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英这时候又一次从门口探看情况回来,脸上也失去了以往冷静,焦急地说道:“如果再不打开那扇门,我们今晚就交代这里了。虽然只能看得清影子,但是能看出外面怪物已经越来越多了,还有一个坏消息,子弹消耗太大。照着这个速度,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只剩下光荣弹了。”阿英话门边人心凉了半截,光荣弹就是应急性自杀措施中那颗子弹,真弹粮绝,这鬼城里可以没有生存希望了。

    马上就能完成这次任务喜悦,已经彻底被残酷现实所冲淡,情况对他们来说显然太不利了。

    不去看父亲眼,陈玉低下头,走到门边,从包里掏出一双黑色手套戴上了。陈森勃然大怒,往前走了几步,抬手就要抓陈玉肩膀。那一瞬间陈森看到了那双黑色带着某些银线手套,楞了楞,停了手,沉默地站了旁边。

    陈玉带着黑色手套手熟练无比地门上摸索着,马文青过来业务纯属地帮陈玉挡住其他人视线。陈森面色深沉,看不出表情。

    沈宣站师傅身侧,看向陈玉脸上带着浅浅微笑;赵离眼里满是惊讶,师傅这个儿子,陈家伙计眼里其实因为没有得师傅半分手艺以至于是稍微被看轻,赵离简直不相信自己不能打开门能被陈玉开。

    就众人眼光各异时候,门上传来咔吧一声,再看,陈玉带着黑色手套手已经探入玉石门内。动静虽然小,却还是让绝望众人看到了希望。

    “不愧是陈爷儿子,果然出手不凡。”杨老六脸上带着笑,冲着门边陈森恭维着。

    陈森眼光复杂看着专注地门边忙活儿子,仅仅对别人恭维点点头。

    这时候,门又响了一声,开了个一寸门缝,众人欢呼了一声。站陈玉身后马文青也松了口气,一巴掌拍向陈玉,边说道:“我就说怎么会有你开不了门,哥们还真没见到过你忙活这么长时间,我还想千万别给我丢份儿啊。”

    站两人身边陈森忽然抬手,迅速地挡住了马文青要拍到陈玉身上手,盯着满头大汗陈玉,问道:“出了什么问题?”

    马文青和周围人满面疑惑,陈玉则苦笑着说道:“这个门怕是根本不能开,上面机关是双龙卷。”

    陈森眉头皱了起来,脸色阴沉地走近查看。

    这时,有个声音已经冷笑着道:“道上顶顶大名陈家也不过如此,我早就看出来这门不能开,你们非要试试,现可好了,只要他手出来,我们绝对会遭殃,说不定比去外面死还!”

    要开有双龙卷门,必须截断门里面两根弦,但是只要截断,门上就会出现两个洞,喷出毒烟或者毒砂等,绝对都是致命东西。仅有关于双龙卷传说,开门人再加上门后人,下场都惨不忍睹。

    陈森扫了那个人一眼,沉着脸将手放到陈玉胳膊上,对陈玉说道,:“别紧张,一会我让你离开时候,你就——”

    “虽然是双龙卷,可是我并没有说我应付不了。”陈玉脸上汗滴落下来,拿眼看了看依旧平静地旁边看着他封寒,抬头冲杨老六,姜老爷子那边说道,“让门口人撤回来,我马上将门打开,但是可能支持不了多长时间。”

    杨老六和姜老爷子还没动,徐少安已经吩咐让门口人撤回来,这个年轻人十分信任和倚重陈家父子。

    包括陈森内,陈玉说完没有给任何人阻止他时间,左手就撤了出来,左边石门上出现了一个洞,手掌大小,瞅了瞅里面,陈玉眯眼往里面看了看,脸色忽然变了,想也不想,就用手挡住了那个洞。

    没有人知道那洞里有什么,但是懂些门道人脸色都变了。绝对是沾不得东西,这陈家小子不是纯属蛮干,就是胆子太大。

    紧接着,陈玉面无表情地又把右手抽了出来,直接站到了左手边,没有理会右边门上洞。所有人都盯着右边门上洞,一股浓黑色浓浓液体喷了出来。

    姜老爷子鼻子嗅了嗅,脸色突然变了:“居然是猛火油!点,让门口人不许开枪了!都小心,不要弄出任何火花。”

    杨老六神色也凝重起来,喃喃说道:“这种东西太危险了,确实是双龙卷会有东西。”

    陈玉皱眉催促道:“赶紧进去,我支持不了多少时间。”

    “看,门开了!”

    “我靠,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见到有双龙卷门被打开。”

    这时,人们又被两扇已经打开门吸引了注意力,姜老爷子让所有人都戴上防毒面具,迅速退往门后。

    封寒看了看,将手覆盖到陈玉手上。陈玉觉得手上一凉,抬头看了看多出来那只手,修长完美到让人嫉妒。

    所有人都知道现时间是一点不容耽搁,迅速地进入了第二层。

    直到门边只剩下陈玉,封寒,沈宣和陈森。

    陈森瞪着陈玉几秒,咬牙说道:“你真是越来越出息了,是火?”

    陈玉红着脸点了点头,陈森冷哼了一声,往门内走去。沈宣和故意落后几个人心里一惊,用手去挡住火?陈森这态度果然还是对儿子太不上心?

    这时候,门口摇摇晃晃出现了几个弯腰驼背人形,里面有人尖叫,“是那些东西!它们过来了!”

    陈玉转眼看了看封寒,忽然微微笑了笑:“父亲虽然知道是火,但是不知道这火喷出来会有多。如果我放手零点一秒内,你没进到门里,就会被炸得看不见一块完整尸体。”

    “那对我来说很简单,不过我相信你绝对没有那个速度。”封寒轻描淡写地说道。

    陈玉看着远处走进怪物,那几个驼背身影之后居然有密密麻麻一群,不禁对封寒咬牙:“那你还等什么?”

    封寒看着他挑了挑眉,不解:“当然等你,没有我,你进得来吗?”说着抱起陈玉,以常人难以理解速度蹿进门内。

    两人身后响起了巨大爆炸声,炙热火海里还有某种东西哀鸣。接着,石门砰然关闭,严丝合缝。

    -----------------------

    到了里面,陈玉感觉到了后怕,万一封寒不,他即使能活着进来,也会被烈火烧掉整张脸。如果他天天顶着那样一张脸出门,绝对是报复社会。

    陈森正门口等着,见到陈玉和封寒进来,脸色稍微有些缓和,还是绷着脸过来,看了看陈玉手,说道:“你爷爷给你东西,不准丢了。”又往封寒那边瞄了一眼,转身往前面去了。

    见没有挨骂,陈玉放松下来。也满心不甘地歪头看了封寒一眼,那位明显心不焉地打量着四周。陈玉不知道该沮丧还是该庆幸,自从遇到封寒之后,似乎所有危机都是封寒帮忙化解。陈玉又一次认识到,虽然封寒脾气和性格都很恶劣,但是作为封寒同伴,从某些方面来说,其实不是太糟糕。

    也许,他该试着跟封寒了解和沟通,然后成为朋友。如果封寒实没有地方去,自己那公寓也可以暂时收留他。

    陈玉边对以后美好而平和生活前景进行着规划,边抬头观察第二层。

    这一层比第一层简单很多,周围摆着几个巨大六足青铜鼎,上面满是铜锈,鼎四周雕琢着人脸。让陈玉眼前一亮是许多人脸正中赫然站着一只无冠鸟。

    几只大鼎中间是半人高石台,上面放着一个小盒子。许少安过去将盒子打开,里面只有一副图,画是一只奇怪鼎。许少安脸上没有什么喜色,显然这并不是他要找东西。

    姜老爷子见了却浑身颤抖着,激动地说道:“这图上画是神农鼎。”

    “一只鼎?”有人问道。

    “不,不是一只普通鼎,传说这只鼎是当年神农氏炼制药物所用鼎,被称为上古十大神器之一,可以炼出神仙难求奇药。后来野史上说,战国时候曾有人见到过这鼎,然后就失去了下落。想不到,女王这里居然有这鼎画像,如果我们真这鬼城里寻到这只鼎,那可是价值连城东西。”姜老爷子看着图画上鼎感叹着,“只是不知道,女王用这神器炼制了什么?”

    “嘿嘿,那时候帝王喜欢还不是长生不老,秦皇汉武都免不了追寻这些。”杨老六说道。

    陈玉正看得目不转睛,忽然觉得有人拉扯他衣袖,转了头,就看到马文青哭丧着个脸,凑过来说道:“把你家儿子领回去,我忍它很久了,自从你扔给我,已经咬了我一路了。”

    陈玉回头,小豹子正努力维持着我什么也没做眼神望着他,又无辜又乖巧。见陈玉走过来,蹭地就跳到了陈玉身上,转头对着马文青咧嘴,露出几颗尖牙,不知道是威胁还是嘲笑,随即将胖乎乎身体一扭,用屁股对着马文青。

    “我靠,太没家教了,陈玉你小子别拦着我,我非揍它不可!”马文青暴走。

    “你有点正形,你当这里面没有明器?”陈玉低声说道。

    马文青立刻停了下来,狐疑地左右看看,说道:“没有吧,这青铜鼎再值钱,这么大个东西,我也带不出去,带出去,也卖不出去。”

    “你去把放图那小盒子弄过来。”陈玉冲马文青眨眨眼。

    马文青立刻意会,往人群里钻过去。

    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围住了那巨大青铜鼎,想打开盖子看看。旁边有人扛着两百瓦探照灯,几个人合力抬鼎上盖子,盖子依然纹丝不动。姜老爷子指挥人将盖子转了几圈,听到啪嗒一声响,再抬时果然抬了起来,虽然隔着防毒面具,众人也略微闻道一股腥臭。

    探照灯强光下,能看出里面是凝固黑色固体和隐约可见一块块白色东西。

    “那似乎是头骨”有人小声说着。

    果然再细看,接近上面一块白色东西是个头骨形状,两个黑洞洞眼睛无声地注视着众人。随即,人们又发现,黑色固体里凝固不只是一个人头骨,边上居然还有个非常完整扭曲脸。

    “这位女王陛下,似乎对邪术情有独钟,她寻找长生法子也够奇特了。”姜老爷子感叹着。

    “这、这个人是我们队人!”从被沈宣缴了武器后祝猴子一直老老实实地待一旁,这会也凑上来看,忽然惊叫起来。

    一时所有人都看向祝猴子,他脸色惨白,往后退了一步,喃喃道:“果然,女王安息长眠地方是不能打扰,诅咒应验了。我们都会被炼成奇怪东西,然后被装进罪恶之盒里。”

    杨老六忽然高声骂道:“你小子胡说什么,老子什么地方没去过,诅咒那是给胆小人看。这明显就是有人,不,就是外面那怪物害了你们人。刚刚那怪物被火烧死不少,我们再出去,可能已经没剩下几个了。这层既然什么都没有,我们往上走。”

    众人虽然赞同着杨老六说话,心里却毛毛,但是现再说退回去,已经不可能了。

    封寒忽然说道:“等等,将这鼎盖盖回去上。”

    杨老六看了封寒一眼,并不对这年轻人自作主张不满,直接指挥人又费力地将鼎盖拧上。

    “等等,有东西杀了他们装进这鼎里,难道那东西也会开石门,也会打开青铜鼎盖子?”有人忽然提出疑问。

    沈宣这时候已经打开了通往第三层门,似乎只有第一层通往第二层很难打开。

    “走吧。”陈森一句话,让众人从刚刚疑问中醒过味来,不管什么东西这里,先离开都是好选择。

    等众人都过去之后,沈宣又将门重锁上。第三层居然什么都没有,大厅里空荡荡,因为有通风孔,空气还行,众人将防毒面具都摘了下来。

    阿吉凑到陈玉身边,低声说道:“刚刚大鼎就是女王饲养虺蛊地方,我看到里面还有东西动,那里绝对不能多待。”

    陈玉转头看了看石门,也觉得寒毛直竖,那女王到底是怎么想,用奴隶喂养虺蛊?

    “这里原地休息一晚,明天我们继续往上走。”杨老六说道。

    众人从过了护城河,到进入鬼城,一直赶路,还要防备和对抗不知名怪物,精神一直紧绷着。这会也确实需要休息,众人地上铺了毡子,围坐下来。用无烟炉烧了热水,吃了些简单干粮。

    安排了人值夜,大多数人躺下就睡实了。陈玉也钻进了睡袋里,迷迷糊糊地看到一个影子慢慢向他走过来,陈玉迷糊间,那人已经他跟前蹲下。腻白眼睛和嘴里触手让陈玉一下子惊醒过来,张嘴想喊,触手就扼住了他脖子。

    陈玉摸索到枪,冲着那人形怪物就是一枪,结果没有子弹,弹夹掉了!而四周人都睡着,没有人注意这边。

    陈玉一惊,腾地坐了起来,守夜伙计和阿吉奇怪地看着他。陈玉微微喘着气,苦笑,居然会做噩梦,果然白天见到那些东西,对他不是完全没有影响。

    醒了也睡不着,陈玉将睡得迷迷糊糊豹子放下,难得看到封寒正睡他旁边。给一人一豹盖好,陈玉凑到那伙计和阿吉面前,阿吉递了杯热茶过来。

    阿吉闷闷说道:“看那队人情形,我担心我阿哥怕是——”

    陈玉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听你说你阿哥很厉害,说不定他躲某个地方,或者他已经出去了。”

    那伙计见两人说话,就起身往四周巡视去了,临走还递了些烟叶给陈玉,说是嚼两口可以解乏。

    陈玉和阿吉又说了一会,发现这个坚强少年自从到了鬼城,就有些神不守舍,不禁多了些心疼。这时候那伙计回来了,脸色有些不对。

    “怎么了?”

    那伙计颤抖着声音说道:“人数不对。我第一次数时候,似乎是少了一个,那时候我困厉害,以为人多地方没数到;准备一会再数,结果,我刚刚又数,少了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