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前门慢慢打开,不同于第三层无黑暗,里面十分明亮。三个人眨了眨眼,努力适应突然出现光明。然后发现照明不是经常见到长明灯,而是镶嵌屋顶巨大珠子。

    柔和而明亮光洒了下来,垂四周薄纱无风自动。

    玉塔第四层,明亮而华丽,中间是巨大王座,上面并排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女子头戴金冠,用面纱遮着脸,只能看到微微闭着眼,白衣包裹着修长且玲珑有致身体,右边袒露着白玉一般肩膀和胳膊,胳膊上戴着金色臂环。虽然看不清脸,但是光看身材和气势,鬼城女王也绝对是绝世美女。

    然而,让陈玉看目不转睛是女王身边坐着黑衣男子,这样尊贵无比女王面前,随意靠着黑衣男子却没有被掩盖住半分气势。黑异常纯粹眼,仿佛带着某种魔性,幽深而美丽,面孔精致完美到让人不敢直视。虽然嘴角边带着淡淡笑,但是从头到脚,甚至一根头发丝,都透着说不清嚣张和高傲。

    两个人静静地坐那,仿佛是一幅唯美而灵动画。

    黑色袍子衬托王座上男子脸色苍白到有些透明,三人进门后,他看向封寒,眼睛还扫过陈玉脖颈,轻轻说道:“你来了。”

    陈玉吃了一惊,过了几千年,这两个人还活着!可是看模样,又不像是尸化,难道真成仙了?

    男子声音似乎打扰到了假寐女王,睫毛颤抖,女王慢慢睁开了眼,极美眼睛里冰冷异常,陈玉怀疑她看他们三个人就跟看到虫子没两样。

    女王皱着眉头,淡淡说道:“我不喜欢打扰我们人。”说着,冲着陈玉三人慢慢抬起一只手。

    陈玉心也跟着悬了起来,从进入鬼城之前神庙里所展示壁画中,可以看出女王是残忍而冷血 ,她绝对不会放过闯进她长眠之地人。

    然而,另外一只骨节纤长优美手拦下了女王手,说道:“这次我来吧。”,声音清冷空灵,说不出遥远。

    女王转头看向身边黑衣男子,眼里冰冷瞬间消融,温柔地看着男子眼睛说道:“好,既然你有兴致,那就随你高兴罢。反正这世界本来就是为了你创造出来,只是为了能让我看到完整你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这样过了几千年,能日日夜夜看到你影子,我已经没有遗憾了。”

    黑衣男子依旧微笑着,虽然墨黑眼睛里只有寒冷和淡然,凑到女王身边轻轻亲吻她眼睛,说道:“睡吧。”随即女王睫毛又垂了下去。

    等男子转过头,眼里带着淡淡讥讽看着封寒,声音如同情人间轻柔:“封寒,当年你算实很准,将我永远困了里。不过,”黑衣男子转头目光深沉地打量了打量一旁陈玉,继续说道:“祭品味道很鲜美吧?那可是我送给你礼物。真是难得,你居然还留着他。怎么,又被弱点束缚住了?”说道这里,居然微微一笑,这样美人笑起来,如果不看他说话和涵义,真很赏心悦目。

    封寒冷淡地盯着他,过了很久才说道:“你被困这里这么多年,为什么还不认输?那些东西该归还我了。”

    黑衣男子嘴角弯了起来:“为什么要认输,虽然我输了,但是你也没赢。而且,我永远不会把那些东西给你。我留这里出不去,你既然进来了,也同样没有机会出去,这里本来就是另外空间。”

    封寒眉头皱了起来,打量着四周时候看到了正盯着黑衣人看陈玉,又转头说道:“你帮他把青龙环取下来,我放你出去。”

    黑衣男子看着冷静封寒和呆愣陈玉,笑了笑:“如果你想解开青龙环,只有两个办法:第一种是我死了,青龙环自然就取下来了;还有一个方法,我到过地方,都有青龙环钥匙,你可以慢慢寻找。不过,如果三年之后,你还没有找全,他就会万蛊噬心而死。”

    封寒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陈玉却感受到了他周围杀气。封寒冷冷说道:“你不过是他影子,我杀了你有什么用?”

    黑衣男子眼神闪了闪,后笑了起来,“被你看出来了啊,我都忘记了,确,我不是他,但是我又是他一部分。当年你设置陷阱,将我困这里,我不得不设计了一个我仍然留这里假象。”

    “那么,你似乎只能选择第二种方法了。不过,”那黑色眼睛扫向陈玉,说道:“你已经没有时间了,我计划马上就要成功了。而女王创造出这个空间,也很就要毁灭了。”

    阿吉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女王为了你创造了这个世界,你却毫不犹豫地毁掉它?”

    黑衣男子诧异疑惑地看了看阿吉,淡淡说道:“她要是长生,我已经给了她。”说着又看向封寒:“而如果你想从这里出去,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将选定人头放祭台上。也就是说,杀了你祭品。”

    杀了你祭品,杀了祭品话音还空气中回响,面前王座上人影已经暗淡了下去。

    就好像这空间里,从来没有过任何人。然而,陈玉他们很发现,通往下面门已经不见了,就像那里从来就是冰冷石墙一样。

    陈玉和阿吉看着屋里东南角出现祭台愣神,封寒却没有看别人,直接走向陈玉,说道,“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