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半晌,陈玉才从对墓道辉煌壮丽惊叹中回过神,疑惑看向马文青道:“你又没有来过,怎么知道这里不是?”

    马文青左右张望了一阵,终于大笑起来,手舞足蹈地用力拍陈玉肩膀,说道:“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这里当然不是吴三桂藏宝地,因为这里就是那座古墓。小陈玉,你可是自己来,可不能埋怨我。”

    陈玉背上背着十几公斤重大包,又爬了这么久山路,早就没有什么力气。马文青则是到了古墓,兴奋之下手劲没有控制,陈玉啪嗒一声被拍倒青石地上。马文青吓了一跳,赶紧将人扶了起来,再看,陈玉脸上通红一片,正咬牙切齿地瞪他。

    “咳,没事,我知道你没事!小陈玉你绝对没有毁容!你依然……貌若天仙,远胜潘安,绝代佳人!嗯,对了,小陈玉,你其实和那个美女陈圆圆是亲戚吧,你们都姓陈啊哈哈,还有,你这模样,啧啧,不会比她差!”马文青怕陈玉发火,忙讨好认错,态度恭敬,还勤地用力拍打陈玉身上并不存尘土。奈何越说越离谱,陈玉脸色也越来越黑。

    “恩,鉴于你这么好心帮我认亲,我决定现就派你去问问陈圆圆。”陈玉红着眼抬起脚,又放了下来,手直接往口袋里摸去,眨眼间已经掏了枪出来,并立刻拉上保险。

    “喂!小陈玉,我们俩可是光着屁股玩到大交情,你千万别冲动啊!”马文青哭诉道,双手抱胸往旁边跳去。

    紧跟着,马文青袖口里细长刀也滑落到手上,瞬间两人错过身。动作干脆利落,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已经一人拿枪,一人拿刀指着身后山石缝。就算俩人是损友,也是一起长大损友,马文青知道陈玉绝不会拿枪指着他,就像他绝对不会对陈玉拔刀相向。

    陈玉觉得头皮发麻,往马文青那边靠近了几步,侧头轻轻问道:“是什么?”马文青摇了摇头。

    两人都紧紧地盯着石缝,马文青狼眼手电也照着里面,奈何里面既黑且深,又是从下往上,加看不出是什么东西过来。

    不过,确是有什么,隐约有着细小声音,慢慢接近。又过了会,渐渐能听出是脚步声,极有规律,又十分沉重。

    陈玉和马文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他们两个是后离开人,身后应该不会有其他人。就算原先有受伤王苗,她也已经到他们前面去了。

    那现来人,是谁?陈玉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脑海里闪过,有些不对劲,但是他现没有时间仔细思考。

    因为陈玉看到石缝里漆黑地方有黑影子一闪,他没有来由寒毛直竖,立刻拉着马文青往墓道里面跑了一段。

    到了五十米外地方,两人又停下来,继续盯着那道来时石缝。

    接着,石缝里探出一个身影,伴随着冲天腐臭,脸上是干巴巴裹着紫黑色皮肤,眼睛和鼻子部分是三个黑乎乎洞,牙齿和手却尖利很,身上穿赫然是发黄绣着五爪金龙袍子,爪子上赫然挂着几段撕开花蛇。

    “我靠,是粽子!这是吴三桂墓里那个什么狗屁副将吧,都烂成这样了他到底是怎么出来?!”马文青骂道,看看那粽子鲜血淋淋长指甲,他把掏出来黑驴蹄子又收了起来。估计没等到他塞粽子嘴里,他自己就先交代了。

    它会杀了自己和马文青,陈玉如此想着。

    这是陈玉第一次看到粽子,那种恐惧感,再加上粽子对生人血肉渴望表情和动作,让他扣动了扳机。

    空旷墓道里,三声枪响过后,陈玉手已经被92手枪后座力震得发麻,那粽子却半点不受影响,直接冲两人跑过来。

    “跑,一会再想办法,我们现对付不了他!”马文青大喊一声,转身就跑。

    陈玉跟马文青同时转身,边跑边问:“你不是跟你家里下过墓吗?对付粽子方法总知道吧,现怎么办?”

    马文青边往回看边略微心虚地说道:“知道一些,关键是,这还是我第一次遇到粽子,这玩意连枪都不怕,咱们还是先撤退吧。实没有别办法了,再用后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陈玉赶紧问道。

    “回去硬拼,二比一,咱们其实有些胜算。”马文青郁闷回答。

    陈玉翻了个白眼,这人看来是指望不上了。

    两人边跑边小心闪躲着墓道中断地上石像,再加上身上装备,费劲辛苦很。好墓道里有长明灯,不然抹黑逃命不容易。光这种东西对粽子并没有影响,它眼睛已经没有什么实质作用了,声音和生人气息倒是容易被粽子发现。

    就两人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时候,前面出现个岔路口。陈玉皱了皱眉,他看了看地形,说道:“往右!”

    马文青同时喊道:“往东!”

    结果就是,陈玉一头扎进了右边墓道,马文青跑向了相反方向。

    “真他妈没默契!”两人心里都低咒着,陈玉气骂道: “你丫马文青,墓道里你真分得清东南西北?!”

    奈何粽子已经站到了路口,两人也停了下来,隔着粽子面面相觑。两个手下墓,好不要分开。

    就这时候,粽子往陈玉这方向抬起了脚,接着它脚落到地上石头上,轻而易举将石头踩得粉碎。然后只听轰隆一声,一道石墙忽然从上面落下来,隔开了陈玉和马文青。为不幸是,粽子和陈玉关了一起。

    “小陈玉一定要活着,等我去救你!”马文青另外一侧喊着。

    陈玉低骂一声,看着粽子僵硬但是没有任何停顿扑过来,转身就跑。

    磕磕绊绊地跑了大概十几分钟,陈玉累筋疲力。他咬了咬牙,不到万不得已,身上包是绝对不能扔。他努力控制自己恐惧,身后熏人味道让他麻木抬脚。

    就算是这样,陈玉脚步也渐渐慢下来,他以为自己必须跟粽子亲密接触时候,前面又出现一座刻着奇怪符号石门,那符号既古代文字,又像是动物画像一般。陈玉对于古代文字稍有研究,勉强认出似乎是一种诅咒。

    但是现管不了那么多了,看了看几十米外粽子,陈玉深吸了口气,迅速带上黑色手套,往门环上捣鼓了一阵子。他额头冷汗下来时候,门终于开了,陈玉不敢回头,直接闪身进了门,石门又应声关闭。门关闭瞬间,陈玉看见了已经触到门滴着血尖尖爪子。

    陈玉顺着石门滑坐地上,这一刻他是庆幸,要是留这边是马文青而不是他,又或者他没有跟爷爷学这开锁手艺,现就只能陪着粽子对啃了。

    外面,粽子并没有放弃,外面挠门,尖利指甲划石门上,那声音难受让陈玉直皱眉。

    陈玉抬起手刚想擦汗,忽然又停住了。刚刚害怕到了极致,顾不得想其他,现脚软手软,全身疲累,感觉回笼时候,思维能力也稍微恢复了。

    现,是他孤零零一个人待墓室里,且这间墓室漆黑一片。刚刚为了节省电池,进了有长明灯墓道,陈玉就将头上矿灯关了。

    陈玉不敢擦汗了,他一只手紧紧握着枪,另外一只手去头上打开矿灯帽开关。这整座古墓里怕是只有他和马文青,而现他们走失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会合。墓里里面粽子数目还是未知数,外面那只进来只是早晚问题。

    这间墓室里呢,会不会有粽子?

    他觉得全身细胞又开始紧张害怕,觉得要是没有光话,光是胡思乱想,他就能吓死自己。

    哆嗦着手,将矿灯帽拧开,陈玉全身抖得厉害了。

    这石室里空旷宽敞,中间棺床上摆着一副透明水晶棺,棺四周摆着几个青铜大鼎。因为陈玉矿灯灯光暗,那水晶棺里只能看到模糊一团黑影。

    陈玉又将手伸进背包,借着矿灯光,拿了只手电出来,借着关了矿灯,墓室里顿时明亮不少。先看看四周,除了他身后,还有另外一侧有石门,同样闭着。

    好像没有其他动静,陈玉已经能听见自己心脏怦怦声音,他手电筒往顶上一照,差点没拿稳。这墓很可能是修建山中,若顶上是石头并不奇怪,奇怪是墓顶上是倒垂下来丝丝白发样东西。

    这到底是什么怪东西,石头上长头发,还是镶嵌墓顶人头?

    为奇特是,这白发虽然密密麻麻遍布了墓顶,却独独远远地绕开了水晶棺。

    水晶棺上面墓顶垂下来是很多冻得非常结实冰锥,巨大晶莹冰锥手电筒光下泛着蓝光,有冰锥已经挨着水晶棺非常接近。难道水晶棺还有冷柜效果?怪不得他抖得这么厉害!

    陈玉看了看那水晶棺,他好奇死了,想去看看里面有什么,想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陪葬品。但是想到屋外正锲而不舍挠门粽子,他起步往另外一侧石门过去。

    然而准备打开石门瞬间,他又停了下来,轻轻将耳朵贴了门上。

    门那边,依然有声音,陈玉真要哭了。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左右总得给条道吧。

    陈玉气愤无奈之下,索性站起来,往中间那水晶棺走去。反正也是命不久矣,反正到处都是粽子,不如满足一下好奇心,成功盗一次墓。

    陈玉小心翼翼地举着手电走到水晶棺面前,他觉得越靠近温度越低,那种寒冷似乎直接钻到了骨头里,陈玉冻瑟瑟发抖,他聊胜于无将衣服裹了裹。然后就着手电光,往水晶棺里瞄,接着,陈玉呆住了,里面是个人。

    栩栩如生人,赤身**人,漆黑头发落到肩膀,那个人身材修长消瘦,身体比例非常完美,这根本不像具尸体。陈玉脸微微红了,心里骂着,既然都裸了,怎么不再狗血一些,给老子个美女看看。

    陈玉目光落到那人脸上,可以说,陈玉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俊美人,刀刻般脸,漆黑泛着金光眼睛,如珠如玉,那双眼直直看向陈玉眼中,陈玉只觉得心脏像是被攥住一般。那双漂亮眼里,是浓浓杀气。