被封寒或者阿吉砍下来。陈玉松了口气,手电筒不经意间扫过塔顶,发现上面本是用明珠镶嵌星云状图案已经不见了,只能见到巨大黑色影子,而那影子,似乎缓慢滑动着,就像巨大蛇。

    陈玉猛地打了个寒颤,封寒低头看了看他,问道:“怎么了?”

    陈玉再看向上面又似乎什么也没有,他摇了摇头,也许一切只是因为太过劳累和恐惧而产生幻觉。封寒没有追问,只是迅速带着陈玉游出门外。

    外面是向下台阶,水顺着阶梯流了下去,往下走了一段,因为地势原因,现水只到他们腰间。石阶很长,转过第一个拐角后,陈玉发现水面上有光亮,走近后发现是阿吉等他们。

    阿吉神色复杂地看了看两个人,说道:“你们没事就好,我刚看过了,这台阶通往塔外,我们走,这里恐怕马上就要塌了。”

    陈玉点了点头,封寒走前面,陈玉走中间,阿吉执意要走后,三人趟着水往下走去。果然如阿吉所说,往下没有多久,就到了底层,底层只有一扇石门。此时石门半开着,有凉风吹进来。

    陈玉眉毛一挑,随即又想到可能是石门本就是打开。然而,顺着封寒目光往门框上看过去,陈玉心里又咯噔一下,那里赫然有个染满血手印。

    封寒和阿吉冷冷地看了看那手印,面不改色地继续往外走,阿吉陈玉犹豫时候推了推他,说道:“别担心,应该是天吴,那东西还没有死干净,但是也差不多了。”

    陈玉心里哀号,这样担心,他们来人家窝里,将人家打伤势惨重。这家伙传说中被人尊为水神,不知道有没有思考能力,但是,看到他能自己开门,怎么也有一些智商,不然那么多脑袋岂不是白长了?所以,他很可能非常记仇地躲一边,等有机会就出手报复。

    封寒将门完全打开,三人先后出了玉塔,居然就他们进入玉塔时侧面不远处。

    想到外面那些恶心虺蛊,三人边走边端着枪戒备地看着四周。

    然而,四周漆黑一片,出了不远处雕像那边巨大水声,没有一点动静。

    陈玉忽然想到真言镜说话,如果想出去,就要走雕像中间水池跳下去。然而,这面镜子到底有没有传说中那样无所不能,它话可不可信,跳下水潭会不会危险等,都没有定论。如果又是黑衣男子陷阱怎么办?

    陈玉将这个困扰自己问题跟两人说了,封寒收住准备往远处森林走脚,说道:“跳下去试试。”

    阿吉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也往水潭边走去。

    陈玉皱着眉强调:“喂,我们并不确定那是出路还是陷阱,也许我们会面临大危险——”

    封寒面无表情地转过身,看了陈玉一眼,轻轻说道:“你越来越唠叨了。”

    陈玉气得直瞪眼,刚刚自己回去找封寒,也算是救命之恩。但是,他态度似乎找不到半点对待救命恩人应有感激和尊敬,还变本加厉了不,也许封寒意识里,自己那么做是应该。

    阿吉脸色凝重,拍了拍陈玉肩膀,说道:“别担心,不会有事,反正也不会比这糟了。”说着眼睛一闪,迟疑地看向陈玉身后,问道:“你背包为什么一直动?”

    陈玉叫了一声,手忙脚乱地将背包拎下来,拉开拉链,里面立刻探出一颗毛茸茸头。努力睁着变成了蚊香眼,对着陈玉龇牙咧嘴,喉咙里发出了严重不满低吼。

    看到近咫尺封寒后,小豹子硬是将一声愤慨激昂怒吼憋回去半截,扒住陈玉手,低低呜呜叫着。

    陈玉知道小豹子包里绝对不好受,伸手顺了顺毛,结果收效甚微,完全安慰不了被关黑暗里还被撞来撞去豹子。陈玉撕了块肉干给它,小豹子边继续不满哼唧,边迅速地叼了过来。

    封寒和阿吉正观察面前水潭,用手电照过去,并不能看到水底,完全估算不出水潭深度。里面隐隐有小鱼游动,看来不是死水。

    手电筒光水面划过,封寒忽然用手指着水潭中心,说道:“照那里。”

    本来为了节约消耗,三人只开了一个手电。听了封寒话,陈玉将自己手里手电打开,发现了情况,问道:“那白色是什么东西?”

    水潭中心十几米深处从南向北方向,横着长长巨大白色柱子一样东西,直径少有一米。有地方还略有弯曲,不知道有多长。

    阿吉沉吟了一下,说道:“也许那就是出去路径。”

    陈玉咳嗽了一声,看看阿吉,说道:“我觉得你想太乐观了,那东西摆水里看起来挺怪异。”边说边将吃饱了准备打盹豹子又塞回包里。

    封寒看了那白色柱子片刻,淡淡说道:“不管是不是出去路,我们都没有时间了,现必须离开。”

    几乎是立刻,几人听到了巨大轰隆声,白天还神秘且生机勃勃满是森林鬼城,开始毁灭性坍塌,巨大成片建筑轰然倒下。黑暗中重物倾倒声音中似乎还夹杂着某种尖利惨叫,仿佛地狱一般。

    就连三人身后玉塔,全城保存完好建筑,也开始掉落巨大石块下来。封寒拽住两个人瞬间,陈玉下意识大叫道:“等等,先停下,封寒,那东西似乎动!天呐,它真动!”

    阿吉脸色苍白给予肯定道:“而且,它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水里巨大白色柱子缓慢向着几个人方向游移着,陈玉甚至看出那巨大椭圆形前端。因为姿势问题,他只能将想抓住封寒胳膊手改为用力抓住封寒衣服,叫道:“那绝对是个活物,我们不能下去!”

    封寒不耐烦地看了身后玉塔一眼,说道:“我们必须下去。”

    “要知道,我和阿吉只是普通人,你要下去自己下去,我们好歹——”陈玉猛然住口,因为封寒已经拎着两个人跳向水潭。

    “你烦死了,我不是征求你意见。”入水瞬间,陈玉听到封寒话。悲剧事,他根本没有生气时间,水里那白色东西现已经异常明显,巨大蛇头正水面下等着他们,大到离谱爬行动物阴森恶毒地盯着三人,慢慢张开了嘴。

    陈玉只来得及将匕首抽了出来,便掉进了那大蛇张大嘴里,他反射性刺了出去,同时闭了眼。手里匕首似乎扎上了软软东西,随即闻道一股血腥味。

    然而,很久之后,他感觉到身边还是封寒拎着他胳膊,什么都没有发生。睁开眼,发现几个人速往水下沉去,而封寒身后是一条白色链子,链子两侧全是手腕粗宛如人肋骨一样东西。呈半圆形将三人包中间,这就是那条巨蛇?不,陈玉终于明白了,这是水里巨大蛇骨。原先水面上看到巨蛇,只是特定情况下,让三人产生幻觉。

    越往下,陈玉越觉得眼睛疼,窒息感越来越重,这要到哪里?再到不了头非被淹死不可。

    蛇骨一直蜿蜒向下,底层似乎是黑色漩涡。

    陈玉被摔地上时候,以为自己水里解脱了,可是看看周围情形,跟天堂差距过大,他又坚信自己其实还活着。

    这里已经没有水了,陈玉深深呼吸了几口,又去看四周。他们顶上应该有个洞,因为头上不断吹着冷风。陈玉百思不得其解地看着上面洞,从水里落下来,这里应该还是水底?为什么没有水?

    下面忽然有人呻吟了一声,然后冷冷说道:“你能不能别乱动?”

    然后陈玉打开手电,尴尬地发现自己将封寒压了身下,怪不得这满是石头地方,自己并不怎么觉得疼。阿吉倒一旁,正揉着腿坐起来。

    “你没事吧?”陈玉将封寒扶了起来,万分心虚地问道,封寒只是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连话都懒得说就闭上了眼。

    陈玉看了看封寒和阿吉,都已经露出疲惫神色,就连他自己,虽然什么都没做,也懒得动弹。陈玉叹了口气,打量四周。手电照过去,见到都是岩石,他们似乎一个洞里,宽有六七米,脚下也不平坦,高低不平岩石下居然还有水。可能因为是地下,洞里温度相当低。

    陈玉找个块干地方,将两人都扶过去,打开自己背包,豹子又暴跳如雷地出来,蹿上陈玉肩膀再也不肯下来。陈玉从包里翻了半天,先掏出白酒灌了两口,暖和一下,又递给另外两个人。

    “还好,没有遇到天吴。”陈玉松了口气。

    阿吉无比疑惑地看向他,说道:“刚入水就遇到了,你还英勇无比地捅了他一刀。”

    陈玉无语,封寒和阿吉看着他眼色有了同情。

    陈玉愤愤,继续低头翻自己背包,干粮占了大多数,但是现还有多长时间才能出去,还是个问题。陈玉心里烦闷,包里看到马文青落下烟,两人都不经常吸烟,带着仅是为了提神,陈玉觉得自己现相当有必要提提神。

    陈玉叼了烟,点上火,吸了一口,明灭火光映着他有些放松而明起来脸。封寒瞄了一眼,后忽然坐起身。

    陈玉只觉得面前一闪,嘴里烟已经不知去向。接着看到封寒学着他样子面无表情地将烟放嘴边,吸了一口,然后,剧烈咳嗽起来,脸上出现了百年难得一见红色。

    陈玉和豹子几乎是用同一种表情呆滞地看着封寒,封寒将烟弹扔进水里,冰冷而挑剔扫了陈玉一眼,断言道:“这东西,味道很怪。”

    陈玉嘴角抽搐,想笑也不敢笑,默默地将头转向另外一方。墙上是三个人影子,陈玉看着看着就身体僵硬了,正面墙上,除了他们三个人,还有另外一个狭长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